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巨大城邦之中,无数人抬头,王这虚空之上那突然出现的男子。
在这位男子口中念叨着奇怪的言语之后,他们只感觉自己头痛欲裂。
“啊……”
突然有人痛苦嘶吼出声,那声音好似恶鬼,听在耳中,着实叫人头皮发麻,脚底生寒。
紧随其后。
难人直接同头顶钻出一道黑烟。
黑烟升空,来到轮回天生面前。
“这是多麽美味的享受啊!”
轮回天生张口一吸,将那心魔吸入口中。
“可惜,只是凡人的心魔,味道稍稍差了一些,不过胜在重组,且还有生命力可以吸食,哈哈哈……美味,真是美味……”
轮回天生笑意中透漏着无比的邪恶。
他催动法门,脚下城邦之中,无数黑气翻滚,向他涌来,被他吞入口中吸食。
而脚下城邦之中,各种可怕的哀嚎与惨叫响彻天地。
“啊……救命,救命……”
有男子叫嚷着,满街乱跑,撞翻摊位,爬起来继续奔跑。
“母亲,母亲……”
有孩童在这混乱的人群中跌跌撞撞,寻找着母亲的踪影。
却有黑影闪过,当场将孩童撞飞。
孩童趴在地面之声,久久没有了声音。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
有母亲,披头散发,慌张无比,满街寻找着孩子的踪迹。
混乱,无序,哀嚎……
各种嘈杂的声音与局面,形成了这人间炼狱般的世界。
“多麽美妙的乐章,这是独属于我的美妙乐章,好好享受吧。”
“前辈快住手!”
城中有修仙者出现,试图阻止轮回天生出手。
“我让你起来了吗?”
轮回天生见小小出窍期都敢教自己做事,当即不爽,出手将其镇压。
那出窍期强者当即虚空下跪,浑身颤抖,难以承受如此冲击。
“前辈这般做,就不怕遭天谴,天道不会容忍这般杀戮的。”
男子倔强,他为城主,受全城供奉,理应保护全城生灵才是。
“天道?”
轮回天生抬头,似能透过黑雾,望见天道所在。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我在他面前皆是平等,斩杀与被斩杀,都是遵循天道之则,你以为天道是什么,他是律法,还是执剑人,它不会管这些事的,它高高在上,冷漠的像是北域极寒之地的坚冰,你们的死亡,对他来说,只不过是漫漫历史长河中的一滴水被蒸发而已。”
轮回天生所言,听在城中耳中,如遭雷击。
顿时。
他身上,也渐渐有黑雾弥漫而出,化为心魔样式。
“呵呵呵……还算有灵性的一个家伙。”
轮回天生见此,当即张口,吃下那心魔。
“实际上,我在帮你们取出心魔,方式虽然粗暴,但我在做正确的事,没有心魔的城邦,必然会成为圣城,人人皆为圣,人人皆为神……”
轮回天生高举双手,继续疯狂吞噬这全城,数百万人的心魔。
轰……
巨响从天空袭来,有人在攻击他的神通。
“无面,轮回大帝,你们来晚了,神通已成,你们将没有任何机会改变现状,待我完成神通,便是你们二人殒命之时。”
轮回天生的声音从那巨大的黑色圆球之中传来。
听在郑拓与轮回大帝耳中,面色无比难看。
“这家伙应该是已经开始催动法门,对城邦中的生灵进行炼化,这个该死的家伙,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轮回大帝言语中满是愤恨。
轮回天生破坏的越大,他被惩罚的越狠。
在这种情况下,他完全无法淡定下来。
催动手中轮回宝树,疯狂轰杀下方那黑色的大圆球。
各种强大手段无差别攻击,试图将那黑色圆球破坏掉。
乃那黑色圆球已经成型,凭借他的实力,属实难以将其破坏。
反观郑拓,同样出手。
光属性灵气化为长矛,戳向那黑色大圆球。
轰……
光属性长矛的攻击力无可匹敌,特别是对这种心魔神通的冲击,威力强大数十倍不止。
黑色圆球疯狂颤抖,眼看有被破架势。
但轮回天生在内部操控神通,稳稳防御住郑拓的攻杀。
“无面,你的光属性手段并不到家,我见识过比你还要厉害的光,可惜,可惜,拥有如此匪夷所思手段的你,却仅仅只有这般本领,你辱没了这种力量,你不配拥有它。”
轮回天生的声音传来,满是讥讽与嘲弄。
郑拓对此面无表情。
手中光属性长矛出现,温柔的光,看上去毫无杀伤力,实际上威力超乎想象。
刷……
光明之矛戳出,狠狠撞击在黑色圆球之上。
轰……
巨大的轰鸣之声继续。
那黑色圆球,属实难以承受这种冲击。
对此,郑拓不敢耽搁下去。
如果整个城邦中所有人全部身死,那他也将受天道惩罚。
他的本体本来就不敢随意降临,因为本体会受修仙界天道镇压。
如果这种事在发生自自己身上,恐怕到时候连道身都无法降临修仙界。
这种情况是郑拓最不想看到的。
道身是他唯一在修仙界活动的根本,绝对不能失去。
啪!
