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山风呼啸,吹的人仿佛连灵魂都在发飘。
“我摸到了一只手……”
明静的身体都软了,靠在贾平安的身上,“快救我!”
贾平安浑身发凉,总觉得有东西在自己的身后飘来飘起。
但抛弃明静跑路是不可能的。
他一手揽着明静的腰,一手往里摸……
这是一个石窟。
“摸我的手!”
明静的声音在打颤。
摸个屁!
贾平安顺着她的手臂往前摸,一直摸到小手。
往下,一个冷冰冰的东西。
贾平安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一具尸骸躺在那里,生出自己的手,满脸惬意的摸着明静的小手。
但……这手也太圆润了吧?而且很硬。
贾平安摩挲了一下,骂道:“这是石像的手!”
明静恍然大悟,然后理直气壮的道:“我是女人,自然怕这些。”
说着她又摸了几下,觉得有趣。
“继续。”
“该你上了。”
明静真的不敢了。
“我还得盯着后面。”
贾平安猛地回头。
夜色中看不到人,但仿佛人影幢幢。
“你别吓唬我!”明静咬牙切齿的道:“当年我跟着师父也学过降妖除魔。”
“真的?”
贾平安心中一松。
“真的。”
明静话音未落,就听前方呜的一声。
二人吓得缩在一起。
“快!你的降妖除魔呢!”
贾平安有些心慌。
明静双手合十……
卧槽!
这样也行?
贾平安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明静深吸一口气,“大威天龙……”
贾平安木然看着她。
“……嘛哩嘛哩哄,慢慢哄。”
“怎么样?”明静抬头,“咦!真的没了。”
她回身看着贾平安,“我就说这咒语管用吧。”
贾平安麻木的点点头。
“继续摸!”
明静信心倍增,一路往上摸去。
“好冷!”
明静摸摸,“好滑!”
她回头,“你摸摸看。”
贾平安伸手进去,金属的触感很明显。
圆润!
“就是它了。”
贾平安伸手进去乱摸,可一无所获。
他又摸了石窟的上下左右。
“有了没?”
明静站在边上问道。
“别问。”
贾平安一边摸,一边说道:“知道那些盗墓贼下到墓穴之后会怎么做吗?”
明静摇头。
“要点根蜡烛在角落,墓穴里无风,蜡烛不灭,就可以继续。蜡烛一灭,就说明墓主人不高兴,盗墓贼必须马上走,封了入口。晚一些……”
明静浑身打颤,“晚一些……晚一些怎么了?”
“晚一些墓主人就会爬起来,大粽子般的弄死盗墓贼。”
山风越发的大了,吹的那些灯笼四处摇摆,把宫殿照的白惨惨的……
贾平安听到了敲东西的声音,“你别敲啊!”
“我……我没敲。”
声音继续。
贾平安怒,回身道:“我说你别敲,你……”
明静双手抱臂,浑身颤抖,敲击的声音来自于她的牙齿。
这妹纸被吓坏了。
“淡定,蹲下来。”
贾平安也冷的不行,就靠着山壁蹲了下来。
明静喘息着蹲了下来,吸吸鼻子,“你这个……究竟有没有?”
“目前没有。”
“那就回去吧。”明静哀求道:“我总觉着有眼睛在盯着我。”
“奇怪了,我也觉着。”
贾平安看看左右,“可这里崎岖,谁没事会上来?安心。”
“若是先帝和文德皇后出来逛呢?”明静颤声道:“还有随行的那些人,还有那些臣子……贾平安,我们回去吧。”
你特娘说的我的心肝都在打颤!
贾平安低声道:“安心,我必然是有把握才会如此。”
“什么把握?”
明静真想弄死他,“那为何不叫了兄弟们一起来?”
“叫了兄弟们一起来,那些同伙要么集结起来和咱们厮杀,要么就会逃窜。”
这个蠢女人!
明静一想也是,但却嘴硬的道:“大不了再调人来把他们全看住。”
“去哪调人?陛下和武昭仪估摸着已经在路上了,到时候那些人突然暴起,你说陛下会不会让你从此来这里看守?”
