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超级资源大亨
优米化妆品从品牌创立到现在,一直都是口碑营销。
从未在任何形式的媒体上投放过广告。
关小彤和李芊芊她们不知道也并不稀奇。
再好的产品也没办法覆盖全国女性。
LV,爱马仕那么牛的牌子,农村大妈们该不认识了照样不认识。
像马云云那种风云人物,不认识他的也一大把。
优米的售价,就已经圈定了它的“销售范围”。
优米是针对白领女性阶层的一款产品。
之所以盯准这块市场,当然是因为这个群体庞大的受众。
很不巧的是,像关小彤和杨姿这种大明星和农场的大妈们一样,都不在优米的“覆盖范围”之内。
所以,她俩不认识优米,也并不奇怪。
“彤姐你太美了!”
陈苗看着关小彤用完优米后的效果,看得眼睛都值了。
关小彤的脸蛋很标致,而且平时保养的也很周到。
她一年过亿的收入,所用的化妆品自然也都是国际大牌子。
一套化妆品少说也得上万块钱。
但是,无论是哪款产品,都没有她现在用的优米效果后。
也没有“优米”的使用方法简单。
“彤姐好漂亮!”李芊芊虽然比关小彤大了一岁,但还是得叫声彤姐。
关小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想跟着夸自己一句漂亮。
见过了李芊芊试用的效果后,关小彤迫不及待地带着两位助理又回到了楼上房间。
虽然捂得严严实实,但关小彤出门之前也是化了妆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为了试验优米的效果,她还不厌其烦地专门卸了妆。
实验结果出来了。
这么简简单单的一瓶化妆品,效果简直逆天!
正如它外包装上面的宣传语宣称的那样:神仙妆不用耗费心机,轻轻一拍即刻拥有,让天下没有难化的妆。
效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款化妆品的使用方法也太太太太简单了吧?
就算是连大宝都不抹的钢铁直男也能操作吧?
关小彤转身看向助理说道:“苗苗,你给冯小姐打电话问问,这种产品多少钱一瓶,我要买10,不,我要买20瓶!”
“好的彤姐,我这就给冯小姐打电话。”陈苗点点头,当即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冯媛媛的电话。
与此同时,这家酒店里和关小彤同样震惊且要找冯媛媛订货的人不在少数。
冯媛媛送完东西出门没多久,就接二连三地接到很多女艺人的订购电话。
一早上的时间,从她手里订出去的优米已经快上千瓶了!
真可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她只是按照吴骏的吩咐给众人一点贴心的小礼物而已,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广告效果!
“难道小骏早就算计到了?”冯媛媛挂断陈苗的订购电话后,不禁开始怀疑吴骏是不是早有图谋。
一瓶优米化妆品的单价就要2019块钱,这个价格是全国统一零售价。
1000瓶优米化妆品可就是实打实的200多万!
自己不过是去酒店转了一圈,什么也没说,更没有推销自家的产品。
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卖出去了200多万的产品?
“我还是先给小骏打电话问问吧……”冯媛媛想到这里,在手机上找到吴骏的电话后拨了过去。
把五洲酒店这边的情况和吴骏一说,吴骏并不多么意外。
他只是笑了笑让冯媛媛按照正常流程送众人送货,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吴骏越是这么故作神秘,冯媛媛越是感觉他高深莫测。
刚刚挂断冯媛媛的电话,又有电话打进来了,来电显示的名字是林初秋。
吴骏从横店回来后便一直和林初秋保持着联系,从未中断。
当然了,两人联系的内容都是和马思雨有关。
马思雨白天拍戏顺不顺利,心情如何,吃了什么饭之类的,事无巨细。
林初秋这个吴骏安排在马思雨身边的“卧底”倒也尽职尽责。
这次吴骏邀请整个剧组人员来家乡搞活动,林初秋自然也是在邀请之列的。
看到林初秋的来电,吴骏一下就猜到她要干嘛了,手指一划接通了电话。
“喂,小秋。”
“吴总早上好,我有件事想……”林初秋说话有些犹犹豫豫,很不痛快。
吴骏笑道:“怎么了这是,到了自家地头上,跟我还客气上了?”