他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恍惚间。
他身后虚空,出现一轮光明神阳。
那光明神阳巨大的如同山岳,出现之后,映照的天空之上的神阳都黯然失色。
“去!”
郑拓催动光明神阳,压向下方的黑色大圆球。
二者在片刻后触碰。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响动出现。
光明神阳强大无比,散发着恒古不变的光,古老而充满新生。
他这般降临,压向黑色的大圆球。
嘶嘶嘶……
如滚烫铁板被倒上冷水,那刺耳的声音,仿佛整个天地都已沸腾。
肉眼可见的,黑色大圆球被光明神阳压制的逐渐凹陷,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
“有机会,无面兄,有机会!”
轮回大地见此,当即喜出望外。
这无面的等级没有自己高,但这实力着实有些强大。
出手便造成如此效果。
如果这般能够持续下去,必然能够打破轮回天生的心魔牢笼,成功解救城中所有人。
郑拓没有回应。
因为光芒神阳这种极度消耗自身力量的手段,对他来说也非常吃力。
他需要专注,不让自己分心,全力催动光明神阳。
光明神阳散发着无尽的光,继续压制那心魔牢笼。
“无面啊无面,你真是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你啊!”
轮回天生对郑拓恨的牙根直痒痒。
这个家伙,总能在这种时刻带给自己最大的麻烦。
那光明神阳的确很粗糙,但就是这种粗糙的手段,竟然真的能够压制自己。
这种感觉很差。
就好像篮球场上,自己明明更强,但对方那个彩笔总能进球。
在这般下去,自己必输无疑。
“无面,撤掉你的手段,如果不然,我要他们全都死!”
轮回天生催动手段,将城中景象,映照到心魔牢笼之上。
郑拓与轮回大帝在外界,能够清楚看到城中景象。
此刻的城中混乱无比,所有人慌张逃窜,凄惨的嚎叫之声传来,叫二者面色无比难看。
这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定!”
轮回天生的声音传来,城中所有人瞬间被定在原地。
“看到没有,如果我想取他们性命,仅仅需要一个念想,无面你给我住手,如果你敢继续攻打心魔牢笼,这全城数百万人都要死。”
轮回天生没有开玩笑。
他这个阶段,如果心魔牢笼被打破,不一定能够打过二者。
既然如此,不如将错就错,将这数百万人的生命全部吸收。
到时候他的实力定然会暴涨到巅峰状态。
随着轮回天生所言,城中那数百人一个个被定在原地,表情痛苦,皆承受着难以承受之痛。
他们的生命全部把握在轮回天生一人手中,生死皆在一念之间。
在这种情况下,郑拓犹豫非常。
“轮回天生,你觉得我会相信你所言,无论我撤不撤掉光属性神阳,你都会将这群人斩杀,只不过你还没有下定决心而已,对吧。”
郑拓回应轮回天生。
这光属性神阳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凝聚的。
他如果撤掉光属性神阳,在想要凝聚,恐怕会非常吃力。
“你放心,我只是想吸食他们的心魔,并未想要取他们性命,如果我真取他们性命,不用你们两个,天道都不会放过我,你们以为我不知道,这时间长河之中不可以改变规则,更不可以斩杀任何生灵,如果斩杀,后果会非常严重,而斩杀数百万生灵,那我必形神俱灭,彻底陨落,这种事我是知道的,所以,不要逼我与你们同归于尽。”
轮回天生条理清晰,知道所有一切,全部告诉郑拓。
郑拓听在耳中,稍有犹豫。
“无面兄,不要听他的,破了他的心魔牢笼,他便没有手段继续针对这全城数百万生灵,何况他是心魔,心魔都是不讲信用的家伙,他们无恶不作,将生命当成玩笑,不要相信他。”
轮回大帝极力劝阻郑拓,不让郑拓停手。
如果停手,后果不堪设想。
郑拓对此,没有听轮回大帝所言。
他当即催动光明神阳。
光明神阳散发着光,缓缓升空,最后消失于无形之中。
“无面兄!”
