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慕远瞅着了一眼那摄像头,心头一动,然后将那摄像头对准了自己的脸,用手估测了一下按键的位置,随后按下。
一声手机照相的咔擦声传来,慕远立刻将屏幕翻转过来。
屏幕上显示着自己的照片,然后一个放大镜一样的图标在疯狂旋转。
没过几秒钟,一连串的数据开始往上面冒!就仿佛设备中了病毒一般。
足足过了半分钟,画面终于静止。
上面罗列出了两行内容。
“结构化数据:1000万+”
“非结构化数据:80万+”
慕远一脸懵逼,与自己相关的数据有这么多吗?
这不科学啊!
难道说这玩意儿也无法实现人脸的精确识别,将那些长得与自己差不多的人产生的数据全给罗列出来了?
如果是这样,这玩意儿的功能就不那么强大了。
带着这股子怀疑慕远点开了结构化数据,又弹出了一连串的清单。
这次的内容就很丰富了。
“上网行为数据:800万+”
“通话数据:30万+”
“行程轨迹数据:10万+”
“……”
看到最前面那一项上网行为数据,慕远释然了。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啊。
这上网行为数据就很宽泛了,也就是说只要自己浏览了某个网站、使用了某个APP,只要能确定是自己在使用,都将记录为自己的上网行为。
不过自己能产生出800万条上网行为数据,也确实够努力了。
抱着学习的心态,慕远又点开了上网行为数据,想要验证是否正确。
点开后下面跟着的便是时间列表。
以日为单位,从今天开始,一直往前。
慕远大致拉了一下清单,近期的数据量非常大,或者说今年的数据量非常大,时间越往前,数据量越少。
这其实也很正常,这数据分析采集仪再怎么牛逼,那也得网上有这些数据才行。
而数据存在哪儿的?当然是在各种存储介质中。
而存储的容量终究是有限的,基本上所有数据都有存储时限,超过这个时限就会被覆盖,就再也查不到了。
所以,除了极少数会被永久存储的数据能一直保持之外,其他的都会逐渐灭失。
甚至那些所谓永久保存的数据,也只是理论上的永久保存,并不会真正一直存下去。
他继续点开清单,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情况。
网络产生的所有数据,其实并不是都能落到人头上的,像那些登陆了账户后使用产生的数据,能指向固定的人员。可如果是没有任何登陆数据,只是打开网页浏览,这就很难确定到个人了。
可慕远发现在这数据采集分析仪罗列的数据中,有许多常规手段根本无法确定是否由某人访问产生的数据,在这上面也罗列出来了,而且数量还不少。
这确实就很神奇了。
系统是如何判定这些数据是自己使用产生的呢?
虽说现在笔记本电脑、手机都有摄像头,但这摄像头平时又不会工作,更不会对自己进行摄像存储,既然没有存储数据,系统如何界定的?
估计,这玩意儿有一套自己的算法吧。
这东西太深奥,慕远也搞不明白。
终于,慕远淡定地笑了笑。
自己又不是科学家,不需要将这些东西搞明白,会用就行了。
随后慕远又查看了非结构化数据的内容,大抵都是一些监控捕捉到的画面,包括视频、图片等。
这些视频图像资料,只要它的网络与互联网有任何的物理线路连接,数据采集分析设备都可以全面捕捉到,并进行分析处理。
从这点也可以看出这台设备的强悍之处。
以现如今的视频分析技术,仅仅是将上百路的监控视频进行结构化处理,所需要的设备都已经在百万左右了。
而慕远手中这台小小的设备,却能对全网所有数据进行分析处理,这强悍到逆天了。
哪怕单纯从计算能力角度来讲,这玩意儿都比现如今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牛逼了。
这本是很难以接受的事情。
但慕远只要想想时光回溯符、想想命运罗盘,瞬间就觉得这东西还是挺科学的。
将数据采集分析仪存在的合理性先放到一边,慕远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验证。
“显示今日轨迹信息!”
这样低声念叨了一句,屏幕上的画面再次发生了变化。
上面是西华市地图,一条红线蜿蜒于屏幕上之上,清晰地展现出了自己今天的活动轨迹。
这个轨迹信息,可比其他任何平台软件提供的轨迹信息都要详细。
毕竟,这里面的数据可不仅仅是公安部门自建采集终端或者通过运营商获取的数据,还包括大量社会公司及团体获得的数据。
其中最核心的部分,便是各个移动应用厂商,其APP所获取的位置信息。
若只是一两家公司的数据,肯定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可现在慕远获取的是全网数据,这就逆天了。
当所有数据集合起来,再进行深度分析挖掘,完全可以将一个人的行踪轨迹完全锁定——除非这人不用手机。
现在这社会,这样的人几乎已经不存在了。
由此可见,这东西的功能到底有多强悍。
其对慕远侦查办案方面的辅助效果将不弱于时光回溯符。
或许,以后自己的研究所还可以开办一项新的业务,
随后,慕远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真·手机。
从里面翻出两张照片,正是之前那两人的,他再次用那数据分析采集仪扫描了一下李洋的照片……
同样的流程、同样的结果。
相对于慕远之前那丰富的数据,眼下李洋的数据则要少许多。
这其实也挺正常,慕远的数据之所以多,是因为上网的时间多,自然容易产生大量的数据,同时他又生活在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的大城市,随时随地都在留下影像。
李洋则不一样,特别是近期,他所上网信息极少,但却有卫星通话记录。
同时,随着他入境后,产生了不少视频图像信息,特别是在进入西华市后,他不可避免地留下了大量的影像数据。
虽然根据这些数据无法准确地勾勒出他的活动轨迹,但也能弄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也就是说,哪怕自己之前没有凭借着小毛搜索到李洋二人的行踪,拥有数据采集分析仪的他也同样可以把人找出来。
关键是自己搜索的面是全球的啊!
