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在受困拳坟之前,拳道神曾经无意中一拳将劈在大树上雷电打散。
拳殛虚空便是由此而来。
数十年的光阴过去,他虽然身陷囚牢,却也趁机在不断完善自己的拳法。
到如今,他已彻底将自身的拳劲化空为殛。
非但可以摧毁有形之物,就算是虚无缥缈的风火雷电亦难承其威。
只一拳交手,任以诚便察觉到今次这个对手的不凡之处。
绝无神那三式杀拳强则强矣,但在拳道神面前,就不过是萤虫之光,黯然失色。
天皇的碎天绝手,也未必能碎的了他全力而出的拳劲。
东瀛第一拳手,乃至东瀛第一高手,拳道神当之无愧!
“小辈,功力不差,再接老夫一拳。”
一击无功,拳道神只觉对手内力雄浑莫测,右拳一抽,左拳几乎同时暴轰而出。
招未至,力先到!
拳劲滔天,纵横四射,瞬间扩散而出。
任以诚首当其冲,全神应敌之下,无暇顾及,无名四人顿被逼得连连后退。
撼天动地的凛冽拳劲扑面而来,塞绝五官七窍,强大的压力似要人窒息而亡。
“怕你的是孙子。”
任以诚不惊反喜,亦有心一争长短,当即急催真力,天霜拳果断出手,乍然寒气横生,‘风霜扑面’。
双拳再度交锋,却猛然爆出了一连串的碰撞声响。
‘风霜扑面’只是前奏,左拳交接一瞬,任以诚右拳紧随而至,‘霜痕累累’凝聚至寒之气,拳劲犹如狂风暴雪,席卷而出。
拳道神自非易与,双拳急抖,登时拳影漫天,将寒气尽数抵挡了下来,严密似铜墙铁壁,滴水不漏。
天霜拳势连绵不绝。
任以诚紧跟着又是一式‘霜凝见拙’承接而出,借方才两招所积累的寒气,在拳招往来间,冰封对手双臂关节。
砰!
拳道神手臂僵直,出招慢了一瞬,胸口当即应声中招,被一拳击退出了数丈之外。
“咔”的一声,他双臂一振,运劲震碎了身上所凝寒冰。
“好拳法!天下间能跟我比拳而不落下风的仅你一人,小辈,你到底是什么人?”
拳道神脸上杀意不减,战意更是高昂,言语间却带着毫不掩饰的赞许之意。
“我等皆来自中原,不介意的话,你可以称呼我们为……武林神话。”
任以诚负手于背,长身而立,一本正经的模样,似浑不知谦虚为何物。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拳道神闻言,怒色更盛。
“什么,中原人?呸!你们竟敢踏我东土,杀我爱儿,老子今日誓要把你们千刀万剐。”
吼——!
伴随一声惊天咆哮,拳道神猛然右足跺地,贯劲而下。
方圆百丈内的碎石登时悬空而起,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骷髅头,如同死神降临,遮天蔽月,雄势扑出。
“霸王殛!”
任以诚气随意转,无俦真力沛然涌入右臂经脉,拳如金刚捣杵,隔空击出。
轰!
霸绝无伦的一拳,势若惊涛骇浪,劲力过处,骷髅头顿时四分五裂。
乱石横飞中,任以诚忽见眼前出现了一道迅速由小变大的黑影,却是拳道神紧随在后,进逼而来。
霎时间,无数拳头立从四面八方,排山倒海般汹涌而至。
劲风如刀,呼啸贯耳。
任以诚处变不惊,一式‘披霜拨露’连消带打,双臂上下翻飞,尽挡对手猛烈攻势。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要不是你那倒霉师弟贼心不死,我们会闲得没事来你这弹丸之地。”
“绝之介向来卑鄙无耻,但你们同样该死。”
拳道神如疯似癫,人和拳头皆是蛮不讲理,攻势愈发狂猛霸道。
任以诚则从容依旧,见招拆招。
两人拳锋往来,俨如一挂被点燃的鞭炮,‘噼啪’之声响彻不绝,一时难分高下。
在场除无名之外,聂风、步惊云、甚至是破军,都不由为之出神,震撼非常。
就在任以诚和拳道神酣战之际,不远处的紫叶林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赫见一名十四五的少年,带着数百名鬼叉猡急奔而至。
“爹,孩儿来帮你……”
少年面带焦急之色,话为说完,便已先看到了绝无神那七窍流血的尸体,顿时如遭雷击,愣在了原地。
“嗯?”
聂风蓦地皱起了眉头,一脸惊疑之色的看着那么少年,只因对方的容貌竟然跟他年少时,足有七八分的相似。
“你们这帮该死的东西,来人,给我杀了他们,为主公报仇。”
少年是绝无神的次子绝天,震惊过后便是愤怒,绝天心中烧起了前所未有的怒火,瞬间蔓延到无名等人身上。
鬼叉猡闻声而动,举起长枪向着四人围了过去。
眼见如此情形,聂风和步惊云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就见银芒电闪。
雪饮刀和无双剑同时暴起,极寒刀气和烈阳剑气交缠席卷而出,位于前排的一众鬼叉猡立时毙命当场。
两人气脉相通,联手运功的时候,内力恢复的速度会远超平常,现下虽时间不长,但也已有了一战之力。
风刀云剑,交相辉映。
两人手持神兵,似虎入羊群势不可挡,不断收割着鬼叉猡的性命。
“混账,给本少爷受死。”
绝天也已注意到了聂风,莫名的对他心生厌恶,眼见两人竟如此嚣张,当即拔出随身佩刀,飞身疾扑而出。
刀名影月,刀身奇弯,犹如月牙。
凌空一刀挥出,残月般的刀气破空直取聂风背门,若然劈中,他的身体势必一分为二,左右分家。
但聂风身负冰心诀,感知是何等的敏锐。
在绝天出手的刹那间,他就已有所察觉,刀气未及靠近他一丈范围,便见雪饮回身砍出。
迅疾无伦的一式‘斜看苍生’,残月刀气立时崩碎。
“死到临头还敢逞威。”
绝天惊怒交加,仗着聂风功力大损未复竟不退反进,以影月刀疾劈对方颈项。
聂风却稍一错步,便即闪过,雪饮刀已然顺势而起,只要轻轻一划就可将绝天的性命葬送。
但看着对方那酷似自己的面容,聂风心中忽然犹豫了起来。
“风儿住手,他是你弟弟。”
突如其来的声音,动听悦耳的令人心醉。
可听在聂风的耳中却似晴天霹雳,他整个人猛地僵住,艰难的转过身来,寻着声音看了过去。
绝天亦瞪大了双眼,呆若木鸡,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紫叶林中,一个穿着华丽,气质雍容的女子飞奔而来,只见其眉目如画,艳丽的仿佛不是人间之物。
纵然此刻行色匆匆,也难掩其诱人的绝世风姿。
“颜盈!”破军一见来人,登时为之动容。
“我不信,我是东瀛第一人的儿子,这来历不明的贱种怎配当我大哥。”
绝天骤然回神,神色变得如厉鬼狰狞,说话间再度挥刀向聂风砍了过去。
聂风犹自处在震惊当中,毫无所觉。
“嗤”的一声,利刃闪过,鲜血飞溅。
“天儿,不!”颜盈失声惊呼,霎时心如死灰。
“呃……”
绝天低下头,一脸茫然之色。
只见他胸膛胸膛之处,赫然有一柄长剑透体而过,握剑的人面无表情,冷酷的仿佛万年玄冰,正是步惊云。
“风,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