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在青道庆祝的同一时刻
“又不是第一次了!
被人得分!”乾宪刚看到向井太阳看着计分板,开口道。
“不管多少次,都让人心情不好,这是不变的!
而且本垒打还是第一次啊!”
“你的投球绝对不差!
那个人知道我们想要和他对决,以及配球!
几乎是在你踏步投球时同时踏步的!
只能夸奖打者了!”
“搜嘎!
但是还是心情不好!”向井笑着说道。
“so!
那我回去了!”乾宪刚看到向井没什么问题后,转身离去了。
比赛再次开始!
“瞄准了打!!”看台上再次传来了齐唱。
“打出去啊!御幸!”
“继续下去!”
“一口气击溃他的!”
“咻!”
“乒!”
“额!”向井一愣!
“传过去了!!!”
“呦西啊!
今天第二支安打!”
“哦!!!”
看台上再次传来一阵欢呼声。
“又被这个人!”向井盯着跑到二垒的御幸,有些无语的暗道。
“仙道说的没错,我就是喜欢啊!
控球力好的家伙!”看到向井看着自己,御幸双齿紧闭,摸着自己头盔的后脑勺部位,露出了灿烂而不好意思的笑容。
“呦西!
第一个打者上垒!”
“明明垒上没有人,又打出去了啊!
总算是有身为队长的自觉了吗?”
看这对话,明显就是青道的铁杆支持者,甚至可能是OB。
“但是,有长打的降谷被换下去了呢!”
“没问题的!
泽村的短打送垒,御幸到了三垒,然后直接强制取分的话,这一局追平比分的可能性很高哦!”
“说的也是!”
……
“六棒!投手,泽村君!”
“哼!”泽村气势十足的喷出来一口气。
“泽村君就这么站上打击区了呢!”大和田秋子开口道。
“嗯!
看样子下一局也会打算让他站上投手丘吧!”峰富士夫回答道。
“现在的雨也很强,这一局要追平比分才行啊!
毕竟是第七局了,有可能这一局结束,直接变成雨天有效比赛啊!”瀬户拓马开口道。
“大概……不会!
现在的雨势要比暂停的时候小很多,也不是不能比赛,轻易不会提起结束的!”奥村看了一眼天空,开口道。
“可能真是这样吧!”
……
“请多指教!!!”泽村气势十足的对着裁判……鞠躬。
“泽村!要好好看球哦!”二垒的御幸大声喊道。
这也是在迷惑帝东,帝东对泽村的情报实在太少了。
虽然稻城实业以及甲子园也有过短打,但是当年让原田疑神疑鬼的那一次打击,也掩盖了他打击异常菜的事实。
御幸也知道效果可能不怎么样,就算帝东不知道泽村打击水平如何,这个局面想送人到三垒的可能性太高。
能够想到并且做的,全部都做了,然后才能安心等待结果。
“噗!”
“咻!”
“叮!”
“噗!”
“因为泥坑球停下来了?”泽村大惊。
泽村的短打太好了,完美的卸掉了球的力道,导致球的落点在本垒的泥土地上。
在没提前想场地环境的情况下,泽村不管来几次短打,结果都不会改变。
“咻!”
“啪!”
“出局!”
球停下来那一刻,结局自然也就注定了,御幸在三垒被触杀出局。
“安全!”泽村则是上垒了,毕竟触杀耗费的时间要更多。
“泽村居然短打失败?
果然今天我们被上天抛弃了吗?
但是,只要不雨天提前结束,我们还有仙道在!!!”金丸难以置信的看着短打失败的样子,但是却没有多少绝望。
“七棒!一垒手,前园君!”
“怎么办?监督!”太田部长转身问道。
前园不擅长短打,而且泽村也只是在一垒没进得分圈。
“让他打!”片冈教练坚定的说道。
“可是!雨天提前结束……”
“没关系!
今天的雨势不会的!
前园的打击姿势没有乱掉,而且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想法,一心瞄准着自己想要瞄准的球路。
让他打没问题的!”
