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一卷第1044章狂战(二十九)
相对于前世见过几次的广元道祖,一元道祖对陆寒来说,几乎与普通人之间那样陌生,根本从未见过。
就连资历最好的宏都道君,坐镇昊冥仙域数百万年,也从未被一元道祖召见过,整个仙界十数名道君,还未有人目睹过这位道祖的真容。
最尘嚣之上的传闻,就是一元道祖已经将自己融入了天道,再无现身可能,但六界内的任何时空,都可以化为他的本体,真正的无所不在,无所不控。
意念所致,皆是自己。
“八玄天,看来只有用大法毁了你,然后重塑再造了,吾都可以涅槃,区区一处圣地,也该抹去旧日痕迹了。”
陆寒的神念,化为一根晶丝,向广寒神宫后方狠狠的一扎,那里看似百万里之广的丘陵地带,顿时几个扭曲尽数消失,继而霞光万道,伴随惊天动地的强大波动,那扇若虚若无的光门,陡然间狂涨成支撑天地的巨门。
巨门上方无法凝视,似乎早已插入混沌,下方虚无缥缈,不知是否贯穿了仙界。
大门分为两扇,左侧漆黑如炭,右侧洁白如斯,中间的缝隙处,从上到下攻击三个硕大封印,周围杀机环绕,似乎埋藏着恐怖力量。
门廊上刻满螺纹状纹路,每一圈都是至高无上的法则所凝练,能让附近时间停止,让空间坍塌,五行在此失效,开天以来的万法,皆不可逾越。
最上面的封印,恍若十里大小的赤色馒头,上面铭刻着一轮大日,金光灼灼之中,不知藏了多少玄机,万物望而生畏。
中间的是两把青色拂尘,十字交叉状,表面似乎被无数剑痕斩过,留下密集的裂缝,每道都深不见底。
最下方,仅仅横着一把剑影,无色却存在,难以触摸却蓄满了锋利,万般威胁皆可一剑斩之。
即便三大道君皆已不在,这些封印仍旧恐怖如昔,牢牢地固守着八玄天圣地,似乎永世皆在,不可磨灭。
就连这把自己曾经布下的剑,陆寒如今都无法解除,但相比于上方两大封印,对他的威胁仅有近半。
青丘海上的咆哮,双方大军来回撕扯,麒麟一族横冲直闯,龙族死死咬住数百万援军,泱泱两千万之之众,仍然无法前进半步,让灵界暴跳如雷。
参战的高阶修士,几乎出动近半,大战数天之久,连一个完整的昊冥军团都未消灭掉,灵界威名直接扫地。
当灵界知晓那三百万之众的外援军团,仅仅只是象征性的炮灰,各大仙域根本未派来精锐,本该高兴的消息,却如一个耳光狠狠抽在脸上。
区区一个昊冥仙域,就要将半个灵界耗死在青丘海啊?
不——!
灵界百族不知道的是,再他们震怒咆哮的同时,无数仙域也在纷纷震惊,一片沸腾喧嚣。
作为当今仙界魁首,云光仙域终于摆脱万年老二的位置,势力无可匹敌,因为在上次浩劫中幸免于难,积累的力量冠盖群雄。
对月神宫内,十多名高阶几乎吵成了一团,还有十几人在大厅之外,各个低头不语,气氛不尴不尬。
“麒麟族?昊冥仙域原来和混沌海里的东西暗通款曲,怪不得对援军嗤之以鼻,还羞辱各大仙域的道友,他们勾结真灵,这是大罪!”
“嘿!弥阳仙域那里的消息,别说诸位啥也不知道,魔界高层也脏得很,若对照相比,三大开天真灵并不属于混沌海,和混沌凶兽有根本性区别。”
優秀玄幻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第一卷 第1044章 狂戰(二十九)
一名紫衣青年,蓝脸白须,背后有五色花瓣状的法相跟随,坐在那里如三春世界。此人对青甲裹身,脚踏虎皮战靴的黝黑中年所说,简直颇为不喜,动辄大罪的帽子,岂能随便乱扣。
“那又如何,真灵一族是被我们诸界驱逐出去的,协议中第一条就是永不靠近这里,他们意欲要重返洪荒,将来有引发无量量劫的危险。”
“咳!昊冥仙域区区一家,只身对抗半个灵界,试问谁能做到?若无人邀请,开天真灵怎敢来援,各大仙域避免了惨烈损失,保住了部分实力,反而因此受益匪浅。”
整个大厅,抬眼反驳的除了紫衣青年,还有个蓝袍妇人,身形微胖,头戴凤冠生有剑眉,满脸冷傲。
“不对!忧患大于功勋,此事需要谴责,我们该派人去呵斥,宁愿再派精锐援助,也要阻隔开天真灵向仙界渗透。”
“老子赞同!是不是龙族也在蠢蠢欲动,早已窥视许久了?凤族呢?”
