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x3ti超棒的都市小说 《匠心》-746 是讀書-6yewu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此时,许问刚刚完成了这块木头的表面处理,正在进行下一步工作,将木板进行分割。
这原本是一扇木门,相当于是块整木。
这么大一块鸡翅纹血榉,确实是捡了大漏,但它也不是没有问题。
它有三道非常明显的裂纹,除此之外,还有延伸出来的十几道细小裂纹,以及更多更细小的。最后面这一种不仔细看不是很容易看见,但处理时不小心谨慎的话,会带来严重的影响。
许问早就想好要做什么了,此时用炭笔在表面划出了线条,线条有直有弯,看上去没什么规律。
“这是要做什么?”关龄的室友问她。
“看不出来啊……”她的头歪过来正过去地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只能摇头。
“看上去是要把它切开,这么大张完整的板子,切了不是很可惜吗?”花痴室友不开玩笑了,正经地问道。
“也没办法吧,这么多裂痕。”关龄说。
“这线条弯弯曲曲的,感觉要把它切成样子也很不容易啊。”
“确实。”
霸王之路 飛龍入海
许问胸有成竹,很快画完了线,端详片刻,拿起了旁边的锯子。
“手锯?”
“不是电锯?”
屏幕前和弹幕上一起发出了疑问。
现在除了少量木工,大部分人用的都是电锯,电力驱动,强劲有力,还有不同的型号类型,比手锯好用多了。
但许问此时拿出来的,明显就是手锯,造型简洁,木制的手柄被磨得锃亮,钢制的锯条反着寒光。
不过许问拿出的手锯不止一种,而是一排。
“应对不同的状况,我们会使用不同的工具。这种叫横锯,用来把木料锯断。这种叫竖锯,顺着木纹竖着把它分解开。这种叫线锯,用来锯割曲线形状的。每种锯子有不同的锯齿粗细,应对不同的木料情况。”
作为主播,许问还挺合格的,稍微讲解了几句,接着就开始动手了。
他先拿起一把横锯,毫不犹豫地下手,沿着一根线条,把它锯开。
他的手稳定而有力,摄影机适时拉近,可以清楚地看到锯缝沿着他先前所画的线条前进,两者完美贴合,没有一丝偏离。
“卧槽,太舒服了,强迫症恨不得住在这个直播间了。”
老板我罩你
弹幕真情实感,不用脏话简直没法表达刚才那一阵的舒爽感。
而这不过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许问沿着他先前画出来的线条,不断切换各种工具,流畅得惊人。
无论他如何切换,锯缝都紧紧地贴着画线,严丝合缝,让人看得极爽。
鬼妻壓床:極品女鬼未婚妻
蘭因·璧月
最关键的是,在这个过程里,许问体现出的是一种极度的游刃有余。
其实这块木头并不是完美的——毕竟是自然的生物,即使出生环境已经算得上优良,但数百年间,仍然会遇上各种危险事故。每一种事故,都会给它留下深入内部的痛苦伤痕。
这伤痕在进行分解处理时,会变成工匠的阻碍,总会让他们做得不那么顺利。
但在许问这里却完全不会。
他的手和他手上的锯子仿佛是有魔力,轻易地穿越了那些阻碍,就像烧红的刀锋穿过牛油一样。那感觉,就像木头过往的伤痛被抚平,观看者的心灵也跟着变得平静了下来。
这段时间,关龄的寝室里没一个人说话,三个女孩都专心致志地看着许问的动作,就像沉下心去看一本书、听一首歌一样。
“我回来啦!”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这一片奇特的安静,寝室的第四个人回来了。她咚的一声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了桌子上,大声说,“我买到啦,你们赶紧趁热……”
话没说完,三个女生一起抬头,动作一模一样——食指竖在嘴唇前,给她比了个安静。
这女生愣了一下,好奇地看向电脑屏幕,压低了声音:“你们在看什么?直播?这么一大早的看直播?”
“嘘嘘嘘,别说话,你看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关龄自动把桌上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吃,一边吃一边对她说。
刚回来这女孩名叫镜虹,是个吃货,她今天一大早就跑出去买两个街区以外的早餐,结果才买回来,就发现跟不上寝室的流行了。
不过她脾气很好,一边把袋子拉开让室友吃,一边看向清楚,想搞清楚她们究竟在看什么。
“是平镇那个展销会?”她很快就看出来了,“这是在做木工?”
“对!”被镜虹这一打断,大家也回不去之前奇妙的感觉里了,索性给她解释。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今天从开始到现在发生的所有新奇有趣的事情全部讲给了镜虹听。
讲着讲着她们就发现,许问所做的每一步竟然都有吸引人的点,她们讲了半天还没讲完。
听到后半段,镜虹的表情有些微妙:“天人合一?”
“是啊,你知道的吗?”
“没有,就是觉得,听上去跟小说似的……”
史上第一紈絝:王的童養媳 微格格
“是真的!”三名室友异口同声地强调。
镜虹听她们说完,道:“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魔王神官ii 肥面包
“对对,可有意思了!你也来一起看吧!”
莫道千年不相思
“嗯。”镜虹应了一声,坐下来,一边吃东西一边跟她们一起看。
看着看着,镜虹的手停住了。她紧盯着屏幕,食物放到嘴边,却好像忘记怎么塞进去了一样。
…………
可能因为刚才那段的效果太好,很快,又一个剪辑好的视频联动了方守一他们直播间。
方守一看见了就对文同心说:“看,这就是天人合一的效果了。其实我刚才想了一下,天人合一要说完全是因为观察得够细致,感觉也不对。它还是有点儿玄妙在里面的。”
“怎么说?”文同心问。
“就拿这个来说。”眼前现成的例子,方守一很好解释,“他能操作得这么顺利,一方面是因为他对这块木头已经有了足够多的观察和了解,另一方面,用我们的话来说,他跟这块木头相通了,两者达到了心与灵上的和谐与共鸣,由木心引导着他做到了他想做的事情。”
“万物有灵,木亦有心。”方守一说。
“……这太唯心了,难以理解,难以理解。”文同心想了半天,连连摇头。
“哈哈,你就把它当成是工匠的‘道’吧。”方守一笑着说。
“你是说,这位许小师傅已经到了这个境界了?”文同心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悚然问道。
“是。”方守一只回答了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