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人魔之路
在裘盈盈的注视下,只见从龟甲上散发出来,充斥在山坳中的白光,就形成了两股,分别照耀在了这个两个血灵界面修士的身上。
而两人所处白光照耀的空间,瞬间就被凝固。
“咻!”
只听一道破风声响起。
悬浮在半空的龟甲,激射到了两人之间的位置,并处在某个平衡点上。
接下来,从龟甲上照耀而出的白光,就持续不断的散发着。
“嗯?”
那两个血灵界面修士,在感受到周身的空间被禁锢后,脸色微微一变。
“咯咯咯……”
与此同时,只听裘盈盈情看着这二人,捂嘴发出了一阵娇笑,在她的动作下,其胸前都出现了上下的波动。
“中计了!”
血灵界面修士中的男子沉声开口。
“这是阵法。”
只听那女子回答。
身为法元期修士,她的见识自然是不凡的,所以看出了禁锢他二人的,乃是一套困阵。
“雕虫小技!”
血灵界面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
接着此人体内法力鼓动,浑身上下血光大涨。
“嗡!”
仅此一瞬,禁锢他的空间就开始晃动起来,一副岌岌可危的样子。
见此一幕,此人一声冷笑,眼中的不屑之色更甚了。这种困阵,他顷刻间就能够脱困。
“该死!”
但就在这时,突然间只听那女子一声惊呼,因为随着那男子的挣扎,禁锢她的空间,压力陡然大增。
此女大惊失色之下,体内的法力猛然鼓动起来,一时间她也激发了一层浓郁的血光,将挤压她的空间压迫给阻挡在外。
随之而来的,就是那血灵界面男子开始变得吃力了。此人发现禁锢他的空间,变得极为牢固,要挣扎也更加困难。
在下方的裘盈盈眼中奇光闪烁,没想到北河布置的这座阵法,竟然如此玄妙。
与此同时,只见她面前黄光一闪,北河从地底掠了出来,背对着裘盈盈,面向前方被他给禁锢在半空的两个血灵界面修士。
这时的他,嘴角还泛着一丝微微的笑意。似乎对于这套天秤两仪阵的威力和效果,感到极为满意。
“竟然有两人!”
在看到北河现身后,只听那血灵界面的女子脸色微沉的开口。
这时北河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番。这二人手长脚长,面容有点像是猴头,但是却没有毛发,眼窝凹陷,张嘴之下能够看到上下两排锋利的獠牙。
血灵界面修士的外形都一样,这一点跟万灵界面分为诸多不同的族群完全不同。
当看到两人被困后,只听北河道:“禁锢二位道友的,是一套名叫天秤两仪阵的困阵。此阵奇特之处在于,能够同时将两个同阶修士给困住。如果你们要脱困的话,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强行挣脱。不过那样做的话,对面那位所在的空间就会被挤爆,从而被空间挤压给绞杀。”
北河说的话,乃是血灵界面的语言。这也是他搜魂龙姓修士后,从对方的记忆中学会的。
“小子,你以为我二人会相信你吗!”只听血灵界面的男子开口。
“信与不信,二位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北河轻笑。
虽然这两人被困,但是他也不好贸然出手。因为从外面出手的话,很有可能将两人所在的空间禁锢给打破,到时候天秤两仪阵就会被打破平衡,使得两人同时脱困。
所以他也需要一个契机,那就是等这两人奋力挣扎,到时候好有一人陨落。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的时候,只见那血灵界面女修翻手取出了一张此界独有的玉符,数道法决打入其中后,并一把捏爆。
见此北河脸色一沉,此女应该是通知其他人了。
一想到此处,就听他道:“动手吧!”
其话音一落,他和裘盈盈分别来到了这二人的头顶。
“找死!”
见此一幕,这两个血灵界面修士脸色一变。
接着两人体内法力同时催动,就要强行从束缚中挣脱出来。
可如此的话,两人同时都感受到了一股惊人的压力。因为他们越是挣扎,对方所承受的压力就越大。
再看北河两人,已经悬浮在了二人头顶近在咫尺的地方,并且从两人身上,具是散发出了一股惊人的气息。
看架势,二人是要直接出手了。
果不其然,裘盈盈一张口,喷出了一口浓郁的精血,将那血灵界面的女子给笼罩。
仅此一瞬,血灵界面女子就脸色大变,此女体内法力鼓动得越发猛烈了,可以说用了九牛二虎之力。
但她不知道的是,裘盈盈虽然祭出了一口血雾,不过却只是将她给包裹,并没有要真正出手的意思。
在感受到巨大的空间挤压后,血灵界面男子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此刻他也在全力的反抗。
“嘿嘿……”
就在这时,只听从他的头顶,传来了一声冷笑。
此人陡然抬头,血红的双目看向北河时,瞳孔蓦的转动了起来。
不过关键时刻,只见北河头顶的金魂圈光芒大涨,将此人施展的神识攻击给阻挡了下来。
不止如此,北河眉心的符眼裂开,看向此人的时候,瞳孔幽光一闪。
“唔!”