“将好处宁与外人,不予同族,昊冥仙域要干什么,所谓的圣元道君涅槃,怕是有绝大蹊跷。”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气氛尘嚣之上,厅外的修士大都来自其他仙域,见此情形有人暗笑,有人露出赞许,都将狡诈藏在深处。
自从威灵道那里的战场,灵族大军被两倍以上的仙界修士逼得步步后退,这些其他仙域的高层,就云集在此大呼小叫,绞尽脑汁为自己的仙域争取最大利益。
当昊冥仙域竟然未被摧毁,竟然来了开天真灵助战,和半个灵界的力量,死死耗在青丘海,至今如火如荼时,对他们造成的震撼,简直无法描述。
曾经收到的驱逐之辱,和昊冥仙域的安然无恙,让他们嫉妒成恨,适逢浩劫,杀念出心魔,道基逐渐失衡。
“我等当组团,前往质问和监督,若昊冥仙域心思异常,尤其那个未经承认的圣元道君,一旦来源堪忧,当攘外而仙安内。”
当反对的声音太少,那两位大罗金仙,见此情形也逐渐沉默,没人看到他们瞳孔深处,同样闪过一丝坏笑,似乎已经达到某种目的。
苍寰仙域和妖族大战,看似占据了优势,实则有些被动,泱泱上千万的军团,让数百万妖族牵着鼻子走。
妖族仿佛得到神明指点一般,进攻忽虚忽实,可能突然暴退几百万里,也猛然狠命一击,导致仙界诸多军团,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要小心翼翼。
昊冥仙域当初主动进攻鬼界,就给这里造成不小震动,如今又以极大劣势,将几乎半个灵界的力量,死死拦截在青丘海上,惨烈厮杀而不退。
本来,作为同族,这里也是一片沸腾,震惊之余受到莫大鼓舞。
但昊冥仙域拒绝各大仙域援兵,却给混沌海的上古真灵敞开大门,双方还抱成一团,一股迥然的异样,让无数修士莫名其妙,隐约感觉哪里不对,却有无法表达。
“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作为枢纽的混罗大殿,悬浮在千里高空,占地万里方圆,十八根紫金巨柱支撑的大厅内,有金灰色法袍披身的一名太乙金仙,降拂尘挥了挥,自身就在白光中如沐春秋。
“哼!三大道君尽数陨落,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就算有一个没死,那里还能成什么气候,已然不及我苍寰仙域。这次浩劫最后,昊冥的排位必须重新审视,是否能挤进前五,还要看那位自称涅槃的有多少本事。”
高台上的主位,由七彩祥云编织成的一个大号蒲团上,坐着古老仙家,白发白须白衣,似乎活了万古,双眼能洞穿过去未来。
近几天,妖族诡异的又开始后退,而且远达亿万里,仿佛要退走罢战,前方陷入宁静,后方就开始酝酿新的风云。
十多名大罗太乙,在此已经商榷两日之久,当然有大半时间,都在筹谋苍寰仙域的战局和部署,但还未接近尾声,就有人迫不及待将昊冥仙域抛了出来。
没人想再看到一个强大的昊冥仙域,那里在仙界位居魁首亿万年,在十几个仙域中,昊冥仙域和云光仙域的实力,让半个仙界受益无穷。
但仙界的另外一半,即便老牌仙域多达三个,也难以望其项背,许久时光积累下来,似乎难以承受之重,要深深呼吸一口。
“比起我等在此计较,云光仙域那里,怕是更要忌惮昊冥仙域,但那里有两大道君坐镇,终于登上仙界魁首之威,此次必定会借机示威,新官上任三把火。”
“那我们……?”
“为了以后的顺畅,必须要附和一二的,等收到云光仙域的帖子,该派一位太乙金仙作为特使前往,哪位主动请缨啊?”
