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长孙淹跪伏在地,惶然道:“罪臣目无国法、恣意妄为,实在是罪该万死!罪臣不敢为自己辩解,只不过确实身不由主……不过到了这等时候,惟愿太子殿下饶恕罪臣一命,自今而后,敢为殿下之鹰犬爪牙,唯命是从,纵然刀山火海亦是绝不迟疑!”
言罢,以头顿地,砰砰有声。
耳畔再无声音。
长孙淹却也不停,就那么砰砰的磕头乞饶,他知道自己唯一的活路便是太子能够回心转意,若是不将姿态做足,岂能打动太子?
砰砰砰……
长孙淹毫不惜力,每一下都实打实的磕在地上的方砖上,没几下便头晕眼花,再多几下,额头鲜血都流了出来。
就在他以为今日要磕死在这里,才听闻李承乾说道:“你所犯之罪,百死难恕。不过孤亦非是昏庸之人,自然明白有些事情非是你能够做主,很多时候不过是受人裹挟而已……”
长孙淹一颗心欢喜得快要跳出来,大声道:“殿下明鉴万里!关陇各家同气连枝,订下歹毒龌蹉之计策,罪臣如何相抗?唯有随波逐流而已!然则这般陷害国之功臣,罪臣时常夜不能寐,良心备受谴责!若是殿下允可,罪臣愿意指证所有参预此事之关陇门阀!”
为求活命,他什么也顾不得了。
他知道李承乾对关陇门阀恨之入骨,干脆站出来充当马前卒……
李承乾面色凝重,问道:“你有他们阴谋陷害越国公勾结外敌的证据?”
长孙淹一愣,讪笑道:“确凿之证据自然是没有的,不过罪臣可不管是否有罪证,只要殿下需要,罪臣这就前往大理寺检举揭发。”
“没证据说个甚?”
李承乾没好气的叱责一句,呷了口茶水,这才说道:“也毋须你检举谁,只不过这回孤虽然顾念你身不由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鬼 吹燈 之 崑崙 神宮 線上 看
“多谢殿下不杀之恩,殿下仁厚宽恕,罪臣感激涕零,余生愿为殿下鹰犬,若有贰心,天诛地灭!”
长孙淹是真的涕泗横流了,先是走投无路的绝望,继而出现一线生机,这种大悲大喜落差剧烈之感受,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番话也不假,这会儿哪怕李承乾让他回家去给长孙无忌酒水里下毒,他都会毫不迟疑的照做不误……
李承乾对其愈发厌烦,忍着心底厌恶,淡然道:“经此一事,赵国公怕是再也不会立你为世子,承继家主之位更无可能,不过只要你忠心给孤办事,孤自然力挺你。”
长孙淹磕头如捣蒜,一再表明心迹:“殿下放心,从今日起,罪臣这条命就是殿下的,刀山火海,绝无二话!”
绝处逢生,又得了李承乾这般承诺,长孙淹差点欢喜的笑出来。
的确如李承乾所言,经此一事,无论如何他的世子之位都再无可能,但是有了李承乾的支持,只怕就连父亲也很难违逆。就算眼下父亲立长孙净为世子,可只要将来李承乾登基,长孙家家主之位也好,父亲的爵位也罢,那不还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而且眼下东宫势大,既有可能在将来顺利登基,自己也不过是从“反对派”摇身一变成为“拥戴者”而已,绝无难度……
“行啦,说的再好听,也不如好生给孤办事,只要你能够记着今日所说之言,记着你这条命是孤给的,往后中心办事,别三心二意朝秦暮楚,孤必然不会亏待。你且回去吧,等着大理寺与刑部的判罚,勿要担忧。”
李承乾摆摆手,不愿与他多说。、
“喏!殿下再造之恩,罪臣永志不忘!”
长孙淹又是一顿磕头,大表忠心,而后才在内侍引领之下退出书房。
到了兴庆宫门外,走下石阶,长孙淹抬头望着黑黝黝的天空,鹅毛一般的大雪飘飘洒洒,落在脸上沁凉,却难以冷却心底的火热。
本以为走投无路死定了,谁能想到忽然之间却又绝处逢生?
