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繁星满天。
剑门城外的楚歌又一次唱起。
费安帅帐旁的那顶新帐篷中,傅小官和苏珏苏墨以及徐新颜四人正坐在一张小几前,他的背后是一张简易床,床上丢着陈曦云的尸体。
此刻傅小官的身旁站着一名黑衣人,而他的手里正拿着三封情报。
这黑衣人是蚁群的谍子,三封情报来自三个地方。
第一封来自金陵。
“二月二十六,宣帝着金陵府衙捉拿薛阀和席阀所有直系亲属,除刑部尚书席寻梅之外,两阀所有核心成员尽皆逃离。
据查,西部边军轻骑兵统领席长歌于正月初一潜回了金陵,两阀分三批离开上京,往樊国而去。按照时日算,恐已抵达樊国。
虞问书之母安贵妃薛冰清被打入冷宫,席寻梅被剥夺了官职,交由大理寺审问。”
“二月二十八夜,金陵府衙查抄了秦阀,秦会之被带入大理寺狱,其父秦宇恒当夜悬梁自尽。秦会之矢口否认与虞问书有往来,金陵府衙未曾在秦府寻到证据。宣帝夺其政事堂参知政事一职,将其收押于大理寺大牢。”
“另,爵爷夫人董书兰和燕小楼已有身孕,工蚁说请爵爷放心,蚁群增派了人手暗中保护着爵爷夫人们的安全。”
书兰和小楼怀上了?
傅小官笑了起来,这真特么的不容易啊!
不行,得赶紧回去,把薛定山收拾了就走,至于拜月教就交给苏墨去搞定。
拿定这主意,他看向了第二封信。
这封信来自傅大官,而今的武朝武帝:
“儿啊……听说你跑去打仗去了,为父深感不安。
人非圣贤哪能全能,打仗不是你擅长的事啊,为父觉得你还是呆在金陵多做些诗词文章才好。莫要忘了你有四个夫人!武朝还有你一个儿子!
都是当爹的人了,怎的还这么冒失?你说过要养老子七十年的,老子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见信之后赶紧给老子滚回去!
哦,对了,老子和卓别离还有周同同在观云台喝了一场酒,确定了武灵儿是卓别离的女儿,但这破事却不能对外宣布,因为我那弟弟是无辜的,事涉皇家颜面,所以为父左思右想,武灵儿只有一死,才能换个身份活下去,就像徐新颜那样。”
傅小官心里一震,这事他都知道?
随即一想倒是释然,贾南星肯定是将这一消息传给了周同同的,所以这胖子老爹是要活学活用了?
武灵儿不是自己的亲妹妹,这让他心里的纠结打开来,想着那英姿飒爽敢爱敢恨的女子,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接着又往下看去:
“等我孙子满周岁,武灵儿就得死,到时候会送到金陵。徐新颜精于易容,记得给武灵儿换一副面孔。孙子她不能带走,得留在武朝,老子带大了他爹,现在又要将他带大,当真不省心啊!
你要的一百船工,已经于二月初一出发前往瑶县……你要船工做什么?是不是要搞水运?咱们家的地主要都在临江,直接售卖给那些粮商不就得了?
不过你在瑶县造船也好,为父正在武朝捣鼓土地,这得用点手段,以后咱们这地主家业会越来越大,不会局限于临江那小地方,有了船运能够省下不少银子,还是我儿思虑长远。
行了,老子不和你说了,又特么得上朝了!
这真是个烦人的问题!给老子赶紧滚回来!”
傅小官咧嘴笑了起来,对于胖子老爹的郁闷他深表同情,却丝毫没有想要回武朝为他分忧的想法。
第三封信来自夷国。
“太子鄢良择于二月初十抵达夷国都城太临,对于那一份《丁未赔款条约》,夷国上下震动,所以当日夷国皇帝便举行了大朝会,在那大朝会上,以丞相蒙池为首的官员尽皆数落鄢良择之无能,提出了罢黜其太子之提议。
荒国皇帝采纳了这一提议,就在他要颁布旨意之时,鄢良择以燧发枪击毙了夷皇,原本应该被关押在牢狱中的大将军封冼初出现在了朝堂之上,随他而来的还有三万禁军。
鄢良择再次击毙了丞相蒙池,震慑群臣,当日便登基为帝,改国号上元,称上帝……”
卧槽!
傅小官吓了一跳,这厮……还当真了得,上帝,你妹的上帝若是知道了恐怕会对你丫的降下神罚!
“太临城流血二十余日,上帝铲除了所有异己,握紧了夷国权柄。拜边牧鱼为相,封冼初再登大将军位。其手足弟兄鄢云山和鄢晗煜二人被圈禁,二人之母……被其纳入了后宫。”
这特么的,这小子口味有点重啊!
傅小官将这三封信报收了起来,鄢良择既然成功了,接下来他恐怕就会去找荒人的麻烦了。
而今神剑一旅两千人想来已经进入了荒人领地,等神剑二旅成军……先把荒国给灭了,再去找鄢良择的麻烦不迟。
就在傅小官思索着未来之事的时候,苏珏忽然抬起了头。
就在那一瞬间,他陡然拔出了剑!
木剑顺势而斩,斩破了这顶帐篷,斩落了一具尸体。
苏珏长身而起,徐新颜拔剑护在了傅小官的身旁,美目一凛,看向了繁星下的夜空。
苏墨站在了傅小官的身前,他的剑也握在了手里。
而傅小官却在那一瞬间拔出了枪,然后豁然的瞪大了眼——
天上飞来了一口棺材!
苏珏也是吃了一惊,但他没有丝毫犹豫,一剑向那棺材劈了下去。
就在他的剑将要劈到这棺材的时候,那棺材板突然立了起来,笔直的向苏珏撞了过去。
“嘭……!”
一声巨响,苏珏的剑劈在了这棺材板上,他的身体陡然倒飞而去!
“小心……!”
徐新颜一把拽住傅小官,拖着就跑,傅小官抬手就是一枪,“砰……!”
一篷火花闪过,那棺材居然是铁铸的!
铁铸的棺材在天上飞!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守卫此地的将士们向那棺材射出了箭,当然没有卵用。
傅小官迅速从徐新颜的背上取下了黑匣子,他在最短的时间取出了大枪填上了子弹,他单膝跪地,便见那棺材穿过了破碎的营帐,下面似乎裂开了一条口,飞出了一个暗器。
他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