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哪家?”牛老夫人失声问。
一旁张婆暗抽嘴角。
可算知道前日接待她的婆子为何嗓门比更夫还高了。
“小妇人是为撮合首辅家的大公子与贵府大姑娘来的。”王婆客客气气又说一遍。
牛老夫人端起茶盏啜了一口掩饰失态,心中天翻地覆。
如果不是担心丢脸面,她很想再问一遍的。
“老夫人,您的意思是——”三个媒人齐声问。
牛老夫人看看张婆,看看王婆,再看看刘二姑,搭在膝头的手暗暗掐了自己一下。
竟然是真的,成国公府与韩首辅家都来向尚书府求亲了!
哦,还有个太仆寺少卿府。
牛老夫人想到少卿府,心中冷笑。
难怪刚刚她一进来,发现刘二姑夹在王婆与张婆之间像个鹌鹑似的没底气呢。
想想在天元寺时少卿夫人的冷淡,牛老夫人只觉扬眉吐气。
老头子说得对,这种没眼光的人家也就只能混个四品了。
强压下上扬的唇角,牛老夫人淡淡道:“老身就这么一个大孙女,三家来求一时不好决定。这样吧,容老身仔细斟酌一番,再给三位答复。”
三个媒人起身告辞,走出门后冷哼一声,各自去了。
牛老夫人用力拍着胡嬷嬷的手背:“快把老太爷叫回来!”
昨日老头子拿大儿媳管家威胁她,她暗下决心再也不给老头子通气了,可事情发展太出人意料了,她根本做不到!
胡嬷嬷忙安排人去礼部衙门报信。
冯尚书在衙门中喝着茶,正想着冯橙的亲事。
嗯,时候不早了,老匹夫家的媒人该上门了吧?
“大人,您府上来人了。”一名属下领着报信的小厮走进来。
一见小厮,冯尚书不由皱眉:“什么事?”
老婆子难道没舍得拒绝,答应了?
他压着不答应成国公府的提亲,当然不纯粹是为了面子。
他与老匹夫不对付的事百官皆知,要是成国公府一来求亲就答应,就该让人怀疑他们之前是做戏了。
除此之外,尚书府拒绝成国公府的消息传扬开来,对橙儿的名声也有好处。
人就是这样,他觉得一样东西不好,发现比他有钱有权的人却千方百计想得到,就会猜疑这样东西是不是有他没发现的好处。
这样一来,便只惦记好了。
小厮看了看下属。
冯尚书摆手示意下属退下。
没了外人,小厮恭声道:“老太爷,老夫人请您回去一趟。”
见冯尚书没有起身的意思,小厮低声道:“今日来了三个媒人——”
“三个?”冯尚书愣了愣,“谁家的?”
“一个是成国公府的,一个是韩首辅家的,还有一个太仆寺少卿刘府的……”
冯尚书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韩首辅家那里。
“韩首辅家请了媒人来提亲?”
小厮点头:“老夫人请您回去做主。”
冯尚书站起身来,在屋内转了个圈,快步往外走去。
小厮急忙跟上,出了礼部衙门后发现冯尚书走的方向不对,忙道:“老太爷,马车在那边呢。”
冯尚书摆摆手:“你先回去,对老夫人说我有事要处理,晚一会儿再回府。”
小厮望着冯尚书匆匆离去的背影傻了眼。
清心茶馆中,冯尚书与成国公碰了面。
成国公一瞧冯尚书那张狭长脸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说冯老弟,差不多就得了,你还真让我家媒人跑断腿?”
哪有这么欺负人的,不就仗着他大孙子稀罕他孙女么。
冯尚书顾不得斗嘴,沉声道:“韩家派人去我家提亲了,你听说了么?”
成国公一愣:“韩家?哪个韩家?我出来还没回去呢。”
“韩岩柏。”冯尚书吐出韩首辅的名字。
成国公面色顿变,蒲扇般的大手拍向冯尚书胳膊:“你就折腾吧,这下好了!”
冯尚书不乐意听了:“一家养女百家求,你要是有孙女,别人一登门就答应了?不该多看看吗?”
“多看看,现在把韩家看来了吧。”成国公黑着脸,嫌弃冯尚书多事。
要不说是老酸儒呢,这种书读多的人就是磨磨唧唧。
“那你还等什么,答应我家不就解决了。”
“不行,之前你家两次上门都没答应,今日韩家一上门就答应了,岂不与韩家直接撕破了脸。”冯尚书摇摇头。
成国公瞪大了眼,不可置信:“难道你要答应韩家?”
“当然不会。”冯尚书嫌弃看了成国公一眼。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老匹夫问的什么蠢问题,他要是准备答应韩家,会坐在这里喝茶?
“那你到底怎么想啊?”
冯尚书捋了捋胡子:“我是这么想的,现在三家不是等着回话么,国公爷请个有分量的人来提亲吧。”
连请谁他都想好了。
“等等,什么三家?”
冯尚书矜持笑笑:“今日去了三个媒人,除了韩家的,还有太仆寺少卿刘家的。”
成国公府呆住。
原来孙媳妇这么抢手的?
“韩家跑来凑热闹,这种时候请谁合适啊?你要早早答应了哪有这些麻烦事。”
最可气的是有麻烦了,甩给国公府了。
冯尚书微笑:“其实太仆寺少卿府也不是不能考虑。”
甩给国公府怎么了,想娶他孙女连这点诚意都拿不出来?
成国公府气得一拍桌子:“老酸儒,你这是威胁!”
爱你,以神之名
“老匹夫莫乱说,我是为孙女的终身大事好好考虑。”
成国公深吸一口气。
小不忍则乱大谋,把孙媳娶进门再算账!
“说得容易,合适的保山哪是那么好找的。”成国公气哼哼道。
冯尚书喝了口茶,笑着提醒道:“有一个人十分合适。”
“谁?”
“永平长公主。”冯尚书不紧不慢道。
以永平长公主的身份不怕得罪韩首辅,更重要的是人们都知道永平长公主喜欢冯大姑娘,在陆大公子与韩大公子之间选一个的话,陆大公子无疑出众许多。
为冯大姑娘打算,永平长公主出面当这个保山顺理成章。
而有永平长公主牵线,尚书府改变态度答应成国公府再正常不过,亦不会得罪其他两家。
我叫术
成国公听了眼睛一亮。
还是老酸儒机灵,请永平长公主最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