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和成子钧聊了一下午以后,陈牧心里块垒尽去,终于一身轻松的离开了大别墅。
“你小子就是来倒垃圾的,倒完就走,一点良心也没有。”
成子钧把他送出门,嘴里忍不住嘟嘟囔囔的埋怨着。
陈牧让一直在外头等着的小武把车子后备箱打开,拎出一大袋药材递给成子钧,没好气的说:“你知不知道我种的这些药材如果放在外面,值多少钱?我又不是空手来的,哪像你,每次去我哪儿都是两手空空的,走的时候还要拿我东西……啧,你那个才叫做没良心呢。”
成子钧接过袋子,目光还幽怨的盯着陈牧的口袋:“还好意思说,喝了我一下午最顶级的西湖龙井,也不说把茶叶留一点,这还偷偷摸摸的拿回去了,这不大方。”
“我说了下回给你准备点,现在真没有了,这还是我的口粮呢。”
陈牧拍了拍口袋,坚决不会被茶罐子留下。
就是要让成子钧想着念着却喝不到,这逼装起来才有意思的。
陈牧指了指那些药材:“这里面有天麻,祛风通络的,老爷子不是有点风湿吗,这玩意挺好的,还有田七、人参、何首乌、灵芝等等,我在里面都附了详细的药膳清单的,全部适合老爷子和阿姨用的,让他们自己看着吃,如果觉得不错,我下一次再给他们捎。”
“滚吧,天快黑了,小武,小心点开车。”
成子钧挥挥手。
“温室那事儿,过两天我想好了再来找你说。”
陈牧说完,径自上了车,让小武开向镇子去。
难得来了成子钧这里,距离镇子不远,那就顺带去镇子一趟。
来到镇上,陈牧先到一处自己常光顾的食摊买了两份囊和奶茶,他一份,小武一份,两个人就在车上对付。
车子停在学校门口,停的距离比较远,他们俩就这么盯着校门口看。
学校里面,灯火通明,即使已经是傍晚时候,可因为晚自习的缘故,里面还是会有人的。
不一会儿——
“来了!”
小武突然指着校门口,对陈牧说。
陈牧看了一眼小武手指的位置,果然看见了亚力昆的身影。
亚力昆没背书包,急匆匆的从学校里出来。
之前亚力昆和陈牧说过,学校晚自习的时候,他需要先回家给母亲做饭,然后再喂饭,之后才能回到学校来。
这时候,正好是亚力昆回家的点。
“车子就放这儿,我们跟着他去看看。”
陈牧冲小武打了个招呼,径自下车跟着亚力昆去了。
他没惊动亚力昆,只想看看维族少年的生活情况怎么样。
之前每次询问,维族少年都说好,让他感觉是报喜不报忧,心里有点没底
他可是把维族少年当亲弟弟看待的,如果这孩子遇到什么难事儿,他都希望能帮上忙。
亚力昆一路朝着住的地方走去,速度很快。
这孩子一直就是个猴子,也正因为这样,人很敏捷,脑瓜子很灵。
只要能安下心来念书,应该是能上好大学的。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陈牧之前给他学校打过电话,老师都夸他很聪明,也很努力,他唯一的弱点是英语成绩有点差,主要是之前没什么基础。
陈牧和维族少年聊过几次,让他好好背单词,这是要花力气的,不能偷懒。
维族少年当时答应陈牧了,只是不知道最近怎么样,是不是真的有好好背单词。
维族少年租住的地方是萨迪克帮忙找的,就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
维族少年回到家以后,很快就开始忙碌起来,家务活儿他一直是做惯了的,小小的人儿比大人还要熟练利索,不一会儿就已经把饭做好。
趁着饭菜还没出锅的时候,他甚至还有时间给母亲洗了个澡,换上干净衣服。
然后,母子俩才一起吃饭。
陈牧之前就见过维族少年的母亲,智力的程度据说只有六岁,连最基本的自理能力都没有。
而且,这个女人非常依赖儿子,吃饭的时候如果看不到儿子,甚至不会好好吃。
这或许是维族少年最大的累赘了,陈牧就算能为维族少年做很多的事情,可就这件事情上,他也无能为力。
将来上大学,或许还要带着母亲一起去呢。
陈牧挺为这孩子感到同情的,设身处地去想,如果换成自己,恐怕这样的日子过一天都会疯掉,可这孩子却硬是熬下来了,还活得好好的。
这也是陈牧为什么愿意帮助维族少年的原因,因为他在这孩子身上看到了坚强,这一点是陈牧自己都没有的,是他向往的东西。
网上不是流传着这样的话儿吗?
