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青天之中,一朵孤云兀立。
除却这一块孤独的云朵之外,其余远近无垠,皆湛然清明,不见微尘;极目四外,了然无物。若是不明就里之人观之,或许品评为堪比寰宇深空的澄澈美景;但是道法精湛之辈,却能轻易感受到,这看似皎然无尘、通透浑成的景象中,暗藏着扼杀一切生机的大荒芜、大寂灭。
云朵之中,归无咎缓缓睁开双目。
混乱之象终于收敛。此时,已是申屠龙树、墨天青“引燃”魔躯爆裂,两个时辰之后。
这唯一的一片“云朵”,正是远近数十万里中硕果仅存的一点生机。归无咎动用数种防身秘术之后,终于将其留存下来,此时宛若自己的行宫。
“武域轮回天”亦早已收起。
在申屠龙树二人作法的一瞬,归无咎立刻断明。凭借自家底蕴,足以抵挡这一击;并不需要动用真幻间本身像提前遁走。
但是这其中亦隐藏着一道歧途。所幸归无咎临机决断得宜,所见者远。若是换作一个心意粗疏之辈,此刻已将自家的莫大底牌尽数葬送了。若如此,申屠龙树二人最后坚壁清野之决绝,竟无意中立下奇功。
归无咎之所以连续动用“云中正二”大印中所藏护身神通,并非自家近道战力不足倚仗。
事实上,凭借“武域轮回天”所持近道巅峰之战力,那最后一场爆炸声势虽广,却也奈何自己不得。之所以如此行事,是归无咎早已看穿——
二人魔躯分身自爆,规模甚大,极有可能将这一方结界打破。
若到了这一步,“武域轮回天”便会从凝滞维持状态中被激活。若这激荡之力久久不散,那么此宝维系时长,便会被白白浪费于此。
有此先见之明,归无咎才提前动用印中神通护法。
但饶是如此,“云中正二”印中所藏神通,到底较“武域轮回天”所赋战力略逊。在那自爆之力处于最巅峰的一刻钟内,归无咎为了谨慎起见,并未将近道之力撤去。待爆炸之力略呈衰微之象,再由护身神通接管。
所以今日此战,其实前一昼夜的消耗战,仅仅消耗了“武域轮回天”百余息时间而已;而方才护身之用,却是实实在在消耗了一刻钟。
又过了半个时辰。
归无咎自忖存身无碍,当即起身,唤起青兜兽,在这方圆数百万里之内纵横游走。
青兜兽似乎亦对天地之间的稀薄气象十分不满。摇头晃脑一阵,四足乱踏,方才纵力狂奔。
观望气象,归无咎不由暗暗摇头。
原来,他自身所处困藏小界之内,所受冲击只是魔躯自爆之威力。看似处于自爆的中心位置,但其实遭受压力并非最大。
真正诡异刁毒的,是这处小界破碎,所形成的正反涤荡之力。
这一重威力仿佛一张致密无比又极巨大的筛子,数度反复,将这一片偌大空间之中的生机来回筛了几遍。此时天地间那湛蓝色的异彩渐渐散去,四维六合,尽见疮痍;枯寂衰朽之象一览无余,竟是连表面光鲜的伪装也完全撕掉了。
漫无目的的游览了半个时辰,归无咎心中已作出判断。
以方才那破坏力之强,就算此地真有什么规模微小的“小界”,也当完全破灭了。
原本归无咎还抱有一丝期待,这所谓的“三世木灵识种”,毕竟是无上奇珍。若是隐遁于空中虚处,或许能够不受刚才自爆之力的波及。现在观之,不受自爆之力的波及或许确有可能;但是躲过结界破灭后的正反涤荡之力,却希望大为渺茫。
此时小铁匠尚在沉睡之中;若是将他唤醒,听闻消息,还不知会如何失望。
正在此时,归无咎目光微凝,双眉一挑,竟闪过一丝诧异。
在这清净如斯的广袤界域,似有一实象空悬,散出气机。
虽然这感应甚是微弱,抑且距离归无咎相当遥远。但是因为周围实在太过空旷的缘故,这一确切的念起,终是被归无咎抓到了。
略一思忖,立刻神意沟通青兜兽,撒开四蹄遁去。
方向既然无误,归无咎心中那一个形象也愈发明晰。
此兽遁速极为神异,不过百余息上下,便赶到了归无咎念头所持之地。
果有一物,中浮于天。
准确的说,是一十二件零散之物,分形阵列。但是其中所构成之气象,分明又维系一体。
一十二枚异兽首级,非龙非蛇,非熊非虎。个个形貌奇异,但是面露狰狞,獠牙长须曝露于外,口中不断吐出青色烟气;宛若门神镇守,合围构成奇特的“力场”,锁住中央的莫名之“气象”。
十二异兽首级所围,缥缈无形,但是又确实存在。不能说是“物”,只能说是“气象”。以归无咎的高明眼力,似能大致断出是一种空间秘术。但是与自己“反吞双子珠”等空间秘宝相较,其若隐若现,时不时透出一种高拔于世的支离感,诡异之中,又有数息。