轮回大帝不解,甚至带着一丝怒意。
这般做就是打算放弃攻打心魔牢笼,这心魔牢笼不被打破,那心魔就能吞噬掉城中数百万人的心魔,到时候其会在度壮大,壮大到威胁到他们的程度。
“无面兄,不可啊,不可啊!”
轮回大帝试图说服郑拓,让郑拓继续出手。
但郑拓却摇摇头。
“轮回大帝,我相信这轮回天生不敢伤害这城中的生灵,他只是在吞噬心魔而已,如果我继续刚刚的攻杀,这个家伙绝对会将这一城之人不全部屠杀,到时候,你我都要受天道惩罚,甚至身死。”
郑拓回应轮回大帝。
“可如果不动手,轮回天生必然会恢复到巅峰实力。
“无妨,我能将他逼入绝境一次,就能将他逼入绝境第二次,退一万步讲,这样也比让他将满城的生灵全部斩杀好的多啊。”
郑拓分析其中利弊,得到了此时此刻最好的解决方案。
这种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做,这样做是最好的手段。
轮回大帝不言,他心中也知道,这是最好的方法。
但这般眼睁睁看着轮回心生吞噬城中生灵的心魔,他实在难以接受。
手中法门赞动,继续以自己的方式进行攻击。
反观郑拓,他已经开始思考,计划着,该如何在度针对轮回天生。
“哈哈哈……”
轮回天生疯狂吸收着魔气,壮大己身,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在这种贪婪你的吸食中,整个人变得越加膨胀。
他很强大不假,但心魔这种东西变幻莫测。
且此刻吞噬心魔太快,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时间炼化。
所在这般持续之下,轮回天生并未察觉到,他已经慢慢变得身份怪异。
“啊……美味,这是美味,美味,真是美味……”
轮回天生整个人被黑雾所包裹,远远看去,已非人形。
那黑雾之中,只有一双血红色眼睛,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光芒。
“啊……美味,我要吃美味,我要吃,要吃……”
轮回天生的声音渐渐变得癫狂,且整个人也在变得格外诡异。
吸食心魔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达到最后阶段。
全城数百万人的心魔被他吞噬。
远远看去,虚空之上,黑雾如龙卷风般转动。
在那黑雾龙卷风之中,只有一双血红的眸子,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不对!”
城中见此,感觉有些不对劲儿?
刚刚这王级强者说话有条不紊,充满理智。
且从手段看,绝对是一位聪明之辈。
但是现在。
虚空之上那黑雾龙卷风给他的感觉充满了邪恶,无尽可怕的邪恶。
那黑雾龙卷风中仿佛管着一只可怕的邪兽。
他在望着所有人,不知道何时能够出来。
待得他出来之后,所有人都要死。
这种感觉越加强烈,让人不安。
“怎么感觉不对劲儿?”
郑拓也感觉到了冥冥中的不对劲儿?
“无面兄快动手,那已经不是轮回天生,他已经变成了由无数心魔组成的怪物。”
轮回大帝这般说,郑拓便想到了长生。
长生便是由无数任何组合后诞生的存在。
只不过长生是以正确的方式融合,而这轮回天生是以错误的心魔方式融合。
这种融合显然会向更加可怕的方向发展。
“该死啊!”
