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这一切,我甘之如饴。”卓沁丝毫不知道,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一层淡淡的暖意。
她原本不承认,可是真相,是瞒不住人的。
她的心里,一直有着沈亦骁的位置。
这些话卓沁说出来,对她而言如冬日里的暖阳,可是对于晋南庭来说,无疑是让他掉进了冰冷的冰窖之中。
但是,他尊重她。他强压下去了眼底的那一抹痛意,抬起头来扬起笑容,刚想说些释怀的话,就看见了门缝里沈亦骁的那一双眼睛。
那是完全不同于刚才的呆傻模样。
那双眼睛里带着深沉,和厌恶。绝对不是一个应该智力退化的人能露出来的表情。
瞬间,晋南庭整个人警惕了起来。
他推开了面前正准备再继续说些什么的卓沁,直接一脚踢开了病房的门。
“你进来干嘛!阿沁!护驾!”
他刚一进去,沈亦骁就开始大呼小叫起来,眼神中带着惊恐。
“你别装了!”晋南庭实在气不过,走上前去,揪起了沈亦骁病号服的领子,眼睛也眯了起来。挥起了拳头,就打算捶在沈亦骁的脸上。
“姐姐救命!”沈亦骁脸色一垮,可怜巴巴的看着卓沁,让人心疼坏了。
你在干嘛!
卓沁看见晋南庭忽然这么做,顿时慌张了起来,连忙冲过去,一把推开了晋南庭。
看着卓沁无条件护着沈亦骁的模样,晋南庭心头又是一阵刺痛。
他的脸色严峻,看着卓沁的眼神中也带了冷厉。
“卓沁,你听我一句劝告,多注意一下这个男人,他不是什么好人。”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他只不过是一个八岁孩子的智商,为什么你要对他如此有敌意!”
她看得出来刚才的晋南庭不是在开玩笑,如果自己反应慢点,可能就拦不下来他。
“卓沁,你不要被他的表象所迷惑了!刚才他看我的眼神格外不对劲!”
晋南庭仍然不罢休,他死死的盯着沈亦骁,妄图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可是沈亦骁的脸上除了纯真就是畏惧。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快点走开,不要抢走我的仙女阿沁!”他的双眼里没有一点点杂质。
卓沁见状,更加有些不耐烦,狠狠地推晋南庭一把。
“行了,晋南庭如果你今天就是来激化沈亦骁病情的话,那我觉得你已经可以走了。”她的语气冰冷,看着晋南庭的眼神也格外的冷淡。
晋南庭有些恍惚,张口还想再说些什么,最终选择了放弃。
他撇到了卓沁脸上的严肃,终究无奈的摇头。
卓沁也是一脸的警惕,站在了沈亦骁面前好好地保护着她。
现在的沈亦骁弱小又无助,自己才是他唯一的光。
她也必须保护好沈亦骁。
看着晋南庭被自己赶出去之后,卓沁才松懈下来,其实她对男性的恐惧还没有完全的消除,刚才的一切都让她格外的紧张。
重生成猎豹 来自远方
眼看这房间里再一次剩下了沈亦骁和他两个人,夏岑兮这才放松下来,整个人瘫软在了椅子上。
“阿沁,你没事吧?是不是我刚才说错了话,惹得那个人不开心了?”
卓沁像是抽干了全身的力气,有些无力,不过看着沈亦骁那双纯真的眸子,仿佛觉得这一切也都是值得的。她愿意保护她,护他周全。
如果现在全世界都不相信沈亦骁,那么,她愿意。
靳珩深向来有订阅财经报纸的喜惯,夏岑兮闲来无事,也会到柜子上取下来几份最近的时报拿来打发时间。
最近的财经报道显得平平无奇,除了报道环纳等几家大公司,也报道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不过夏岑兮一心想要看到的,只是关于沈氏的内容。
这段时间沈氏也没有垮掉,一切都在正常运作,签订的合同,以及最近的新合作都在正常的维持着。
外人看不出来端倪,可是夏岑兮一眼就看出了沈氏的变化。
以前的沈氏集团基本上是带着侵略性的,和任何人谈合作都讲究一个狠字。
而现在,却变得有些保守起来,虽然并不明显,但是只要有心人好好的去观察,一定能够注意到问题。
夏岑兮眼前已经浮现了沈亦骁被卓沁要求趴在桌子上认真签字的模样。怎么想,都觉得离谱。
这和古代的垂帘听政有什么区别呢?不过这样的画面想起来,竟然觉得还有些好笑。
她拿着手头的一份报纸,另一只手掩嘴偷笑了起来。
就在她没有任何的防备之时,忽然一双大手从头部伸了过来,直接将他的这份报纸给抽走了去。
“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夏岑兮看见来人是靳珩深,倒也没有避讳。
“我在看最近沈氏的发展,没想到阿沁还有一套,只是这样做也太离谱了吧,终究有一天会露出破绽的。”
“如果到那一天,该怎么办?”夏岑兮忧心忡忡的。
“不必过多杞人忧天,我觉得这不是一件坏事,而且……看起来还很不错,没想到卓沁除了当演员,在商业这方面也有头脑,是个不错的贤内助。”
“这还不错?那我倒问问你,要是真到了那一天,纸包不住火了,你说卓沁和沈亦骁该怎么办?”
“不会有那一天的。”靳珩深微微勾唇,唇角露出了好看的弧度。
危險 關係 小說
“何出此言?”夏岑兮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总觉得,那一天靳珩深把她和卓沁支出去,一定是和沈亦骁说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只可惜,她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询问,不过对于这一点,她确实是有很大的好奇心。
靳珩深低头轻轻扫了夏岑兮一眼,笑而不语。
忽然,他有了一个有趣的想法。
“你觉得沈亦骁发生这样的事故,是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嘛,被这么一问,夏岑兮陷入了沉思,她架起了胳膊,一手拖着下巴。
今天是休息日,夏岑兮穿着一身居家的睡衣,看起来休闲和柔软,尤其是现在认真思考的模样,更是要靳珩深有些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但是他还是强压下心底的那一抹冲动。
一切,都要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