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5er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維度侵蝕者 起點-第555章 第二次造靈實驗的靈感分享-n8tu9

維度侵蝕者
小說推薦維度侵蝕者
【出入真理】失效后,白浪从那种玄妙的‘第三人称视角’冷眼旁观状态中掉落。
在断开的最后一刻,他仿佛看到沉睡的‘老计都’突然一口吞掉了发育完毕的‘新计都’。邪能图腾与伊甸园刚刚建立的‘网线级’连接,也被无形剪刀切断。
新生灵人间蒸发后,地下室的信徒们被抽掉了精气神,集体陷入萎靡不振。
任谁一天一夜无休无止的高度集中注意力,精神都会被掏空。尤其白浪在最后8小时内,点燃他们的‘邪能之血’无限压榨,更是极限透。
天知道这群药渣接下来还能撑几轮?这次的失败真是太可惜了!已经不能用功败垂成来形容,分明是明明已经成功,却被强行窃取走果实。
白浪冷静下来,按捺住心中遗憾,检查起‘邪能图腾’。
虽说辛苦培养的‘新计都’蒸发了,但若能唤醒沉眠的‘老计都’,也不失为意外之…x,去你哒爷的,这不是坑爹吗?!
他用手刚触摸到邪能十字架,便瞬间化指为拳,怒锤黑色受难狼人娘欧派一拳,打的拳面隐隐作痛。
100%!
永远的100%!
原本早就该苏醒的‘图腾邪灵’,至今仍像迅雷下载小电影般卡在99.99%,不!明明已经显示下载完毕100%了,但文件硬是半透明损坏状态,无法解压缩。
图腾柱中的‘原生邪灵’便是这个德行。
早在几个任务前,它就在白浪精心送鸡蛋发展信徒的战术下孕育成熟,但就是迟迟无法苏醒。而且永远都是100%已成熟状态,胃口好的总能吞下更多新新信徒提供的信仰之力、灵魂、血肉生命。
这种情况,让白浪联想到怀胎十个月后,又零零散散多次续费充值长达两年零八个月的哪吒。
你以为怀胎十月就要生了?不,怀了三年零六月。
你以为三年六月就是个哪吒了?不,生了个球。

竞速任务第五天,傍晚,第一次造灵计实验划因未知原因功败垂成。
图腾内部的老邪灵在吞噬新生灵后,依旧处于沉睡中,无法唤醒。
造灵虽失败,但并非没有收获:
首先‘老计都’的底蕴又被强化一大截。如果以前还算怀胎18月的话,辣么这次起码又充值了10个月,是好事。
其次,虽然‘新生灵’蒸发掉,但原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信仰武装’,在吞掉新计都并消化后,与这个世界建立了一种模糊的联系。
原本和伊甸园邪灵体系无关,只能使用自身小源与大源发动能力的白浪,如今借助‘图腾’,可间接感知并操作这座城市的‘邪灵力量体系’。这道关系,为他打开许多新思路。
白浪清晰感知到,图腾柱中的‘邪灵之种’与伊甸内的‘邪灵’,有诸多共通之处。
‘图腾-信仰之力’与‘供物-邪灵之力’原是两种完全不同但源头高度相似的力量。
用白浪的话来解释,这个世界的‘邪灵之力’就像金庸宇宙中的内功体系;而邪能图腾中的那个‘邪灵’,则像黄易宇宙中的功法。
虽然分属两个不同宇宙,内功强弱原理都有差别。但力量体系的大根基不变,甚至相同,绝非隔壁‘查克拉、斗气、超能力’可比。
白浪再次将手放在图腾柱上,仔细感知装备回馈的信息,总结道:“没亏,但也没赚!”
过去24小时努力没白浪费,‘新生灵’更像一个系统升级更新包,让原本与伊甸园格格不入的‘邪能图腾’顺利融入这个体系。
但图腾依旧算不上‘供物’,内部的‘老计都’也不是这座城市认可的‘邪灵’,就算被认可了,也是昏迷不醒无法战斗的‘植物灵’,差评!

到此为止,已经是第五天的傍晚。白浪一宿未睡,全程精神高度紧张集中,此刻骤然松懈贼去楼空,感到异常疲惫,只想睡觉。
極品天王在都市
他估摸着,等明天醒来,一环任务便要过去大半时间。剩下寥寥四天半,又能再尝试几次呢?
这次造灵的失败,给他带来一定的压力与心理负担。原本十拿九稳的‘计都唤醒计划’失败后,他对于‘陀螺仪’的造灵仪式反而有些没底,生怕再次失败。
“要不,赶在‘陀螺仪’之前,再试一次?”白浪抱起一旁露出关切之色的小芙芙,嘀咕道。
他想法很简单,‘陀螺仪’是任务道具,很关键。他不怕搞出一个垃圾灵来,却怕失败。原本是不怕的,但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后,他突然感觉非酋附体,有种会把‘陀螺仪’也玩坏的预感。
其次,他考虑到这次任务多人竞争。如果搞出一个太垃圾了的陀螺仪-邪灵’,虽然混过一环任务,但二环很可能吃亏,被其他人赶超。哪怕是个垃圾,也不能太烂了,还是得抢救一下。
所以……趁着最后时间,再试一次?
哪怕第二次也失败,累积更多失败经验,也能减少第三次(陀螺仪)的失败几率。
魔妃快投降 南月
如果成功了,累积了成功经验,便能让第三次更成功。
傻fufu笑摸浪头,问道:“肿么四(试)?”
“容我想想。”
白浪眯起眼,回忆‘图腾造灵’的全过程。他当时凭借【出入真理】在仪式过程中,与伊甸园的根源有一定接触与交流。
一种浅层次的皮毛交流,却被动获得了许多碎片化信息,此刻开始在脑中整理。
忽然,他意识到一个没注意过的新问题:‘邪能图腾’虽然很神奇,但并不是‘供物’。
浪的确借助‘十字架’这个躯壳,凝聚出了‘新生灵’,但这不代表它就是‘供物’。
‘信仰武装’本身就可以孕育‘邪灵之种’,因此对伊甸园的‘灵’同样兼容。但并非原汁原味的‘供物’,就很难在伊甸园的规则下,诞生正规的‘灵’。
“图腾柱并非‘供物’,只是具备‘供物’效果。若非‘老计都’强行插手,最后一步也有可能失败。在伊甸,正统的造灵步骤,必然要以供物做载体才行。我手头还有没有这样的供物?即便有,通过仪式创造的‘灵’,又是否能够为我所用?”
白浪陷入深深的矛盾螺旋中。
他首选‘邪能图腾’造灵的根本目的,还不是‘八婆’对一切邪灵严重排斥,导致他无法融入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中。
八婆唯独不排斥邪能图腾,他才有了第一次试验,结果造灵失败。如果他成功找到新‘供物’并创造出灵,又能否为自己所用?八婆是否排斥?

