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w1j優秀都市小说 仙宮-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再遇魔女鑒賞-tlnjf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没错,叶天听出这个少年那个嗜血无情的魔女嘴中的“何师弟”。
叶天心中还是有点紧张的,即使他的伪装做得非常好,但是这个什么“何师弟”的神秘他是见识过得,就像是鬼影一样。
拍拍我的王子殿下
即使就是现在,在他的感知中,他还是无法确定对方的存在,这家伙就像是一个影子,你可以看得到他的存在,但是随时都能消失。
一时间,即使是阳光浓烈的午后,叶天都感到脊背凉飕飕的。
一道绚丽的白光在他眼前闪过,一霎那间,他的所有的思绪都停止了,整个世界都似乎只剩下了这道白的可怕的光芒。
白光过后,只有四个人还站着:独臂李门主,闭着双眼的李清尘,叶天以及那神秘少年,至于其余的人都晕了过去。
而在他旁边,任强双眼睁得大大的,胸口有一道整齐的血痕,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叶天喉咙动了动,努力地从刚刚那种犹如置身修罗血海的感觉挣扎出来,心中无意识地呻吟着:“刚刚那是什么?是刀光吗跟台风一样,这真的是人力可以做到的吗?”
那个少年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勉强站立的叶天和李清尘:“你们两个不错啊,有空切磋下吧。”
他的话音刚落,李门主就一声大吼道:“何泰,你怎么敢就这样杀掉我的人?”
何泰睁大眼前,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说道:“你知道我也不想的。我这个人最心软,最怕这些打打杀杀的事。但是这可是掌门的命令,喏,金师姐来了,你问她吧?”
“问你个大头鬼!你把人都杀了,还问什么。爹爹都说了这个卧底只是有嫌疑而已,又不是一定是他做的手脚,你这么急干什么?”清脆的声音随着一道火红的身影在叶天耳边如同炸雷般出现。
叶天瞬间眼睛睁大,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眼前这个风风火火出现的艳丽少女不是那个让叶天“朝思暮想”的魔女又是谁。
接着趁对方没发现他的异常,叶天急忙低下头,心中想道:“这少年就是那个何师弟,竟然这么强。不知道,她怎么样。”
想到那位月下魔女,叶天心中泛起道道涟漪,但是马上想到强敌在侧,他又凝神静气起来。
好在此刻的魔女却是相当的气急败坏,没空注意他,她看着地上死去的任强对着那少年就是一阵数落。
何泰没有一丝反驳和不耐,谁能想到这位人畜无害的“好好少年”杀起人了也废话都不多说一句。
超級玩具 余之雨
極品小農場
旁边的李门主显然对突然出现的少女也非常忌惮,对方一出现他就火气顿消,再也不说话了。
至于死去多时的任强,叶天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道:“王兄你一路走好。有机会,会给你讨一个公道,假如你真的有冤屈的话。”
那魔女大概是训够了何泰,对着李门主说道:“李叔叔,这人是别派的卧底,我爹爹不会怪你的。呀,这两个人不错啊,还能站着呢。何师弟你功力倒退了。”
说到这,她突然歪着头,盯着叶天说道:“喂,你抬起头来,好奇怪,本小姐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
叶天心中一紧道:“不是吧?这样还能认得出?”
不过,他也无法可想,只能硬着头皮抬起头来。
少女仔细看了看叶天,眼中闪出一阵狐疑的光芒,最终摇了摇头,兴趣缺缺地道:“算了,是我看错了。那呆子就算不死,也不可能有你的修为,何师弟这里好无聊,我们走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天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中想道:“这魔女看来来头不小,她年纪轻轻,修为一定不怎么高明,能够一定程度看破我的伪装,想必是有异宝在身或者天赋异禀。”
整个修行界这么大,总有一些人是天之骄子,一出生就有着过人的本领,不过让叶天放心的是,明月老人的面具果然不凡,让他这个现在看来漏洞百出的计划竟然侥幸成功了。
他一边心中按叫侥幸,一边对着李门主说道:“门主,刚刚少年和少女口气好大,他们是什么人啊?”
本以为那李门主在火头上会斥责他一顿,然后告诫他不该问的别问,谁知道这位独臂男人倒是很耐心地回答了他:“那姓郑的你躲着点,至于金小姐是我们掌门的女儿你要是够强倒是可以有想法。”
一番话让叶天听得目瞪口呆,顿时觉得这个李门主的为人和他原先想的并不一样。
叶天之所以心中诧异,是这李门主似乎对他很有耐心,通过了考验就会被另眼相看,很现实的处事原则。
旁边的李清尘突然睁开眼来,感叹万分地说道:“好刀法啊!”