“千万不要。”明静往贾平安那边靠了靠,“在这里无聊的要命,就是一群宫人聚在一起,整日聊天也厌烦了,看也看烦了。”
留下宫人看守就是为了让地底下的皇帝和皇后依旧有人使唤,而那些宫殿的作用同样如此。
“我再摸摸。”
贾平安按着明静的肩头起身。
哎哟!
明静被按坐在地上,真想和这个贱人拼了!
她侧脸,就见贾平安的身体慢慢往里面挤。
“卧槽!”
贾平安突然低骂了一句。
“怎么了?”
明静刚想站起来,突然发现不对劲。
“怎么……声音不对,贾平安,你来听听。”
“听个屁!住口!”
贾平安还在摸。
下面传来了声音,窸窸窣窣的。
“贾平安……”明静的声音颤抖了起来,“你快出来!”
“咋呼什么?”
贾平安出来的时候撞到了后脑勺,痛的想打人。
“什么声音?”
贾平安侧脸一听,“没啊!”
明静侧耳,“怎么又没了?”
贾平安怒道:“听清楚了再说话!”
“你凶什么凶?”明静拍拍手起身。
声音再度袭来。
“贾平安……”
刚钻进去的贾平安要疯了。
“又怎么了?”
“你听!”
贾平安出来,刚想说话……
脚步声就如同是密集的鼓点,越来越近。
呼!
山风吹过,天空中的乌云被吹走了些,白惨惨的月光照了下来。
十多个黑影正在冲着这里小步快跑。
“鬼啊!”
明静尖叫了一声。
“跑!”
贾平安拉着她就往上跑。
二人跌跌撞撞的狂奔,身后的脚步声紧紧跟着。
“快跑!”
明静一下就超了过去,本想快跑,可回头一看,贾平安正在回身。
长刀出鞘。
噗的一声后,有黑影扑倒。
但后面的追的更快了。
“啊……”
明静仰天长啸。
“杀了他们!”
寂静被打破,后面的黑影们也疯了。
“贾平安,快些跑!”
明静冲了下来,拉着他就跑。
二人一阵狂奔,和那些贼人拉开了距离。
“亏得我……亏得我……”
明静一边喘息,一边得意。
贾平安回身,脚步声再度密集而来。
“噗噗噗!”
火把被点燃了。
“他们疯了?下面会看到的。”
“你的尖叫声太大了,下面定然都被惊动了。他们这是要杀人灭口,跑!”
越往上,山路就越艰难,到后面要手脚并用才能继续往上爬。
明静在前面,不时腿软。
“我顶不住了!”
真是个麻烦!
贾平安推了她一把,“上去!”
“你……你推哪呢!”
明静羞恼。
“命都要没了,还叽叽歪歪的!”
贾平安此刻满脑子都是地形。
再往前记得就是一块平地,边上有一排屋子,住着一些宫女。
这些宫女的职责就是洒扫,顺带在先帝和文德皇后出游的时候‘陪同’。
二人上了最后一级台阶,一个灯笼就孤零零的挂在边上,随着山风来回摇晃。
梅尔什记
“躲起来,别开门!”
屋子里传来了尖叫声。
“走!”
贾平安带着明静往上去。
可上面没路了。
“路在另一边。”
明静绝望了。
“爬上来!”
贾平安手脚并用的攀爬了上去,伸手下来,“赶紧!”
明静攀爬了一下,呲溜一下滑了下去。
“快一些!”
贾平安伸手。
火头在下面出现,十余人冲了过来。
“抓住他!”
有人飞奔而来。
“快!”
明静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猛地往上扑去。
贾平安抓住了她的手,奋力往上拉。
“你说你没事吃那么多做什么?肉到用时方嫌多!”
身后那个男子扑了过来,刚想抓住明静的腿,明静正在摆腿。
呯!
男子挨了一下,明静哭了起来,“他抓住我的腿了!”
贾平安咬牙,身体后倾……
明静双腿用劲,一蹬。
人就冲了上去,直接把贾平安扑倒。
“闪开!”
