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告示如流水般张贴出去,由快马送到了各地。
一连数日,萧弈未曾出现在朝堂上,送进御书房的折子也始终不见批阅,群臣想要当面进谏,却都被侍卫拦下。
一时间,朝野上下惶恐不已。
朝臣们相约聚集在了金銮殿上,议论声此起彼伏:
“听说是南宝衣出了事,至今生死不明!”
“那告示写得有问题,皇后?谁是皇后?她南宝衣哪来的脸称作皇后?纵然要封后,那也得按照咱们老祖宗的规矩,一步步行完册封礼,才能称后不是?这告示太不像话了,谁写的?!”
“不错!可是天子一意孤行,咱们根本劝不住!”
“这样下去可怎生是好,老祖宗的基业都要毁了!可怜雍武帝十年征战才打下的江山啊!”
“天要亡我大雍!”
“……”
激烈的议论声里,裴家周家沈家的人对视几眼。
他们是站在天子那边的世家,也愿意遵南宝衣为后,可如今这情况实在棘手,天子不见群臣不理朝政,可不得天下大乱?
天子心里,究竟还有没有江山社稷?
裴家大郎低声道:“天下大乱犹未可知,只是这皇宫,却是已经提前乱了套。”
南承礼如今是钟官,也来金銮殿上朝。
他环顾四周,殿上吵吵闹闹犹如菜市场,百官们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干脆席地而坐吃吃喝喝谈起八卦,可不就是乱了套。
他收回视线,想起小妹至今昏迷不醒。
三叔他们曾想进宫探望,可是天子不许任何人见小妹,他们连寝宫都没能进去就被劝了回去,如今南府也是一团糟。
他捏了捏拳头,眉梢眼角都是担忧。
没过多久,长安城里开始出现从各地赶来的大夫和方士。
萧弈给出的悬赏实在是太诱人了。
诱人到连稍懂医术的赤脚大夫,都想来碰碰运气。
这些大夫和方士自称妙手回春,成群结队在皇宫里吃喝玩乐,直到萧弈接连杀了四个坑蒙拐骗胡乱行医的赤脚大夫之后,情况才稍稍缓解。
太医院的情况也很不妙。
距离南宝衣出事,已经半个月了。
太医们愁眉不展,整日提心吊胆,惟恐丢了饭碗。
姜岁寒和一品红坐在屋檐下喝茶。
“哎呀……”一品红叹了口气,拍拍姜岁寒的肩膀,“岁寒小友啊,你说我造的什么孽,怎么就收了个痴情种子当徒儿?竟然把师父软禁在太医院,不想出办法就不给出去,这不是忤逆嘛?!这是要天打雷劈的他知不知道?!”
姜岁寒也很委屈。
双生蛊是一品红搞出来的,活死人也是一品红搞出来的。
这事儿从始至终就跟他没关系,结果他也被软禁在太医院了。
他想回金陵游,他想谢阿楼,他想正常的萧家哥哥!
姜岁寒翻了两页医书,想起什么,又拿胳膊肘捅了捅一品红,压低声音:“国师,你到底有没有法子帮南小五?你是她的亲师兄,总得关心一下小师妹不是?”
他总觉得一品红内有玄机。
南小五伤成那样,他都能叫她有孕,唤醒一个活死人对他而言又算什么难事儿?
一品红看了姜岁寒一眼。
他甩了甩拂尘:“也不是没有法子,只是这法子有些冒险,我那徒儿是万万不肯答应的,说出来也没用,说不定还会挨一顿骂,倒不如不说。”
他竟有法子!
姜岁寒愣了愣,连忙追问:“究竟是什么法子?”
……
两人商量法子的时候,国子监学堂。
阿弱心不在焉地咬着毛笔杆子,满脑子都是阿娘,被夫子拿戒尺敲了敲他的小书案,才叫他回过神。
夫子手持《论语》,严肃地问道:“殿下,老臣刚刚讲到哪儿了?”
学堂里的小孩儿纷纷回头,望向阿弱。
阿弱回答不上来,紧紧抓着书籍,小脸涨得通红。
跪坐在他身侧的裴初初,垂着头小声提醒:“‘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便是小孩子也都知道阿弱的娘亲出事了,很同情阿弱,也能理解他上课发呆,本也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的小事,偏偏旁边的小男孩儿起哄告状:“夫子,裴初初故意提醒他!昨日咱们才学了狼狈为奸,他们今日就狼狈为奸了,您快罚他们打手心,罚他们不许吃饭!”
阿弱凶狠地瞪向他:“就你会告小状!”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你瞪我……”那小男孩儿哇地一声就哭了,“我阿父阿娘都不敢瞪我,你竟然瞪我……你娘亲要死了你不高兴,就故意瞪我……”
娘亲要死了……
短短五个字,令阿弱瞬间红了眼眶。
他捏起小拳头,不管不顾地砸向小男孩儿!
裴初初惊得睁圆了杏子眼!
来不及劝架,双方的好朋友已经一拥而上各帮各的,顿时学堂里的小孩子们打作一团,笔墨纸砚到处乱飞,场面十分混乱!
老夫子气得吹胡子瞪眼,拿戒尺狠狠敲击书案,然而都是家族里娇宠出来的小孩儿,谁也不肯搭理他。
一场架打完,个个披红挂彩,学堂里充满了啼哭声。
阿弱没有哭。
他发髻凌乱,嘴角一块伤疤,左眼也是青肿的。
他吸着鼻子,低头飞快收拾了藤编小书箱,一声不吭地背起小书箱,不搭理别人也不搭理裴初初,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再过几天就是除夕。
可是今年的皇宫冷冷清清,到处也不见红。
唯有满地落叶和积雪,朝长乐宫延伸而去。
阿弱吭哧吭哧地踩着积雪,一路跑回了长乐宫。
帝王居住的宫殿,本该端严宏伟金碧辉煌,可是入目所及不见宫人们的行踪,白雪覆盖了游廊和园林,檐下垂挂的冰棱已有两尺来长,水缸里的枯荷也无人打理。
小家伙跑得急,在雪地里狠狠摔了一跤,却顾不得拍去膝上的雪花,眼也不眨地爬起来继续往寝宫跑。
终于跑到寝宫外,他仰起小脑袋。
宫门紧闭,檐下悬挂的宫灯已是积了很多灰尘。
里面安安静静,半点人声也无,像是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清亮的丹凤眼瞬间蓄满了泪水,他如小兽般呜咽一声,软软地唤了声“阿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