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ch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興漢使命-第1338章 矢志問仙展示-olqi9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
刘正终于明白了,洛神甄宓入驻灵魂启三才阵,就是为了重温旧忆,为成就问仙阵积累经验。
千万年创世轮回,十全阵了然入心。问仙阵下香魂怒,道是仙途误好音。
凌碧波山河永固,济苍生日月皆温。争向上峥嵘岁月,开大道列位佳宾。
及至洛神断魂消香之后,天地重新轮回,洛水出,新人类出现。
陈思王曹植引一曲《洛神赋》于帝都,却道出了洛神艳冠天下之名。
刘正携任务穿越东汉末年,兴商派以阻轮回。
一路向上,拼搏至此。
逍遥谷里不逍遥,窥探命运却操劳。
灵魂有阵,体悟金刚。
这一番修炼,使得刘正看到了一丝道运。
修道者与天争斗,却成了天地手中的剔骨刀。
问仙有缺,谁可补全?
众生皆碌碌,却冲不破盖在头顶之上的天空。
“夫君,捅破牢笼,才能看到真正的自由。”甄宓说道。
“牢笼之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欲挣脱这片天地的人来说,桎梏便是牢笼。然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牢笼便是保护伞。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没有未知的危险,这片天地的秩序就得以维持。”刘正说道。
甄宓沉默了,刘正的选择,对于巅峰的修道者很不公平。
龙困浅塘,的确需要打破束缚。
然而对于那些生活在池塘里的鱼来说,池塘破了就得流浪。
龙归大海可以兴风作浪,鱼归大海就会成为其他海族的食物。
世间真龙,毕竟少数。
虽有引领天下大势之功,却也将弱者绑上战车烟消云散。
修道焉得双全法,食物链顶端的人只负责捅破天。
至于天塌了,就得高个子顶着。高个子顶不住,大家一起完蛋。
打破牢笼,得益者不过是寥寥数人,风险却是让亿万人分担。
问仙有风险,轮回且绵长。
甄宓修道无穷岁月,当然知道牢笼的危害。
规避风险,并不意味着风险会消失。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终有一天会因为投机取巧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在牢笼里安分守己,很有可能会逐渐地丧失登高望远的力量。
当牢笼外面的人主动打开牢笼的时候,里面的生灵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守护天地需要力量,至少得掌握打破牢笼的力量,才能在新的天地里占据一席之地。
刘正终于想通了,唯有放弃牢笼的舒适环境,才能获得保护世界的力量。
问仙阵里莫问仙,打破牢笼看新天。
残缺的问仙阵进入刘正的灵魂核心,直接进入了甄宓的命脉。
難得有情郎 程筱禾
那残留的庞大道元,直接将刘正送上了力仙境界。
以阵为核,成就阵仙。
刘正的突破,竟然引起了五方神兽凝形祝贺。
逍遥谷的传承大阵,也开始了共鸣。
力仙,可以精确获得绝对力量。
刘正获得了灵魂六合阵的开启之法,轩辕无双手持轩辕剑进驻阵位。
六合阵攻守兼具,刘正开始参悟无形之阵。
天地生灵皆为阵眼,六合一击,天地归一。
刘正突破的动静,令逍遥谷中的所有人都无法潜心修炼。
瘋狂指揮官
九重天的修道者,都不约而同的出关,以灵魂审视刘正。
张仙陵也在第一时间走出了修炼室。
“你已经突破力仙了?”张仙陵问道。
“天地万物皆为阵,我为阵仙四海倾。”刘正答道。
刘正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段文字:
天下阵道,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以阵为阵。这也叫做借物成阵。这种阵法需要阵眼,也有迹可循,是最容易破解的阵法。
第二重:无形之阵。布无形之阵,需要以虚空寄念为依托。
当然了,这种布阵之法依旧存在匠气。有人打破虚空,也就有机会破阵。
第三重,一念成阵。布阵之人收发随心,即便是对手有破阵的能力,也没有破阵的时间。
刘正的灵魂之阵,依旧处于第一重境界。
灵魂阵眼虽然说介于虚实之际,但是却扎根于修炼者的灵魂。
人死阵消,依旧处于借物成阵的范畴。
刘正望着张仙陵,突然想到了了一个布阵之法。
灵魂六合阵突然施展,直接把张仙陵设置成了阵眼。
以对手为阵眼,基本上就扼杀了大多数破阵手段。
毕竟想要破阵,就得自残。
张仙陵眉头一皱,忍不住的问道:“这就是你的傍身阵法,好像还处于不完全状态?”
“这是灵魂六合阵,布置好之后储藏于灵魂之中。用的时候直接拿出来就好了。”刘正答道。
张仙陵突然伸手,直接抽出刘正的道运,在其中的某个节点之上点了一下。
江山 丹東大米湯
刘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却发现张仙陵已经摆脱了阵法的影响。
“阵仙对付同阶之敌,倒也所向披靡。只不过要越阶对付气仙,那就是自寻死路。”张仙陵冷笑道。
“师姐,我错了。”刘正说道。
“行了,我只是让你明白。灵魂阵法,就相当于拥有大量存款的富二代,想花钱就花钱。力仙就是力仙,花存款很爽,却没有足够的挣钱能力。气仙克敌制胜,相当于直接冻结了富二代的银行账户。”张仙陵解释说。
富二代用钱砸人,结果却被冻结了账户。这比拼的结果也就没有悬念了。
刘正听了张仙陵的解释,顿时就哑口无言了。
詭事怪談 舞馬長槍
境界的硬伤,不是灵魂阵法可以弥补的。
账户里的钱再多,也项不住人家直接封号。
难怪力仙无法越阶挑战气仙,气仙面对道仙的时候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
刘正很快就端正了态度。
正在这个时候,道仙门的接引使者陈抟乘坐飞舟降临逍遥谷第一百层。
“张仙陵掌尊,张氏道脉的参赛队伍是否集结完毕,接引号飞舟在武当山的停靠时间只有五分钟,请抓紧时间登上飞舟,过时不候。”陈抟说道。
“陈掌尊稍待,还有两名弟子尚未出关,我这就发起召唤。”张仙陵说道。
张仙陵立即发起召,把依旧处于深度修炼状态的林玉清和张劲拖出了修炼室。
陈抟望着张仙陵手中的参赛名单,掐指一算,随后就阻止了身旁副手准备验明正身的打算。
张仙陵扛起林玉清,率先走进了飞舟的院落。
刘正无奈,只得跟上。
陈抟接收完张氏道脉的参赛者之后,直接驾驭飞舟朝着华山方向飞行。
张氏道脉在接引飞舟的院落十分庞大,有49间房。
院落修得金壁辉煌,在院门上,还有一块蒙尘的檀香木匾额,上面镌刻着四个字:武当金顶。
在武当金顶的隔壁,就是左氏道脉的泰山玉皇顶。
武当金顶的南面,就是于氏道脉武夷山桂香园。
武逆九天
背后则是王氏道脉的终南山别院。
刘正刚进入武当金顶,却发现大部分房间已经年久失修了。
负责日常维护的张氏弟子,大多面有菜色。
“师姐,这是怎么回事?”刘正问道。
“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张氏道脉势微,直接连累了在接引飞舟上供职的张氏弟子。”张仙陵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