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6oz優秀都市异能 無限之命運改寫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箭在弦上相伴-1beo9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是啊,事到如今还说些什么。人家都已经把家族中的秘史一五一十,全部都告诉了自己。
这说明着什么,难道还非要别人明明白白的讲出来吗?
最后照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礼服,确定了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谢铭平静的走出房门。
“谢铭先生。”
站在门外等候的侍女微微鞠躬,轻声说道:“宴会即将开始,请谢铭先生随我前去会场吧。”
“嗯,劳烦了。”
一时间,走廊钟就只剩下了两人的脚步声。若是平常,侍女们还会和这位人类先生聊一下琐事。但今天的宴会非常重要,所以每一位侍女都非常忙碌。
平常在王宫中警戒的王室刺客们,在今天也翻了好几倍。每一个人,都保持着全身关注的状态警惕着。
要是有任何意外发生,相信下一刻你的喉咙前,就会出现一柄无比锋利的短剑。
哪怕是谢铭,哪怕是长老,也不会在例外的列表中。
最強裝逼王 生花妙筆
小队中参加这次宴会的只有谢铭一人,欧贝斯、蕾莎琳、诺羽和赛丽亚,都没有参加的意愿。倒不是说不让他们参加,而是他们自己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参加。
蕾莎琳每日都在进步,王室图书馆中的书籍知识,正在快速化为她的底蕴。
知识,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之一。而过去为剑奴的她,最缺乏的就是知识。凭借着天赋,她达到了一觉之境。但她的天赋,只能让她到达这个地步。
想要继续的向前,那么她缺乏的东西实在是太多。
可她非常幸运,遇到了谢铭,来到了暗精灵王国,可以随意观看王室图书馆的任何书籍。缺少的部分,正在以飞快的速度被补充着。
这让谢铭在感叹的同时,也不禁心中出现了一丝的期待。或许,她真的能赶上自己的步伐,在最终的那场大战中成为对抗赫尔德一派使徒的核心战力之一。
欧贝斯则是因为圣职者的立场以及自己的身份,不能随意出现在这种国家级宴会当中。
不然,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说圣职者教会偏向于哪个哪个国家。当然,圣职者教会的公关还没垃圾到这种程度,所以就算参加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她最近一直在进行着祈祷,进行着问心之路。每次谢铭去教会看她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她在进行着蜕变。
同样在蜕变的,还有诺羽。
这一个月的时间,让诺羽身上的剑气变得越发的凌厉。整个人,就宛如一把出鞘的宝剑,闪烁着令人胆寒的气势。
距离极·鬼剑术的那道坎,她已经快要迈过去了。
两人都在蜕变的关键时候,相比实力的蜕变,宴会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因此,拒绝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最后的,便是赛丽亚。
虽然她也同样泡在暗精灵的王室图书馆中,但并没有像蕾莎琳一样迫切的需要那些知识。只要解开了她被封印的记忆,那么她便可以一跃成为使徒,成为整个位面的顶级战力。
所以对于赛丽亚的实力问题,谢铭一直没有太多的担心。更多的,是在意她的心态。
不过好在,少女一直都是那么的善解人意。
“谢铭,其实你并不太想让我去这个宴会的,对吧?”
“……算是吧。”
沉默了片刻后,谢铭摇头苦笑道:“虽然几率很小,但很有可能发生一些我们现在难以面对的大危险。所以,我想要尽可能的减少发生的可能性。”
要是真的被发现,自己一人也可以逃出去,能够保留下火种。可要是赛丽亚和自己一起被发现,那么就真的危险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赛丽亚的存在,便是挫败赫尔德计划的最后底牌。若是到了计划关键时候,自然是要把最后的底牌来压上,彻底一决雌雄。
可现在,计划才进入到初步阶段。有哪个傻子,打牌是出了对3后直接上王炸的啊。
赛丽亚虽然不懂一些弯弯道道,但谢铭心中的一些想法,她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是不是和我的记忆,和艾丽丝小姐有关?要是被艾丽丝小姐看出端的话,我们会很危险?”
“对。”
谢铭轻声说道:“本来在我的计划中,现阶段的我们最好不要和艾丽丝有任何的接触。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所以现在,我们只能止损。”
“…….”
