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xr0b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五百三十七章 有點疼熱推-l0xcl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那会儿,那群畜生反扑的厉害,我们就在国境线上反复易守……”
絕世狂妃:廢柴大小姐
梁兴国端着酒杯,手抬起来,没放下,看了眼远处,再看了眼身侧几人,出声继续说着,
“……我们所在的部队,奉命坚守一个阵地。”
“……那群畜生就像是疯了一样,不断朝着我们阵地宣泄炮火,发起冲锋……连长那会儿,恰好就在我们旁边,笑着跟我讲,我们所在阵地恰好就在那群畜生阵线里面,就像是颗钉子钉在那儿,如果敌人不把这颗钉子拔掉,整个阵线就会被撕开一条口子。所以,只要我们在那,那群畜生就会不断调集部队过来,对我们阵地发起冲锋……”
抬起头,梁兴国望着远处,似乎回忆着,视线有些失神,
“……在那阵地上坚守了半天,打退了几次敌人的进攻后,我慢慢就明白了,等打到晚上的时候,老汤,施三娃他们也都慢慢反应过来了。”
“……嘿,毕竟那会儿也打过不少仗了,这点事情还是能看明白的。”
旁边,施远征笑呵呵着,接过话出声说道,
旁边,鬼差,和另一个军人,脸上也笑着,
梁兴国脸上浮现出些笑容,看了看施远征,看了看鬼差,也笑着。
廉歌看了眼身前几人,看了眼他们脸上的笑容,转过了目光,没多说什么。
清风拂过密林,四侧树上的枝叶轻轻晃动着,响着些窸窣的声音,
有些清冷的月光,再透过这密林间的空隙,往着林下挥洒着。
從荒島開始爭霸 怒笑
“……阵地上,战壕里,战友一个个倒下,就没再能爬起来。”
“……第一个,是老汤。”
梁兴国的话语声混杂在了林下的清风中,随着清风在四侧响着,
“……到了夜里,那群畜生虽然放弃了继续对我阵地发起冲锋,但还是不断炮击阵地,进行袭扰。而那群畜生兵力比我们阵地上要多很多,我们不能也无法主动出击,只能轮流守夜,其余人在战壕里休息……
……前半夜守夜的是我,后半夜是老汤。前半夜平安无事,我虽然有些累,但却不觉得困,我同老汤讲,让他接着休息,我接着守就行,他没同意,说让我也休息会儿……”
“……我躺在战壕里,时不时就能听到炮声落在阵地这边,我以为我睡不着,但迷迷糊糊的,还是眯了一会儿。”
“……东边刚开始泛白,离着太阳出来又还有会儿的时候,也是人最困的时候,阵地上,战场上,在响起了枪声,听到枪声响起来,我就赶紧战壕里爬了起来……
守夜的老汤,这时候倒了下来,就在我旁边。我没去扶他,他倒在了地上。来不及管他,我架好枪,就对着那群畜生继续开火……”
“……等打退了那群畜生的这次进攻。我回头看,老汤已经死了。他头部中枪,倒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梁兴国说着,又再沉默了下。
“……死得挺干脆的。至少我也没感觉到啥痛苦。”
旁边的鬼差,笑呵呵着出声说道。
“……那次敌人发起的攻击,除了老汤,我阵地上,还倒了个人,是个新兵,刚上战场那会儿,他还很害怕,到那会儿的时候,他已经能听着炮声,和我们说笑了……”
梁兴国又再继续说了下去,
鬼差脸上笑容渐渐褪去,有些沉默。
“……然后是老徐,”
梁兴国说着话,转过头,看向了施远征旁边那男人,
“……那天,那群畜生好像又调集了不少部队过来,不断对我方阵地发起了冲锋,我们不断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根本没顾得上其他,只是在敌人进攻的一次间隙,听到施三娃在我耳边跟我说,告诉我,老徐死了。我不知道老徐怎么死的,什么时候中了枪,或者是被炮弹弹片给击中了,我只知道我战友又倒了一个,然后又一次敌人涌了上来,我就不断开枪。”
“……那一天下来,到傍晚的时候,我方阵地上,枪声变得越来越变得稀疏……我身边就剩下了施三娃,我手下其他兵,全都阵亡了,尸体就横在战壕里。”
絕色閻羅是夫君
“……虽然我是个新兵,没啥经验,但老子运气好啊。这事儿老汤,老徐你们两都得服我不是。”
“……是是是,你厉害,你厉害。”
施远征笑着,有些得意地对着鬼差和旁边另一个男人出声说道。
鬼差先是没好气地应了声,紧接着又笑了起来,
梁兴国也脸上露出些笑容,
紧随着,脸上笑容又渐渐褪去,
“……虽然我和施三娃那会儿都还活着,不过我们两个身上都有中枪,他左肩上中了一枪,左手已经抬不起来。我腹部中了一枪……挺疼的。
不过打了那么多场仗,也算有经验。这种伤,没个十几二十小时也死不了,等疼个十几二二十个小时,才会因为感染死。”
梁兴国说着,语气没太大起伏,似乎只是说件寻常的事情,
“肠子流了出来,我又赶紧给塞了回去,就趴在那阵地上,顺便堵堵伤口,不敢往后躺,不然肠子还得流出来,”
“……那天晚上,敌人似乎也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即便入夜了,也像是疯了一样,持续发起着攻击,不断朝着阵地上炮击,一轮炮击过后,紧接着,又是群畜生涌了上来。
總裁,你老公找你
涼曉無嫌猜 爬墻虎
重生之毒女很惹火
好像是不想再等到第二天,就想在那晚上攻陷我阵地。
我就趴在那阵地上,拿着枪,不断开枪,身边阵地上的枪声越来越稀疏,像是只剩下了十几个人,甚至几个人。”
“……又是阵炮击,敌人开始后涌,我像是打红了眼,也没躲避炮火。
一吻成癮,鮮妻太美味 G T M
曾想愛你到白頭 偶是路人
这时候,我被人扑到在了战壕里。是施三娃。”
“……他后背开始淌血,他被炮弹的破片给击中了……
他笑着跟我讲,‘要不班长你把肠子理理,往后撤吧。守到这个时候也够了。’”
梁兴国说着,脸上有些痛苦,似乎再回忆起那一幕。
“……说完,他就死了。”
“……嘿,反正就早点晚点的事情,本来想着这早点死,说不定找点投胎,下辈子班长你还能叫个哥……要是班长你活下来,你儿子还能在我们坟前给我们磕头。”
旁边,施远征笑着,出声说道,
綠茵之誰與爭
“……我把他掀了开,再从地上爬了起来,敌人又再一次涌了上来,我这边阵地已经变得安静,许久才能听到声枪声,我拿起枪,接着开枪,整个阵地上,只有我的枪在响。”
女大當嫁 白羽燕
梁兴国沉默了下,继续说了下去,
“到那天,东边开始泛白,快亮了的时候,那群畜生涌上了阵地。我也倒了。
不过,我们赢了。”
梁兴国说着,脸上渐再浮现出些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