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看着老太婆失望的眼神,再看儿子不断给自己眨眼睛,想着自己要找儿子拿零用钱,给了老太太一个希望。
果然,杨爱群又满脸期待起来,“唉,也不知道孙子说中国话还是美国话,老头子,你说要是以后孙子学会一口美国话,回来我听不懂,我说的他也听不懂咋整?”
“妈,刚好老四在屋头,她不是吹牛英语比英国人还溜么,让她教你啊!”
看到一脸笑容的老四,刘春来就气不打一处来。
“别,哥,你可是读了七年高中……”刘雪一脸惊恐地摇头。
从去年她坑刘春来,说这事儿,杨老太太就开始有了学习的兴致。
不学别的,就学阴沟里洗……
“老四,翅膀硬了是吧?老子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杨爱群顿时数落起刘雪来。
刘春来跟刘秋菊都在一边笑。
气得刘雪想用菜刀看了这哥哥姐姐。
自己不好受,也不能让这两看自己笑话的家伙好受,“爹,妈,老三跟赵玉军勾搭几年了,别到时候大了肚子……”
刘秋菊眼睛瞪圆了。
就因为自己老实么?
“我……”她跟赵玉军最多拉个小手,嘴儿都没亲过呢!
顿时,眼泪就在眼眶里转圈圈。
“是该家长见面了。那狗曰的,家里反对,他却没脸没皮的!”刘福旺叹了口气。
赵玉军家里不满意刘秋菊是二婚。
为了这事情,两家这两年都没怎么接触。
刘春来也不好去说。
刘雪有些懊悔,不该提这事情。
只能转移话题了。
当即开口说道:“爹,妈,我想争取学校的公派留学生,去美国……”
“啥子?”
刘福旺以为自己听错了。
杨爱群也一脸警惕地看着老四。
倒是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出国大潮下,妹妹连乡长都不当了,要出国!
“我们学校每年有一批公派美国留学的学生……”刘雪咬牙说道,不时向刘春来看去。
“嘭!休想!你不晓得老子跟美帝是敌人?老子整个大队都准备再干美帝,你以为每年民兵军训是开玩笑?你可是女兵队的副队长!”
刘福旺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桌上的碗筷,都因为他太用力,跳了起来。
“雪啊,那美国都是吃生肉喝生血的流氓……你去那干啥?”杨爱群也急了。
“二姐都能去!我凭啥不能去?”刘雪顿时不乐意了。
杨爱群瞬间落泪。
刘福旺一脸扭曲,“少给老子说她,她嫁人了,有自己男人管着!你要想去美国,要么老子死了,要么你嫁人了!”
说完,刘福旺愤怒地离开了堂屋。
酒也不喝了,饭也不吃了。
一直到晚上睡觉,家里都没有人再说话。
“你好好的,提这事情干啥?”刘春来走之前,把老四喊出来。
刘雪不吭声。
“真想出国?”刘春来问刘雪。
“嗯。”
“那就好好争取学校的机会,如果没有,我想办法送你出去,不要让爹妈知道。你二姐的事情,让妈哭了半年……爹那种,你又不是不晓得,小鬼子身上没吃多少亏,脚指头都被美帝的炮弹炸掉了……”
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如果刘雪说去苏联,老头子绝对双手双脚支持。
“哥,苏联真没美国强大……”刘雪说到,“我就纳闷了,爹为什么就不愿意接受呢!”
“苏联,不行了……”刘春来再次叹了一口气。
刘雪理解不了这样的感情。
刘春来同样也理解不了。
但是他能支持。
“贺黎霜走了这么久,你就不想她么?”刘雪突然问刘春来,“她说写信跟你吵架了……”
“想有用?思想不同吧。”
刘春来不想多说。
贺黎霜给刘春来写过信。
就是告诉他资本主义世界跟国内有多大的不同,希望刘春来也去美国……
可惜,刘大队长曾经接触的美国比贺姑娘更深入,了解华人在美国的日子如何,自然不会去的。
从那之后,他就没有再回信。
贺黎霜一开始几乎半个月来一封信,到后面一个月,三个月,现在已经有四个月没有收到了……
“哥,要不你重新复习去考大学吧?”
