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人仙百年
张宝眯起眼睛盯着秦鸿,道:“据说,昔年众位大帝从天外来到这里,其中并不包括南极仙翁此人。”
秦鸿微微一笑,信口胡说起来:“我那师祖原始天尊,法力通天,见识广博,为了培养弟子,无论走到哪里,都把门人弟子待在身边。来到这方世界后,他们散之于五湖四海。家师收我为徒,传我大道,才有今日之成就。请问张仙王,你又怎么知晓,《仙书》有三千六百卷呢?”
张宝眼珠一转,道:“因为五百万年前,我曾是天庭御前侍卫。”
“既然如此,请张仙王讲一讲,昔年的天庭是什么样子?那些大帝为何来到这里,最后又为何离去?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呢?”
“令师南极仙翁,难道没跟你说吗?”
“家师离去时,我才是小小的金仙,他怎会跟我说这个?”
旁边几位仙王也都看向张宝,纷纷说道:“请张仙王说一说往昔天庭的事。我们要怎样做,才能追寻大帝离去的脚步?将来还有机会见到祖师吗?”
这些人能修成仙王,都是大帝的门人弟子,当年功力较弱,所以被遗弃在此地。但是他们的心中,始终盼着能追上大帝,所以才发出这样的询问。
张宝摇头:“我也不清楚,我只是低阶侍卫,如何能知道大帝的去向?我听说,这方世界,属于八鸿相域的一环,虽然法则有残缺,容不下大帝之躯,但凡大帝来此,都要压制功力,一旦施展法力,则将破空而去。然而这方世界,却蕴藏着某些稀缺的大道,让大帝不得不来……”
听了这段话,秦鸿忽然意识到几件事。
其一,张宝这具化身处于仙王巅峰,恐怕不能火力全开的动手,否则容易被天道逼出去,不得不离开这方界域;其二,张宝的化身留在这里,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大道,不知道在过去的五百万年中,他获得了多少大道?
这时候,旁边又有人问:“请问张仙王,何谓‘八鸿相域’,您仔细讲一讲,好吗?”
张宝环顾四周,道:“八鸿相域,牵涉甚广,即便是大帝也难看清。如来说,人生如梦,仿佛鸿雁落雪,成佛有八相,其中包括成念,脱胎,出生,出家,降魔,成道,转轮,涅槃。这方世界只是‘成念相域’,处于八鸿相域的底层,意念朦胧,纷杂混乱,道法不全,然而却有大道之根……”
“什么样的大道之根?”
“咳咳,本仙王道法浅薄,请秦仙王说一说吧。”
秦鸿笑道:“我勉强讲一讲,三千大道还成,至于说大道之根,我从未听说过。”
仙王金光煦忽然道:“昔年家师太乙真人讲道,说过这样一袭话: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大道无形”:“大”为无外,“道”为至善,“无”是无极,“形”是踪迹。夫“大道”,本鸿濛未判之元气,有何形质之见焉?
“生育天地”:“生”为生化,“育”为含养,“天”为阳气,“地”为阴气。
“大道无情”:“道”本属先天,无声无臭;“情”本属后天,有作有为。以无情化大爱,无情是无为之道也。
“运行日月”:“运”是旋转,“行”为周流,“日”为金乌,“月”为玉兔。日属离卦,则有寒暑之来往。月属坎卦,则有消长之盈亏。在人为圣日圣月,照耀金庭。
“大道无名”:“名”是名目。先天大道,无形无象,有何名字,强名曰道。
“长养万物”:“长”为长生,“养”为养育,“万物”泛指一切事物……”
随后又有一位名叫“火溟”的仙王道:“我师祖乃是太上老君,他昔年讲道时说:未有天地时,那时无天无地,无阴无阳,无日无月,无晶无光,无东无西,无南无北,无前无后,无圆无方,百亿变化,浩浩荡荡,无形无象,自然空玄。穷之难极,无量无边……唯吾老君,犹处空玄寂寥之处、玄虚之中,视之不见,听之不闻。若言有,不见其形,若言无,万物从而生。而后,八表之外,渐渐始分,下成微妙以为世界,而有“洪元”……”
众位仙王纷纷发表意见,阐述自己对于大道的理解。
这些仙王聚集在大秦国星陆,本就为了切磋交流来的,说出来的大道各有不同,正因为如此,才能让人有所启发,有助于他们获得突破。
秦鸿抛砖引玉之后,便很少说话,只有别人求教的时候,他才出来说几句。
而张宝说的更少,主要在侧耳倾听。
忽然间,有一位名叫“桐壬”的仙王道:“我是斗姆元君门下弟子,昔年听元君说,这方宇宙有三条根,其中一条位于仙蔽园,第二条位于死荫谷,第三条位于至嵊山,可惜这三个地方,我一个都没去过。”
秦鸿听了,心中一动,问道:“这说法倒是新鲜。请问诸位仙王,谁还听过类似说法?”