贾平安推开她,拔出长刀。
十余男子出现了。
为首的贾平安看着眼熟,“竟然是军中的。”
守陵的军士竟然参与了此事。
一个队正上前,冷冷道:“别想着喊声下面能听到,以前有人夜里出来撒尿遇到了脏东西,尖叫声比你们的还尖利,可山下什么都没听到。”
明静心中一沉。
“你是怎么发现的?”
队正很好奇的问道。
“因为黄部既然把黄金藏的这般好,死无对证之下,他还有活路。”
“是啊!”队正一脸唏嘘。
“徐谦带着人在黄部可能出没的地方来回搜查了多次,并无发现。”贾平安一边说,一边看着左右。
“那你为何发现了铜像里的秘密?”队正和他说话的同时,也是在掩护手下往两边攀爬的举动。但很遗憾,太陡峭了,几次都没成功。
贾平安心中大定,“若是挖坑藏东西很难,因为覆土新鲜,骗不了人。唯有的办法就是把那些金子藏在不引人瞩目之处,比如说殿内。不过殿内有人值守,黄部来回数次,很难不惊动他们。”
“所以你就寻了铜像?”
队正讶然。
“我开始是寻石像,可一无所获,看到那尊铜像时,我就推了一把,可却纹丝不动。那铜像的重量并非能如此,那是什么?”
原来这个贱人发现了异常?
明静不禁暗惊。
“我敲击了铜像数次,声音像是空心的,可却没有空心的那么脆……我随即就想到了大唐缺铜,就算是铸铜像也不能实心吧,比如说后面是空的……”
队正叹道:“果然被你发现了!”
“先前我在铜像后面摸了一下,发现了一些金属之物,很重……那便是金块!”
队正挠挠头,“果然,百密一疏。”
边上尝试攀爬的成功了,贾平安心中一凛,刚想起身,就见那人再度滑了下去。
“哈哈哈哈!”
贾平安觉得这里就是一夫当关的险要。
“黄部不该是自尽,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黄部应当是发现不对了之后,就把金子分次弄了上来,藏在铜像之后。不知是第几次被你等发现了,如此就杀人灭口……准备把这批金子吞为己有。”
“不愧是百骑统领!”
队正突然前冲,脚在山壁上用力一踩,人就跃起挥刀。
贾平安格挡,只觉得手臂发麻。
“轮番劈砍!”
队正跌落。
旋即那些军士轮番跃起劈砍。
上面的平台很小,明静就在后面,贾平安并无后撤的余地。
“杀!”
贾平安猛地一刀,把一个跃起的军士斩杀。
“拖走!”
队正冷冷的道:“咱们唯有杀了他们,随后带着金子逃跑。”
“你能跑到哪去?”贾平安缓解着手臂的酸麻,“逃到山里?这季节进山就是送死,活活冻死。”
“上去了。”
右侧突然传来了欢呼声,一个军士竟然爬了上来,狞笑着喊道:“弄他!”
下面的频繁跃起砍杀,贾平安格挡,而右侧的军士步步紧逼……
明静双手持刀,深呼吸,“你安心,这里有我。”
那军士猛地扑过来,一刀劈砍。
明静双手持刀格挡,二人你来我往,竟然不分胜负。
这个娘们还行。
队正冷冷的道:“我的人已经去拿了弓箭,武阳侯,识趣的便下来,跟着我等一起远遁。不识趣……射杀了!”
明静一听就觉得完蛋了。
一分神,手上的力量就小了些,明静一下跌落在后面。
那军士顺势向贾平安发动攻击。
贾平安猛地往后靠,横刀从身前落下,他伸腿踹去,军士惨叫着往下跌落,正好撞到了下面跃起的一刀。
“死了没?”
贾平安目光寻索。
“没!”
明静咬牙切齿的爬起来,“要不……咱们跟着他们去吧。”
“这话你也信?”
“我不信,不过好歹能多活一会儿。”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果然,女性理性起来能让男性无地自容。
“弓箭手要来了。”
队正冷笑道:“武阳侯,我给你十息,十息下来既往不咎。不下,射杀了。”
脚步声已经能听到了。
那些军士都在狞笑。
边上的宫女们没人敢开门。
都瑟瑟发抖在偷听。
“竟然是武阳侯?”