“我明白了!”太田部长无奈,不过片冈教练说的没错。
之后的樋笠昭二,也不是什么能打到的打者。
“这一局已经放弃了吗?
确实,按泽村今天的状态,对方想要得分是非常困难的。”落合教练心中暗道。
现在的他是怎么都无法想象,前园被抱有大期待的样子。
“危机已经解除了!
之前就一直碰不到我的球,接下来第三个打席要怎么料理你呢?”向井太阳伸着舌头暗笑道。
“嘎啦!!!”前园看到教练对着自己伸出拳头,站上打击区前大声怒吼。
“打出一发给他们看看!前园!
这一击非你不可!!”看台上再次想起了齐唱。
“前园!”(小野)
“贯彻你的挥棒就行了!”回到本垒的御幸,也在心中给前园打着气。
“以上!”前园心中自语。
“反正偏低的球路你也不会出手吧!”向井投球前高傲的看着前园。
“腰带以上!”
“噗!”
“咻!”
“腰带!”
“啪!”
“好球!”
“外角低!”前园看着落入手套,明显是赚好球数的一球,心中毫无波动,好像没看到,自己错过了一个好打的球路一般。
在瞄准了高球的情况,他做不到对低球出手。
“腰带以上!”
“噗!”
“咻!”
“啪!”
“好球!”
“内角低!
这家伙!!”哪怕前园脑子不怎么灵光,也不可能看不出来,对方知道他在被追逼前,不会对低球出手,故意投了两个低球。
“活该!
不要以为这招一直好用哦!”向井看到前园凶恶的眼神,吐了吐舌头。
“呼!!”前园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用这球结束吧!”
“腰带以上!”
“噗!”
“咻!”
“又是低球!……这是!”原本要出手的前园最后还是忍住了。
“啪!”
“坏球!”
“呼!”前园吐了一口气。
他知道,刚刚出手的话,就完了。
泽村等人也和他一起吐气,夸张的要从板凳席出来了。
“如果你能反咬我一口的话……就来试试啊!
就如你所愿吧!
连续三球的低球之后,你能够反应过来吗?”
“噗!”
“咻!”
“乒!”
“啪!”
“出局!”
“出局!”
“双杀!!”
“Nice ball 太阳!!”
“看到了没有!!
这就是帝东铁壁般的内野阵!!”
“好快!二垒手接球到传球真的好快!
这真得是在雨天的比赛吗?!!!”
“又是偏高的吊球!
一不小心就会长打的球路,居然又投了!”大和田秋子惊呼道。
“啊!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而且在刚刚被连续打出去之后!
这是何等的胆量!
对被追逼的前园君根本没必要这么冒险!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笔趣-第五百零八章 即將到來的死鬥分享
而且已经追逼了打者,明明只需要投一个让打者不得不出手的球路就行了。
比如内角高的对角直球,左侧投的大角度直球是很难打到的。
是想展现自己的强势吗?
还是给之前本垒打的回应?”峰富士夫对此也吃了一惊。
明明有那么多的好选择,居然采用了这么大胆的方式解决打者。
“只是单纯的任性吧!
和那个白毛一个样子……
明明是他自己投了好打的球才被我打出去的!”刚刚回来的仙道一边坐下一边吐槽道。
“都说了那个一点都不好打!!”一群人集体吐槽仙道。
有一种集体说“你丫闭嘴”的既视感。
“这一次好慢呢!”太田部长忍着笑搭话道。
“脸上有不少雨水,有些痒,所以稍微洗漱了一下!
没想到我才刚回来就要去守备啊!”仙道笑着说道。
“说的也是啊!
绝对不能让比赛就这么结束了!”御幸开口道。
“你又不是主裁判!雨……”
“都说了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啊!
要是成真了怎么办!!”仙道刚说一般就被前辈们给堵住了嘴。
“帝东的守备太强了!
在这种大雨的情况下,基本都没有失误啊!”
“到底做了多少训练啊!两支队伍的水准都太高了!
不愧是夏天的,东西东京甲子园两支代表队伍啊!”
“内野守备是冈本教练的「神之打击」的功劳吧!
