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小龙已经发了狠!
哪怕将这白头山翻过来,我也必须要找点好东西出来。
最好就是多找点冰属性的天材地宝,现在直接讨好老大,难以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还是走迂回路线,讨好了小念嫂子,自然更得老大欢心……
小龙嗖的一下子就出去了,那火急火燎的殷勤样子,让左小多诧异不已,这家伙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怎么这么着急?
灭空塔里,左小多左小念甜甜蜜蜜的修炼了一个月。
左小多只是亲了十几次抱了七八回,其他的真就啥没干。
连跳舞都没看。
虽然修为进展神速,却还是大呼亏了。
这一个月下来,左小多修为,直线晋升到了化云二十六次真元压缩;左小念修为,御神二十二次压缩。
两人切磋的时候,都有几分愁眉不展。
“我与飞天对战,感觉最大的桎梏,是对方的大境界压制。”
左小多道:“本来与蒲关山对战的时候,这种感觉已经没有多少了,但道盟的那几个,感觉分外明显,哪哪都有束手束脚的感觉,显然他们的实力,乃至对飞天境大境界的感悟都远非蒲关山可比,而这份差距,只怕不是现在的境界战力提升就能够解决的。”
“表面看,我们身法他们追不上,但是身法毕竟只是逃遁之术……”
“现在闭关修炼,我们也只能是提升战力而不能提升境界。这种境界的压制,始终是神魂压力,无法解决。”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左小念也是皱着秀眉:“我也有差不多的感受。”
“我现在的绝对战力,肯定已经凌驾普通飞天之上。”
左小念道:“但是我与飞天交手,始终能够感觉到大境界的压制,尤其是神魂方面的压制。”
“对,对!”左小多道:“就是这个感觉。”
“就算我们现在修为又有精进提升了,能够与之对抗得更久,但是想要说到战而胜之,感觉还是没什么把握,甚至有怯意。”
左小多道:“这种没把握、不由自己掌握的感觉,是我最最讨厌的,但是面对飞天的时候,却总有这种感觉,始终挥之不去,真实存在。”
左小念道:“我记得,在九重天阁的时候,曾经有人说起过;飞天境界,已经可以接触到势;而真正的势,并仅限于气势威势声势等等。”
“或许这就是我们和飞天最大的不同所在。”
“但是我们如果战力足够,机会够好,还是可以杀死飞天的。”
左小念道:“因为飞天,还只是刚刚接触到了‘势’,而说到真正能够用‘势’的,并不很多,有限得很。”
“用势?”左小多疑问。
“对的,就是用势。”
左小念道:“站在山前,能用山势,站在水中,能用水势;这就是势,无处不在,处处皆在。你还记得我们星芒群山试炼的时候吗?”
“当然记得。”
“那时候,我曾听人说,站在最高处的那个人,就是天下无敌的洪水大巫。而洪水大巫,当时给人的感觉,就是与天齐,旷世独立。”
左小念道:“那种,应该是另一种势。当时我遥遥远眺洪水大巫的一刻,感觉洪水大巫,也在看着我。但别人看洪水大巫的时候,却没有这种感觉,古怪得很。”
左小多顿时想了起来,道:“我也是,我也有类似的感觉。当时就感觉上面那人好牛逼,止不住的就想要往那边看……也有你的那种感觉,上面的人在看我,他看到我了的感觉。”
左小念道:“会不会是只有咱俩有这种感觉?”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更说明咱俩才是天生一对!”左小多嘿嘿一笑,嘟起嘴:“亲亲。”
左小念白他一眼,却还是红着脸亲了一下。
两人也就将这个话题略过了。
毕竟,洪水大巫那种大能者,身上发生任何一件事,都不奇怪。
别说看他的时候感觉他也在看自己了,就算是看他的时候,感觉他砍了自己一刀,都是正常的……
“飞天的这种势,我们该当如何破解呢?”最终还是落回到这个话题上。
现在对方可是坐拥整整十位飞天,而自己这边,一个都没有。
这已经是最大的劣势!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左道傾天 風凌天下-第六十三章 飛天的勢【第一更!】讀書
左小念想了想,道:“我出去后打个电话问问,九重天阁不乏飞天境的前辈者,他们应该能够给予我们指点。”
“好。”
两人遂出了灭空塔。
而此刻,还差十分钟,就是凌晨一点钟,时间不是很美丽的说。
不过左小念也顾不得许多,径自拿出来电话,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只是响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灵猫啊,怎地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可是有什么急事么?”