叶天看了看同样和他一样纤尘不染的李清尘,更加觉得这家伙有点深不可测,同时他也明白了燃火观这些人的处事法则,那就是强者为尊。
这个李清尘发现叶天在偷偷看他时,还很作怪地向着叶天挤了挤眼睛。
接着,地上昏迷的几个新晋记名弟子没有醒来,倒是和叶天战斗的那个壮汉醒了过来,只见他一脸懵懂地看着一片狼藉的广场很诧异地说道:“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晕过去了?”
李门主很无奈地看着这位搞不清楚状况的“仁兄”,想了想说道:“既然任强死了,李剑华你就顶他的位置吧。”
听了这话,李剑华这才狂喜起来道:“李叔,谢谢你。”
李门主冷哼了一声,却是不再理他,这位看上去很聪明的李剑华也明白了什么,讪讪的不再说话。
这一下,叶天倒是觉得这些修士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也是有人之常情的,也会徇私枉法。
看来到那里,都有走关系,通路子这一说,难怪这个熊一般的壮汉能搞到那种威力不小的暗器,原来是有位好叔叔。
接下来,李门主没有多说,等其余四个人醒来后,就领着他们这五男一女向着大殿走去。
记名弟子的认证仪式虽然比内门弟子地差远了,但是也是相当繁琐,直到夕阳斜下,叶天才回到了他的新的住处。
对于记名弟子燃火观还是很在意的,不光衣食无忧,一应俱全,还有经验丰富的老修士负责解答他们的修行疑问。
到如今,天地元气匮乏,道法的修行也比之上古以前艰难了不知道多少,没人指点就如无根之木是万难成事的。
叶天也是深思熟虑以后的前进方向,不生怕走错一步,就万事皆休,粉身碎骨。
白天的时候,李清尘还找过他,说要和他联盟,他记起其他几个人看向他畏惧的目光,这时候他才明白原来不知不觉他竟成了新的记名弟子的领军人物。
这让他心中有点小窃喜,但是不得不承认,比起这些自小修行的人,他的眼光和见识都是差了很多。
这些人清楚同门之谊在将来会成为很有用的助力。
修行一途上,光靠单干是很难有什么成就的,绝大多数的修士还是要依靠前人,依靠门派,依靠三山五岳的同门好友。
叶天虽然只是一介秀才,但是平常的时候也会和镇里的其他书生一起游玩赋诗,深知人际关系的重要性。
可惜的是,他来燃火观可不是来修道的,因此,他婉拒了李清尘的好意。
接下来,叶天花了大半晚上来修行那艰深的万物引气诀,到最后不得不皱着眉头停下了。
这心法的难度超乎他的预料,他的时间又太少,看来不能这样按部就班地修行下去,要另寻他路了。
只是在这之前,叶天还是想继续试试,他可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只是修行果然没他想的那么容易。
三天以后确定无法突破心法瓶颈的叶天无奈地来到问道殿,虚心向那名叫唐足贤的老先生请教起来。
这唐足贤是他的二师父,也就是负责向他解惑释疑的人。
萬仙主宰 風回
两人虽无师徒之名,但是有师徒之实,因此叶天按规矩尊称他为二师父。
“什么?记名弟子要完成一个任务才能修行一门道法?”叶天还不知道有这个规矩。
老人深深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们燃火观又不是行善堂,要是人人都来学道法,那还不全乱了。我手头有一个适合你们新人的任务,你接吗?”
既然已经决定当一个独行客,叶天深知没有几分过人的本领是万万不行的,因此明天一早他就要去藏道阁去选一门合适的道法。
一般来说,像叶天这个境界的修士是很少花太多精力去研习道法的,原因还是灵力太弱,只是叶天不知好歹地修习了上古功法,进展缓慢,瓶颈众多,他只能分出心思去修习一门道法。
没想到记名弟子竟然不能随意学习道法,竟然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完成任务,叶天可是知道任这唐足贤说的天花乱坠,也掩盖不了九死一生才能完成门派任务这个事实。
但是他想要两年内在众多弟子中脱颖而出,他别无选择,只能一咬牙道:“我接了。”
问清楚这次任务内容后,叶天也是松了口气,运气不错,绝对是他能力范围之内。
说起来也简单,山下的甘县富商恒聚财之子恒楚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不不干净的东西,日夜不得安宁,嚎哭不已。
恒聚财花了大价钱请了不少道士和尚,短短几天,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法事,真金白银也流水一样的花了不老少,结果啥用没有,唯一的儿子嚎哭地更厉害了。
实在没有办法这才想到上山来请燃火观的人。
叶天也理解为什么一开始不来找这燃火观,实在是要价太高,仅仅是请他们这些记名弟子出手,这位恒聚财就得搭上一大半的家产,任谁也不会太开心。
几日以来,叶天已经学到了不少东西。
在明月老人的帮助下,叶天对于整个修行界都有了大概的认识,而在燃火观的学习将框架中缺少的东西给补齐了。
现在,他对于修行界的认识已经清晰起来,不再是抱着敬畏而又惴惴的心态。