事情的变化,超呼出了郑拓的计划之内。
这轮回天生太急于求成,竟然让自己变成了怪物。
虽然这轮回天生是天王级强者,但在其吞噬心魔时,神魂强度已经非常非常虚弱,虚弱到近乎身死的地步。
在这种状态下疯狂吞噬心魔,就好像人在快饿死时疯狂吃饭,在渴死时疯狂河水一样,有可能将自己弄死。
这般看。
轮回天生应该在与那无数心魔对抗,他试图与往常一样掌控主体,成为这具肉身的主宰。
这种过程,显然不会是一个长久的过程。
而这个过程,明显是一个他可以出手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完成之前,他完全可以出手,打碎心魔牢笼,将轮回天生干掉。
郑拓脑中仅仅用了半个呼吸,便缕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反应很快,当即用尽自己所有的天道印记,幻化为光属性神阳。
“光来!”
光明神阳在度出现郑拓背后。
在郑拓的催动下,冲向心魔牢笼。
轰隆隆……
两种力量在度碰撞。
碰撞震动整座城邦,让城中人抬头,惊恐望向天空之上。
“无……面……”
轮回天生的声音断断续续出现在那黑雾风暴之中。
他强行控制着黑雾风暴中的心魔,要将他们全部炼化,收为己用。
但这个过程,他明显高估了自己。
他之前重伤垂死,如今出手,竟一时间难以压制所有心魔。
这毕竟是心魔,一个个眼高于顶,无所顾忌,且强大非凡。
就算是凡人的心魔,也强大的难以理解。
在这种压制的过程中,他感受到了郑拓的出手。
他很愤怒,但他没有办法,只能压压制自己体内的心魔。
双方争分夺秒,谁先取得成功,对方都会遭受重创。
郑拓全力催动催动光明神阳,破釜沉中,他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着一切。
轮回大帝在此刻也全力出手。
光明神阳压制轮回牢笼,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但是。
光明神阳在压制的过程中,突然停止。
郑拓的力量已经达到尽头,光明神阳已经达到极限。
这种神同类攻击手段是无法与意志力挂钩的。
就好像自行车与汽车一样。
自行车可以依靠你的意志,不到终点,绝不停止。
但汽车一旦没有了油,便会立刻停止,无论你怎么使用,也无法继续前行。
这就是灵修与体修的区别所在。
所以郑拓如今就是汽车,他的天道印记已经用完,没有了油的汽车,只能停止前行。
轰隆隆……
光明神阳虽仍旧在压向心魔牢笼,但这种压制力明显已经不如之前强大。
且这种力量在不断减弱,不断减弱。
慢慢的已经减弱到一定程度。
“哈哈哈……哈哈哈……”
轮回天生感受到郑拓的力量下降,当即有断断续续的笑声传来。
“无面……你,终究也是,修仙者,你,也会有,极限,你的极限已经达到,而我的极限,才刚刚开始……”
轮回天生在经过刚刚痛苦的挣扎后,他开始掌控场中局势。
体内心魔仍旧猖狂,仍旧对他进行着攻杀。
但是,在这种攻杀下,轮回天生已经渐渐的掌控局面。
将所有心魔压制,仅仅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无面啊无面,你真是一个阴险的家伙,竟然想趁着无法自控而对我出手,可惜啊可惜,你算来算去,竟将自己算入其中,哈哈哈,天意,这就是天意,老天不让我轮回天生陨落至此,哈哈哈……这就是天意……”
轮回天生一副小人得志模样,笑声传遍整城邦,传遍整个虚空。
“光,不是这样用的。”
突然!
有清脆的声音出现在这片天空,压制住了轮回天生那张狂的大笑。
寻声望去。
虚空之上,一位少女,身穿白衣,脸上显露着温暖的笑意,正看向郑拓。
这女子很普通,但又很奇特。
她并没有多麽惊艳的美丽,但她站在那里,你永远无法将她忽视。
且这少女越看越越是好看,越看越觉得想要亲近,与其成为好友。
“光不是这样用的。”
少女上前,与郑拓温柔说道。
郑拓不解,并不认识这少女。
但这少女的实力却是十分强大,因为她根本感觉不到少女的等级。
“不是这样用,那该怎样用。”
郑拓顺着女子所言问道。
“应该是这样用的,跟我学。”
少女好为人师。
说着,他伸出手掌。
可以看到,其手掌晶莹剔透,洁白无比。
这种手掌,郑拓从另一位女子的身上看到过。
那就是魔小七。
魔小七浑身上下,全部都是这种散发莹莹白光的洁白。
那是因为魔小七也拥有光属性力量的缘故。
少女出手,宛若扇子,对着下方那心魔牢笼轻轻一扇。
刷刷刷……
有轻柔的光自其指间洒脱。
那光看上去没有任何杀伤力,就好似平日里,人们从沈阳那获得的光一模一样。
但是。
就是这毫无杀伤力的光,在触碰到心魔牢笼后,那心魔牢笼好戏融化的积雪。
从一个点开始,迅速扩散。
仅仅几个呼吸后,那将城邦笼罩的心魔牢笼,全部消失于无形之中。
这……
郑拓傻眼!