林初秋一听吴骏这话,知道他已经猜到自己的意图了,便也不再扭捏:“吴总,我想回家看看爸妈,所以想跟您请个假。”
吴骏想了想说道:“嗯……你先在酒店等会儿,一会儿我过去送你回家。”
林初秋一听,受宠若惊道:“啊?不用,不用,这怎么可以!太麻烦吴总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你自己也得能回去,就这吧,我准备出门了,在酒店等我。”吴骏说完便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林初秋看着自己手里已经挂断了电话,眼眶不争气地红了。
她能从吴骏的言语中感受到他那霸道的温柔。
吴骏和林初秋认识快半年了,两人又有着老乡这层关系,是以对她也有些大致的了解。
林初秋的老家林家坳距离县城还有三十多公里。
如果是正常天气,开车或打车,顶多半小时也就回去了。
遇上今天这种天气,县城里估计很难打到车了,就算打到车,估计也去不了林家坳。
林初秋想要回家的话,只能是像上次下大雪的时候,高雅翎她们步行前往小吴庄一样选择步行。
如果步行的话,一来一回好几十公里,吴骏实在有些于心不忍。
挂断和林初秋的通话后,吴骏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到管军的电话拨了过去。
“吴总新年快乐啊,给您拜个早年!”
电话接通,对面传来管军爽朗的笑声。
“管总,我借你的猛禽开一圈,出去送个人。”吴骏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道明来意。
昨天他看到管军那辆猛禽停在宏福农场的停车场。
这种极端天气,也就猛禽那种大块头能跑一下了。
吴骏那辆特斯拉底盘太低了,肯定是没戏,试都不用试。
管军爽朗笑道:“吴总你这就见外了,跟我还说什么借啊!喜欢的话送你了!”
吴骏手底下有三万多亩的高端阳光温室,如果全部拿下做无土栽培项目的话,可是几十亿的订单。
管军现在恨不得把吴骏当成爷爷供着。
一辆几十万的车,他还是送得起的,只要吴骏想要。
吴骏笑笑说:“哈哈哈,管总的好意心领了,我就不夺人所爱了,送完人后完璧归赵。”
管军也不强求,说道:“那行吧,我叫人去给你换雪地胎,15分钟之内搞定,你看着时间出门就行。”
管军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看上去很是粗狂,但心思却是无比的细腻。
他一听吴骏朝他借车,一瞬间就和今晨早报里广播的冀北大雪联系到一起了。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肯定是小吴庄那边儿遇到了什么极端的天气。
是以,不用吴骏说,他连雪地胎都想到了。
吴骏道:“今天麻烦管总了,明年什么时候来小吴庄了,咱哥俩坐下好好喝两盅。”
“没问题,谁不知道吴总哪儿好酒多啊,就算吴总不请我,我也会不请自去。”管军听到吴骏的邀约后,瞬间感觉这次借车绝对值了。
“那我就不耽误吴总了,我给我司机打电话,他留守小吴庄工地哪儿呢。”
“好。”
两人一通简短的电话打完,吴骏脱掉睡衣,换上一件灰色V领的羊毛衫和一条熨烫的笔直的西裤出门。
正在准备早餐的马冬梅看到出门的吴骏后大吃一惊。
“今天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怎么这么早起床了。”
吴骏打趣一句说:“我几点起床怎么还和太阳升降扯上关系了,老妈,你也太看得起你儿子了。”
马冬梅气笑一声说:“少在哪儿贫嘴,赶紧去洗漱,准备吃饭了。”
“你们吃吧,我有事出去一趟!”吴骏说着,穿上挂在大厅衣架上的一件羽绒服,随手在餐桌上的盘子你抄了两个鸡蛋出门。
马冬梅一脸不解地追问道:“下这么大的雪,你出门去哪儿啊?有那么急吗,早上不吃饭对胃不好,甭管干嘛,先吃了饭再走!”