不知怎地,归无咎念头一动,就想起了当日阴阳洞天之中所见、圣教覆灭腾蛇一族时所显化的景象。
虽然规模悬殊,但道术自有相通。
正在此时,那“气象”忽然便由虚返实,化作一道紫色结界的模样。然后宛若分娩一般,一涨一吐,吐出一个人来。
此人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相貌,双瞳湛蓝,朱唇明俨,面目精致。眉心左右,分点两粒宛若黄豆大小的墨色圆点。身上所着,却是一身粗袍以麻叶镶边,极显其旷。腰上又插一根短笛,一头墨绿,一头赤黑。
单看此人相貌,虽然甚是不凡。但未免精致妖娆而见小;可是配上这一身粗狂衣衫,却从容了三分,俨然画龙点睛。
归无咎暗暗惊讶。
所惊讶的,自然不是此人之相貌,抑或衣着。
继林弋、申屠龙树、墨天青之后,这又是一位榜上有名之人。
这人望了归无咎一眼,笑吟吟道:“归道友,有礼了。”
不待归无咎出言,这人又道:“秘法算定,归道友今日所求,当稍遇阻滞;故特意前来援手。”
归无咎眉头微挑。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见归无咎神色,这人摆了摆手,笑言道:“以归道友之缘法高妙,资质超绝。成败兴废,自非常人所能逆料。准确的说,是秘法算定了本次清浊玄象出世的第三件异宝,在出世之时当有一劫。恰好某又通过一些途径得知,赤魅族将这一件异宝赠之归道友等三人手上。”
“如此重宝,势必自取。两相结合,所以推算出因果。”
归无咎心中暗道,能够推算出清浊玄象所出之物出世而有劫,也相当不凡了。纵是人劫道尊,若非亲自着意演算,恐也难轻易窥见其中变化。
这人笑着续道:“某赶来之时,也曾想过,今日人情,是赠予归道友、秦道友、魏道友中的哪一位。不想,到底是归道友亲自前来。这一回,的是不枉此行。”
归无咎望了来人一眼,讶然道:“依阁下之意,三世木灵识种,已被阁下提前收取了?”
这人似乎微感惊讶,道:“原来清浊玄象所出的第三件异宝,名为‘三世木灵识种’么?”
“收取倒是没有。”
“其实将其收取了,珍而藏之,再转赠归道友之手,的确看上去更有诚意一些。只是前两件重宝已被赤魅族初步炼化,五珍之间,自有维系。若是赤魅族发觉此宝并非为归道友得之,却把某当做前来窃取宝物之人,生出误会,那便不为美了。再者说,此宝神异,先得此物之人,自然沾染甚深因果。若经手转赠,还要将这一重因果化去。倒也平白多出一重麻烦。”
归无咎闻言愈感惊奇。
此回之所以必须归无咎亲自来取,而非赤魅族取了宝物礼送于门。便是因为真宝出世,初经手人即为其主,缘定不改。而眼前这位明显亦知晓此节,但却将“化去因果”云云,轻飘飘的说了出来。
这人兴致勃勃的道:“因无有清浊玄象遗蜕之故,所以某所传承之法门,借用了‘十二龙门祭’的手段,匡正缺失。所成之阵门,与‘断空凿界’之法足相媲美。此术成立,亦不过是在二十年之内。这两位魔道圣子手段如此惊人,若非此术锁定十万里界空,牢牢罩住真宝出世之地。某纵然有心相助,却也无力回天。可见归道友的机缘,不是常人能够轻易夺走的。”
此人观其气度,似是雅量高致之人;但言谈起来,却是个平易近人的自来熟秉性。这一番话,若非其面目天真烂漫,不免有邀功之嫌。
归无咎又仔细望了来人一眼,若有所思道:“阁下……似乎是巫道出身?”
这人明显微显惊诧,讶然道:“那是自然……怎么,归道友还未看出某的来历么?须知我巫道的这一体例,可是从阴阳道处借鉴的。以归道友和秦道友的妙缘,岂能想象不到?”
归无咎心意一动。
他观三十六子图中人物气象,其中排名二十五的那位,极似巫道风骨;今日得见,果不其然。
而排名二十八的那位,却似是阴阳道中的人物。
但当归无咎问之于秦梦霖,竟连秦梦霖也不知晓那人来历。
后来秦梦霖得空回阴阳道秘境一回,请问阴阳道主。阴阳道主却道,这一位是阴阳道驻世的的“活子”,一贯在某一处冥想地修持。若无意外,今生与秦梦霖并无交集,亦不入阴阳洞天正脉主流,所以亦不必知之。秦梦霖既然问起,阴阳道主顺其自然,告知其人姓名为“夏宗三”。
既然说是“借鉴”,眼前这人,当是巫道中与夏宗三相对应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