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小瞳,小点声,被酒店的安保人员听到怎么办?”
见廖文杰扑街,来生泪快步走到衣橱前,正想着将他扶起,惊愕发现他一只手伸出,死死攥住了一件衣服的衣领。
原本没什么,衣橱就是摆衣服的。
可如果这件衣服穿在来生瞳身上,那就相当不妥了。
“小瞳,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衣服穿好。”来生泪轻啐一声。
“不行,他手抓得太紧,我掰不开。”
来生瞳拽敬衣领,防止衣服滑落,见自家大姐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当即轻笑道:“大姐,说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你都快没衣服穿了。”
“美人计嘛,总要牺牲点什么……”
来生泪辩解一句,将滑落的肩带拉回原位,重新扣上衬衫纽扣。
“我看未必,小爱看得一清二楚,而且我都听见了,你今天用的可不是美人计。”
两人费力没法掰开廖文杰紧握的拳头,无奈之下,来生瞳只得将一截布料扯碎,这才成功逃出虎口。
“大姐,你真打算让他做我和小爱的姐夫?”将破碎的领口系好,来生瞳再次和廖文杰的拳头较起了劲,想把证据处理干净。
“不然呢,这是我第一次亲男人……暴力女,你力气小点,掰坏了怎么办?”
“呵,女人,这就开始心疼外人了!”
来生瞳阴阳怪气一声,而后好奇道:“会不会太突然,毕竟你和他才见第二面,第一次的时候也不是一见钟情,个人建议,感情需要时间培养,你有些操之过急了。”
“我有分寸。”
“尺度我倒是看到了,限制级……”
来生瞳耸耸肩,见大姐面色不愉,果断跳至下一个话题,问出心头疑惑:“大姐,之前他答应将‘黑夜的咒诅’当做定情信物送给你,为什么你不直接收下?”
“小瞳,刚刚你还说感情需要慢慢培养,怎么现在又开始催了?”
“不要转移话题,快回答我。”
“今晚我要钻石是别有用心,如果定情信物掺杂了这份心思,形同变质,会失去原本的纯洁。”
来生泪扶起廖文杰,让他靠着衣柜躺好,在其额头亲了一下:“而且我现在的身份也不合适,等找到父亲,将钻石物归原主,不再是猫眼的时候,再让他把钻石当做定情信物交给我。”
“大姐!”
来生瞳沉默半晌,缓缓道:“你为了我和小爱已经牺牲很多了,没必要再……”
“可以了,钻石就在床头靠背的夹缝里,拿上它赶紧离开。”来生泪出言打断,靠在廖文杰身边,佯装第二位受害者。
“好好好,都听你的,但你可要注意点,这个姐夫色色的,别被他占了太多便宜。”来生瞳不再多言,转身来到床头摸索起来。
葫芦兄弟之枯木孤影 暮萧云汐
很快,盛放钻石的木盒落入手中,有点轻,她紧皱眉头打开盒子,望着里面空空如也,顿时愣在了原地。
“大姐,东西不在里面?”
“什么!?”
来生泪飞快上前,夺过空盒看了一眼,下意识道:“小瞳,钻石被你藏起来了?”
“少来,我看是你被骗了吧!”
来生瞳捂嘴偷笑,难得看到自家大姐吃瘪,确实很有意思。
“不可能,就算他骗我,我的眼睛也不会骗我。”
来生泪摇头,亲眼看到廖文杰把钻石放进木盒,亲眼看到木盒被塞进床头靠背,怎么可能有假。
两人翻开床垫,里里外外搜寻了一边,就差床板拆成零件。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一无所获。
不死心的来生泪又回到沙发位置翻了翻,无奈接受现实,钻石凭空消失,不翼而飞。
“好奇怪,我明明看到……”
想到游轮上的扑克魔术,来生泪眼前一亮,蹲在廖文杰身前,四下摸索起来。
她红着脸拉开浴袍,依旧是一无所……不对,这次还是有点收获的。
“大姐,还没找到吗?”
“没有,他是个很厉害的魔术师,我猜不透魔术背后的原理,可能只有他本人才知道钻石藏哪了。”
来生泪脸色来回变换,不明白廖文杰为什么要骗她,因为不信任才故意欺骗吗?
应该不会,当时只要她愿意,即可将钻石当做定情信物收下。
可如果这句话也是欺骗……
初获爱情的女人开始患得患失,每做出一个对廖文杰不利的猜测,都会自己找寻理由推翻。
“大姐,现在怎么办?”