他才不管李承乾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只知道从今而后无论自己愿不愿意都只能是李承乾安插在长孙家的钉子,若是有朝一日李承乾放弃他,那么立刻成为丧家之犬,再无容身之处。
而且之前虽然百般谋算使得父亲勉强承认了他家主继承人的身份,但是变数太大,又有长孙净虎视眈眈,将来如何,实未可知。
但是现在有了李承乾之支持,自己也算是有了靠山,纵然父亲不愿将家主之位交给自己,怕是也由不得他了……
本以为穷途末路,却陡然见柳暗花明,而且前途一片大好,长孙淹如何不兴奋莫名、血脉偾张?
跟随他前来的仆人此刻见到他毫发无损的走出兴庆宫,且神情亢奋,亦是惊疑不定。
难不成,太子殿下居然在最后关头缩回去了,轻而易举的放下西域之事,宽恕了长孙淹?
嚯,那可有好戏看了。
先前家中的风向已然彻底偏向了七郎长孙净,而且书房内的那一番对阵这些仆人也有所耳闻,知道长孙净认为长孙淹死定了,所以半点不念兄弟情分,更是落井下石联合一众族老将长孙淹往死里逼,已经彻底撕破脸。
若是长孙淹绝处逢生,全须全尾的回到府中,岂能咽得下这口气?
长孙家怕是永无宁日矣……
长孙淹走下石阶,仆人赶紧将马匹牵过来,长孙淹接过缰绳翻身上马,抹了一把脸上的雪花,一夹马腹,大声道:“咱们回府!驾!”
一声呼喝,当先纵马疾驰。
神情之间可谓意气风发,哪里还有半分来时的忐忑沮丧、如丧考妣?
家仆门纷纷对视一眼,也赶紧跟着上马跟随其后,赶紧回到府中向各自的主子禀明情况……
我 佛 慈悲
*****
待到长孙淹离去,萧瑀、马周两人才从书房后堂走出,见到李承乾已经坐在靠窗一侧的地席上,赶紧走过去跪坐在李承乾对面。
身子窈窕的侍女奉上一壶新沏的茶水,几碟精致的糕点,将原本的茶壶收走。
李承乾抬手请二人饮茶,马周主动拿过茶壶给二人斟茶,笑道:“殿下能屈能伸,这一番威逼利诱,很是见功夫。”
李承乾无奈,苦笑道:“孤有自知之明,此等玩弄心术本非擅长,只不过形势如此,不得不勉力为之。”
萧瑀颔首道:“殿下光风霁月、正直无私,实乃天下臣民之福也。只不过这等时候,徒逞一时之快意容易,但是将来收拾残局却难如登天。留着长孙淹、长孙温这两人,想起来却是有些憋火,却能够很好的令长孙家内斗不止,进而使得整个关陇门阀都难以形成统一,对于东宫来说,实在是利大于弊。”
如今,他也算是支持东宫的坚定分子,将以往那些左右逢源的想法尽皆抛之脑后,一心一意谋求东宫之稳定,这才附和他以及他身后的江南士族之利益。
当然,若是李承乾执意与关陇门阀赤膊相对,非要都一个你死我活,他也不会反对。
毕竟火中取粟、乱中取利,对于江南士族来说能够攫取更多的利益……
想到这里,忍不住瞥了身旁的马周一眼。
一直以来,朝野上下对于马周之评价也不过是“直臣”“能臣”而已,认为其人之能力卓越,却也只限于治理实务,为人过于刚直。然则现在看来,阴谋诡计之道却半点都不虚,而且对于时局之掌握很是见功力。
若非他极力规劝,怕是太子此刻早已命人将长孙淹拿下,然后大刑审讯,继而凭着长孙淹的供词挨家挨户的将关陇门阀抓个遍,整个长安城甚至整个关中都震荡起来……
眼下一场巨大的危机消弭于无形之中,非但没有使得局势动荡,反而在长孙家埋下去一颗钉子,死死的钉在关陇门阀的核心中枢之内。
萧瑀毫不怀疑长孙淹此刻的忠诚,此前几乎他为了阻止李承乾与关陇门阀不死不休,极力联络关陇各家,最终几乎所有人家都达成将长孙淹推出去当替死鬼来平息事态的意见……
长孙淹四面楚歌,除了忠心投靠太子之外,哪里还有活路可走?
李承乾不愿多想长孙淹之事,询问道:“辽东战局如何?”
书房内瞬间静了下来,萧瑀摇摇头,叹息一声,忧心忡忡道:“辽东已然严寒难耐,大军虽然将平穰城团团围困,却始终未能破城而入,战局呈现僵持,此非稳妥之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