“就是他,今日我还看到了他,果然俊美。”
“俊美有屁用,这下怕是要被射杀了。”
“……”
贾平安侧耳一听,突然笑了起来,“你不觉着来的人太多了些吗?”
队正笑道:“你想诈我?”
下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火把!”
有人厉喝!
火把燃起,一个男子举着火把就冲了上来。
贾平安把长刀归鞘,明静瞪大了眼珠子,抱着贾平安的腿,不敢相信的道:“包东?”
来人正是包东!
接着二十余百骑冲了上来,围住了这些军士。
明静愕然:“你竟然早有布置?那为何不告诉我?”
女人稳不住,告诉你到时候露馅,这些贼人全跑了。
“我令包东晚一刻钟后就跟着来。”
包东拱手,“武阳侯,剩下的兄弟在盯着徐谦等人。”
贾平安叫人拦着,自己纵身跳下去,被接住后,拍拍手过去。
队正面色惨白,“我说武阳侯既然被军中老帅们夸赞,为何一人而来,原来是早有准备,就等着我等出来。我……死得不冤!”
队正横刀一拉。
“一人?我呢!”
明静觉得自己被无视了。
“有人来了!”
山道上有许多火头,一直往这边移动。
“武阳侯!”
来的是徐谦等人。
他气喘吁吁的上来,看到那些军士不禁一怔,旋即说道:“难道是他们?”
“就是他们。”
贾平安觉得黄部就是个倒霉蛋,“走,去把金子取出来。”
“哎!我在这!”
明静想哭!
贾平安皱眉,“自己跳下来!”
明静奋力一跳,下面两个百骑一人一边接着她的手臂。
门开了,一个宫女探头出来,欢喜的道:“他们被抓了!”
“武阳侯!”
宫女们冲出来,个个都冲着贾平安看。
明静低声道:“她们在此地寂寞难耐。”
我又不是药渣。
贾平安微微颔首,“她们先前一直在屋里叫喊,那些贼人因此分心。”
徐谦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些宫女,赞道:“好!回头老夫上疏为你等请功。”
立下功劳,随即被调回长安……
十余宫女冲着贾平安福身,等他们下去后,有人忍不住问道:“武阳侯为何为咱们说话?”
“不知道,只是我等得了他的恩情,不知该如何报答。”
明静跟在贾平安的身边,也很好奇他为何这般做。
“你为何帮她们?”
“我说是不忍,你可信?”
“为何不忍?”
明静低声道:“我只是喜欢买东西,否则来这里也不错。”
“都是人,凭什么让青春妙龄的大活人枯守陵寝?”
“那不是要守着先帝和文德皇后吗?”
明静觉得贾平安的思想很危险。
“去了就去了。”贾平安的语气平静,“先帝和文德皇后活在了我们的心中,活在了史册里,标榜千古。”
明静不禁点头。
“可那些宫人为何要为此孤独一生?为此在山中形同枯木?”
“不应该吗?”明静觉得进了宫就该有这个觉悟。
“当然不该!”
贾平安淡淡的道:“她们也是人!”
明静止步,看着贾平安的背影,脑海里回荡着这个声音。
——她们也是人!
到了铜像那里,贾平安令人把铜像反转过来。
“好重!”
金子真的就在这里面?
那些官吏大晚上跟着来了这里,被冷成了狗,不禁看直了眼。
铜像缓缓被反转过来,背身对着大家。
铜像的背面是空的,十余块金子堆积在那里,在火光下闪闪发光。
众人不禁看向了贾平安。
徐谦拱手,“若无武阳侯,天知道何时能发现金子藏于此处,我等将会被牵累……”
若此事查不清,昭陵一干官吏都逃不脱责罚。
贾平安此举就相当于救了他们。
众人躬身,“多谢武阳侯!”
声音在山风中飘荡着。
明静站在后面,看着神色平静的贾平安,不禁微微点头。
果然是我百骑的大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