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虽然小凤并不看好出租情侣能做大做强,但是自从有了米国养生堂跟朋友合作的经历后,小凤并不排斥让友谊牵扯上利益,绝大多数人都更看重利益捆绑,这是事实小凤无法改变。
小凤虽然仍然觉得情感还是纯粹些更好,但是也不会认死理不知变通。
当然不看好能赚大钱是真,但是只要能做起来,小凤觉得出租情侣还是有利可图的,毕竟现在工作和生活的压力都很大,无论是恋爱成本还是结婚成本都在增加,很多人都不能把足够的精力放在寻找另一半上,相亲市场一直都比较火爆,直到近几年选择单身的人越来越多了才初见颓势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为各种各样原因选择不结婚不生孩子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就算如此也不会彻底放弃恋爱,但是恋爱这东西还真是要花费不少时间和金钱的,而且就算如此还无法保证一定能进入下一阶段。
既然恋爱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享受过程,那么何不让自己舒服一点开心一点,花钱租赁个男女朋友绝对会有不错的体验,这不但没什么觉得别扭的,甚至租赁情侣还能提到教你恋爱增加恋爱经验的作用。
甚至还有一部分人选择租赁情侣就是图一时享受,毕竟无论是自由恋爱还是通过介绍,都很难碰上那么可心如意的,但是租赁就不同了,绝对可以选到比较喜欢的,也算是一种不错的体验。
这门生意虽然早就有了,但是一直都很不规范,一方面是思想上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无论是选择这一行的人,还是敢于尝试的人,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累积。
其次这一行也出过不少骗财骗色的事,需要摸索出来足够的经验来保障双方的合理利益,一旦出了事影响就十分的恶劣,而想做好这方面的保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派人跟着那么不但会影响到客人的体验,而且还会增加很多人力成本,但是如果真么保障都没有又无法让人放心。
也不好把规章制度定的太死,那样不但会增加工作难度降低客人的体验,还会出现很多细节上的问题,而且最关键的是还会出现通过租赁看对眼的例子,甚至最终走到一起结婚的例子也不是没有的,这方面要怎么规范,根本就无法规范。
而且在员工的选择上也是问题多多,想打出名头最大最强,那么明星员工是必不可少的,明星员工除了自身的硬件要达到标准外,不但软件方面需要一定的培养,更需要花资源去捧,好不容易捧出来了跳槽了怎么办,就算没跳槽被拐走去结婚怎么办,这些都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小凤不知道诸葛胭脂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当做投资项目,但是既然对方选了,那么就一定有比较完整的计划,不说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吧,至少也能解决绝大多数,要不然这行也就值得小打小闹,根本就不值得做大做强。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一顿饭的功夫,小凤跟诸葛胭脂不但确定了入股意向,而且连宣传工作的细节都谈了很多,身份上的转变让小凤愿意多说几句,其他方面小凤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他对这一行以及诸葛胭脂的想法缺乏必要的了解,但是在宣传方面小凤觉得自己还是有发言权的。