仙王明冕道:“我们明霞宗的祖师,乃是天皇大帝,他曾经提及,金仙界呈环形,几条大道之根,都位于星尘海。正因为这个缘故,昔日天庭才坐落在这里,天庭封闭之后变成了仙蔽园,乃是群仙梦寐以求想去的地方。”
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秦鸿一眼,意思说说:“在所有仙人之中,只有你进入仙蔽园,应该得到了大道之根,对不对?”
秦鸿心道:“我哪知道这种事?你要是早点儿说,或许我已经找出来了!”
张宝绷紧了面皮,双目盯着秦鸿。
显然,他已经听说,这位秦仙王闯入仙蔽园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他从下界返回金仙界,还没来得及回归仙蔽园,忽然看见旁边冒出一个大秦国,所以便来这里看一看,恰好听见秦鸿讲道,于是便留在这里倾听。
因为前来听道的仙人太多了,这些人私下里说的闲话,都被张宝听入耳中,所以他已经知晓,秦鸿闯入了仙蔽园!
张宝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瞪眼瞧着秦鸿,越看越感到奇怪,心想:“此人才是三阶仙王,凭什么进入仙蔽园?他真的进入仙蔽园了吗?还是那些人胡说八道?仙蔽园外面有多层大阵,其中有一道黄阶神阵,只有仙帝方能闯进去,我若没有进出的令牌,也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历时数十年,才能将其破开。秦鸿他一个小小的三阶仙王?怎么可能闯入仙蔽园呢?”
此时,他并没有将秦鸿看在眼里,他觉得,只要自己一出手,就像秋风扫落叶一般,能将秦鸿扫到尘埃中。
秦鸿被对方双目紧盯,自然而然感觉到压力,他不想在这里动手,于是选择退避,跟众仙告辞而去。
随后,张宝没有在大秦国逗留太久,心中不安的匆匆离去。他要回仙蔽园看一看,自己的家,有没有被外人闯进去。
这时候,秦笛正在仙蔽园中吐纳九华气,忽然感受到外面的大阵被触动,于是站起身来,悄悄前去观察。
仙蔽园外面的大阵总共有四层,最外面一层是隐匿阵,里面分别是八阶、九阶仙阵和神阵,等级一层比一层高。
因为秦笛先前炼化了控制中枢,所以只要有人碰触大阵,他很快便得到预警。
而张宝取出令牌,像往常花一样,在阵膜上一刷,结果大阵没有应声打开,他知道不对劲了,顿时心生恼怒!
“他娘的,还真被人闯进去了!连我的护法大阵,都被人修改,此人好大的胆子!”
这时候,他并不晓得,秦笛躲在里面,他还以为秦笛破开大阵,劫掠一番后,已经离开了呢。
张宝毕竟是玉帝化身,他取出一块尺许长的玉笏,这是他的本体留下的低阶神器,昊天玉笏的仿制品。
为什么是低阶神器呢?
因为化身功力不足,即便留下高阶神器,也无法发挥效力。
玉帝本来有一件天阶神器“昊天玉笏”,昔年被秦笛在彼岸世界打碎了。
张宝手挥玉笏,击打在八阶仙阵上,只敲击了七八次,便将八阶仙阵击破。
他穿过八阶大阵,又用玉笏击打九阶仙阵,这一次耗费了半个时辰,才破开九阶仙阵,然后他又遇到一道黄阶神阵,这也是防守仙蔽园的最后一道大阵了。
这道大阵不容易破解,张宝虽然有黄阶神器,但他自身的功力受限于仙王巅峰,而且他并非像青帝伏羲、黄帝轩辕那样的神阵师,看不出大阵的节点,只能凭着神器强行破阵。
秦笛躲在大阵中耐心等着,并不急于出手。
张宝一口气击打了十几年,才让神阵出现一道细微的裂缝。
正在心中欢喜之际,忽然有四口神剑,在他身周莫名出现!