左小念尊敬的道:“周老,很抱歉这么晚了打搅您;但这边事情真的比较紧急,想要向您老请教一二。”
“你说。”彼端的那位周老很客气。
“就是……如果一个修炼者,他的修为不到飞天,但本身战力却已经达到可以对战飞天的程度,却受限于大境界的桎梏限制,处于这种状态之下,该当如何面对飞天独有的势?”左小念问道。
那边,这位周老明显愣了一下,喃喃道:“战力达到飞天级数,但自身境界没有到,越级挑战?”
“是的,就是越级挑战。”
周老犹豫了起来,道:“你稍等一下。”
周老这边挂断了左小念的电话,旋即又是一个电话拨了出去:“老大,灵猫刚才打电话过来,问我怎么对付飞天的势?”
那边道:“那你就直接告诉她啊。”
周老犹豫了一下,道:“我的意思是说,灵猫可能对上了飞天。”
那位老大道:“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只管告诉她方法就是。”
“好的好的。”周老感觉老大脾气似乎不是很好,就想要挂电话了。
“你先别挂。我正有事儿要找你。”
老大那边却是发话了。
“老大,我在……还有啥事?”周老吓了一跳。
“你那边那个君长空,脑子有残吧?!”
老大的声音非常不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货是疯了吧?”
“这个我……”
“是谁让他跟着灵猫出去的?!”
“……当时需要一个归玄巡察使跟着,没有人愿意跟着去,只有他主动请缨,你让我怎么办……”
“难道你就不能跟着去一趟么?”
老大气不打一处来:“你脑子干啥呢?知道所谓巡察使的职责是什么吗?那是跟着去保护的,你倒好,居然派一个战力还比不上灵猫的……真要出了事,谁保护谁啊?君长空那就是个当炮灰都不够资格的水货,你不知道?除了那张小白脸能看之外,还有哪怕一点能拿得出手的东西,难道你这个老不修看上他那张小白脸了?”
“老大,我……”
“我看你就是瞎,要不能派个别有用心的,我就不信你没看出来那小子醉翁之意不在酒……老周啊,你往后二十年的工资和奖金,自己另想办法捞外快吧,就今天这一场子,全都扣没了,扣干净了!”
老大的声音很憋气很怒火很愤恨,充满了怒其不争的感慨!
周老傻了眼:“老大,您可不能啊……我上哪弄外快去?我我我……我也没干啥啊。”
“行了行了。”
老大的声音带着恼怒:“那个君长空打回电话来了,说是要弄死这个弄死那个的……下面都开始布置了;然后被我们的人探听到消息,直接汇报给了我……”
“这也幸亏是我,帮你把这事儿压了下去;换成南帅在的时候,老周,你这会儿九成九已经去扫茅厕了!不知道的事儿多请示不会吗?鼻子下面张了嘴,不是光用来吃饭的吧?总得放个屁出来啊。”
老大继续劈头盖脸一顿骂:“你现在赶紧让那个狗屁君长空滚回来!啥玩意儿啊,皇帝的三儿子就牛逼了么?他想要弄死谁?啊?老周,你这些年啊,怎么就这么的不敏感啊。”
老大的电话挂了。
老周一头雾水。
我咋了?
我干啥了?
平白无故的二十年工资加奖金一起没了?
就因为派了君长空去了?
这……啥事儿啊?
这他么的……到底叫啥事啊!!!
但再怎么说,还是正经事要紧——
周老赶紧将电话给左小念回了过去:“飞天之势,只当做心理压力处理就好了。比如说,作为普通人,在面对本地区地震,山崩,泥石流等……这些自然灾害的时候,有死亡的阴影乃是一种顺理成章的情绪,然而这种死亡的阴影,在绝大多数时候,并不能当真成为事实。”
“这么解释的话,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左小念极为颖悟,道:“也就是说,飞天的势,并不代表真实实力?”
“也不是这么说,因为飞天是修者接触到势的起点,但绝大多数的飞天修者,哪怕是到了飞天境界巅峰,也不能够自如的运用势之一道。”
周老耐心解释:“如果说打个形象点例子的话……你知道头顶上有星光,星光是你认知中的一种能量,可以运用,但是你能当真运用么?”
星光?
这个“形象”的例子反而令已经有些明白的左小念感到有些迷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