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
面对少主的一连串质问,付蛮一阵心惊肉跳。
嘴角微微抽搐一下。
这一刻付蛮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喉咙都快被捏碎!
感受到了来自叶宁那恐怖的杀气,骨头缝里都再冒凉气。
“少主息怒……”
付蛮瞪着眼睛,努力的张着嘴巴喘息,浑身汗毛倒竖。
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这封信是族主给老奴的,老奴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只是听族主说夫人的手筋被人凶残的挑断,整个秦族都遭到了神秘势力的威胁,险些被灭族,幸好当时族主带人赶到救了夫人一族,但是之后秦族就神秘消失了,连族主都找不到其任何踪迹,族主多年来一直再调查针对秦族的那股神秘势力,可是十几年过去丝毫没有线索,逼不得已叶族才选择了隐世!”
“秦族险些被灭?!”
叶宁杀气滔天,恍若一头绝世猛兽苏醒。
渐渐的松开了付蛮的脖子。
连母亲的手筋都被挑断,这股神秘的势力下手太凶残,为何要针对秦族?
“是不是大夫人一脉做的?!”
“绝对不可能!”
付蛮咳嗽了几声,脸色通红,态度十分的坚决,否认了这个说法,接着说道;“大夫人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针对秦族,再大夏境内秦族是和叶族并驾齐驱的存在,当然不排除大夫人的娘家裴家!”
“裴家?!”
叶宁眯起了眼睛。
其实早在几年前,他已经已经开始着手调查当年的事情了。
包括江陵叶家的惨案都在其中。
只不过那秦族和叶族的详细档案和资料都被人故意抹去了,尤其是秦族仿佛再大夏从来不存在过似的。
当年的秦族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物,迫使整个家族消失十余年?
如果不是叶族大夫人那一脉,又会是谁干的?
自己那个妹妹叶慕婉如今又在哪?
是否还活着?
一连串的疑问再叶宁的心底升起,此刻他仿佛陷入了迷雾中,暂时的迷失了方向。
“裴家亦属于宗族,势力再北河一代根深蒂固,又和燕京各别皇族关系密切,虽然大夫人忌恨少主,可也不会直接对秦族动手。”
顿时叶宁冰冷一笑;“大夫人一脉都敢派人来杀我,还有什么事是她们不敢做的?!”
面对少主的质问,付蛮一时间不知作何回答。
叮!!
此时电话响起,打断了俩人的思绪。
“说。”
“战神,地狱阁的死士已经到了江陵,总共十个人,都是天榜的高手,最差劲的也是天榜六星!”
青龙的声音响起。
“好!”
叶宁旋即挂断电话,看着付蛮;“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要保护我,那你去给我办一件事如何?”
“少主请吩咐?”
付蛮抱拳作揖,毕恭毕敬的问道。
“去一趟北方!”
“北方?”
顿时付蛮露出一抹惊异。
“怎么怕了?”
叶宁讽刺一笑。
“少主不是那个意思,老奴不能离开你太久,这北方路途遥远,万一您在出了什么事……”
“怕死就算了!”
叶宁转身就走,懒得再跟他废话。
“少主请说。”
付蛮咬了咬牙,然后快步追了上去,不敢怠慢。
“去调查一个人。”
叶宁神秘一笑,停下了脚步看着他。
“谁?”
“王长生。”
“是他?!”
付蛮深邃的眸子射出两道冷电。
“怎么?”
叶宁微微皱眉。
“少主让老奴去调查此人,是否已经知道了王长生就是北帝的人?”
付蛮进一步问道。
“那又如何?”
叶宁冷漠的看着他。
“这个人神秘诡异的很,想要调查他很难做到。”
付蛮一脸凝重。
“那就辛苦你跑一趟了。”
叶宁淡笑一声,然后双手插进裤兜离开。
看着少主离去的背影,付蛮最终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同时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族主。”
“事情办得怎样?”
电话里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
“少主比您想象的还要恐怖,他一眼就识破了您的计谋,并且还把老奴支到了北方,去调查王长生。”
“王长生……?”
电话中的声音有些凝重。
“看来宁儿或许猜到了一些东西。”
“族主,那老奴去不去?”
付蛮小声问道。
“你就当做去旅游,现在王长生还不能动,否则会打草惊蛇!”
“遵命族主!”
付蛮郑重的点头,于是挂断了电话,瞬间就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另一边叶宁直接回了清水河畔。
大老远他就看到,再别墅的门口站着十道身影。
跟木头一样动都不动,
吓得门口的保安都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了。
主要是地狱阁的死士太渗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死气,就跟活死人一样。
他们每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死寂。
冷酷凶残。
每个人都是一身黑色风衣,后面纷纷斜背着被破布缠住的一尺短刀,像古代的刀客似的。
叶宁走上前去;“地狱阁死士?”
“你是谁?!”