像是这次任务,他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厉鬼在害人,可能是这个恒聚财为富不仁,这才有今日之祸。
这个任务也简单,耗费点灵力写几个符咒就可以了,算是叶天运气好,开门红吧。
当天中午,叶天就来到了恒聚财家里,在大家都不信任的目光,轻松收服了那个厉鬼,然后他不顾恒聚财几乎哀求般地挽留,马上回到龙雀山交任务了。
第二天一早,叶天就来到了藏道阁,然后将写着“烽火堂乙字旗叶天”的玉牌交给了看管人。
那个面色清冷的修士看了叶天一眼道:“选好适合的道法就来我这登记下,然后找你的二师父,你师父确定了之后才能修习。”
叶天连忙点点头,知道这个人面冷心热,心中很感激他的好意。
早在修行道法之前,他就把其中的利害弄明白了。
总得来说,修行道法有很多注意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是越厉害的道法你就越该修行。
就像烛火灵术,在有的修士手中妙用无穷,威力甚大,而在别的修士手里,甚至还不如吐火吞雾的杂耍戏法来的有用。
因此,选择一本适合修士的道法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也是因为威力越大的道法修行难度也越大。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趋之如骛地参加道门的原因,不光有着大量的道法可供选择,更重要的是有人指点,否则修炼一门本性不合的道法费时费力还不说,效果有的真是有不如无。
因此,叶天选择道法的时候也是慎之又慎。
在满满几书架的道法中,叶天最终选了一门小搬运术。
好在燃火观有几分底蕴,道法中不只是只有邪道功法,否则,叶天只能是空手而归,像那些生魂唤鬼大法之类的残忍道法,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修习的。
他选择这门小搬运术不光只是因为它堂皇正大,并不需要行那魑魅魍魉之举,更是因为这门道法的威力和神识的强弱呈正比。
叶天现在知道他的那超级感知也无非是因为神识异于常人罢了,那么修行起这小搬运术想必也不会弱。
登记了之后,他拿着这小搬运术找到了他的二师父,也就是唐足贤。
唐足贤看了半天手中的道法,又看了看叶天的资料玉牌,捋了捋胡子道:“这小搬运术来历也是不凡,乃是玄门正统一支,因此平正中和,你的灵力倒是很适合修炼这门道法。只是终究是不成体系的道法,没什么前途,就算你练熟了,也没什么大用,灵力的消耗可不少。这样,你确定要修习这门道法吗?”
对于这门道法的优劣,叶天早就想明白了,他考虑地也是很多。
他们这些修士在凡人小成之前的这个境界还是很尴尬的,虽然身怀灵力,可以几天不吃不睡,但是真正打斗起来,和那些武夫其实也差不多,只是他们的前景不可限量,而武夫一辈子也只能是武夫。
这也是为什么叶天差点被那李剑华阴了,要是当时有这门小搬运术,只需轻轻一挥手那些毒水就会反泼回对方身上,自然可以轻松获胜。
当然,这门道法也确实如二师父所说耗费灵力太多,作用有限,几乎只能在凡人小成境界的修士逞威风。
只是叶天现在也只想这样,以后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他现在在和时间赛跑,只能优先选择能够最大发挥他优势的道法。
说不定修炼道法能够顺势破除他的修行瓶颈,叶天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清凉的竹舍内,叶天悠悠醒来,看了看两个清秀的少女,脸上显出一个无奈的神色道:“阿双,小竹你们下去吧。今晚上不用你们伺候。”
两个少女柔顺地走了出去。
叶天苦笑地摇了摇头,看着摇曳的烛火想道:“红袖添香,这不是我梦寐以求的吗?原来也不过如此啊。”
不得不说,燃火观对他们这些记名弟子是真的不错,还没成为正式的记名弟子就每人送两个柔顺动人的处子。
这两个少女都是遭逢大难,幸得燃火观出手这才得以保全,两人无论是才貌还是性情都是百里挑一的,对叶天也是全心全意,以前叶天说不得要行那才子佳人之事,只是现在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
破天弒神
这几日叶天一直在入定和参悟道法,并没有接下新的任务,期间这两个少女对他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他打算以后给她们找个好人家。
極品善人 豆漿油條
想到这,叶天不由叹了口气,心想道:“别看我现在光鲜,其实就如这灯火一样随手可熄,陈虎的恩情我尚未能报答,何必害人害己呢。”
很快,他摇了摇头,将心思重新放到了脑海中的血书中。
本来他是打算快速练成道法,然后完成任务获得可以打破他修行屏障的丹药,奈何计划不如变化快,突然出了一个让他不能不注意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