但听血灵界面男子口中传来了一声闷哼。
与此同时,此人在遭到北河神识攻击,并且体内法力微微松懈的瞬间,他周身的空间挤压猛然大涨。
“喝”
千钧一发之际,但听此人一声低吼,而后他的身躯狂颤了起来。
但是遭到北河的干预之后,此人就落后了那血灵界面女子一大步,尤其是双方实力相当,此刻在天秤两仪阵另外一端的血灵界面女子,已经占据了绝对山峰。
“咔咔咔咔……”
只听一阵裂响传来,赫然是血灵界面男子这一头的空间,开始被挤压出了一条条裂缝。
几乎是在裂缝浮现的瞬间,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此人所在的空间瞬间坍塌,一条条裂缝刹那就将血灵界面男子给撕成了碎片。
一时间只见此人的身躯,化作了一片浓郁的血雾。
与此同时,悬浮在半空的龟甲,表面的灵光还有符文骤然黯然。此物往下坠落了下去,最终砸在了地上。
天秤两仪阵的平衡被打破后,此阵也随之失效了,龟甲自然落了下来。
“嗖!”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破空声。
从那空间坍塌的位置,一道血色虚影激射而出,并向着远处掠去。
“想走!”
北河一声冷笑,语罢他一拍腰间的灵兽袋,将独目小兽给祭了出来。
方一现身,蹲坐的独目小兽双腿绷直,直接弹射了出去,后发先至的追上那道血色虚影。
此兽张口之下一股针对神魂的吸力爆发,将那血色虚影给席卷后,直接拉了回来,并一口咽入了腹中。
眼看此兽将那血灵界面男子的神魂给吞入口中,北河心中大喜。
接着他就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团血雾。
天秤两仪阵的平衡被打破后,那血灵界面的女子一脱困,就落入了裘盈盈激发的血雾中。
而身为血道修士的裘盈盈,她所激发的手段,可不是血灵界面修士短时间能挣脱的。
北河闪身就来到了血雾的面前,而后深深吸了口气,并陡然张嘴。
“桀!”
从他的口中,爆发出了一道尖锐无比的音波,一圈圈没入了血雾内。
“啊!”
仅此一瞬,就听其中的血灵界面女子发出了一声惨叫。
直到一口气用完后,北河再次深深一吸,第二次激发了音波秘术。
一圈圈具有强悍穿透力的音波没入血雾后,那血灵界面的女子根本就无法抵挡,若是能够看到的话,就会发现此女的身躯,在音波的笼罩之下不断消融。
照此下去,此女被斩杀也是迟早的事情。
北河还有裘盈盈一同出手,对付血灵界面修士,可以说游刃有余,极为轻松。
二人的动作奇快,只是数十个呼吸的时间,就从山坳中掠出,并一路急遁消失在了远方。
而两人前脚离开不过一个时辰,七八道强悍的气息就从远处疾驰而来,最终这七八道强悍的气息,同时没入了山坳。
“嗡嗡嗡……”
这些人的神识尽数探开,向着四面八方扫视而去。
“有残留的法力波动。”只听一道硬朗的声音传来。
话音刚刚落下,此人又继续道:“也有尧姬和仓裂二人的血气,看来这两人是凶多吉少了。”
“所以此地除了我等之外,的确有其他人了。”
人群中传来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莫非真是万灵界面的人,通过那条裂缝赶来了不成”一个中年男子问道。
独裁情人
听到此人的话,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下一息,就听最初的硬朗声音道:“眼下打通外界的通道才是关键,不过就连尧姬和仓裂两人都死了,来人绝对不简单。所以我等不要单独行事了,一起先去看看吧。”
其余人具是赞同,面对同等级的万灵界面修士,他们本来就更吃亏。
而后几人就身形一动,就向着北河等人落入此地的那条通道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