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pv07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040、刑偵隊最近又在搞事情熱推-h4cbh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刘浩懵了,才想起自己竟把这种细节给遗漏了。
聪明的凶手都会将凶器上的指纹擦去,不留痕迹。
但毕竟刘浩是第一次干这事,慌忙之中,虽擦去刀把和刀刃上的指纹和血迹,却忽视了刀鞘。
结果又在丢垃圾中,被警方截获证据。
可以说,现在的人赃俱获,刘浩彻底栽了。
纸巾上的血液样本跟张海波匹配,等于是告诉警方,那把刀刃就是刺杀张海波的凶器。
而刀鞘上的指纹是自己留下来的,说明这把凶器跟自己脱不了关系。
指纹如果匹配,一切玩完。
见刘浩呆若木鸡,顾晨便将大家在好佳超市拍摄的监控画面,亮在刘浩面前道:“这是周六下午,你去好佳超市购物的监控。”
“从监控可以看出,你当时在店里购得一把水果刀,而这把水果刀,正是我们警方在垃圾桶内找到的那把。”
“而且刀上的血迹也能说明一切,这就是刺杀张海波的凶器。”
见刘浩哑口无言,顾晨又道:“所以你才是那个贼喊捉贼的凶手,所有事情,都跟你有关系。”
無良嬌妃:吞掉皇帝不認賬
“我……”刘浩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顾晨继续给他看下一个视频,下下个视频。
这几段视频,全部都是刘浩跟郝天合计的画面,其中有几人雇佣陌生人发给张海波传单派对宣传单的画面。
看得刘浩不忍直视。
“草率了。”刘浩此刻才知道,原来在这些角度,竟然也有隐秘摄像头。
卢薇薇也是淡笑着说:“这片区域监控网络全覆盖,你跟郝天那些事,不用说都知道,准跟张海波有关系。”
“可我就不明白了。”王警官摇了摇脑袋,也是不明觉厉道:“你们几个人是创业的好兄弟,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你们好歹都是这家公司的股东,有问题难道不能放在明面上说吗?非要用这种手段解决问题?多大的蛋糕才让你们变得如此恶毒?”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间安静了许久。
所有人盯着低头不语的刘浩。
刘浩此时也是无法反驳。
毕竟再多的谎言,在证据面前都容易变得苍白无力。
他抬头看了眼众人,这才默默点头:“没错,我的确就是那个凶手,和你们所说的一样,我确实是想一刀捅死这个混蛋张海波。”
“但是毕竟第一次干这事,我当时有点慌,加上张海波正在跟一名妹子跳舞,才让我失手,只是割伤了张海波的腰。”
“那郝天呢?”顾晨问。
刘浩摇了摇头:“他见我失手,假装被人击打后脑勺倒地,赶紧撇清关系。”
“你说郝天自己倒地?可是他头部确实有伤。”卢薇薇感觉其中有些猫腻,至少郝天头部的伤,第二人民医院的高医生也是见过的。
刘浩淡笑着说道:“那只是他之前为了逃避责任,在我动手之前,提前用头撞击墙壁造成的。”
“他忍着强疼等我动手,这也是我们之前商量过的,毕竟要摆脱嫌疑,就必须付出点代价。”
“也包括你自己割伤自己对吗?”顾晨问。
“没错。”刘浩点头承认,道:“我跟郝天商量过,他头部受伤,我胳膊受伤,以此假装受害者,逃避追责。”
“可是我当晚失手,并没有捅伤张海波,而是割伤了他的腰。”
“我当时一慌,见情况不对,赶紧割伤了自己的肩膀,然后将凶器藏在身上。”
抬头看了眼顾晨,刘浩叹息一声:“后面就如顾警官所说的那样,我携带凶器坐上救护车,来到医院处理伤口,再然后返回家中。”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问刘浩:“可我不明白,你跟郝天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张海波的贪婪。”刘浩抬头看着顾晨,眼神中也是带着绝望。
“张海波,他就是个疯子,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他疯狂扩张,在没有经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将公司抵押给借贷公司,贷款扩充公司规模。”
“就因为跟东极传媒的恩怨,让这个家伙失去理智,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们公司盈利只是表面,亏损才是真的,公司的资金链已经断了,我们三个现在是负债累累,我跟郝天都快撑不下去了。”
“不会吧?”卢薇薇不明觉厉,也是赶紧问他:“我记得我可是去过你们公司考察过的,感觉应该运营正常吧?”