人总是偏爱着自己的向往而没有的东西。
这句话说得虽然有点歪,不过却也有几分道理。
很多男人女人找各自的另一半,就是跟随着这一份本心去找的。
安静的找闹的,沉稳的找活泼的,内向的找开朗大方的……最好的永远不是对自己好的,而是自己所向往的、所没有的。
陈牧没有那么多的情绪,只是单纯的觉得这孩子足够坚强,他既然有这一份能力,大家又很有缘分的遇上了,他愿意伸手帮一把,不求回报的那种。
维族少年给母亲喂完饭,还要哄母亲睡觉,然后才回学校。
陈牧静静在屋外等着。
有一件事情不知道算不算好事儿,据医生说,维族少年母亲的身体因为先天不足,内脏已经出现了些许衰竭的迹象,可能活不过十年。
这事儿,或许对维族少年是一个解脱,至少在其他人看来是这样的,陈牧心底里也这样认为。
只是,维族少年也许并不需要这样的解脱,因为那已经是他在世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
过了一会儿——
维族少年把母亲哄睡,从家里出来。
陈牧轻唤:“亚力昆。”
维族少年先怔了一怔,随即惊喜转头:“小牧哥?”
然后,他一边朝陈牧走过来,一边又说:“小牧哥,你怎么来了?”
“刚好有事去了成哥的农场,就顺带来看看你了。”
陈牧笑了笑,摸一下维族少年的脑袋:“怎么样,最近还好吧?”
“还是那样哩,没什么不好的。”
微微一顿,维族少年问道:“前几天我给一丽打电话,她说小牧哥你给她找了个家庭老师,是不是?”
陈牧点点头:“你小子的消息倒是灵通,一丽什么都和你说呢。”
白眼姑娘年纪渐渐大了,虽然她因为眼睛的问题,也不需要在文化水平上有什么很高的要求,可毕竟得学点东西,不能当文盲。
所以陈牧就托人给她找了个家庭教师,单独教她。
这事儿连身为哥哥的胖子都没考虑到的,陈牧就做了,这让陈牧奚落了胖子很久,说胖子不配当哥,以后这妹妹还不如干脆送给他好了。
“别说一丽了,说说你,最近英语有没有刻苦背单词?测验或者考试了吗?成绩怎么样?”
陈牧已经开始有点家长的做派了,一来就问孩子成绩,要是得不到符合心理预期的答案,说不定转头就要发飙。
维族少年大概摸得到陈牧的心思,立即张嘴就回答了:“小牧哥,我有努力的哩,之前期中考试我进步了,现在总成绩是全班第二,英语虽然还差一点,不过老师表扬我提高很快,说是单词积累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只要我坚持下去,就一定能提高的。”
“不错不错,这样就好……不枉我一把屎一把尿的……”
陈牧笑了笑,嘴里想开个玩笑,可是等看见维族少年眼里不满的神色,才收回去了。
想了想,陈牧又问:“全班第二,那全年级是多少?”
还是成绩……
维族少年撇了撇嘴,回答:“全年级也第二。”
“敢情你们年级就一个班啊?”
陈牧又开了一句玩笑。
他是知道学校情况的,整个年级五个班,每个班七十多人,人数不少的。
维族少年能在这所全巴河镇最好的中学里,考到全年级第二,已经是很牛批的了。
陈牧之前了解过,这所中学出过水木的,教学水平并不差。
聊着闲话儿,两个人很快走到了学校门口。
陈牧看看差不多了,摸了摸维族少年的脑袋:“去吧,好好念书,争取考个好大学,为你小牧哥争光……嗯,你要是能考到个好大学,以后我就能和人吹牛了,说我有个弟弟在哪哪哪上学,你说是不是特牛逼?”
“我知道哩。”
维族少年很坚定的点点头,然后又问:“很快就要放暑假了,放假的时候我能不能回去林场帮忙?”
“可以!”
陈牧笑了笑:“不过如果你们学校暑期有补课的班,你必须参加。”
“知道哩。”
“好,我走了,你要回来的时候和我说,我来接你回去。”
“谢谢小牧哥。”
“我走了!”
陈牧挥挥手,和小武一起回到车上,然后驾车离开巴河,朝着加油站的方向赶去。
临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维族少年的身影仍站在校门前,一直看看他们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