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個村醫我真的只是个村医
这下唐晶也着急的不行,曾萱现在明显能看的出来,精神不佳万一出个什么事儿可怎么办?
“我告诉你,我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的!”
急匆匆的对着陈长寿说了一句以后,唐晶就追了上去。
陈长寿本也想追出去,可抬起的腿还是放下了,只能缓缓的回到了自己的公司里面。
只好用堆积如山的工作来麻痹自己,这样才能短暂的消除他心里的伤痛。
没多久,刚刚平息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怀揣着一颗激动不已的心,陈长寿接通了电话。有些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喂?”
“你准备准备,晚上跟我去参加一个拍卖会,估计全市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去,这是一个慈善拍卖,一定要好好准备,这样才能替公司换回盛誉明白吗?”
唐泰严肃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但是陈长寿心里却苦涩不已。
他刚刚被卷走了一个亿的资金,现在本能就比较紧缺,还得去做慈善,这无疑会让他雪上加霜。
“叔,我能不能不去?”
想了想,陈长寿有些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要是可以不去的话,就能省下一笔钱,这样公司的现金流也会多一点。
“不行,你自己也不想想看,这可是给你捞名声的大好机会,一定要去明白吗?”
陈长寿在这头愁眉苦脸,殊不知唐泰听说他没钱以后早就眉开眼笑的了。
当初陈长寿的父母,之所以丢下他出国,就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唐泰在背后搞鬼。
当时,他们也是公司资金周转不开,可偏偏还被唐泰拉出投资了一个新的项目,资金链彻底断裂。
而唐泰还假惺惺的说让陈长寿父母出国躲避,实则是趁着机会把他们的公司吞并了。
“小子,看样子你也撑不了多久了。”
看着挂断的电话,唐泰自言自语的来了一句。
他就是想狠狠的把陈长寿踩在脚底下,当年要不是陈长寿他爸,他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是全国首富了。
这一切的一切就让陈长寿付出代价吧。
晚上七点,在一栋比较隐蔽的房子前,唐泰有些焦急的踱步。
直到现在陈长寿都没有来,他难免有些担心,如果陈长寿不来的话,他这次的计划很有可能会落空,这样要是想彻底的把陈长寿拉倒,就需要他更多的精力了。
“叔。”
就在这时,陈长寿有些闷闷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
“行了,有什么话进去再说,现在估计都已经开始了。”
说着唐泰急忙拉住了陈长寿的手,似乎生怕他就这么离开一样。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第395章 戳穿閲讀
进去以后,陈长寿立马就被里面的装修给惊讶住了,这简直就是快要倒塌的危楼,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把拍卖弄到这里来。
然而,陈长寿没注意到的是,自从进来以后唐泰的脸色就不太对劲儿。
“叔,这里拍卖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不知道,你等会儿自己看看吧,有想要的就拍下来。”
两人说话的间隙,主持人也上台了,周围瞬间就安静下来。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今天的慈善拍卖,我们今天的拍品全部都是这些义工免费赠送的,因此每个拍品最多不超过一百元。”
“好。”
地下一片叫好的声音,陈长寿心里的底气也足了起来。
原本他以为所有的拍卖,全部都是动辄几千上万的,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便宜的,
这下他可是放心不少,身上带的钱随随便便就能弄几个回去。
“好的,下面进行我们第一个拍品,这是一个花瓶,仿宋代的起拍价五十,有加价的吗?”
“六十!”
陈长寿一看见这个,就觉得心里非常喜欢,立马就用六十块的价格把它拍了下来。
好在周围的人,对这个反响不大,陈长寿非常顺利的弄到了手。
“你这个不过就是一个防止的,值不了这么多钱,你小子……”
唐泰也是一脸嫌弃,这个防止的就不说了,还是残次品上面还有缺口,而且看起来脏兮兮的,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儿带回来的。
居然还卖了六十块,他们简直就是赚大发了。
“没事儿,叔我就是看着它心里高兴,更何况这不是做慈善嘛?”
被陈长寿两句话说的哑口无言,唐泰只能别过头去,不让自己再看见这个人。
“接下来是第二件拍品,这个是一件九龙杯。”
一句话掉起了大部分人的胃口,这九龙杯是什么东西,是这么轻易就能防止的吗?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 線上看-第395章 戳穿鑒賞
下一秒看见实物后,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眼神。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第395章 戳穿閲讀
面前的九龙杯,跟之前在博物馆看见的一模一样,这拿出去你不说它是赝品,恐怕不会有人知道。
“这个九龙杯,地下有一个标志,这个也只是仿制的,上面的金全部都是喷漆的,起拍价三十元。”
地下瞬间一片高价,毕竟这东西做的实在是太逼真了。
本来陈长寿也想要,却被唐泰偷偷拉住了。
给他指了指那几个竞争比较激烈的人,个个都是大公司的董事长,要是在这个时候得罪了他们,以后给陈长寿穿小鞋他自己都不知道。
“我不是给了你一本图册吗?上面有这些人的全部资料,回去一定要好好看看明白吗?”
“知道了叔。”
人氣玄幻小說 《我真的只是個村醫》-第395章 戳穿推薦
陈长寿有些不好意思的扰扰头,他确实没有好好研究。
“好的,这位先生已经出价到一百元了,按照规矩我们是不能超过一百元的,所以这件拍品就归九十八号先生了。”
一个油头满脸的男.人.站了起来,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看上去他对这东西确实挺喜欢的。
“接下来拍卖继续……”
总共也就十多件物品,陈长寿除了第一件以外什么都没买,他到不是瞧不上,最重要的都是别人的心头好,他也实在不愿意夺人所爱。
等出来以后,唐泰有些神秘的拍了拍陈长寿的肩膀就离开了。
只留下他一个人在哪里,想破了头都不知道唐泰想干什么。
回家以后,唐泰立马就把自己的助手狠狠的骂了一顿。
“你不是说,这次的拍卖都是非常奢华的吗?怎么全部都不超过一百?我还能指望你干什么?”
原本今天就能让陈长寿破产,没想到这次的拍卖居然就花了六十块,这让唐泰怎么能平静的下来。
“老板,老板我还有事情要说。”
感到自己透不过来气,助理急忙让唐泰放手,要不然他这条小命可就没有了。
“你说!”
冷静下来的唐泰也觉得不太对劲儿,这人也跟了他快十多年了,一直没用出过纰漏,所以才能跟着他这么久。
这么低级的错误,确实不应该是他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