这顿饭总体来说小凤还是吃的很开心的,虽然被权志龙给套路了,但是小凤并不介意,情况比想象中要好得多,就冲权志龙碰上命中克星这一点,小凤就觉得值得大肆庆祝一下,对于诸葛胭脂收下权志龙这种行为,小凤觉得那简直是功德无量,权志龙再也别想去祸害别人了,或许今后还会一直被诸葛胭脂祸害。
唯一让小凤头疼的是这件事要怎么跟泰妍说,根据诸葛胭脂的想法,宣传方式可是要小凤以租赁男友的身份参与其中的,而且还会采取跟踪偷拍,真实的记录下整个过程,然后看情况是以精简模式当做宣传片播出,还是以剪辑模式当做是一个综艺去运营。
考虑到客户不一定想出镜,甚至连大格子都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一次是达到目的是有难度的,原本诸葛胭脂想的是作秀,找一个愿意配合的客户来做这件事,在诸葛胭脂看来能找真实的客户就已经是力求真实了。
但是在小凤看来这样的真实是不够的,哪怕以综艺的标准来要求都是不够的,就更不用说当做宣传片来用了,在力求真实这方面小凤可是一直都是有追求的,而且追求还相当的高。
如果不是变成了股东,小凤也许还会应付事,但是现在既然是股东了,小凤觉得为了买卖兴隆他多付出一些是值得的,特别是诸葛胭脂表示会给小凤20%的股份,但是只给权志龙15%后,小凤觉得就冲这多出来的5%他就得认真一下。
当然拉权志龙下水是必然的,虽然结果不错,但是毕竟权志龙玩套路是事实,骗了兄弟也是事实,小凤虽然心里不计较但是嘴上是必须要计较的,套路了他就必然要付出代价,而且权志龙不是一直标榜自己是海王嘛,不是一直声称自己是情圣嘛,那就是用事实来证明一下,当他权志龙褪去身上的光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谈恋爱的时候,是否还能像以前那样无往不利。
虽然权志龙坚决否认他自称为海王这个事实,但是他还是接受了来自小凤的挑战,一般男人在证明自己这方面魅力的时候都会表现得大无畏一些,哪怕权志龙明白没了那些光环后他自身的魅力必然会下降很多,但是如果对手是罗凤恩,权志龙觉得输的一定不会是自己,除了颜值这方面想在小凤这找自信真的很难,好不容易碰上这样的机会,权志龙当然也不想错过。
当然诸葛胭脂不介意这是大前提,别说权志龙本来就在宣传计划之内,就是不在,诸葛胭脂对花名在外的权志龙手段到底如何也非常的好奇,她占有欲虽强但是并不是醋精,而且她也相信权志龙能把握好尺寸,就算万里有个一诸葛胭脂也不觉得吃亏的是自己,正好借此机会摆脱权志龙的纠缠,就当这是她给权志龙转正前的最后考验吧。
吃完饭又聊了一会,小凤就告辞离开了,一方面小凤是觉得权志龙的舔狗样有些辣眼睛,也不想在这被秀一脸当电灯泡,另一方面小凤也需要一些空间和时间起思考要怎么在泰妍那里报备。
别看泰妍一直都是放养态度,但是小凤却知道这只是表象,或许没认可小凤之前,泰妍是真的无所谓,但是认可后,小凤觉得在泰妍的婚姻状态上就只有结婚和丧偶这两种选项。
指望泰妍当个醋坛子不现实,但是也不可能指望泰妍大度,所以小凤必须得想好报备的方式方法,以避免被泰妍秋后算账。
小凤不知道的是,确定了他是真的走了,权志龙和诸葛胭脂就变了副嘴脸,这两人不但击掌庆祝,还在权志龙的提议下准备把剩下的半瓶红酒都给消灭光。
“亲爱的,还是你厉害,每一步都想到了。”权志龙露出谄媚的笑容恭维道。
“别这么叫我,太恶心了,在我面前收起你那一套,主要还是你配合的好,也是凤恩欧巴重感情。”相比于权志龙的得意忘形,诸葛胭脂还是挺理智的,整件事虽然都是她一手策划的,但是在此之前是否能达到目标她心里可是一点底都没有。
“那当然,我们可是兄弟,只不过我觉得如果直说哥他也会帮忙,我们之间的感情远比你想象的要深。”才被说一句胖权志龙就喘上了,虽然事实证明了诸葛胭脂的做法是可行的,但是权志龙还是觉得少点套路多点真诚更好。