也就是说,以后自己想要找谁,直接搜一搜就行了。
只要对方不是躲到无人区,基本上都能确定一个大致的方位出来。
随后慕远又查了那个叫耗子的人。
昨天他自己交代的自己的本名叫松梁,结果现在慕远才知道,这看起来比较“憨厚”的家伙居然撒了谎。
这家伙名字叫弋图。
不过意外发现的也就只有这一点了,其他方面的信息与李洋大同小异。
从上面罗列的数据来看,这两个家伙常年活跃于世界各地,基本上稍稍有些规模的国家都有他们的足迹。
当然,这并不表示他背后的势力就已经将业务发展到了世界各地,可能只是跑去玩的。
像这种在刀口上舔血的行当,醉生梦死便是他们最佳的减压方法,所以自然需要在世界各地到处浪、到处嗨!直到某一天身陷囹圄,或者直接下地狱……
“确定李洋联系最频繁的人。”
然后,屏幕上数据迅速变化,一个个人档案出现在上面。
一个女人,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稍稍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的资料,慕远无奈的发现,这不过是李洋的姘头而已。
看来这玩意儿也不是很靠谱啊!太死板了。
难道自己让它找联系最频繁的,就是为了找出他的姘头?哪有什么意义?
“除了这个女人,与李洋联系最频繁的人是谁?”
后台再次开始计算,并很快给出了结果。
这次……还是一个女人。
尼玛,二姘头啊!
无奈之下,慕远又只好将这个女人给排除了。
第三次终于不再是女人了,慕远松了口气。
这份档案的主人是一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身形比较瘦削,从几张照片中可以看出,这人的眼神比较冷厉。
慕远对人的行为、性格的揣摩水平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如果有时候看不出来,那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人嘛,难得糊涂。
眼下,他看到这个人的第一感觉,便知道自己找到目标了。
“焦峰,又名焦四。”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在缅国,焦氏集团可谓是如日中天,涉足东南亚一带各行各业。”
“不过这些都只是明面上的,实际上焦峰堪称一代毒王,占据了那片区域80%以上的相关交易。”
如果说别人对焦峰这一身份只来源于传言或者推断,那么慕远就可谓是掌握了实际证据了。
因为他现在查到的资料中,有不少信息都能证实焦峰确实涉足了这一市场,而且还是生产、贩卖一条龙的那种。
可以说,每年从甘南省边境进入国内的毒@品中,大半都是来自于这个集团。
看完这些资料,慕远有些头疼。
倒不是说怕了这焦峰,主要是对那边的形势感到头疼。
奇幻旅途
就算自己搞定了这个焦四,很快又会冒出李四、张四来继续统领这一领域,然后继续兴风作浪。
至于说彻底断根?
呵呵,慕远自认为自己办不到。
很多国家想解决这里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更何况是自己一个人了。
除非自己让小毛过去大开杀戒。
但那不现实……
稍作思索,慕远忽然苦笑一声:自己考虑那么多干嘛?
不管是谁负责这一区域,只要敢把手伸过来,他就敢将对方砍了。
砍一次没人在意,那么砍三五次?七八次呢?
记性这东西,是慢慢形成的。
慕远再次浏览了一遍资料,默默地记下了一些东西,然后就将这事儿放在了一边。
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应付了明天那一关再说。
这时候慕远有一种冲动,要不要用这数据采集分析仪搜一波苏大记者。
这肯定能把她的根底挖出来,自然也包括她爸妈的身份,自己也能从中推断一波她父母的性格,提前想好应对之策。
可稍作思索之后,慕远还是放弃了。
窥人隐私这种事情,慕远是不屑于去做的。
……
慕远本打算用这一天时间继续肝剩余的命案,虽说一天时间估计是破不了案子的,但能理出一个头绪来也挺不错嘛。
可哪曾想,慕远还没再办公室待太久,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请问您是慕远慕先生吗?”打电话过来的是一个女的。
声音很甜,很嗲,让人一听就想大喊一声:大师,收了这妖孽吧!
不过慕远很是淡定。
“我是慕远。你谁啊?”
“慕先生您好,我是西华城市马拉松比赛组委会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我叫马兰。您之前在比赛中摘得桂冠,按照我们赛事规则,您一共获得了5.2万美金的奖金,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过来领取呢?”
慕远微微一愣,自己这领钱的都不急,这些人急什么?
急钱发不出去吗?
“我这两天比较忙,等元旦过了之后再说吧。”
那边沉默了几秒,估计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领奖都不积极的人吧。
随后,对方以一种非常为难的语气道:“慕先生,我们这边赛事已经结束,必须马上进行项目结算,各项收入支出必须得清算,你若是不尽快来领奖,我们这边后续工作没法进行啊!”
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大抵意思就是:别等元旦过后了,下午就来吧。
慕远稍稍思考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就比如自己办一件案子,明明都已经可以起诉到法院了,结果有一项法律文书上还有人没签字,这多尴尬?
稍作沉吟,慕远说道:“好吧!那我下午过来。你们大概什么时候方便?”
对面的美女顿时就很高兴了,道:“随时都可以的。”
慕远撇了撇嘴,心里念叨了一句“虚伪”。
他倒是很想说一句:那我元旦后再来,但最终还是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