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溜达一圈,赏了赏桂花。
想起上次还没来得及仔细瞧这个桂花林,就被墨君羽拉着吻,心中不免微微一动。
又抬眼瞧了瞧他,此刻他刚好一个转身,躲开冷璃劈过来的一掌,随着他的动作,衣袂翩飞,轻扬起好看的弧度,如盛开的怒放的花瓣。
脚尖再轻轻一踏,踩着桂花枝,犹如行走在平地上,步履稳健。
他猛的朝冷璃发起一招攻击,带着风,凌厉的直逼冷璃胸膛。
然,冷璃显然也不是个吃素的,长腿向后一旋,走出诡异的步伐,堪堪躲过。
两人你进我退,你攻我躲,身姿轻如燕,招式虚幻缥缈,惊奇巧妙,快的让人眼花缭乱。
凰久儿嘟着嘴,喃喃自语,“墨君羽,我肚子饿了,你能不能快点呀。”
这话说的很轻,仿若一滴落入大海的水珠,瞬间散化。可是,却被风清清楚楚的带至墨君羽耳畔。
他心中微动,幽深的墨眸渐浓。
久儿说她饿了,他必须速战速决。
他踏步而起,朝冷璃袭去重重一拳,另一只手,手中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片树叶,手腕轻轻旋转,树叶也如同闪电般疾速射问冷璃面门。
冷璃心中微微一惊,才发觉墨君羽刚刚那一拳只不过是虚招,转移他的注意力。真正的实招却是这一片树叶,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一道银光闪过。
他匆忙躲过,同时心中冷笑,以为这样就能伤到他?笑话!
然,墨君羽只轻飘飘的丢出三个字,便转身踏着花浪,朝凰久儿飞去。
“你输了”三个字飘到冷璃耳畔的同时,他也眼瞥到一缕青丝,随风悠扬的飘落。
这是被那片树叶割断的头发,他的。
还真是他输赢,有点大意了。
虽然输了,但是他却沒有感到恼怒与不甘。嘴角缓缓扬起一丝笑意,这一战,打的真是畅快淋漓,够刺激。
没有动用灵力,以拳相搏,真是爽。
这一战,墨君羽也觉得十分尽兴,仿佛全身的筋骨都拉伸了般舒畅。
旗鼓相当的对手,他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过了。
如果不是这个娘娘腔打着久儿的主意,这个对手他或许会敬重几分,不再叫他娘娘腔。
但是,现在嘛,不好意思他依然是个娘娘腔。
“小鱼儿,赢了吗?”凰久儿迎上去。
墨君羽停在她面前,有点小傲娇,“那是自然。”
“小鱼儿你真棒。”
走心的夸赞,令墨君羽的虚荣心小小的满足了一把。
他不是个爱慕虚荣的人,但久儿的夸赞,他十分愿意听。
冷璃刚走过来,就听到这句,心中一窒,郁闷的想吐血。
他这是上来找虐吗?看见小美人在这脚不听使唤的就走过来了。他明明可以直接走掉的。
“他只不过使了个阴招才堪堪赢了,有什么好夸赞的,卑鄙小人。”
冷璃边走边说,酸溜溜的语气,简直像是吃了上百个柠檬都不止。
凰久儿丟了个白眼过去,揶揄道,“冷公子,你要是输不起,麻烦你左拐,那里有棵树,一头撞上去。”
“久儿,我们走,不用管这个娘娘腔。”墨君羽拉着凰久儿大摇大摆的从冷璃面前走过,还得意的扬唇,气的冷璃胸口一闷,比碎大石还难受。
冷璃:…这个闷骚男,暗搓搓的撒狗、粮,比他还会招摇,他不服。
然而他不服,管什么用呢。
墨君羽带着凰久儿已经上了马车,甩都没再甩他一眼。
一场决斗以墨君羽越胜一筹结束。
围观群众,看的是意犹未尽。也有些不明所以,看不明白的,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怎么突然就不打了呢,他还没看够了。”
“好像是风鹤楼楼主先停的手,去找他的那位姑娘去了。”
“难道是风鹤楼楼主输了?”
“可别瞎说,明明是冷公子输了。比武点到为止,刚刚风鹤楼楼主虚晃一招,以叶为利刃,割断了冷公子的发丝。”
“原来是这样,我眼瞎,居然没有瞧清楚。”
“那一招快如闪电,劲若利剑,你们这些三脚猫功夫的人,沒看出来也不为过。”
“没想到风鹤楼楼主武功如此之巧妙,真是厉害,佩服。”
不远处的冷璃嘴角一抽,脸都快崩塌了。
他堂堂魔族皇子,输给一个人族,真是掉面子。
他不服,找机会他还得跟那人再斗一回。
他愤愤的一甩袖,快步离去。
墨君羽一行人,踏上回程。
马车内早已准备好糕点,凰久儿白皙的柔荑拈起一块,递给墨君羽,“这是奖励你打败冷璃。”
一块糕点,就想打发他?墨君羽心情不怎么美妙。
但他什么也没说,默默的就着她的手将糕点含在口里。薄唇不可避免的触碰到她莹润的指尖,有点凉,令他心头一颤。
当个利息也不错。
至于奖励嘛……
墨君羽打量着她,当眼神触碰到她粉嘟嘟的嘴唇,正慢慢咀嚼着糕点。两瓣嘴唇微抿着,慢慢鼓动,吃完,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将黏在嘴唇上的糕点沫扫进嘴里。
这一扫,仿佛扫在他心上。
他身子一僵,心里默然,他想要她的人,可以吗?
凰久儿见他眼巴巴的看着她的嘴,以为是他眼馋自己的糕点,又取了一块递给他,“吃吧。”
想必刚刚才跟人一战,消耗的体力确实挺大,肚子饿也是正常。
墨君羽喉结一滚,又就着她的手吃下糕点,顺带尝了尝她的味道。
他想吃的可不是糕点,而是……人。
只有糕点沒有茶,吃多了也未免有点难以下咽。于是凰久儿在她的百宝袋里取出一套茶具,又用意念在星若世界里取出一壶清泉。
墨君羽又在马车的暗格拿出一包金坛雀舌,取出一点,放入其中。
凰久儿指尖一弹,壶中水瞬间沸腾,袅袅热气氤氲升起。
凰久儿捧着茶盏,吃一块糕点,喝一口茶,得空还喂墨君羽一块,而墨君羽则为她续茶。
真真是一副郎情妾意图,美好的叫人羡慕。
直至准备的糕点被他们消灭干净,凰久儿打了个香嗝,舒服的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