白浪一脚踩在鲤鱼王背上,一根生物触须从鳞片中钻出,刺入他脚腕,生物电脑加载中。他全力启动虫族网络,帮助自己整理过去24小时接收的信息,渐渐有了眉目。
假婚成真,閃戀甜蜜蜜
供物都是普通物品,但在普通物品基础之上,还有着特殊意义,首先必须是唯一品,其次必然和异闻故事有关。
伊甸中数量最多的一类供物,通常是某起喜闻乐见凶杀案中的凶物。
当凶案被扭曲成奇闻怪谈后,曾经具备唯一性的‘证物’,就有极大可能在伊甸中承载相关传说,凝聚出‘灵’。
类似尝试每天都在上演,但众多精心挑选并被培养一段时间的‘供物’,真品几率不足1%。
白浪整理这些信息时,注意到一点,那就是:传说!
任何一件供物背后,必然有着对应的传闻。什么是传闻?当然要传播开才行。这不就是‘传说度’吗?
拥有传说属性的唯一品才有可能是供物,那他身上的装备基本上都可以排除淘汰了,就连‘邪能图腾’在这个世界,也没有对应的‘故事’。
女人與狗
所以供物只能是这个地球上的物品,又或者……宝具?
孤劍破空
这个念头一起,白浪立刻掏出手机搜索起来,接着,找到了印证想法的答案。
伊甸之外的地球上,有大大小小许多工作室甚至公司,专门代理异闻创造、编写与传播推广服务,说白了就是刷流量、打广告。
甚至还有相关的专业报告,在外界大幅打广告、宣传、造势,对于培养‘供物’有玄学加成。
白浪又联系了富贵丸,询问相关内容。那盒‘pocky零食’在送入伊甸之前,背后公司就连续两周大肆报道已经沉寂一年半的陈年旧闻,硬是重新炒作起来,并建立了相关信仰,pocky杀戮少女偶像团,还在神社进行了好几次‘祭祀’,只为提升‘薛定谔供物’的出灵几率。
一旦和‘传说度’挂钩,白浪手头可选的‘供物备选品’极速下降,最终只剩下两样:【富贵丸必须死】和【粉红色毛毛兔之军势】(卷轴)。
这两件‘宝具’在融入称号后,本身就自带‘传说’属性。宝具由传说而凝聚,当白浪带两件宝具进入任何一个任务世界并使用后,就会倒果为因,在这个世界的‘阿卡夏目录’中,编辑添加相关的传说词条。
没使用【必须死】前,这个地球不存在必须死。
然而一旦给田中富贵套上后,富贵丸诞生了!那么做为传说中的宝具,这个世界必须有【必须死】的传说故事,于是这个星球的某个区域,一些人类的脑海中,会突兀浮现出一些关于‘必须死’的故事。
这些人对此也不会怀疑在意,因为并非一个人脑中突然多出这些,而是一个群体。
当其中某个比较敏感的家伙,突然意识到脑中为什么冒出这么一段古怪的记忆,并提出疑问后。他身边的朋友亲人也会从过去的记忆里,挖掘出模糊的片段,然后一群人恍然大悟,原来是当年比较流行的某个传说啊。
感叹过后,人们又将其抛到脑后。甚至【必须死】不止会出现在人类的遥远记忆中,还会凭空浮现在一些书籍、资料、记录平中。
甚至地下多少多少米深处,也凭空出现一块关于【必须死】的石碑,让它的传说变成历史,并逆着时间轴不断溯源,最终出现在侏罗纪时代。
经考古团队考察,人类成功证明早在恐龙横行的侏罗纪时代,就已经有了【必须死】的传说,并在霸王龙族群中口口相传,这块经碳十四测年刻满了简体中文的远古石碑可以作证!
“拥有供物潜力的,只有宝具了!”
将小箭头刺进白浪后脑的莎尔芙,也读取了老爹的思维。她用小手摸着白浪的脸,鼓励道:“那就做!”
“嗯!”白浪点点头,开始设计‘第二次造灵实验’的具体流程。
宝具这东西,因为【秘宝之主】的缘故,早就和他深度绑定,绝非普通装备。如果‘宝具’能替代‘供物’孕育出灵,那么这个‘灵’同样应该受【秘宝之主】管辖,理论上不会被八婆排斥才对。
崎嶇仙路
浪点头,对傻道:“值得一试!”
皇叔,別過分
傻握紧小拳头:“(-)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