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武皇
小說推薦不死武皇不死武皇
嘭!嘭!~
漫天剑虹,狂暴轰袭。
林辰虽然奋勇激战,但已没有先前的强势,,攻势节奏也是开始减缓,看起来损耗持续加重。
反之,剑道幻阵攻势却是越发猛烈,延绵不绝,疯狂无情的全面激打着林辰。
由于林辰锐势下滑,面对剑道幻阵狂风暴雨般的猛烈攻势,林辰突然有种双拳难敌四手的感觉。一道道剑虹透过林辰的锐势阵线,激打在身。
嘭嘭!~
言情小說 不死武皇-第2659章、魔影身份推薦
一波接着一波,林辰不堪负重,转攻为守,却是无路可退,只得任由剑道幻阵蹂蹑肆虐。
虽然只是幻阵,但体验感都是极具真实。
咻!咻!~
一道道凌厉剑虹,划破林辰的衣衫,划破林辰的血肉。
转眼之间,林辰已是衣衫破烂,遍体鳞伤,狼狈万分。
紫袍老者见状,一副掌控在手的得意感:“潜力再强又如何?只若剑道幻阵不休止,威力便是毫无上限,,总能到你溃败臣服的时候!”
战!~
林辰桀骜不屈,顽强恶战。
可如此下来,林辰自身伤损也在持续加重。
竟然要演戏,那就要把戏给演足了。
一波!
两波!
三波!
……
剑魂威能层层施压,剑虹攻势变得更为凌厉凶劲,纵横激射,如雨打不绝,疯狂无情的肆虐着林辰的形神。
突然!
轰!~~
一波剑虹,猛攻而来。
“啊!~”
林辰惊叫一声,翻身震飞,单膝跪地。
然而,剑道幻阵攻势,依旧毫无休止,万道剑虹,势若雷霆霹雳,携载着浩大恐怖的剑魂威能,势若万丈山岳,全面铺盖猛轰而来。
到这一步,林辰确实可以全身而退了。
当下,林辰激活真龙令。
就在万道剑虹攻来之际,林辰瞬息遁离。
顷刻间,阵门开启。
林辰扑通落地,惊魂未定:“好险!差点就得要了小命!”
神奇的是,当林辰出关之时,原有伤痕竟是瞬间恢复如初,就连破烂不堪的衣物也是恢复原样,除了自身损耗是真实的,其它都感觉恢复了原状。
正惊疑着,一道苍老威严的声音传荡而来:“想不到在剑宗竟有你这般深藏不露的天纵奇才,竟然打破了剑道幻阵历练所有的历史成绩,以你的天赋修为,足以堪称剑宗当代第一弟子!”
循声望去,一位身穿紫袍,仙风道骨的老者,徐徐走来。
林辰眼见紫袍老者,似觉熟悉,脑海稍微回忆,心下一惊:“剑魔!”
不错!
来者剑魔,林辰并不感到陌生,正是当年焚云谷举办炼药盛会剑宗代表主方。曾经林辰更是大败剑魔之徒,却深得剑魔的赏识。
而且当时剑魔还是要收林辰为门徒,只是被林辰给婉拒了,所以那时就被剑魔给记上仇了,只是没想到竟然还能再次见到剑魔。
但林辰知道,剑魔并没有认出当年的自己,如果是那位幕后掌阵者的话,无冤无仇的话也不可能对自己产生杀意。
难不成,剑魔便是隐藏在剑宗的暗部首领魔影?
林辰虽感惊疑,却不敢表现出来,连忙起身行礼:“弟子剑辰,拜见老前辈。”
“若是本座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在真龙榜排名最后吧?”剑魔笑问,并没有感觉到林辰有所异常。
“是的。”林辰点了点头。
“呵呵,以你的修为天赋,就是龙殿弟子也可居首了,为何你却如此隐藏自己的能力?”
“弟子初入剑宗修行不久,并不想过于低调。”
“也是,以你的天赋才能难免遭人妒忌针对,能低调确实是件好事。”
“多谢前辈理解,还望前辈能为弟子保密。”
“当然,剑宗向来尊重每一位弟子的隐私权!”剑魔满脸赞赏的笑道:“不过,本座方才一时惊奇,有心考验你一番,额外提高了剑道幻阵的难度,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能够深得前辈重视,弟子深感荣幸。”林辰微微一笑,暗道:“还考验?怕是杀我的心都有了,整个虚伪老狐狸!”
