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区区一个乡镇集体企业,想去参加广交会那种级别的展会,肯定是不可能的。换成是其他人,断然不会有商量的余地。
但李卫东不同,去年的李卫东就是靠着一个三产企业,成功的拿到了沃尔玛的大订单,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如果只是有辉光的战绩,还不如足以让马德兴妥协,李卫东有能力直接找到戈登推销产品,那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此前,马德兴并没有想到这一点,毕竟在当时的中国,与外贸沾边的企业都是国企,国企是守纪律讲规矩的,说白了就是循规蹈矩。
对于循规蹈矩的国企来说,不让他们参加广交会,那他们就只会老实的待在家里,绝不会再生事端。
但李卫东却不同,他本来就是个不守规矩的异类,如果他参加不了广交会,绝对不可能老老实实的待着,李卫东肯定会直接上门找戈登推销这种事情。
更何况李卫东和戈登,本来就是老相识,认识的人见面本来就比较容易一些,曾经有过生意往来的人,再次谈生意,互相之间也会有比较多的信任。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一旦李卫东直接找戈登推销产品,那等于是绕过外经贸厅,万一真的谈成了订单,就跟外经贸厅没有关系了。
去年李卫东推销亚麻汽车坐垫,就是这种情况,直接通过外经贸部跟戈登签下了三百五十万美金的订单,让马德兴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马德兴是一个优秀的圣斗士,不会被同一个招式击倒两次。既然李卫东有能力直接找戈登推销,那还不如卖一个顺水人情,让李卫东参加广交会。
在广交会上,如果李卫东真的能把产品卖出去,完成了出口创汇任务,马德兴也能被记上一功。
而如果李卫东的产品卖不出去,马德兴也没啥损失,反正广交会上卖不出产品的厂家数不胜数,多一个少一个也无所谓。
但若是李卫东私下里找戈登推销,而且还真的签了单子,那马德兴的功劳也就飞走了。
对于马德兴而言,参加广交会的名额是公家的,而出口创汇的功劳却是自己的,该怎么选择,不言而喻!
……
搞定了广交会的名额之后,李卫东返回了青河,开始全力备战空气炸锅的生产。
向阳镇电炉厂已经建好了,设备也已经运来,技术还是那些技术,工人也还是那些工人,如果是生产电炉和热得快的话,随时都可以生产。
无论是电炉子还是热得快,构造都很简单,无非就是电源连接上加热装置。电炉子的加热装置是电阻丝,热得快的加热装置则是加热棒,另外电炉子还有一个底座,高铝材料制成的,能耐高温。
空气炸锅也是电源连接上加热装置,再配上一个电风扇,外面套一个壳子。对于电炉厂的工人而言,这不过是多接几条电线,多拧几个螺丝而已。
初级版本的空气炸锅看起来很朴实,也可以说是一点儿都不美观,至少比起后世那些空气炸锅来,是丑的太多。
方方正正的一个盒子,上面只有两个按钮,全都是机械的。一个是电源开关按钮,一个是控制加热温度的按钮,连个定时都没有。里面也没有温控设备,温度大小全靠自己手动调节。
上辈子的李卫东是做过小家电生意的,当然知道什么是美观大方,但由于时间紧迫,李文东也没有定制那些美观大方的外壳。
而且李卫东觉得,第一代产品,没有必要就拿出最时尚的外观,也没有必要提供最高的配制。
沐清风
家用电器这东西,就该像CPU或者显卡那样,一点点挤牙膏,一段时间便进行一次小幅度的升级,推出新的产品,撸一批消费者的羊毛。然后把旧产品打个折,既是清仓,顺便也能抢占市场。
第一代空气炸锅的外壳则也是使用金属制作的。李卫东本想使用塑料,但是在1988年年的时候,中国的石化产业并不发达,合适的材料很难寻找,而且很多还都得进口。
诸如耐热的ABS树脂,耐热的聚丙烯,聚对苯二甲酸丁二醇酯加玻璃纤维的合成物,这些都是后世常用的耐热塑料,在八八年并不好找。
另外塑料的加工也是个问题,八十年代的中国,机械领域还是比较落后的,只能生产最低端的注塑机和吹塑机,但凡是中等档次的塑料加工机械,都得依靠进口。
在当时,金属外壳比塑料外壳更容易弄到手,至于金属会传导热量的问题,李卫东则没去理会,烤箱也没有隔热层,并不耽误使用。
……
李卫东忙于空气炸锅的生产工作中的同时,刘通又一次参观了运输公司服装厂。
刘通也是听说,运输公司把服装厂收回去了,他担心再次出现停产的情况,影响到未来的出口创汇,于是决定亲自去服装厂考察。
对于考察的结果,刘通还是满意的,服装厂的生产并没有停滞,亚麻汽车坐垫和羊毛汽车坐垫的生产也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产品的质量也跟原来一模一样,完全达到了之前出口的水平。
刘通顿时放下心来,虽然服装厂被运输公司收回,也换了个厂长,但服装厂依旧可以正常正产,产品质量也能够保持,出口创汇的能力并没有收到影响。
只要能够保证出口创汇,刘通才不在意服装厂是不是承包制,更不在意是谁来当这个厂长。
“今年的广交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本来还担心,你们服装厂临阵换帅,会影响到生产,从而影响到出口创汇,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刘通一脸轻松的说道。
旁边陪同考察的朱士聪立刻开口说道:“领导请放心,我们运输公司一定会全力保障服装厂的生产!”