“你是白痴吗?就算凤恩欧巴看在情谊的份上愿意帮忙,你能保证他会像现在这样尽心尽力吗?你能保证他会像现在这样愿意入股吗?如果不能扯罗凤恩这杆大旗,很多问题都难以解决你知道吗?对于这个项目来说,可以缺我诸葛胭脂,可以缺你权志龙,但是绝对不能缺像凤恩欧巴这样的人。”诸葛胭脂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戳权志龙的额头,直接把权志龙那股得意劲给戳没了。
“论当艺人你是这个,论做生意你是这个,坐拥这么好的资源这些年你居然只赚到了那么点钱,利用自身资源做得最好的居然是泡妞,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我真是鬼迷心窍了才会答应你的追求。”看到权志龙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诸葛胭脂忍不住数落到。
虽然事情已经顺利解决了,不该计较那么多,但是为了未来不出现麻烦,诸葛胭脂只能给权志龙上一课,要不然这位说不定哪天就一时嘴快把真相给说出去了,那样就算他们的做法没给小凤带来实质上的伤害,但是也绝对会让小凤心里留下疙瘩。
“我错了还不行吗?”权志龙一脸委屈的说道,就从这波道歉这么丝滑就知道权志龙已经掌握得非常熟练了,毕竟当男人碰上命中注定后,首先要学会的就是不要试图跟女人讲理,认错不但要快,而且要态度良好。
权志龙虽然在认错速度上已经合格了,但是在认错态度上很明显还欠火候,幸好诸葛胭脂现在没兴趣计较这么多,毕竟她知道权志龙之前是什么样,现在又是什么样,改造男人是不能一撮而就的,要是逼急了吧权志龙给逼走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诸葛胭脂虽然觉得像罗凤恩那样的才是最佳结婚对象,但是碰上一个愿意为她改变的男人也不容易,毕竟罗凤恩只有一个,改造权志龙虽然不能以罗凤恩为终极目标,但是亲手改造一个海王级的男人还是很有成就感的,甚至会不亚于事业获得成功赋予的满足感。
“虽然是我错了,但是亲爱的你以后再也不许说后悔答应我的追求,你不答应我还能答应谁?你的偶像可以是别人,但是老公只能是我权志龙。”身为一个海王,如果在顺杆爬上面没点满那根本就不合格,权志龙看诸葛胭脂的态度缓和后,立马就开始提要求了,追求女人光是胆大心细脸皮厚是不够的,适时的得寸进尺拉近彼此的距离,甚至不断的碰触对方的底线都是很有必要的。
“我是真的受够了,我说过多少次了,我把凤恩欧巴当偶像,完全是因为他做人的态度以及对婚姻和家庭的态度,这样的情况下我是不可能尝试亲手毁掉这些的,而且我也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诸葛胭脂虽然从来不缺少自信,但是也不觉得她一个人就能跟那么多妖艳贱货比吸引力。
那么大的诱惑罗凤恩都能无动于衷,真是多她一个不多,而且欣赏归欣赏,诸葛胭脂虽然幻想过但是并不代表罗凤恩这样的男人真的适合她。
“在我眼中你就是最有魅力的,以后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权志龙一脸认真的说道。
诸葛胭脂被权志龙说的话打动了,虽然嘴上喊着不吃权志龙那一套,但是身体却非常的诚实,真香定律是无处不在的,基本上没人能逃得过。
自认为机会到来的权志龙借机又开始尝试在作死的边缘反复横跳了,结果才刚行动就被诸葛胭脂抓住了那只作怪的手,然后就看诸葛胭脂来了一手非常熟练的擒拿动作,已经有过多次经验的权志龙连忙一边大声喊疼一边承认错误。
说实话权志龙之所以这么听诸葛胭脂的话,其中就有他打不过诸葛胭脂的原因,虽然他很想能在诸葛胭脂这继续他大男子的作风,但是无奈的是条件不允许啊。
诸葛胭脂很快就松了手,不得不说权志龙虽然没少吃作死的苦,但是经过这么多次尝试诸葛胭脂在无奈中已经开始习惯了,或许权志龙离胜利的那天已经不远了,但是没人知道权志龙在获得胜利之前还要吃多少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