“那就好,只是本座见你方才在剑道幻阵历练所领悟的剑势独有门道,实令本座惊叹不已,可否愿意给本座指点迷津?”剑魔笑问。
“不敢当,弟子所悟只是剑势小道,岂敢在前辈面前高谈阔论。”林辰故作惶恐。
“剑道博大精深,并非在于修为辈分高低所能衡量的,就以小友所悟剑势之道,实令本座万分赞赏。若是小友有空的话,不如移步论道?”剑魔语气亲和,一脸谦虚。
“言重了,要说论道,也该是弟子得向前辈您指点。”林辰拱手道。
“小友不必谦虚,以你的天赋才能,未来成就必定远在本座之上。”剑魔赞赏有加,客客气气的展手道:“此处不便,不如寻处清静,你我好好交流。”
“好的,多谢前辈。”林辰尾随而去。
不时!
林辰跟着剑魔,走入内堂。
可刚入内堂,便全面封闭。
剑魔背负着双手,一双锐利深邃的目光直视着林辰:“小友!若是本座没料错的话,你就是当日剑祖圣域惊动整个剑宗的那位悟道者吧?”
“是的。”林辰诡秘一笑,道:“如果弟子没料错的话,前辈便是那位剑宗深藏已久的暗部首领魔影吧?”
魔影!
剑魔苍容惊怔,大为错愕。
别说剑魔的身份暴露,就是在剑宗,也至今无人得知自己的代号,可林辰竟然直接一语点破,倒真让剑魔感到极其惊讶。
不由,剑魔脸色一变,颇为惊奇的问道:“本座很好奇,你是如何得知断测本座的隐藏身份?按理说,本座并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
“虽然你只是操控剑道幻阵运作为难我,但在我历练之时,却隐隐感觉到了几分杀气。我想,剑道幻阵的存在是在于磨练弟子,又岂会对历练弟子产生杀意呢?”林辰面色深邃的说道:“所以,剑道幻阵的杀意,必然是来自于掌阵者本身无意间透露出来的杀意。虽然在剑宗妒忌我的人很多,但想要对我妄动杀心的高层强者怕是有也不敢。尤其是以我现在在剑宗高层的地位,能够值得为我冒险的人,想必就只有你这位魔影大人了!”
顿了下,林辰又道:“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只是现在再接触到你,我心里就可以完全确认了!虽然你能掌控剑道幻阵,但还不至于敢在阵中对我下杀手,而你也有所保留,引我入局,必然也是有所企图。”
“看来本座还是真低估了你,不过竟然你已经猜到了本座的身份与意图,为何还敢孤身涉险,自投罗网?”剑魔饶有兴致的问道。
“舍不得孩子,总能套得住狼?”林辰微微一笑。
“狼?那你真以为,落入了本座的手掌心,你还能逃出生天?”剑魔不屑一笑,扬手道:“不妨告诉你,本座潜伏剑宗多年,早就做足了准备!以你所在内堂,本座早已设下了强大阵禁,可以切断你与外界所有的联系,所以你别妄想能够寻求外界的帮助!”
“没错,我也很清楚自己现在所处的局势,但我竟然敢来,就没想过借助外人之手!”林辰一副有恃无恐,信心满满的样子。
是的!
以林辰估测,剑魔大概达到了五品仙武境,最高就是六品仙武封顶了。以林辰的修为战力以及所隐藏的底牌,未必不是剑魔的对手。
再不济的话,林辰手上还有最后一张保命龙符,也足以秒杀剑魔。
剑魔双眯,讥笑道:“有意思,难道凭你的实力与现在的状态,你觉得你会是本座的对手?”
“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能好声好气的与我相谈,必有所图,不至于对我妄下杀手!”林辰镇定自如,体内星雷剑灵却暗暗蓄势。
“你若识趣的话,的确还有商协的余地,就看你愿不愿意配合了?毕竟你对我盟未来威胁巨大,而本座现在也在你面前暴露了身份,本座暂时还没想到不除掉你的理由。”剑魔笑呵呵的说道:“如果你想要刻意拖延时间的话,那本座看你就别白费心机了。现在你除了自救,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你,但可千万别怀疑本座的能力!”
“是吗?那你大可试试看!”林辰毫无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