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把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
他听见有人在说:“野田奶奶,您来了。”
这应该是便利店的店员大叔的声音。
然后是野田奶奶的回应:“山田,你又偷懒了。”
“说了我不叫山田……算了,还和以前一样吗?”
“对对,和以前一样。”
吞噬之 冰堂雪
毫无疑问,和马听到的是发生在便利店门口的对话,以前和马在便利店门口就听过几乎一样的对话。
双方是野田奶奶和总被野田奶奶当成“山田”的便利店大叔。
可是现在,和马距离便利店还很远,只能勉强看见便利店门前的货架,其他部分都被祭典旗之类的杂物挡住,根本看不分明。
有风沿着道路从便利店那边吹来。
真就顺风耳呗?
等等,我能看见便利店前面的货架,该不会也是细菌的影响吧?
和马估算了一下距离,觉得距离有差不多四百米。
这可不得了,要知道M4之类的现代步枪的有效射程基本就400米,而美国人的研究表明,越战中大多数有效火力杀伤发生在200米左右,远了大部分就是瞎蒙。
因为没有光学瞄准具的情况下,大部分士兵撑死能识别两百米处的目标。
和马上辈子军训的时候去打靶,体验过两百米半身靶,说实话他真不觉得自己能打中那么小一丁点的玩意。
实际上那次打靶,大部分学生连上靶都难,而且上了靶也不知道是谁上的,可能是旁边位置上的人打上去的。
现在,和马居然能看清楚那么远距离外的一个货架,甚至能分辨货架上陈列的货物。
当然,四百米只是和马估算的距离,可能不准。
但这也很可怕了。
何况现在傍晚已经快过完了,光线暗得很。
有这样的视力,说不定能像张桃芳英雄那样,做到用机械式瞄准具远距离杀敌,甚至用一杆步枪压制重机枪。
确认自己的听力和视力都被强化之后,和马立刻小有兴趣的测试了一下自己的臂力。
玉藻和保奈美疑惑的看着突然弯起臂弯并且绷紧肌肉的和马。
和马没管两个妹子,只是大致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肌肉力量。
感觉……没增强。
什么鬼,旧日本军队制造大和超人,不增强肌肉力量的吗?你看人家美国队长,不但肌肉力量达到人类极限,还有美利坚头号翘臀。
不行啊,陆军的废物们。
保奈美终于按耐不住开口:“你在干什么?”
“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和马搪塞道,“手部的肌肉有有点不得劲。”
“……霍乱会影响肌肉吗?”保奈美疑惑的问。
“大概……毕竟是变异过的细菌嘛。”和马继续搪塞。
然而他想保奈美反正都觉得奇怪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他闭上了眼睛,站着冥想起来。
保奈美和玉藻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一脸奇怪,但是并没有打断和马的冥想,等着和马做完自己的事情。
和马进入冥想之后,直接掠过等级什么的,看词条。
虽说词条是灵魂的体现,理论上讲肉体被细菌改造了应该不会体现在词条上。
科技帝国的崛起 囧囧无声
但是这次和马有了新词条。
怪了,难道是因为我靠着精神力量抗住的细菌摧残,所以获得了词条?
和马也不纠结这个,反正纠结也得不出结果,自己这个金手指本身就很扯蛋。
和如此扯蛋的玩意儿多计较是一件很没意义的事情。
新词条有点奇怪,叫:半雷斯塔
根本意义不明。
和马只能看说明,却发现这次的说明很直白易懂:“你算半个布雷斯塔警长。”
和马立刻无语了。
上辈子小时候他很喜欢一个美国动画片叫《布雷斯塔警长》,里面的主角布雷斯塔警长拥有熊的力量、豹的速度、鹰的眼睛和狼的耳朵。
现在和马有了鹰的眼睛和狼的耳朵,没有熊的力量和豹的速度,所以算半个布雷斯塔警长。
这金手指知道得还挺杂,要是拟人化了,绝对是个年龄很大的秃头大叔。
还是老二次元那种。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和马了解了自己的新能力后,从冥想中退出,然后毫不意外的发现俩妹子都盯着他,等他解释自己在干嘛。
和马:“没什么,别担心,就是有点晕,闭上眼睛缓一缓就好了。”
保奈美立刻上来扶住和马的肩膀:“我搀扶着你走吧。”
“不用了,我好了。天这么热,搀扶着会出很多汗的。”和马推辞道。
说完才发现就这样被美少女搀扶着是个大福利啊。
但是拒绝都拒绝了,和马也只能看了眼保奈美的胸肌,依依不舍的把自己的手从保奈美手里抽出来。
保奈美:“真的没问题吗?如果要倒下,记得往我这边倒,我力气大,甚至可以背着你走。玉藻比较柔弱。”
和马看了眼玉藻,发现她完全不在意保奈美的话,只是微笑。
“走吧,继续去村公所。天都快完全黑下来了,再磨蹭一下人家都下班了。”
“不会啦,”保奈美摆了摆手,“这种昨天才发生了重大突发事件的情况下还按时下班,会被视作读不懂空气的。村公所的人一定会拖到马上要违反厚生省规定的单日最高工时,才陆续离开。”
这样啊……日本人还真是纠结这些其实无关紧要的东西啊。
玉藻:“但是患者探视什么的应该有时间限制,还是快点去吧。”