轻轻合上了手中厚重的古书,赛丽亚对着谢铭温柔一笑:“嗯,我明白的。我不参加这次宴会。”
“但是,谢铭你也要记住一件事。”
“我们是一个小队的队友,是朋友。要是真发生了什么问题,请不要想着自己一个人承担。否则的话,大家会生气,我也会生气的。”
“赛丽亚生气的表情啊…..突然间有点想看看了。”谢铭开玩笑道。
蘇小北的契約婚姻 小小豆
這樣的制作組和NPC真沒問題嗎 明天的選擇
当然,回应这个玩笑的,是少女俏生生的可爱白眼。
因此最终的决定,便是由谢铭代表整支小队参加这场迎接艾丽丝的宴会。
——————————
虽然是迎接,但不可能一上来就是直接开宴会。哪怕艾丽丝在暗精灵王国的地位再高,也不可能超过女王。所以在流程中,肯定是艾丽丝先在觐见厅见过梅娅女王之后,宴会再召开。
作为代表,谢铭肯定是要参加完整个流程的。而且,暗精灵王国最近发生了那么多大事,是时候进行一次觐见了。
而谢铭在觐见厅中,自然是站在克伦特旁边,属于比较靠前的位置。
左边的一排,是女王派系的人。右边,则是元老院派系。
阶台上的正中央是王座,而王座的右侧方,则还放着一把椅子。那是属于元老院的核心,等同于宰相地位的夏普伦的位置。
随着时间的过去,元老们和梅娅女王也都随着报幕员的声音进入到了觐见厅当中。随着他们的进入,整个觐见厅也彻底安静了下来。场地中,只剩下了报幕员的声音。
“有请,艾丽丝·颂运者大人。”
哒、哒、哒、哒……
高跟鞋踩踏在地面上,浅紫色长发的少女,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不急不躁的走到了大厅的中间。怀中抱着四弦木琴,白皙圆润的大腿时不时从紫色长裙的开口处露出。
刘海被淡金色的枫叶发卡别在耳后,金色的圆环耳环随着动作一摇一摆。近千年的时光,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一丝的痕迹。
海布裏之翼
因为,她是魔族人。
和阿拉德大陆上游历的一些魔族人不同,艾丽丝的耳朵,更接近于人类的形状。而其他的魔族人,基本上都是向上翘的尖耳。
可和精灵、暗精灵族的尖耳相比,长度又有些短。
魔族和人类其实一个相当相似的种族,在外貌上基本上没什么不同。魔族人的耳朵之所以是尖的,完全是受到了她们生活的环境影响。
魔界因为安图恩的存在,缺乏能量。重点区域,又被其他使徒所占领。恶劣的环境,又导致植物很难生长。所以,能够让生命生存的地方真的是少之又少。
大多数的魔族人,都是使用着空间移动装置,在各个异次元中辗转求生。而他们的耳朵,也因为异次元的多重辐射而变成了如今的尖耳。
而艾丽丝的耳朵没有变成尖耳,自然是因为她没有在其他异次元辗转求生过。从小就被赫尔德培养的她,早早就成为了赫尔德的人偶,来到了阿拉德大陆为赫尔德的计划铺路。
从某种意义上,她是幸运的。但从某种意义上,她又是不幸的。
大宋神醫
看着眼前的魔族少女,谢铭的眼眸中带着些许复杂。而和他有着类似神情的,还有着夏普伦和梅娅女王。
只是三人,都把这种情绪压的很深很深。
“吟游诗人艾丽丝·颂运者,见过梅娅女王陛下,见过夏普伦长老,以及各位元老院的长老们。”
优雅的以暗精灵的理解行礼,艾丽丝的脸上带着飘渺又怀念的笑容,轻声说道。
“能够再次见到熟悉的面孔,对于艾丽丝来说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没有什么,能比在流逝的岁月里还能见到故人更值得开心了。”
“请起身吧,艾丽丝大人。”
梅娅女王脸上同样挂着礼貌的笑容,轻声说道:“能够再次见到艾丽丝大人,我和其他的长老,包括王国的子民,同样觉得十分开心。”
“只是,有一个问题我有些不太清楚。艾丽丝大人,不知道是因为何事,再次来到暗精灵王国呢?难道,是有了新的预言?”