总是能够打到选手的眼前落地,非常难以捕捉!
那样的练习之下,守备自然厉害啊!”
“只想千万别雨天结束啊!”
场边的观众在休息间隔热烈的互相讨论着。
“分差只有一分!
对于青道来说,本并不算遥远的一分,在裁判宣布比赛继续之前……,又是那么遥远的一分!”大和田秋子叹道,她也不希望比赛就这么结束。
……
“青道的氛围真的是好啊!
好像很享受比赛的样子!”瀬户拓马笑道,不过看着奥村的表情,他有点笑不出来了。
毕竟他们以前的教练,就是说享受比赛什么的啊!
不过,奥村只是讨厌他们原本的教练,以及对于他的棒球理论的质疑。
并不是对享受比赛本身有太大的偏见,当然也不可能喜欢和认同,顶多是怀疑。
“不要在意!
继续保持下去就行了!”片冈教练鼓励道。
“嗨!”
……
“比赛再开?”有一个眼见的观众,看到主裁判并没有宣布比赛结束,兴奋大叫。
随后,主裁判也证实了他的喊声,比赛继续!
“呦西啊!!!”泽村大叫着给自己打气,登上了这第八局的球场。
……
“全力投过来吧!”看着眼前斗志满满的家伙,御幸继续调动着泽村的情绪。
“噗!”
“咻!”
“啪!”
“好球!”
“外角球!
那一个内角球之后,又回到了外角的节奏吗?”帝东的先头打者很生气,但是又没有办法。
“噗!”
“咻!”
“乒!”
“右外野!”
“啪!”
“出局!”
“呦西啊!!”
“时机也太不好抓了!”帝东的打者气急败坏的跑了回去,他们也急于想要得到第二分。
“噗!”
“咻!”
“乒!”
三棒打者则是瞄准了首球的外角,然而还是没有打好,小春稳定的守备,让他无功而返。
“右外野高飞球接着三棒打者也只打出了二垒滚地球嘛!”
“两出局了!”
“两出局!”
“好厉害啊!
今天的泽村没有允许对方拿到一支安打呢!”
“这么快就只剩下一个出局数了!
节奏好快啊!”
“而且这么下去的话,第九局又要轮到仙道了!”
“所以帝东也会开始着急了吗?”
“球速明明看上去并不快的样子!
难道是在手边变的犀利的球吗?”瀬户拓马真的是找到机会就要和奥村唠两句。
“还是以外角球为中心呢!”大和田秋子说道。
“大概是这段期间的课题吧!
秋季大赛预选的时候,还没有投过呢!”这个时候,峰富士夫也早已经整理好了资料。
毕竟这位记者,可是连药师和青道的练习比赛,都能大概掌握的。
知道这场比赛的,只有那些碰巧去看比赛的人知道。
这个情报能力,加上峰富士夫这么多年,可是一直都看好青道的新闻价值。
他也算是多年的努力,在这个夏天一口气得到了回报了。
“四棒!捕手,乾君!”
“来了啊!帝东的四棒!”
“第四轮的打席,恐怕也是今天的最后一次了。”
说起来,青道那边也是一样!”
“一分差实在太不保险了!”
“没错!
至少在第九局之前在拿到一到二分啊!”
“青道那边逼得很紧啊!”
两出局,没有跑者的局面,轮到了乾宪刚,而且是在队伍非常继续得分的局面。
从局面来看,完全看不出来,是帝东在领先着。
“两出局!两出局了!泽村!!”
“让他打过来吧!泽村!”
“决胜负吧!!”
“上啊!上啊!帝东!
冲啊!冲啊!帝东!
GO!GO!Let’s GO!
Let’s GO!帝东!”帝东的看台选手拼命的呼喊着。
现在已经到了决一死战的时候了。
“要噶布!!!
噶布啊!!宪刚!!!”冈本教练在板凳席疯狂的龇牙,简直就是一只小脑斧。
“乾桑!!”向井太阳也同样把一切,都寄托在了这位前辈身上。
正因为对着乾宪刚任性,所以他才是向井最尊敬和信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