然后有一个声音,响在他的耳边:“诛仙剑阵,起!”
张宝的面上露出狞笑,心中气极反笑:“这是哪路的蟊贼?竟敢在本帝面前,施展所谓的诛仙剑阵!”
这一刻,他几乎被气了个半死,因为他早年悄悄拜通天教主和冥河老祖为师,同样精通诛仙剑阵,没想到竟然有人用诛仙剑阵对付他,这岂不是班门弄斧?
此时,四口神剑刚刚飞起,尚未能显出威力,张宝挥动玉笏,直接迎了上去!
他以为自己的玉笏乃是神器,对方的剑不会超过玉笏的等级。
然而没想到,玉笏撞上神剑,发出“咯吱”的脆响,竟然略微吃亏了!
因为金玉相争,金器胜过玉器。
随后四口神剑分别放出了风、雨、雷、火。从四面八方将张宝的身躯罩住!
秦笛掌握的诛仙剑阵,跟通天教主不一样,他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糅合佛门地火风水四大皆空,因此杀伐力极为强悍,这是他的杀手锏,昔年他凭借着诛仙剑阵,不知道斩杀了多少的仙王和仙帝!
可惜此时他才是六阶仙王,如果更张宝一样,也是仙王巅峰,或许就能将张宝斩杀了。
尽管如此,张宝也不得不施展浑身解数,口吐道道金风,想要吹散风雨雷火。
他一边反击,一边发出冷笑:“曲曲小道,如萤火之光,敢与日月争辉!哼哼,等我打破大阵,再将你挫骨扬灰!”
因为隔着神阵,他看不清大阵里面的情况,心想:“此人既然躲在大阵中不敢出来,显然他的功力比较弱,不是我的对手。这人会是谁呢?”
秦笛用诛仙剑阵困住了张宝,开始放出五行神雷!
“轰轰轰”一道道水桶粗的雷电,击打在张宝身上!
张宝的身躯不断颤抖,面色变得又青又紫,口中高声叫道:“你是谁?是哪位大帝留下的化身?莫非你不是一个人?难带五位大帝,各留下一具分身,埋伏在此处,跟我作对?”
秦笛并不答话,只是不停的放出神雷,同时连续催动四口神剑,带出狂风暴雨,落在张宝身上!
比较可惜的是,他只是六阶仙王,勉强施展二十二式神雷功夫,并不能一下子置张宝于死地!如果他能施展三十六式神雷,合在一起便是混沌神雷,那样的话只要一雷,就能让张宝神魂俱灭了!
张宝在大阵之中左冲右突,身周浮现出道道紫气,抵御神雷和剑阵的攻击,虽然显得狼狈,然而并没有受重伤。
玉帝全称“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金阙云宫九穹御历万道无为大道明殿昊天金阙至尊玉皇赦罪大天尊率穹高上帝”,这个名字内容丰富,不但地位崇高,而且掌握多种神功,体表还有一道太上开天符,并不容易被攻破。
虽然如此,他处于被攻击的状态,因为大阵的阻挡,连敌人是谁都看不见,这种情况十分不利,因此他不敢恋战,很想快些离开这里。
可是秦笛的诛仙剑阵从天而降,烈火熊熊,黄沙漫漫,阴雨绵绵,天昏地暗,八风吹拂,销魂蚀骨,一旦陷入其中,很快便失去方向,即便是强如玉帝,也很难逃出去。
“轰轰轰……”七道天雷落下,劈毁了张宝身上的太上开天符,劈坏了他身上的霓裳霞衣。
霓裳霞衣的里面,还有一层九穹御历金甲,这也是一件黄阶神器,可以抵挡所有的仙器。
然而这样的神器,被四口神剑劈上去,很快便被划出道道裂缝。
张宝大怒,探手取出一件压箱底的宝物,乃是一座“昊天金阙大明殿”,他念诵咒语,将其变大,自身则躲进大殿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