一号横眉冷对,凶狂摄人,那惨烈的煞气逼人心肺,并且一只手缓缓的放到后背要拔刀!
其余的九人亦是如此。
宛如十头猛兽一样,凶狂毕露,极度的警惕盯着叶宁,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
眼前这个人让他们感受到了真正的死亡气息!
地狱阁死士并没有见过战神的面容,来的时候屠夫只是写了地址,还留了一个电话,奈何几人一直没打通。
索性就站在门口开始等了。
“你们不是再等我么?”
叶宁问道。
那一号眉头皱起,盯着叶宁看了一会,有些狐疑的样子,缩回了要准备拔刀的手掌,于是向前迈了一步。
“你就是战神?”
“不然?”
叶宁反问一句。
看到如此年轻的战神,一号和其余九个死士都震惊了!
他们以为战神最起码是四十岁的样子。
又或者是白发苍苍的老者。
可现在亲眼目睹了战神的面容后,这几人的脑袋都是懵圈状态。
为了确定真实性,一号再度拿出电话拨打了那个号码,紧接着叶宁就掏出了电话再几人面前晃了晃。
“属下参见战神!”
一号和其余九位死士立刻单膝跪地。
齐声喊道。
“换个地方说话。”
叶宁一笑。
随后叶宁带着几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公园。
“你们来江陵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寸步不离的保护这栋别墅里面人的安全,知道么?”
“属下等人明白!”
一号和其余九个死士点头。
“你们的行踪不要暴露,只需要暗中进行保护就可以,但凡有图谋不轨之人,杀无赦!”
叶宁继续叮嘱。
“是!”
之后叶宁又和几人交谈了许久,才回到了家。
“妈、我爸和浅雪呢?”
叶宁刚进屋,就看到岳母再扫地。
“浅雪在卧室订机票,你爸去找你隔壁张大爷下棋去了。”
岳母放下扫,问道;“你咋现在才回来?”
“路上遇到个朋友,就多聊了一会。”
叶宁随口一说,这时烟儿从卫生间跑了出来,抱住了他的大腿仰起头,扑闪着眼睛,有泪光闪烁,委屈的瘪着小嘴。
“哥哥和姐姐又要走了嘛?”
闻言,叶宁苦笑一声,知道这个小丫头心里所想,于是蹲下身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连忙安慰道;“烟儿乖,等宝贝长大一些,就把你和爷爷奶奶接过去,一定要在家听爷爷奶奶的话知道么?”
“真的呀?”
烟儿喜笑颜开,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然后蹦蹦跳跳的坐回到沙发上,拿起铅笔开始写字。
岳母端着一盘水果从厨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叶宁拿起一块西瓜,啃了一口,接着坐在了烟儿旁边,当他看到小本子后,顿时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只见小本子上面写了两个歪歪扭扭的字。
哥哥。
虽然看上去不是很工整,可字里行间却透着一丝不舍,还很可爱。
然后叶宁上楼去了卧室。
此时林浅雪正在换衣服,刚脱掉了上衣,还没来得及换上,叶宁就推门走了进来。
啊!
吓得林浅雪一阵惊慌失措,双臂挡住了上面,即使如此依然难以掩盖她那傲人的身材,于是凶巴巴的白了他一眼,害羞的娇嗔道;“讨厌!怎么不敲门就进来啊?”
叶宁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我进自己卧室,还需要敲门嘛?”
“哼。”
林浅雪害羞的转过身去,脸颊绯红,把白暂细嫩的后背对着叶宁。
不得不说她的身材太好了,凹凸有致,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纤细的地方纤细,尤其是那修长笔直雪白的大腿如胭脂玉般吹弹可破。
“不许看!”
这时她嘟囔了一声。
“我偏要看嘛!”
叶宁上前,霸道的从背后环抱住林浅雪。
此刻的她就像浑身触电一样,娇躯微颤,耳根子发红,脸颊红彤彤的,心跳都在噗通噗通的加快。
当叶宁的右手向上游走时,顿时林浅雪娇躯微颤,立刻伸手抓住他的手。
贝齿咬着嘴唇。声音细若可闻。
“你冷静点啊……”
叶宁环抱着她将其转过身来,温柔的看着已经害羞的林浅雪。双手抱住林浅雪发烫绯红的脸颊,两人四目对视,都能近距离的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声。
“机票定好了么?”
“嗯……好了。”
林浅雪颔首,美眸眨动,嘴巴微微动了一下。
此时叶宁变的大胆一些,抱住了她的腰肢,轻轻的吻了上去。
而林浅雪亦主动配合的偏了偏头。
并且有一丝秀发从香肩坠落下去,撩拨心弦。
此刻卧室里弥漫着暧昧的气氛,并不热的林浅雪此时突然感觉到热了。
就在俩人的嘴唇犹如蜻蜓点水的碰到一起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