来生瞳忧心忡忡,不光是为了钻石的下落,更是因为自家大姐。
一直以来,来生泪都是三姐妹的领导者,既有着长女的无微不至,又有着长辈的风范气度,永远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为两个妹妹营造舒适圈和安全感。
突然看到来生泪六神无主,来生瞳也不免跟着慌了起来。
“没关系,我还有办法……”
来生泪接过耳麦,重新布置作战计划,让负责监视工作的来生爱准备道具。
二十分钟后,两名酒店工作人员乘坐电梯,将客人的贵重行礼托运地下室,等候已久的货车随之驶离富泽财团大酒店。
……
市郊,废弃仓库。
一束灯光照下,两个人影背靠背锁在椅子上,头上套着黑色布袋。
廖文杰和来生泪。
“阿杰!阿杰……”
在一阵小声呼喊过后,廖文杰悠悠转醒,晃了晃清醒的脑袋,反手和来生泪十指相扣。
“泪姐,你怎么样,这里是哪,他们没对你做些什么吧?”
“我没事,不过我刚刚醒过来,并不清楚这是哪里。”
来生泪咬牙道:“阿杰,对方应该是绑匪,这次是我害你受到了牵连。”
廖文杰:“……”
‘昏迷’的时候,该听的,不该听的,他全都听见了,当前的位置也因为乌鸦的视线,定位一清二楚。
他的初吻是每天凌晨准点刷新的初吻,必要情况下,透支为零的节操可以秒刷,来生泪的初吻是真的初,出生时刷新的。
一个妖娆魅惑的混血美女,媚态撩人,擅使美人计,居然还有初吻,这……
老色批狂喜!
最让他意外的是,卖惨效果惊人,原以为是一场暗藏杀机的小颗粒对撞,看谁更渣一筹,没想到对方只是个理论派的萌新,他稍微卖了下惨,就喜提富家千金一枚。
也不排除是来生泪自己的原因,就像她说的,外表坚强全是伪装,现实令她放下女性的柔弱,只为帮助两个妹妹遮风挡雨。
一旦这层伪装撕破……
“所以这不是爱情,只是心理防线被击破,本能产生了依赖,因为反差过于……”
“阿杰,你说什么,能大声点吗,我没听清。”
“我觉得对方并不是绑匪,如果是为了钱,大可以绑架你两个妹妹之中的任何一个。”
廖文杰说道:“虽然我没见过你的两个妹妹,但我相信,她们不会比你更优秀,换我是绑匪,选择肉票的时候肯定会优先考虑笨一点的。”
来生泪:“……”
好在这次没戴窃听器,不然两个妹妹听到了,肯定会借机刁难未来姐夫。
“既然不是为你而来,那就只能是我了。”
廖文杰淡定道:“以我的身家,没理由会被绑匪看上,唯一的可能,只有钻石在我手上的消息泄露。”
“有没有另一种可能,你私生子的身份曝光了?”
“泪姐,你想多了,我和富泽一家没有血缘关系,看脸就知道,他们一家有着祖传的眉毛。”
说完这些,廖文杰怅然叹气:“本想把钻石偷偷放进你的梳妆盒,给你一个意外惊喜,看样子今天只有惊没有喜了。”
“阿杰,原来你是这么考虑的!”
来生泪闻言心头一暖,笼罩的阴霾顷刻间烟消雨散,立马变成了万里无云的大晴天。
她就知道,廖文杰绝不会无缘无故欺骗她,就算骗了,也是为了给她一个惊喜。
“小点声,我偷偷告诉你,钻石一直在我身上。”
廖文杰伸出另一只手,将钻石放在来生泪掌心,然后悄然收起,变作消失不见。
“阿杰,你藏哪了,他们搜身的时候居然没发现。”
“我怀疑她们压根就没搜身……”
廖文杰撇撇嘴,小红伞一直被他死死攥在手心,怎么可能搜的出来。
倒是来生泪以找钻石的借口,拉开他浴袍的一幕,让他颇为不爽,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他不干净了,来生泪也别想干净。
咔嚓!
一声轻微脆响,来生泪身躯微颤,正打算问些什么,被廖文杰提前出声制止。
“嘘,别说话,我已经把镣铐打开了。”
“阿杰,你怎么做到的?”来生泪愕然,怕妹妹粗手粗脚,她亲自为廖文杰扣上了手铐,确认万无一失,没有理说解开就解开。
“逃脱魔术,基本功而已,我就不炫耀了。”
来生泪:“……”
逃生魔术也要提前做好准备,在无内鬼的情况下,轻轻松松打开手铐,绝不是基本功可以解释的。
“泪姐,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练过十年功夫,五步以内,可以秒杀一头老虎。”
“冷静点,不要乱来,万一他们有枪呢!”
“放心,没有万全的把握,我不会乱来。”
廖文杰点点头,说着让来生泪心头沉入低谷的话:“等劫匪现身,看看他们究竟因何而来,等套完情报,哼哼……今天不把屎打出来,算他们拉得干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