和马挑了挑眉毛,心想这是较上劲了啊,一个说不用那么急着去,一个说还是快点去。
他瞄了眼玉藻的脸,发现她似乎还很享受这个和保奈美较劲的过程。
既然如此,和马也不打圆场了,较劲就较劲吧。
他迈开脚步,稍微加快了一点,直奔村公所。
温泉街的道路只有一条贯通东西的主干道和很少几条和主干道交叉的小路。
要去村公所也得经过便利店前面,得在经过便利店之后第一个路口左拐,才能看到村公所的牌子。
祭典事情发生之前,和马早就摸清楚了温泉街的构造。
和马一边快步走一边盯着便利店前面的货架,想试试看自己到底接近到什么距离,才能看清楚货架上贴着的商品售价标签。
日本用的售价标签都小小一个,比较袖珍。
能看得清楚标签上的数字,那基本也可以在这个距离用步枪射爆敌人的脑袋。
接近到大概二百五十米,他看清楚了摆在货架上的速成便当上贴着的半价标签。
这个比售价标签大一点,文字也简单很容易识别。
等到一百米左右,和马才完全看清楚那袖珍标价牌的阿拉伯数字。
这也相当厉害了。
现在的和马,就算被扔进绝地求生这游戏里,也应该不会像上辈子他玩这个游戏那样两眼一抹黑,完全看不到到底哪里打过来的枪。
然后还有这个顺风耳,和马注意力不集中在听觉上的时候,基本和普通的耳朵差不多。
等和马集中注意力到听觉上,就能听见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附近旅馆有一对男女正在进行细致入微的交流。
再比如有个苍老的声音在念佛经,中间还杂糅着佛珠碰撞的轻响。
这都是生活在温泉街的村民和旅客们发出的声音。
和马不集中注意力到听力上的时候,这些声音完全听不到,还挺方便的。
其实视觉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和马不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更强的视觉带来的影响。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形成词条吧。
和马心满意足的测试完自己的视觉和听觉,把注意力转向待会如何试探向井瑛太又不暴露太多信息给CIA这件事上。
在一边走一边想这个事情的时候,保奈美的肩膀无意间碰了下和马的肩膀。
和马以为她有事要说呢,直接扭头看向她,顺便瞥了眼保奈美的胸肌。
可惜了,我这个是远视眼,不是透视眼。
玉藻咳嗽了一声,和马赶把目光上移,看着保奈美:“你怎么也有点走不稳了,撞我肩膀。”
保奈美叹气:“巧合而已啦。人走路的时候多少会有点晃的,程度问题。”
和马:“所以你的意思是,你重心高,所以晃动幅度大,就撞到我的肩膀了吗?”
保奈美:“我重心高是什么鬼,我怎么可能重心……”
她的声音低了下去,同时用双手抓住自己的胸肌,捏了一下。
“呃……好吧,确实我重心比普通女孩子高那么一点点。这不重要,反正我不是有意碰你肩膀的。”
和马耸肩。
他们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村公所终于到了。
不死武帝 秋夜东风
和马站在村公所门口,把注意力集中到听觉上。
片刻之后他就听见村公所大门里传来交谈声:“我们在这里工作会不会也被传染啊,据说是霍乱,很可怕的。”
“怕什么,霍乱疫苗都有了,大不了打疫苗嘛。”
“打疫苗要去镇上啊,镇上还不一定有。要是没有那就得请假去大一点的城市买了,比如仙台。”
和马听着不知道哪两位的对话,想起山太郎说过,健太郎的事情发生后,为了毁灭证据日本陆军部从仙台调动部队过来全村灭口。
现在村公所工作人员也说镇上没有疫苗就去仙台找,而不是去东京找,看来现在这个温泉街,地理位置在仙台附近。
和马一边做出这样可能没什么卵用的判断,一边走上村公所的台阶。
正好这时候有人从村公所里面打开门出来,一看门口是桐生和马,出来的三人都如临大敌。
和马秒懂,这是在担心从自己身上沾染病菌呢。
“诸位不必担心,”和马开口了,“帕尼西林会有效杀伤霍乱细菌,我已经吃了很多了,而且我还用消毒液清洗过身体。”
玉藻:“其实就是酒精啦,我用酒精清洁过你的身体。”
——等下你这个说法,咋感觉有点色,明明是很正常的对话啊。
从村公所出来的几人狐疑的看着和马,但还是保持着距离,在和马身边绕了一大圈,转到和马身后,这才松了口气,开始回家。
看他们的样子,和马忽然想捉弄下他们,抓住每个人的衣领对他们脸上狂吹气,吐口水啥的。
可惜这些人已经飞也似的走远了,仿佛要赶快离开和马。
和马进了村公所,对着咨询台问:“我来看向井瑛太会长,他醒了吗?”
咨询台后面的工作人员抬头看了和马一眼,一脸奇怪的问:“你找村长干嘛?”
和马:“村长?”
“嗯,我们这边都这么叫他,促进会那边才会叫他会长。”
好嘛,又是个兼职的,促进会里很多人本身也在村公所上班,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拿双份工资和补贴。
和马纠正了自己的称呼:“好吧,村长怎么样了?醒了吗?”
咨询台的阿姨摇头:“还没有。每天只是睡,还时不时说胡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