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3zr精彩小說 《萬法無咎》-第一百五十八章 造極見真 交易難成-yr3kl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一声低吟,青龙啸天。
待那虚影陡然膨胀开来,舒展身形,归无咎之身躯立在龙首之内,执中御外。
可是操持如此巨大的形诸于外的武魂,归无咎并未感到一丝一毫的负累,反而轻盈豁达,通体舒泰。
此身之气机,绵绵若存;此身之根骨,玲珑剔透;此身之经络,四通八达。唯有背上隐约传来丝丝麻痒,既滑且顺。丹田之中的武魂之象,与背上武魂之形间,勾连无二,晓畅无比,任由一种独到的非有形、非无形、非有相、非无相的精蕴内力,贯盈己身,然后映照四方。
在这个内外通连的过程中,正因为归无咎之躯壳已经达到了武道外炼极致,所以一切窒涩再也不存,属于武魂本身之精义,全数示现于外。
见此瑰玮异象,归无咎也不由微微一怔。
这青龙武魂之象所蕴藏的磅礴之机,雄浑高迈之象,还要超出他自己的想象。好似一个孑然一身、从来自在的游方客,某一日忽然自袖中掏出一张价值数万两的银票。
再用心感应,归无咎精神一振。此时才明白了所谓“武魂”的本质,及其高迈超卓之法意。
大致而言,原本在归无咎心目中,“武魂”之用,大约与仙道中金丹、元婴大致相若,只是一整一分,一简一繁,内外有所差别。
毒醫醜妃 蠟米兔
武道修士之所以全力一击皆能打出整力,将毕身精气神混合为一,不脱“全力”二字,这便是武魂玄象的指引之功了。相反,仙道上腹中一粒金丹,更讲究气脉悠长,变化万端,鬼神不可测度。
换言之,武道的着眼点在于“极限”;而仙道中的丹婴之变,更加侧重于“效率”。
若非武域倾颓,假设二者在公平条件之下竞争,归无咎依旧以为:若是短兵相接,当是武道能占上风;若是漫长争衡,终是武道刚不可久,仙门后来居上。
战局推演,终究是武道法门,更易加以针对。
武魂除却那根本妙用外,其余法度,不脱于奇奇怪怪的术之一道,恰如尘海宗、双极殿两家动用“武魂祭法”。但是这些秘而不宣的独到法门,至多不过十余种而已,远不能与仙门中神通演化相媲美。
今日,方才破开云雾见青天——
原来奥秘藏在这里!
其中玄机,有一物堪与之譬喻。
归无咎随意略览半始宗典籍,曾经发现一种仙家丹药,名为“云祥丹”。
此丹供入道未久的修道种子所用,价值甚是高昂。服用一枚,百年之内可堪免除种种心境困厄劫关,算是本土仙道中罕见的洗尘涤心的手段。
但有一条:有资格服用此丹者,必须是第一品的修道种子、根骨上佳之辈。
錯位戀人之淡淡檸檬香
为何?
若是此丹供资质不足之人服用,那么此丹之效用,药力一化,首先便当是用在涤荡根骨脉络,扫清血脉污浊,淬骨正元。
如此一来,这枚宝丹的价值,不过是与烂大街的末等丹药“厚血洗髓丹”药效相若。
武魂之用,正与“云祥丹”相似。
对于一身根骨道基未趋极限、举手投足不能尽施己意的武道修士而言,武魂的确起的是疏通阻滞、助尔尽性尽力之用。
只可惜,其实这并非是武魂的真正价值,反相当于将“云祥丹”当做“厚血洗髓丹”来使了。
唯有其人根骨本身已然登峰造极、内外明澈,武魂玄象映照,无有一丝阻滞,此物才能发挥其真正价值。
通畅因果,只是一瞬间的事。
一息之后,银甲人的攻势已然近身。
宛若黑蛇的十余道气机,锁定方位,暗合阵理。同时绵延数百里之山岳所化巨石,宛若流星飞渡一般猛烈轰击!因银甲人已到了“自然流”的境界,虽驾驭外物,其中蕴藏的破坏力丝毫不减。
大致估量,已然达到明月境单人极限战力的三四倍以上。
只是,当这些形同流星的断山碎石击在青龙武魂之影上,所呈现的,却是“触之即化”。
山石化去,似乎从不存在;青龙之形也同步消弭,化作一道浅浅的虚影。
不过,只消有一丝一毫的间隙余地,刚刚被中和残损的青龙虚影,又立刻被补足完整,重新示现。整个过程,无异于水中捞月。
青龙武魂的独到超拔妙用,暗合东方甲乙木,落眼点在于“生机”二字。
一点精蕴,显化万千;一丝余力,流变无穷。只要未能在一瞬间将这道武魂彻底消弭,此物便是生而不竭,化而不灭。历数仙门之中的顶尖防御神通,至多也只能与其等量齐观,绝难更胜一步了。
归无咎心中感慨。
穿越三國之龍霸天下 北帝
千百万载以来,能够真正窥见武魂之用的,又有几人?