轮回大帝傻眼!
轮回天生傻眼!
城邦中数百万生灵傻眼!
所有人都傻眼,望着那好似自仙宫而来的少女,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看到没有,光应该是这样使用的。”
少女活泼可爱,笑容之下,郑拓竟觉得有几分眼熟。
但是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少女。
这好女拥有光属性灵气,在修仙界中,他除了魔小七,他从未听说有那个女子拥有光属性灵气。
“你是怎么做到的?”
郑拓忍不住脱口询问。
虽然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但他真的忍不住想要询问。
光属性灵气他已掌控许久,其中秘密,他也知道许多。
本来他以为自己已经完全了解光属性灵气,可从刚刚少女的举动看,自己怕是仅仅掌控了一些皮毛而已。
甚至连皮毛都算不上。
自己的光明神阳个头如山岳,其中蕴含的光数量级比刚刚少女出手的数量级,不知道高出多少万倍。
就算如此,二者的效果却是差了上千数万倍。
这种差距让郑拓难以接受。
自己好歹也是天才,真是感受到了来自更高层面天才的压制。
“小弟弟,你能被光认可,说明你配拥有它,但是你也要知道,光并不是用啥杀敌的力量,光是用来净化的力量,如果你利用光来斩杀敌手,心中充满杀意,那光的力量就会减弱,你心中的杀意有所身,光的力量就会相反的有多若,而你心中若充满祥和,看透所有,光的力量,自然会变得无比强大。”
少女声音十分好听,糯糯的,听了之后,让很感觉很舒服,想要继续认真聆听。
“你的意思是说,心中应该充满爱,对吧。”
郑拓这般说道。
如这少女所言,就是这般情况。
“你是呢。”
少女摇头。
“如果心中只有爱,那是不够的,还需要坚持,理智,能够看清事物本质的眼睛……”
少女对郑拓很好,可能是因为郑拓也被光认可的缘故吧。
“比如他!”
少女为了能够让郑拓更加理解什么是光,直接那轮回天生举例子。
“他是心魔,本就是邪恶之物,对待邪恶之物,爱是无用的,如果只有爱,那便会成为心魔的玩物,终有一天会被其所控制。”
少女这般言语之下,轮回天生已经压制成功体内所有心魔。
他其实暴涨,已经恢复巅峰,甚至比刚刚的巅峰还要强大。
“我管你什么光不光,给我去死。”
轮回天生出手,打出一道黑蟒,杀向光之少女。
“看到没有。”
光之少女继续用轮回天生举例子,对于此刻的轮回天生,丝毫没有感觉到畏惧。
“对待这样的心魔,光有爱是不够的,你还需要强大的意志力。”
少女说着,伸出一根手指。
手指细长,晶莹如宝石。
她对准轮回天生轻轻一点,顿时那指间有光出现。
光化为一只光之小鸟。
光之小鸟活灵活现,当即将那杀来黑蟒撞散。
随后那光之小鸟速度不减,瞬间从轮回天生的头颅之上穿过。
嗡!