众人:‘……!’
下方的身影,似乎早有预料,早已将头低下,各自默默不语,恍若无形间达成了默契。
“莫琥道友,你既然率先提出这个话题,就代表早有此意,此行莫要多言,站在那里只看风云。”
“云大先生之命,莫某遵了就是,哈哈!”
一名斜背着三根黄色绳索,腰间挂满无数黑紫铃铛的干瘦中年,环视左右后赶紧抱拳应下,随后将牙关咬死,一抹阴鸷悄悄升起。
率先开启仙界浩劫的赤恒仙域,奋力苦战的修士们,近几个月终于得多喘息,他们感觉最凶险、最残酷的大战,似乎正开始远去。
前方消息频繁,无不显示妖族力量在悄悄减少,曾经最凶悍的好多妖族强者,已经好久未曾露面,许多精锐主力不知所踪。
对于昊冥仙域发生的战事,他们仅仅震惊片刻,便各自沉默下来,包括各大仙域的援军,都在疲惫中尽快恢复实力。
曾经一度被宣扬为战神,一人斩杀十数名妖神的人,竟然就是涅槃后的圣元道君,这里无数高阶,心情极其复杂,各种情绪概不外露。
“我赤恒仙域的态度,是时刻保持关注昊冥仙域战况,并为仙界和平持续努力,希望浩劫早日结束!”
另一个沉默的战场,就是遥远的酉阳仙域,无数高阶在一番颇感震惊后,就继续照常行事,恍若未曾听闻过。
这里已经自顾不暇,魔族凶悍歹毒,无数手段让人难以应对,开天真灵虽然距离仙界很近,反而让两个仙域的高层眼前一亮。
“不如,我们也尝试着接触开天真灵吧,龙族和凤族看到麒麟族占了便宜,必定蠢蠢欲动。”
“胡闹!你是想让其他仙域动怒,将仅有的这点援军也愤而撤走吗?”
作为临时枢纽的天玄宫内,每日仅有只言片语,此事也仅仅寥寥数句,便再次归于安静,但过了半个时辰,外面有风吹进,一名黑袍,花脸面具的身影匆匆走进。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ptt-第一卷 第1044章 狂戰(二十九)熱推
“魔族又进攻了?”
“不!昊冥仙域那里再传密报,三天开天真灵的龙族也兴师而来,并已经加入战斗,青丘海上一片雷幕。”
“当真?!”
“不敢妄言!”
嘶——!
在天玄宫内诸多高层,全部豁然站起,真的被昊冥仙域所作所为感到骇然时,本就情绪激荡的云光仙域,更早一步得到了消息,对月神宫内外,彻底掀起轩然大波。
远古记载洪荒之大,是当今六界的千百倍,为何沦落至此,三大开天真灵就是作祟者,尤以龙族为首,动辄打碎乾坤。
其势虽衰,其威仍怖!
“老夫亲自去前方,和妖界高阶接触一次,相信他们听到这个消息,也该知道做些什么,诸位也该将消息放出去,让鬼界和魔界知悉。”
对月神宫内的主座上,站起个黑白头发对半,浑身沐浴在青金色神光里的绝高存在,一团团道韵凝聚成花瓣,映衬着其微胖之躯,长脸细目无眉而阔嘴。
“什么?糜轮兄,为何让诸界都知晓此事?昊冥仙域联络开天真灵,正是重创削弱灵界的好机会,那里必然会同归于尽,而若我等无数仙域联手施为,也能迫使三大真灵来此效劳,以毒攻毒,借刀杀人!”
从外面正好走进一个身影,头戴金冠,沐浴在乳白圣光里,气息不断浮动,煞气未曾褪去,似乎才从前方赶回来,听到此言眉头微皱。
“嘿!呼延老友,若涅槃回来的真是圣元道君,前后两世修道,谁能比肩与他,其所图比诸界大战似乎还要宏大,即便没落的真灵,也非谁都能拨弄,其中大有蹊跷。”
“如此么……那就让我们去证明,去揭开这位圣元道君的真伪,没想到区区百年而已,事态竟然越发不可收拾了。”
一股恐怖的萧杀之气,顷刻弥漫整个对月神宫,所有修士皆惊,与此同时有几名强者,向其他仙域发出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