“是助理告诉你的吧?”刘浩说。
卢薇薇呆滞了一下,这才点头嗯道。
“那是张海波让他跟外人宣传的情况,实际情况已经很糟糕了。”
“我们不仅在创业园有影视短视频方面的业务,还有几个短剧项目,放在另一处地点办公。”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投资的6部短剧,变现能力弱,已经完全做不下去了。”
“而做短剧是最烧钱的,仅仅几个月时间,已经烧掉了一百多万,我们已经做不下去了。”
双拳紧握,刘浩的眼神此刻无助,迷茫。
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跟大家讲解下去。
袁莎莎则提醒着道:“经营困难,那应该尽早收缩业务,砍掉烧钱的项目。”
“没错。”刘浩完全同意袁莎莎的建议,也是解释着说:“所以我跟郝天的观点是一致的,必须得稳扎稳打,不可盲目扩张。”
“但是张海波这家伙,已经被东极传媒气得不轻,他这人就是要面子,要尊严。”
“起先我们还不清楚,为什么他非要跟东极传媒的公关部过不去,可后来才知道,公关部经理的女友,就是他张海波的前女友。”
“什么?”闻言刘浩说辞,王警官首先愣住了。
“不是你等会儿,那按照你这么说,这个张海波跟东极传媒硬杠,完全是私人恩怨?”
刘浩点头:“起先我们也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去参加一次行业峰会,在会场上碰见东极传媒的公关部经理,我们这才知道,两人其实早就认识。”
“张海波之所以跟东极传媒过不去,其实是跟那公关经理过不去,因为当年张海波的女友,就是被那经理抢走的,所以对于张海波这种人来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
说到这里,刘浩长吁一口气:“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满口所谓的理想抱负,不过是在发泄私欲。”
“而且更没想到的是,怂恿刘浩贷款的那些大佬,其实都是那东极传媒经理一手策划。”
顾晨眼睛一亮:“你说贷款的事情,其实是东极传媒公关经理捣的鬼?”
“没错。”事到如今,刘浩似乎也不想再隐瞒什么,直截了当的道:“那公关经理吃准了张海波的性格。”
“由于张海波跟东极传媒死杠,导致东极传媒在很多方面受到影响,而公关部首当其冲成了东极传媒的众矢之的,因此那公关部经理日子也不好过。”
“后来那经理通过几个搞借贷的朋友,联合他们去怂恿张海波,给他吹耳旁风,投资扩充自己的实力。”
“那张海波相对于那个公关经理来说,并不太懂大环境行情。”
“其实在去年年底的时候,短视频变现就变得异常困难,许多公司因此倒闭。”
“可张海波这家伙仇恨冲昏了头脑,硬着头皮,竟然大量举债扩充业务。”
摇了摇脑袋,刘浩痛苦不已:“短短几个月时间,就亏损将近百万级别。”
“而我们公司实际上已经成了空壳,张海波只是在自欺欺人。”
“每个月的高额利息,已经把我们所有人压的喘不过气,我跟郝天甚至都想过跳楼,可最终还是是怕死啊。”
顾晨将这些掌握到的情况,仔细记录在案后,又问:“那你们就是为了这个,要给张海波背后捅刀子?”
“也不全是。”刘浩哽咽了一下,道:“我们曾经想过解散公司,但是刘浩是以我们的名义一起将公司抵押出去的,按照合同规定,我们也负有一定责任。”
“当时我们天天吵架,那是我们那段时间的至暗时刻,直到有一天,东极传媒的公关经理,在一家面馆找到我跟郝天。”
“他跟我们说,这其实是他跟张海波之间的恩怨,我们只是站错了队,才把自己搭进去。”
“他同时告诉我们,只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在张海波背后捅刀子,我们的债务问题,他可以帮我们去解决。”
“不是。”听着刘浩的说辞,卢薇薇立马打断道:“你们还真相信那公关经理的鬼话?”
“不然能怎么办?”刘浩看着卢薇薇,也是一脸叫苦道:“女警同志,我们是走投无路啊,谁想一辈子背着高额债务过日子,我们还要生活的。”
伸手指着天花板,刘浩又道:“那个东极传媒的公关部经理,他只不过想教训一下张海波,让张海波尝一尝众叛亲离的滋味。”
“当初他抢走他张海波的女友,现在抢走他身边的两个合伙人,这是他乐意看见的。”
王警官有些听不下去了,也是怒喝着道:“你们两个,简直猪狗不如,你们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你们就这样同意那混蛋的意见?”
都市雷皇
现场,再一次沉默了许久。
刘浩整个人哽咽着,有些说不出话。
他努力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这才重新说道:“我们开始也是拒绝的,可是我们还是后悔了,背负巨额债务,做什么事情都是负担。”
“而且那个时候,我们已经非常清楚的知道,要还掉这些无底洞,根本不可能,我们或许会因此背上债务一辈子。”
长叹一声,刘浩也是苦笑不已:“想着还有大把的青春,就要因为这次的失败而彻底告终,我们不甘心啊。”
“而且这一切,都是张海波的责任,难道他就不能受一点惩罚吗?”