且不说银甲人、乐思源等人距之尚有差距,就算是姜敏仪,归无咎曾估量其层次,类比仙门,同样距离“圆满之境”有一线之差。
曲高和寡,屠龙之技,“武魂”之谓也。
但是当你真正抵达这登峰造极之地,便可断言,武道之精微,不在仙魔之下。
归无咎暗暗揣测,武道之中开源辟流的巨擘大能,其道行只怕并不在仙魔两道之下。只是和仙、魔二道皆讲究渡人布法不同,武道中那些有开辟之功的大人物,讲究的是内炼渡己,精纯唯一;甚至其传法布道本身便是偶然,所以其根本不介意曲高和寡、门槛太高。
此战胜负,已经毋庸多言了。
银甲人此刻本领虽强,但是并未强到能够将武魂一举击破的程度;数百里山峦形变、密若星雨,但到底不是无穷无尽。
以无涯合有限,自然终有尽时。
数十息之后,待山岳风云形变,“自然流”演绎外物之象完全穷尽,归无咎的青龙武魂亦同步弥补充盈,好似一直都是圆整无暇,并未遭遇一丝细小的损失。
归无咎心中演算,若要将青龙武魂的生机护体之功连根拔起,至少需要超迈自身一十二倍的战力,这自然远非银甲人所能及。
银甲人这一式神通使完,虽望不见其面容,但是他双眸之中的迷茫之意,却是清晰可辨的。
他的层次,尚未能够窥见武道极意之奥秘。所以银甲人此刻之怅然若失,是震惊于武魂“术道之用”中,怎么会有如此逆天的手段?
归无咎踏前一步。
银甲人依旧纹丝不动。
重生煉寶女王
就在归无咎正要出手相试之时,眼前陡然又生一细微变化。
只见银甲人身躯似乎微微一颤,同时其口鼻之中吐出一道极细微的烟气。片刻之后,一阵异种馨香直冲归无咎脑门,立刻又消散的干干净净,无影无踪。
正是那熟悉的味道。
抬首一望,银甲人的“形象”也陡然一变,变得清晰了许多。
原本归无咎在衡量银甲人之气机时,总觉得模模糊糊不甚清晰,难以准确厘定其高下。但是心念之中有隐约能够摸到“答案”,似乎自己依旧要较他略胜一筹。
归无咎原本以为,是因为自己与银甲人道行相差不大的缘故,自己虽然胜他,却胜得不多。
可是现在看来,结果大谬。随着那一丝奇异味道散去,银甲人身上的迷雾立刻散去,彰显明白——其修为只是与乐思源在伯仲之间,纵然胜过,也极为有限。和归无咎的差距,也远较想象中为大。
归无咎双目微凝,收了青龙武魂之象,气机一合。
此时胜负已定,他可无心与对方装神弄鬼。若不认负,唯有一击将其斗倒。
银甲人果然也从震动惘然之中醒转,缓缓言道:“道友虽非两宗嫡传,但同样定非散修出身。”
归无咎笑而不语。
银甲人似乎心中不定,凝望归无咎数息之后,忽地大声道:“不论道友是何方神胜。某有一言,请道友静听。道友若能抽身离去,抑或化敌为友,你我此战,算作平手,岂不是皆大欢喜?道友若是允诺,某便已方才所动用的这一门秘法为酬。”
归无咎哑然一笑,微微摇头。
临阵劝敌倒戈,也真难为他异想天开,竟然做出如此尝试。
更何况,方才相斗,高下截然分明。用一门对己无可奈何的手段做交易,出价也太贱了些。
银甲人似乎洞彻归无咎心意,连连摇头,言道:“道友想岔了。我这一门手段得自九重山,本意并不在于斗战之功,而是修道破境中的上善法门。正是为你我这等寄心上境之人所备。”
银甲人细细分说。
原来,成就上境之法,一十二味大药,从来都是前后服用,用功两截。
在两段时间之内,需有三年静养之功。所以破境阶段的战力虽然较明月境极限时远远胜过,但是通常并无人以一身道途弄险。这也是乐思源、龙方云所不能索解之处。
而银甲人所得一门法诀,却是暗藏了“三服药”的功夫。在两次正式服药之前,另外服用一次大药,奇偶各三。如此能够使得破境玄关的把握,至少提高三四成;成就日曜武君之后,道行根基也会夯实许多,甫一破境,便有相当于成道二三千载的功力。
末世超級英雄系統 帽子v5
同时,初服药之后,同样身具相仿于“破境阶段”的战力,并且无有任何风险。
只是有一条,若是出手超过必要的限度,那么所蓄药力散尽,这一门功法独有的增加破境把握、夯实根基的作用,就不再存在了。此后破境之旅,与惯常服用双药破境之人等同。
结合银甲人形貌变化,归无咎心中了然。
虞美人之初唐煙雲 江南天闊
银甲人本来想要两全其美,既得了“三度服药”的好处,又有限动用提高之后的战力,借此为倚仗一举克敌。所以他才对有限机会的出手异常看重;所以他才对乐思源出言威吓、不战屈人。
归无咎思量一阵,微一颔首。
将奥秘和盘托出之后,银甲人屏息凝神,等候归无咎回应。此时见归无咎点头,心中不免一喜。
然而下一刻,他面具之后的笑容立刻僵住。
百里之间,清啸连绵;一明一暗,山河微颤。
归无咎猛然凝力一拳,披星带火,直取中门,意在象先。
银甲人失神一瞬,先机已失。欲要闪避,已有所不及。
随后远远望见,激烈的碰撞之后,一个人影当空栽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