“呵呵呵呵,这件事,就由我来给女王陛下解惑吧。”苍老的笑声响起,夏普伦捋着自己长长的白须,目光却看向站在底下的谢铭。
慕嬌娥
其他元老们,也同样将目光,转移到了谢铭身上,里面蕴含着各种各样的情绪。但可以肯定的,只有一点。
这些情绪里面,肯定没有什么好的东西。
“自从女王陛下派遣莎兰到人类国家中教导魔法后,王国发生了不少变化。可最大的变化,还是女王陛下让几名来自公国的冒险家来到王国之后发生的。”
冰山公主的浪漫愛情 夢蝶戀舞
夏普伦悠然的说道:“我们都明白,女王陛下是想和人类友好交流。事实上,这几名冒险家到来后,也的确为王国做了件很大的事情。”
“对于他们铲除了开国之初就留下的隐患,炎魔之王巴塔路西斯一事,相信所有国民都十分感谢。”
“但是,近一个月的王国民间,却流传着一些过于夸耀他们的谣言。据说,女王陛下想要请这几名冒险家,彻底消灭王国,消灭我们暗精灵最痛恶的宿敌,邪龙斯皮兹。”
“不知道这件事,女王陛下是怎么看待的。”
“……..”
整个觐见厅,顿时变得一片寂静。因为这一个月的宣传,让暗精灵王国的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知道这些事。但那些,终究只是有点可信度的谣言。
可经过夏普伦在觐见厅这么一说,这谣言,恐怕是无法善了了。
梅娅女王,是不可能否认的。她一旦否认,就相当于抛弃了谢铭他们。那么夏普伦就会立马以造谣扰乱民心的罪名,直接将谢铭等人驱逐出暗精灵王国。
但肯定的话,现在又不是做这些的最佳时机。而艾丽丝的到来,恐怕就是夏普伦为了对付这一手来准备的。
看来,这一个月,不仅仅是谢铭他们在做事准备,夏普伦这边也准备的相当充分啊。
现在摆在谢铭和梅娅女王面前的,只有一条路。
“是的,我的确是有这个打算。”
“!!!!!”
瞬间,整个大厅一片哗然。一些长老,更是忍不住瞪起眼睛,吼着荒谬。
“安静!”
权杖重重的点在地面,梅娅女王的神情瞬间严肃起来。大厅,又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事实上,造成哗然的基本上都是元老院那边的人。一看,就是有专门训练过。不然,他们又怎么可能这么收放自如。
“在女王陛下面前,你们这副模样成何体统!”夏普伦阴沉的扫视了大厅中的人,冷冷的喝到:“下次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直接以对女王不敬的罪名处理!”
“啧,这老狐狸。”
能够看出夏普伦这戏码的人,几乎同时在心中咂舌。
邪王專寵:傾城棄妃 且隨風
“那么,不知道女王陛下能不能请那位来自公国的冒险家出来呢?”
在给完下马威后,夏普伦又再次说道:“我们这些老头子,都很想见一见这位有勇有谋的年轻人。毕竟,接下来的世界,还终将由他这样的年轻人主导啊。”
“阴阳怪气。”
谢铭心中无语的吐槽了一句,虽然知道这老家伙的底细了,但还是对他无法产生好感啊。这,不就暗喻着自己的危害性,挑拨离间嘛。
但经过谢铭的教导后,不,就算没有谢铭的教导,梅娅女王也不会中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她眯了眯眼,随后轻声说道。
“谢铭卿,还麻烦请出来一趟吧。”
“是。”
微微耸了耸肩,谢铭平静的从队列中走出,站在艾丽丝旁边的不远处,抱拳行礼道。
“冒险家谢铭,见过女王陛下,以及各位长老。”
“正如同夏普伦长老说,我的小队,的确有着想要彻底消灭邪龙斯皮兹,替暗精灵王国解决最大的隐患的想法。我认为,这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触动各位元老院的元老们的怒火。不知夏普伦长老,可否替我解惑一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