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ru5p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養鬼爲禍笔趣-第六千三百六十九章:異路閲讀-9h1wn

養鬼爲禍
小說推薦養鬼爲禍
“我师父确实是一个人,却也代表着我们多数人,总不能把九重天的生灵皆请到这琼天世界来表态吧?”范孝何其聪慧,立即就怼起了陈政,陈政听罢老脸一红,但还是咬牙说道:“小友莫急,这被代表的仙家其实也多得很,你是你,别人是别人,别人还指不定不爱给你师父代表呢……”
“哈哈,如此强词夺理,那我跟你也强词夺理一回?!”范孝气乐了,我伸手制止了他,笑着和陈政说道:“陈道友,这样的辩论毫无意义,我们争执来又有什么用?这也并非是你能够讨论的事,尊鼎的去留,你的性命,你皆无从决定,还是等能够决定的人来了,再与他讨论罢。”
“什么?仙尊这是何意?为何我的性命自己皆已经无从决定了?”陈政面带古怪的问道,估计也给这话问懵了。
“这还不简单么?若是我们师父得到了尊鼎,在他的使用下,创世天下还是创世天,大家还是大家,你自然能决定自己的性命,但若是你们把这尊鼎拿走了,主动把琼天玉和九重天转移到别处,那等于是把性命交托给他人!那你怎么决定你的性命?对方生杀予夺,不过是凭自己喜好,你又算什么?不过是其中蝼蚁而已!就好比我们师父看待你,他本为创世天至圣,碾死你如碾死一只蝼蚁,但尚且与你争辩,可见他是真的爱戴我们这些子民,也愿意给我们解释缘由,换成了别的谁来主宰我们的命运,你觉得他又会如何?”范孝冷哼道。
房醫
陈政听罢看向了我,喟然一叹说道:“老夫后知后觉,对仙尊失礼了,然仙尊如此爱民如子,尚且无数老夫这样的存在,仙尊恐要辛苦一番了……”
我不由点头一笑,说道:“无妨,天地生灵万千诸般,灵智认识皆也万千诸般,知道的知道,不知道的也无妨,我带来一个美好世界,做到我的本份便够了,何须他人来认同?陈道友不必如此。”
處女媽媽 風淮黎
老師已超神
“仙尊切不可再叫老夫道友,叫老夫小陈便是了,老夫已然知晓羞愧矣,往后定为仙尊戮力尊鼎之事,仙尊但有所需,小陈愿意粉身碎骨。”陈政恭恭敬敬的行了大礼,就连他的弟子们也一个个紧跟其后。
我把他扶了起来,笑道:“你也不必如此,既然开悟,往后必然有更长的路可走,大仙门也不只是你的舞台,外面的世界一样广大。”
“是,仙尊教训得对,是我之前过于迂腐短视了……”陈政感动的说道。
啪啪啪。
啟奏皇上皇後要出軌 夜漫舞
原形
而这时候,在一旁的万炁仙君拍起了手,嘴角微微上扬:“不愧是创世仙尊,也不愧是你呀夏一天,老夫活了不知多少岁月,但是如你这般会说话做人的,倒是第一次遇到,这要是大家都给你说一通,那谁都要跟着你背后走了,这世间对错,真没有那么绝对,你怎么就知道去了那边就没有你这里好了?你怎么知道我身后之仙尊没有你那么大度了?纵观你一生,整个证道天之下皆在乱世之中,包括现在,不也处于琼天乱世之中么?这点你不可否认吧?”
“妖孽!你想说什么?!”范雅冷哼说道。
“呵呵,小辈,老夫万炁活了多少岁月了,你不过是数十载之俗子,你也敢叫我妖孽?”万炁仙君嘴角咧起一道笑容,旋即又看向了我,说道:“夏一天,好说点,老夫叫你创世仙尊,毕竟你却是是证道创世了,不过说不好听点,你也不过是我的晚辈,老夫若是当年狠一点也一样是仙尊一个,你也不过与我平起平坐罢了,哪里来的那么多优越?况且再往深一层次去说,这九重天也不是你整出来的,当年用琼天玉开辟出九重天,你还不知道在哪呢!现在不过是让九重天物归原主罢了!究其缘由,不都是你证道创世天么?”
禽獸,放開那只女王!
“差之毫厘谬之千里,万炁,难道你心里就没点数么?况且我证道创世天就是你绑架九重天的理由?何其荒谬!”我反问道。
穿越之山田戀 雪妖精01
主天運 吃掉你的心
“那你证道创世天,又是谁逼你的?不过是时运站在了你那儿罢了!至于说我制造尊鼎绑架九重天,更是荒谬绝伦!你怎么知道这就是我万炁的主意?我万炁被仙尊点名,愿为他尽毕生之力而将九重天带回去,不受你创世天影响,更不用给你的任性和随意去埋单,这难道就不正确了?好歹我家仙尊也是参与了这琼天玉好么?要不然你真以为这尊鼎由我全设计而出?不要以为只有你是正义的,论起正义,我家仙尊比你正义十倍,百倍!”万炁仙君反驳道。
我心中顿时一惊,暗道这万炁仙君竟是受人所托,而且这万炁仙君口口声声说对方比我正义十倍百倍,这让我一瞬间有种抓住了光芒尾巴的感觉,只不过细细一想,却又一时难以断定下来。
“十倍正义,百倍正义,这便是你们破坏镇界鼎,掳走九重天,控制琼天界的理由,这和恶有什么区别?无论是把哪一条拿出来,怕都难以和正义放在一个天平上吧?”我冷声说道。
最強狂少
“呵呵……”万炁笑了起来,好一会才停下来说道:“若无阻碍,何须弄出那么多事来?你若是愿意乖乖的呆在你的创世天,我们保证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把九重天送去它应该在的地方,根本不会有别的插曲出现,甚至不会阻碍到你继续统治你的创世天当你的创世仙尊;而闹得如此不愉快的,不正是你的缘故么?这世间正义皆有阻力,行正义必然会付出代价,你不也自持正义,举正义之刃,斩自认为不正义者?如湫琥,如我,甚至如皓希,如一切站在你对立面之人?你觉得他们不正义么?你以为皓希为何倾心与你,只因她知你懂你,故才会如此而已!然而,将心比心却无法阻碍彼此之正义!夏一天,我们非是一路人!明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