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sor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 愛下-第813章 抓捕-rlnpj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北苑小区3号楼502室。
洗手间。
“我有花一朵,种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与暮暮……”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壮女人,一边哼歌,一边照着镜子抹脸。
女人脸上有了明显的皱纹,不过她自己感觉还挺好的,尤其是最近两天感觉皮肤明显滑嫩了,想到这,她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九墓奇棺
真好。
“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女人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系统提示对方可能是快递或销售。
女人摁下了接听键,“喂。”
“您好,请问是马女士吗?有您快递,您是下来拿,还是我送到驿站。”
这两个她都没选,“我在家,你给我送上来吧。”
“你要是方便的话,还是下来拿吧,我还有其他的包裹,不太方便。”
最強棄兵 大俠張雲澤
“你不方便,我还不方便呢,你们公司快递费那么贵,我买的就是这服务,你要是不送,我只能投诉你了。”
“别,我现在给您送上去。”
女人挂断了手机,撇撇嘴,“小样,还跟老娘来这一套。”
亂世烽煙 醉夢清歌
女人继续站在镜子前面照。
黑道學生 煮劍焚酒
没一会,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女人走到门口,往外看了一眼,是个穿着快递制服的年轻小哥。
“咯吱……”一声,门开了。
女人让到一旁,盯着对面的快递员看,挺年轻,长得也很精神,就是眼睛小了一点。
藏心之心如刀割
“您好,是马女士吗?”
“是我。”
年轻的快递员问,“您的快递,用不用我给您搬进去?”
女人双手抱胸,点点头,“搬进去吧。”
年轻的快递员将箱子搬进了客厅,眼角的余光一直盯着侧面的女人,放下箱子起身后,女人依旧没有动静。
“您忙着,我先走了。”快递员撂下一句话,转身往外走。
此时,外面两侧站着不少人,燕子是唯一的一个女警,小声嘀咕,“哎,小眼这魅力不够呀!”
郭天旭瞪了她一眼,又给韩彬使了个眼色。
韩彬微微点头。
随后,郭天旭和韩彬带人冲了进去。
我的黑道男友
“警察,不许动!”
此时,小眼和女人也走到了门口,女人听到警察两个字被吓了一跳,楞在了原地。
看到对方没有反抗的举动,韩彬也没有给她戴手铐,上下打量了一番,这阿姨果然很壮,像是练过的一般。
“你们这是干啥?”女人语气中有些不满。
韩彬亮出了警官证,“我们是警察,有人报警声称遭到了你的侵害,我们是来调查的。”
女人轻哼了一声,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
“诶呦,您这说的什么话呀,我一个女人,能侵害什么人呀。八成是有人诬陷我。”
“你叫什么名字?”
“马月菊。”女人应了一声,往外瞅了瞅,“得,也没站在门口了,让人听到了不好,进去说吧。”
燕子嘀咕道,“啧啧,她倒是坦然。”
韩彬拿出了胡佳勋的照片,“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马月菊撇撇嘴,“果然是个忘恩负义没良心的小子,我没报警抓他,他到反过来害我。”
韩彬一挑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郭天旭也听出了言外之意,暗道,莫非这里还有其他猫腻,又或者是利益没谈妥?
马月菊不答反问,“警察同志,说实话,我也有些好奇,他怎么报的案,都说什么了?”
“他说自己是来送快递的,你让他将快递放到了客厅,而后从背后打晕了他,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遭到了捆绑,而后你强健了他。”韩彬简单的介绍了一句,并没有说细节。
“哈哈……”马月菊笑了,“他还真能编,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我倒是成了坏人,他到成了受害人。”
之前做笔录,韩彬也觉得胡佳勋的证词有些许隐瞒,“那你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马月菊沉吟了片刻,说道,“他根本就不是送快递的,而是一个小偷,跑到我家里来偷东西,才会被我打晕。”
“他是小偷?”燕子惊讶出声音来,“但是,我们查过你们的通话记录,他确实给你打过电话,你也接听了。我还头一次听说,小偷打电话前会跟失主打招呼。”
“他没跟我打招呼,而是故意试探我在不在家。”马月菊哼了一声,继续说道,“那天上午,我从网上下了点片,就在卧室里看片,然后,就有人打电话说是快递。我当时正在兴头上,就说自己没在家,让他将快递放到驿站。”
“谁曾想不到二十分钟,我就听到门响了,我当时也有些纳闷,我自己一个人住,其他人根本没有钥匙,门怎么会响,我意识到可能是小偷。”
“然后,我就悄摸的开了个门缝,往外瞅,果然瞧见进来了一个陌生人在我家客厅里翻,然后我就从卧室出去,趁他不备将他打晕了。”
“我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这你们总不能抓我?”