“在我看来,一刀换来下辈子债务消除,这一刀值,所以我才跟郝天商量,利用这次传单派对的机会,趁着夜里混乱不堪的情况下,给他来一刀。”
“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干这事,一切都太草率,太匆忙,直到那天晚上回到家,我根本就无法睡觉,但是想着张海波毕竟还活着,我……我又感觉有些侥幸。”
“你还真是够混蛋的。”顾晨听着刘浩给自己辩解,也是为他感到不耻道:“行凶害人,还是自己一起创业的兄弟。”
“而且我看你学历也不低,明知道是违法的事情,你竟然还去做,知法犯法,你脑袋被驴踢了。”
“对啊,我就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跟张海波这个混蛋一起合伙,我就是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被张海波卖了,跟他一起负债,我特么就是脑袋被驴踢了,我为什么要遇见张海波这个混蛋。”
“他跟东极传媒公关经理的恩怨,为什么要拉上我们一起?我们只是想赚点钱,然后过上好日子,你说这是为什么?”
刘浩似乎也被逼急了,整个人狂躁不安。
创业兄弟瞒着自己,偷偷将公司抵押出去,不仅被坑,连自己也被搭进去。
刘浩感觉不值,甚至心态崩了。
整个人忽然在审讯室内哇哇大哭。
也是见他情绪稍有好转,卢薇薇这才问他:“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用其他方式来解决问题吗?你们就真的要捅这一刀子?”
“也是有的。”刘浩擦掉眼角的泪水,抬头看着面前的卢薇薇,道:“那就是告诉张海波真相,跟张海波一起教训那个东极传媒的公共部经理。”
“但这事我跟郝天商量过多次,不靠谱,甚至在行凶那天中午,我们在面馆雇人给张海波发传单,张海波还曾经找过我俩,说自己之前不对,不应该背着我们这样做。”
“张海波告诉我们,这些钱,并不是换不起,只要把公司做大做强,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
“他张海波说,那东极传媒的公关部经理,无非就是料定自己做不大,因此才有恃无恐,甚至还动用自己的手段,借钱给他。”
“但张海波就是要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张海波一定行。”
顾晨默默点头:“那也挺好的,如果把公司做起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我跟郝天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刘浩说。
“那你们还动手?”王警官感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毕竟刘浩跟郝天还是动手了。
刘浩默默点头,有些忏悔的道:“那天中午,张海波的那些诚恳的话,确实打动到我,说实话,我跟郝天当时确实有动摇的想法。”
“可一边是现实问题,另一边只是个理想假设问题,最终我跟郝天一商量,还是选择动手。”
“虽然张海波也试图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但我们穷怕了,不敢再相信他,所以就有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顾晨按照刘浩的说辞,将这些信息一一记录在案。
现在情况也非常明朗。
张海波跟东极传媒公关部经理之间的恩怨,实际上就是私怨。
公关部经理也是个极其歹毒的人物。
鳳凰謀 月影蘭析
由于张海波一直跟自己过不去,导致自己在公司很难混下去,因此才想了一个歹毒的方式,利用借贷公司朋友,让张海波大举借贷,从而造成自己的负债累累。
可张海波的两个搭档创业者也是糊涂之人,被张海波卖了也不清楚,直到债主找上门,这才恍然大悟。
可毕竟负债已成事实,翻身那就更加不太现实。
而此刻的公关部经理,却成了这两人的救命稻草。
公关部经理想利用几人之间的隔阂,起到借刀杀人的效果,因此才怂恿二人对张海波动手。
可这些家伙竟然答应了。
但顾晨也不是吃素的,通过对案件整体分析,愣是抽丝剥茧的将看似一笔糊涂账,清楚的整理清楚。
不仅识破了刘浩跟郝天之间的阴谋,也利用凶器和几人之间的伤势情况,看出了许多案件猫腻。
仙途正道 廿虹
顾晨将所有笔录整理完整后,递给刘浩说:“把那个东极传媒公关部经理的情况写在上面。”
刘浩二话不说,拿起写字笔听话照做。
书写之后,他抬头问顾晨:“所以,我还有机会吗?”
“跟法律去说吧。”顾晨收回笔录,直接交代下去道:“去找那公关部经理,还有那个在医院跟张海波同住一起的郝天。”
……
……
抓捕行动进行的非常顺利,东极传媒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在会议上被闯入的警察直接带走。
而躺在病床上,跟张海波有说有笑的郝天,也被突然进来的警察吓得不知所措。
张海波就这样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好友,被警方戴上手铐直接带走。
很純很曖昧前傳
不仅是这几名策划者和实施者,顾晨顺带通过刘浩的交代,将之前公关部经理合作的那几家借贷公司,连锅给端了。
所有套路贷办公机构的工作人员,被顾晨所带领的三支刑侦小组一举抓获。
一时间,出入芙蓉分局的警车络绎不绝,被抓进警局接受审问的也不少。
不少芙蓉分局的警员一瞧就知道,刑侦队最近又在搞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