刘雪见刘春来没说话,接着说道:“读大学,不光眼界会打开很多,还会接触很多新东西。光在大队是看不到什么的,就连县城也不行……外面发展日新月异,要是跟不上时代发展,最终会被时代淘汰。”
她其实还是希望刘春来跟贺黎霜在一起。
平时她跟贺黎双一直有联系,正因为贺黎霜给她介绍国外的情况比较多,她本来在省城就打开了眼界,看着日新月异的省城,更加有了想法。
“大学确实能让人开拓眼界,出国了解更多,确实也有好处。关键在于自己去学习,去思考……”
刘春来没有多说什么。
刘雪这种想法,并没错。
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真的只是村長-661 來自縣長的提醒看書
“你这样,跟贺黎霜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的……”
刘春来笑了。
“两个人在一起,得追求一样。学历只是一方面……”刘春来不想在这事情上多说什么。
总不能说,我曾经读过大学,也经历过太多,现在重新活一回,不想走原来的老路吧?
“不过也是,你就是不读大学,也比很多读了大学的人还厉害,各种见解,比我们教授还深远……”刘雪说道。
刘春来懒得听她拍马屁,把她赶回去了。
他没有问刘雪,贺黎霜是否真的怀了孩子,生了孩子。
之前写信,贺黎霜从来没有提过,刘春来也没有问过,两人字里行间,从来没有说一个想字什么的,也没有那种恋人间的情话。
上山的路,在有坡的位置,都已经变成了石头台阶。
平地上,则是铺着石板。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討論-661 來自縣長的提醒讀書
“以后得弄上路灯。”打着手电筒往山上走的刘春来如是想着。
很久没有到刘八爷的宅子,刘春来去的时候,郑天佑跟柯尔特几人正在院子里喝酒,天气寒冷,气氛倒是活跃。
金德福更是在那里大呼小叫的。
刘春来很快加入了战局。
一夜微醺,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又是住在招待所。
“叶总监已经等了一会儿了。”陈惠琼见刘春来起来,对他轻声说道,“为大队今年过年发钱的事情。”
刘春来点头。
“你这领导捏着权利不管事,非得我们逼着才去解决问题!”一见刘春来,叶玲就气不打一处来,“刘大队长,你这甩手掌柜可当得真好!我们这些打工的,有些事情有做不了主,你让我们做事,也得留出空间吧?”
由不得叶玲不气。
刘春来向来都是当甩手掌柜,各种事情都不操心。
领导嘴巴两张皮,说话不费力。
下面的人跑断腿算是好的。
“我的错!是我不好!之前不是没法确定彩电厂增资扩股的资金需求嘛……这样吧,今年大队每个人先发一百块。”刘春来连忙认错,直截了当地给了结果。
原本是没打算发钱的。
今年年中,刘春来又让四大队的社员按人头集资了一笔资金。
四大队一共两千多人,每人集资两百块,加起来也才四十多万。
对于刘大队长来说,四十多万不多,啥都做不了。
关键在于刘大队长想让大队的社员同志们明白,有投入才有收益。
不像之前,直管交地给大队,啥事不管,由大队统一负担各种开支,社员只挣工资,然后每年还有分红。
原本是因为彩电厂的增资扩股不确定,所以一直压着。
目前已经落实下来,刘大队长还没欠债,不发钱就不合适了。
叶玲听完,只是点了点头。
不过,她并没有离开。
“怎么?还有事?”见叶玲不离开,还盯着自己,刘春来诧异地问她。
叶玲在这里工作,向来没有让刘大队长难受过。
这是一个很能懂得分寸的女人。
“你跟大队的账务,是不是该明确下来?这样下去,账务混乱难管理,债券也不是很分明。你又在不断往大队注资,很多账根本没法做……继续下去,会出大问题的,这话,是老吕让我转告你的。”
叶玲一脸严肃地对刘春来说道。
听到这话,刘春来沉默了。
心思也变得复杂起来。
吕红涛提醒的?
为什么要提醒自己?
而且不是当面提醒自己,让叶玲来转告。
一直以来,刘春来这些操作,都是让大队在明面掩护自己,他个人资产就变得不显眼了。
这次在彩电厂的增资扩股上,刘春来把自己的股份独立出来,难道已经让县里注意到自己跟大队之间资产关系的问题了?
一连串的疑问在刘春来脑海中闪过。
这年头,连县财政都没法动不动拿出几千万现金,虽说其中很大一笔是借的。
刘春来瞬间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皱起眉头问叶玲,“县里要调查这事?”
见刘春来明白了,叶玲很欣慰。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摇了摇头,“县里对此事调查什么?你们大队发展,又不欠县里的钱。主要就是许书记的任期没多长时间了。许书记退休后,红涛是否留在县里,也是没法保证的……”
叶玲没有说得太清楚。
她相信刘春来能明白她的意思。
刘春来点头表示明白。
双方都没在这问题上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