韩彬郑重说道,“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吗?欺骗警方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你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
“我发誓,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那家伙就是一个小偷,他先伪装成送快递的看我在不在家,听到我不在家就趁机潜入我家偷东西,鬼得很。”
韩彬和郭天旭对视了一眼,而后,郭天旭将小眼拉到一旁,小声的说着什么。
韩彬继续问道,“胡佳勋来你家偷东西是几点?”
马月菊想了想,“14号上午九点多吧。”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记不清了。”
“那就想,一直到你想起来位置。”
马月菊瞥了韩彬一眼,“警察同志你好凶哦,我怕怕的。”
韩彬打了个寒颤,后退一步,撒娇这东西也得分人,眼前这位撒娇,简直就是吓人。
看到韩彬的举动,马月菊脸上有些挂不住。
韩彬再次询问,“胡佳勋几点离开的?”
“十一点左右吧?”
“晚上?”
“对。”
“他在你家呆了将近十四个小时?”
“对。”
劍星斬
“你俩都干什么了?”
“聊天呀。”
“聊了14个小时?”
“对。”
“都聊什么了?”
“我抓小偷了,自然是想着报警,他就求我不要报警,说自己有多苦,有多不容易,让我给他一个机会。”
“就这些?”
“对呀,他反反复复的说,我这个人心软,就听着呗。”
“在反复的说,也不可能说14个小时吧。”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这段时间,他有没有说要离开?”
“没有,他就求我一直不要报警,我就开始纠结要不要报警,最后,我还是没报警,把他放了。”
韩彬话锋一转,“胡佳勋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你强健了他。”
马月菊恼怒道,“听他瞎说吧,我不是那种人。他这是在诬陷我。”
“你们两个在哪聊的天?”
“就在客厅。”
“这期间你是不是一直捆绑着他?”
“我也没办法呀,我想报警,他不让,我也不敢贸然松开他的绳子,他害了我咋办?”
“他有没有去过你卧室?”
“没有。”
“你确定?”
“我确定。”
韩彬招了招手,“搜。”
随后,燕子、大憨等一众民警,进入了卧室搜索。
“诶,你们干嘛呀,凭什么搜我家。”马月菊也急了,抢先一步挡在了众人身前。
韩彬亮出了搜查令,“你自己看看,这是证件。”
“让开。”燕子将马月菊拉倒一旁,大憨等人进入卧室搜索。
没一会,大憨就高声喊道,“韩队、郭队,我在马月菊家床下面发现了一个男人的内衣。”
听到这话,马月菊脸色大变。
韩彬指着男士内衣问道,“这是谁的?”
“我……男朋友的。”
鐵膽奇夢
韩彬哼道,“要不要验一下DNA?”
马月菊赶忙改口,“我也不知道是谁的?”
“你不知道,我告诉你。这是胡佳勋的内衣,你将他带到卧室内欺负,他为了保留证据,将内衣放到了床底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马月菊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示弱道,“是是,你说得对,我就是强健了胡佳勋,那有怎么样?有本事你抓我呀,我在网上查过,这根本就不犯法。”
韩彬笑了,“这的确不犯法,我也没想过用这个理由给你定罪。”
“你之前说,胡佳勋在你家逗留了14小时,你们两个一直在聊天,期间他没有要求离开,反倒是一直求你不要报警。从现有的证据看,你这些话根本就不可信,属于虚假供词。”
“你欺负他不犯法,但是,这个行为显然是违背他的意愿,非法剥夺了他的个人自由,已经构成了非法拘禁罪。”
“我们现在是以非法拘禁罪对你实施逮捕。”
韩彬话音落下,燕子和大憨走了过来,直接给马月菊戴上了手铐。
马月菊大声喊道,“我不服!你们凭什么抓我,胡佳勋是个小偷,潜入到我家偷东西,你们怎么不去抓他?”
韩彬道,“你放心,胡佳勋逃不了,他只会比你的罪名更重。”
“哈哈……这个二傻子,老娘跟他困觉是看的起他,呸,什么东西。”马月菊笑了起来,但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
对她来说,最难过的不是被抓,而是胡佳勋宁愿冒着坐牢的危险也要报警。
自己好歹也是个女人,有那么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