杨鹏也走上前来,开口汇报道:“市外经贸局已经把我们厂的名字报了上去,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厂也在全力的备战广交会。去年四月份的广交会,我们厂成功出口创汇四百万美金,今年我们的目标是五百万美金!”
“上半年五百万,下半年要是再有五百万的话,那全年可就是一千万美金了!”刘通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他拍了拍杨鹏的肩膀,一脸殷切的说道:“杨厂长,好好努力,争取多为国家出口创汇!”
“一定完成领导的指示!”杨鹏赶紧说道。
刘通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杨厂长,今年两届广交会,你们厂若是能拿下一千万美金的订单,年底的市劳动模范,我给你提名!”
死囚特工(禁地死囚)
……
终于,又到了广交会的时间。
在广交会开始之前,李卫东照例提前来到会场,看一看展品布置的情况。
刚走到展馆门口,李卫东就遇到了一个熟人,正是运输公司服装厂的厂长杨鹏。
李卫东笑着迎了上去:“杨厂长,来看展会布置的情况啊!”
“李卫东,你怎么在这里!”杨鹏惊呼一声。
“跟你一样,来参加广交会啊!”李卫东笑嘻嘻的说道。
杨鹏顿时脸色大变,他尖叫着说道:“李卫东,你也太无耻了吧,竟然来抢我的生意!”
“抢你生意?”李卫东愣了愣,随后马上明白过来,杨鹏以为自己也是来卖汽车坐垫的。
去年的李卫东,曾经凭借着汽车坐垫狂揽八百五十万美金,要说李卫东离开运输公司后,再建个企业生产汽车坐垫,绝对是合情合理的推测。
“李卫东,我早就听说你下海了,还以为你去别的地方发财了,没想到你绕来绕去,还是来跟我抢生意!”杨鹏愤愤不平的说道。
“杨厂长,你别多想,我这次可不是来卖亚麻汽车坐垫的。”李卫东开口答道。
“你把进口设备卖给了我,没法生产亚麻汽车坐垫,所以就只卖羊毛汽车坐垫了?”杨鹏的满脑子都是汽车坐垫。
“我也不卖羊毛汽车坐垫。”李卫东接着补充道:“不管是什么汽车坐垫,我都不卖,这下你放心了吧?”
“你真不是来抢我生意的?”杨鹏再次确认道。
李卫东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你的汽车坐垫是在专门的坐垫展区,我的产品在家用电器展区,咱们压根就不在一个展区,我怎么抢你生意!”
“不是一个展区,那就好!”杨鹏长出一口气。
李卫东却接着说道:“杨厂长,你也别太早庆幸,这坐垫展区的水可是深得很啊,汽车坐垫的生意,也未必那么好做!”
“生意好不好做,关键是看做生意的人是谁!”杨鹏撇了撇嘴,牛掰哄哄的说道。
李卫东也懒得跟杨鹏争论,他开口说道:“杨厂长,这个场馆,我来过很多次了,熟悉的很,我先进去了,你慢慢逛着。对了,有空去我那个展台逛逛!”
李卫东说完,率先走进了展馆。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杨鹏冷哼一声,也走进了广交会的展馆。
杨鹏先是看了看门前的布局图,然后顺着指示牌,一路找到了坐垫的展区。
眼前出现的一幕,让杨鹏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以确认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放眼望去,整个坐垫展区的展台上,密密麻麻摆放着的,全都是汽车坐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