马冬梅一句话说完,手已经拉住了吴骏的胳膊。
老马家几个姐妹一向对早餐很重视。
像吴骏家这样早餐还要炒俩热菜的,绝对不多见。
吴骏一脸无奈道:“妈,我一点儿都不饿,两只鸡蛋足够了,我真有事儿。”
马冬梅坚持道:“几分钟的功夫吃完了,外面天气那么冷,喝点儿热乎的身上也暖和。”
“那行吧……”吴骏拗不过老妈,只好屈服了。
“这才是妈的乖儿子。”马冬梅看到儿子这么听自己的话,脸上笑开了花。
吴骏洗漱完,大姨一家,二姨一家,表姐一向,表哥一家,相继从各自的卧室里出来,唯独少了马思雨。
吴骏自告奋勇地要去叫她起床,却是被老妈拦住了:“你小姨昨晚跟我们聊了半宿,让她多睡会儿吧。”
几个姐妹当中,马冬梅平日里教训马思雨的时候最多,但最关心马思雨的也是她。
早餐是超级大米熬的粥。
锅盖一掀,满室飘香。
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反感,俗称吃腻了。
但很显然,超级大米绝对是个例外。
吴骏一家吃超级大米到现在,已经吃了一年多,不仅没有吃腻,还越吃越好吃。
现在一家人的嘴巴都被养刁了,只认超级大米。
吴骏吃完早餐和一众亲戚长辈打过招呼后,这才被马冬梅放出去。
临出门,吴骏又和老妈要了几个红包。
每个红包里面包了1000块钱。
一出门,便直奔宏福农场的方向去了。
踏踏踏踏。
吴骏一步一个脚印,在雪地上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
平日里三五分钟就能走到的路程,愣是用了一刻钟才到。
再加上吴骏在家里吃早餐耗费的时间。
现在距离他和管军通电话,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吴董过年好啊!”
吴骏刚到宏福农场门口,值班室里一位穿着黑袄的值班员便从值班室里冲出来和他打招呼。
“吴大爷过年好。”吴骏笑着打声招呼,随手递了一个红包过去,“辛苦吴大爷了,大过年的还要值班。”
“要不得,要不得,这可要不得。”吴大爷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吴董说的哪里话啊,这都是俺们的职责,这么大的产业,总得有人守着。”
“大爷,你就收着吧,不收一会儿可就没了。”吴骏笑笑说,“我出门身上带了三个红包,见谁顺眼就给谁,肯定不会再揣回去。”
“啊?这……那……”吴大爷一听吴骏这话,感觉自己不收的话,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别这那的了,过年了买两条好烟抽抽,换换口味。”吴骏笑笑,不由分说地把红包塞到吴大爷手里。
“那俺就收着了,谢谢吴董,谢谢吴董。”吴大爷不再拒绝,收下了吴骏的红包,对他点头致谢。
“那您忙着,我还有点事儿,先进去了。”吴骏和对方打声招呼,便朝着农场内部的停车场走去。
吴大爷对着吴骏的背影提醒一句:“吴董慢走,小心路滑。”
吴骏听了感觉一阵好笑。
自己都多大人了,走路还用人提……
“我糙……”吴骏一个念头没转完呢,脚下呲溜一滑,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
Duang地一声,一屁墩儿坐到了地上!
醒呢……
吴大爷:“……”
吴骏:“……”
空气突然安静,仿佛一群乌鸦从两人头顶飞过……
尴尬,大学的尴尬!
提醒的人,和被提醒的人双双尴尬。
“不是事儿啊,这都不是事儿。”吴骏手一扶从地上起来,朝吴大爷挥挥手,继续朝着停车场走去。
“呃……”吴大爷这回也不多嘴了,转身回了值班室。
远远地,吴骏就看到停车场上那辆高大威猛的猛禽了。
猛禽两侧站着两个穿着土黄色迷彩棉服,带着**帽的两个汉子。
两人正在聊天抽烟,一边跺着脚驱寒。
看到吴骏后,两人赶忙将手里的烟熄了。
立正稍息,一副迎接领导到来的庄重模样。
“吴总过年好!”两人主动往前迎了几步,上前和吴骏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