轮回天生只感觉自己承受了这个阶段不该承受的打击。
他刚刚压制住体内的心魔,此刻全部暴走。
“啊……”
轮回天生口中发出痛苦无比的惨叫之声。
紧接着恐怖的一幕出现。
轮回天生干呕,像是有什么东西想从他口中钻出。
下一秒。
一只黑色的手,把住轮回天生的嘴唇,然后便是一尊心魔竟硬生生从其口中钻出。
一只心魔的背后是第二只心魔,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
一只只心魔从其口中钻出,他们疯狂舞动着,试图逃离此地。
“不要跑,都回来。”
光之少女出手,洁白手掌轻轻一挥。
诺大城邦,有光降临。
那漫天飞舞的心魔见到光后,一个个立刻寻找自己的本体,全部钻入本体之中来躲避那光的存在。
“真是一群调皮捣蛋的家伙们。”
光之少女笑容挂在脸上,看上去对于此事很是感兴趣的样子。
“啊……”
轮回天生口中的心魔仍在狂吐中。
数百万心魔被其吞噬,他可得好好吐上一会儿。
在轮回天生狂吐心魔的过程中,光之少女继续给郑拓讲解着。
“人是不可以没有心魔的,心魔是人的欲望,人若没有了欲望,便也不在是人,所以不要斩杀心魔,将他们削弱就好,这,便是光的智慧。”
光之少女信誓旦旦,看上去很懂行的模样,让人说不出的信任。
“多谢姐姐指导,对了,还不知道姐姐芳名。”
郑拓对这光之少女十分尊敬,因为其所言是正确的,且是一种细细品来,极为深刻的道理。
这毕竟是经历过无数次的历练,才能得出的结论。
光之少女倾囊相授,想来也是因为自己被光认可的缘故吧。
“我姓白,你就叫我白姐姐吧。”
少女这般说道。
“白?”
郑拓心中大动!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郑拓看着眼前少女,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此刻正在时间长河之中,也就是过去的时间点。
在这个时间点,他能看到许多已经身死之人。
而这位白姐姐,恐怕便是其中之一。
光属性,白姓氏,长得有小七有几分相似,这……
这位白姐姐,不会就是人王吧。
郑拓想到这里,小心脏狂跳不已。
自己竟然看到了年轻时期的人王,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白姐姐询问,一副好其模样。
“我叫无面,你叫我无面就好。”
这种感觉很奇怪,非常奇怪。
按理说,这应该是自己丈母娘啊。
但在这个时间点,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甚至。
在这个时间点,或许人王还不是人王。
“无面弟弟。”
光之少女点头。
“无面弟弟,将你的手伸出来。”
郑拓听闻此话,本能的伸出手掌。
随后这位光之少女手指轻轻在郑拓手心所在。
“这是我对光的感悟,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毕竟,你是第一个我见到同样被光认可之人,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光的认可,在未来,好好运用它。”
年轻人王这般说道,听在耳中,大为震动。
难道人王已经发现自己不是本届而,而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
不然为何人王特意强调了在未来这件事。
郑拓心有所想,并未开口说什么。
轮回大帝告诉过自己,绝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自己来自未来,因为那样会改变现在。
改变现在到没有什么,天道会修复这种改变。
但改变未来,自身就要受到天道的惩罚。
“嗯,放心吧,我会的。”
郑拓点头,心照不宣,他算是答应下来。
“呼呼呼……”
大口喘气的声音从轮回天生所在传来。
他看上去状态很不好,整个人已经近乎虚脱。
刚刚数百万心魔从他口中钻出,那种将神魂近乎撕碎的感觉,他完完全全一丝不漏的全部承受下来。
这种痛苦,他人无法承受。
他明明已经将所有心魔全部镇压,甚至有一部分已经炼化。
即便如此,所有心魔,仍旧被抽丝剥茧,全部被剥离出来。
这种痛苦,永生难忘。
他作为心魔,近乎难以承受这种痛苦,差点因为这种疼痛而死亡。
“你不会死的。”
年轻人王这般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的心魔,但我不会斩掉你的,你若身死,你的本体必将会受到诅咒,如果那样,对你的本体来说,并不公平。”
年轻人王似乎知道什么,她并未斩杀轮回天生。
其所言是真的,同时其中怕是也还有其他原因。
只不过这原因无法阐明,无法诉说,既如此,便不说。
“就这吗?”
轮回天生看上去仍旧执迷不悟,仍旧邪恶非常。
他看上去状态很差。
神魂体近乎透明难以察觉,他虚弱到了极点,随时都可能泯灭。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死,自己还有生还的希望。
他心中想着,突然出手。
嗡!
