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xgo熱門都市小说 影視世界當神探 愛下-番外:奇幻之旅45閲讀-29ar2

影視世界當神探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當神探
没办法,肯为一个手下花这么多钱的大壕,比那些算计如何尽量克扣手下薪水的资本家可爱多了。
这样一来,只要小巴他爹在监狱里的最后这段日子舒服了,那二百万捐赠就跑不掉。
舍得花钱的有钱人,当然要尊敬。
出了监狱,小巴还想说点感谢之类的话,被路克挥挥手打断:“想要做好事,没有后顾之忧总是更方便一点的,你就当这是团建活动好了。”
小巴:……我还真没听说过这种团建。
话没说出口,他心里的感激却一点不少,甚至更多了几分。
異界重生之血族狂法師
当然,韦老爷和路克得到的感激基本差不多。
韦老爷解决了主要问题,路克解决了细节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路克付出的少,反而体现出他的细致。
路克当然是故意的。
不求小巴什么都听他的,但至少不能盲从韦老爷。
韦老爷可以获取队伍的主导权,但路克一定要获得一定程度上的“否决权”。
都市之最強異能者 蘇七
这点上,他不会退让。
带着小巴回到基地,两人直接找到维克多。
路克开口就问:“案件模拟做好了么?”
维克多随手挥开面前的虚拟光屏,又新打开另一面:“你和布鲁斯都说了两天了,我已经尽可能做到最大程度还原,你们可以补充下细节。不过怎么翻案你们来,毕竟这个我不专业。”
接下来路克就跟小巴、维克多一起,对着这个3D模拟的案发情形进行调整,还附加各种备注。
勾個帥哥來寵我 蘇小念
忙活了差不多一下午,路克终于开口:“好了,维克多整理一下相关数据,我找人送旧案调查组去,小巴你这几天去CSI,看着他们对这这些数据进行确认,你父亲的嫌疑就可以洗清了。”
小巴毫不怀疑。
参与整个虚拟场景调整分析的过程中,他都懊悔不已:自己给爸爸翻案,怎么就没想到从这些问题入手?
但路克似乎知道小巴会想什么,只是笑到:“你自己哪儿懂警方办案的程序和逻辑,你也没有媲美维克多运算量的超级计算机,想找到铁证哪儿翻案,哪儿有那么容易。”
小巴释然。
路克趁机团建:“所以,这就是团队的力量。把各自擅长的方面配合起来,就能解决很多独自无法解决的问题。”
这次,小巴和维克多都点头。
让维克多自己帮小巴弄这个,或许也行,但开头肯定会磕磕绊绊,甚至怎么开头都要试探好久。
内行人就不同了,完全就是按照警方证据的薄弱点去找寻线索的。
冒險在無數位面世界
亨利杀妻这个案子发生的时间,差不多是世纪之初,那时的科技比现在肯定是差一截的。
警方的很多证据,在当年可以算“铁证”,放到现在就不一定的。
比如屋内和亨利身上某几处血迹,放在当年就是“杂乱的无用血迹”。
而在有完整血迹鉴定资料库的路克这里,这是不符合“亨利行凶”的“第三者痕迹”。
其它,还有当年小巴母亲伤口的模拟,可以倒推出凶手至少比亨利高一截。
零零星星多个证据下来,足以证明亨利是被人刻意陷害。
小巴去CSI当外聘顾问,一来是亲自去盯着他会安心一点,二来就是要给鉴证人员解释某些证据分析的思路。
路克那一套还是涉及不少延伸的新方法,普通水平的鉴证人员真未必看得懂。
另外小巴和亨利是父子,翻案的证据不适合出现他的名字,所以只能当个顾问。
正式的鉴证材料还是CSI那边出,与小巴没什么关系。
简而言之,他暂时只是个义务帮忙的编外人员。
不过这个案子后,CSI里懂行的肯定清楚那些分析手段和论证方法的水平,小巴以后被找去当“外援”的机会不少。
高级鉴证人员想大富大贵不容易,但当个衣食无忧中产却不难。
虽然小巴现在还没这些本事,但路克的数据库里有大把案件侦破资料和技术。
小巴可以自己学一个或者几个类型,其余的拿回来让数据库分析,实际效果不比顶级鉴证专家差,GCPD只会赚不会亏。
特種兵亂秦漢
小巴也能拥有一个明面上让人尊重的职业,而且依然能主持正义。
况且,鉴证专家脾气怪一点怎么了?路克的便宜叔叔老G脾气就很怪,别人还不是要将就他。
……
小巴忙碌中带着期待地去上班了。
这事不会出什么问题,但多少要花三五个月走法律流程。
要是没钱,那折腾个几年也不稀奇。
萬界獨行者 笨鳥中的菜鳥
路克少了个试验品一号,自然就瞄上了试验品二号,找到维克多嘀咕了一下午,两人就达成了合作协议。
维克多的身体很强悍,但太“原生态”。
路克打算帮他弄两套战甲,一套高仿真人,一套战斗防护。
维克多所需要付出的,不过是为正义联盟做数据处理——比如在网上查找对联盟不利的言论来源,以及进行适当的反制措施。
有了小巴的例子,还有路克的“团建理论”,维克多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接受了。
他帮小巴也没收费不是,总不能换到自己就要路克“收费”吧!
掠王成癮,輕狂二小姐
作为一个团队,本来就需要这种相互帮助与磨合,增强彼此信任度。
完全不交流接触,临时来起来的那叫雇佣军。
维克多的脑子比电脑还方便,可以任意调用存储数据,因此制造战甲的空隙就和路克聊聊数据处理的问题。
“你说让我注册ID,混进各大反超人、反蝙蝠侠的这些群体里,我理解。”维克多眼中红光闪闪:“可为什么要我表现出最狂热反对的那种样子?”
路克抿了一口咖啡:“个人是有智慧的,而群体是无意识的,这个你肯定知道吧?”
神傷 斷水流
维克多点头,随便扫描下,他就能把大量的学术书籍塞进脑子里。
当然,记住→理解→应用是一个过程,并不是很多人以为的“记住就会了”。
记住马老大的《资本论》,或者某些内容的人很多,曾几何时中国中学生随便都能在课本上找几段。
但能拿来分析现实社会里某些现象,甚至能用它来赚钱的人,却是指数级减少。
维克多也就是记住,最多想起时有点个人联想,更多的也不可能深挖。
这一点上,他不比正常人类高明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