脚下城邦颤动,其中竟有轮回天生留下的后手。
“无面,如何,你以为只有你拥有后手,不,我也拥有。”
轮回天生发狠。
他的后手也让郑拓与轮回大帝头皮发麻。
因文这后手不是逼得,就是吞噬脚下城邦中数百万生灵的性命。
“来吧,来吧,来吧……”
轮回天生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催动了自己的后手神通。
嗡!
城邦之中,大地之上,顿时钻出一股股恐怖无比的黑气。
那黑气化为一条条黑色大蟒,开始吞噬周围之人。
黑色大蟒冲向一位男子,那男子惊慌失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被黑色大蟒一穿而过。
男子被大蟒穿过,整个人瞬间变成一具干尸,摔倒在地。
他的生命之力被黑色大蟒吃掉。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这城邦之中的每一处角落。
“哈哈哈……哈哈哈……无面,如何,轮回大帝,如何,你们不是最像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我成全你们,咱们谁都不要活,咱们同归于尽。”
轮回天生又有疯掉的可能。
他口中叫嚷着,整个人癫狂着。
而他脚下的城邦之中,无数条大蟒,疯狂吞噬着一尊尊生命。
“这才是真正的地狱,欢迎来到地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轮回天生彻底疯掉。
在那年轻人王出手后,他就已经知道,自己无路可逃。
他如果被抓,便是被镇压在无尽黑暗的角落,永生永世难以翻身。
他不要在承受那永生永世难以翻身的绝望。
就算此刻战死,也比被镇压在那永无天日的黑暗之中好上无数倍。
他要反抗,疯狂的反抗,谁都无法阻止他,谁敢阻止他,他就带着谁一起同归于尽。
“疯子,真是一个疯子。”
轮回大帝见此,当即出手,杀向轮回天生,试图阻止这个疯子继续作妖下去。
这城中数百人如果被斩杀,那这罪责,足以要他性命。
与这个混蛋同归于尽,太不值得,太不值得啊。
“滚开!”
轮回天生爆发,召唤数条大蟒,将轮回大帝困住,不让其靠近自己。
“无用的,已经有无数人被剥夺了生命,就算你此刻能够阻止我,也是无用的,你则惩罚,即将到来,到时候,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等着你,哈哈哈……”
轮回天生望着绝望的轮回大帝,言语中满是我赢了的样子。
“还真是一个邪恶的家伙啊。”
年轻人王开口,言语中丝毫不慌。
“无面弟弟,光属性其实还有许多能力你没有察觉到,不如此刻试试看,你是否能够拯救那些已经被剥夺生命之人。”
年轻人王没有自己动手,而是让郑拓动手。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很显然。
她在教导郑拓如何运用光。
“好。”
郑拓求之不得。
接下来。
在年轻人王的指导下,郑拓没有施展多麽狂暴的攻击。
他只是吹出一口气。
光从那空气中降临在这诺大的城邦之中。
随风而动的光,略过黑色巨蟒。
顿时。
那黑色巨蟒宛若受到惊吓,一个个拼命逃窜,不想接触那被清风送来的光。
但有黑色巨蟒难以逃脱,他们被光所包裹,然后被精华。
不仅如此。
他们刚刚吞噬掉的生命之力,全部被光所吸收,返还给了那些刚刚被斩杀的人们。
这是一种神迹,堪称神明才配拥有的力量。
竟然能够复活所有人,简直让人难以理解。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做到的,不可能!”
轮回天生呢喃自语着不可能,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但眼前发生的一切的确存在着。
所有刚刚被他斩杀之人全部复活,他的后手被郑拓轻易化解。
“无面!”
轮回天生当即暴怒。
一而再,再而三,全部都是被这个无面破坏。
要不是自己为心魔,这无面怕是都会成自己的心魔。
但轮回天生的叫嚷并无任何作用,迎接他的是光,郑拓刚刚领悟的光。
光降临,化为牢笼,将他笼罩。
“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轮回天生暴怒,疯狂捶打你光牢,试图脱困。
但这光牢却散发出一股柔和的气息,在这种柔和气息的温暖下,轮回天生竟然安静下来。
不知不觉中,轮回天生竟然陷入沉睡之中。
“不错不错,无面弟弟你果然聪慧,什么一学就会。”
年轻人王夸赞郑拓。
郑拓欲要回话,突然,他猛的看向虚空之上。
此刻。
就在众人头顶之上,似有什么恐怖生灵,正要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