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咸鱼怪兽很努力
生日party结束后,向闲鱼马上就回到钢之星,准备进入密室。
“这段时间,她会和你待在一起,你不要离开她身边。”
站在旁边的晓美焰微微颔首,这是说好的,而且她也会拿到自己想要的好处。
雪华绮晶抱着向闲鱼脖颈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松开手:“那我走了。”
田園 生活
她不知道向闲鱼在计划什么,但肯定不能带上自己,不然怎么会不事先商量。
“嗯,去吧。”
看着她们俩个消失在走廊尽头,向闲鱼打开密室的大门走进去。
盘腿坐在密室中央的金属圆盘上,闭上眼进入到意识空间。
七座黑色石像耸立在圆形祭坛周边,向闲鱼飞落到祭坛中心位置。
雷德王说的祭坛指的就是意识空间的这个,但是……
他站在中心位置查看四周,这里地面平整,压根就没有锁啊。
当初是怎么构造成的来着?呜~记不得了。
“老雷,这要怎么办?”
雷德王的石像眼睛亮起红光,低沉声音从石像嘴里传出。
“将石像按从左往右按正确的顺序排列。”
“正确的顺序?什么顺序?”
“不知道,线索就是分身。这是以前留下的信息,是你自己设计的,肯定能猜出来。”
雷德王说完就沉默了,只是石像亮着的眼睛表明他在默默关注。
“我自己设计的,线索是分身……”向闲鱼低下头思考,如果是他自己设计的,那么不可能很难。
他先试着将石像按照从头到脚的顺序排列,并没有反应,接着换成培育顺序。
“还是不行吗?奇怪,我肯定不会弄得很难啊。”
“不对,我不能以现在的想法情况去想,如果事态紧急,我会怎么设置呢?”
如果真的很急,他肯定是乱放,而且当时只有雷德王,所谓的将石像按正确位置从左到右摆放应该是不可能的。
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那个再怎么扯淡,都是真相。
‘这是条假线索。’
他得出的结果就是这个,这条自己留下的信息,是假的。
排列目标当时都不存在,又怎么能布置呢,但是线索是分身这条,应该是真的。
他走到雷德王石像边,围绕着石像转圈,到底哪里有线索?就这地方,一览无余,藏线索估计也就只能藏石像上。
“不用看了,我的石像上没有什么异常。”雷德王适时提醒道,对于自身所在的石像,他掌握的一清二楚。
要是有情况刚才就告诉向闲鱼了。
“没有吗?”
向闲鱼摸着下巴思索,雷德王不会骗自己,那问题既然不在他身上,也不在其它分身身上,那就只剩下祭坛本身了。
于是,他飞到上空俯视着祭坛,他还从没仔细观察过这个。
祭坛整体为圆形,分内外两圈,内圈凸起高出十厘米左右。
但是,怎么老觉得好眼熟呢……
向闲鱼蹙眉思索着,他总觉得这祭坛跟什么东西非常相似,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既然一个人想不出,那就多来几个。
“都出来出来!别摸鱼了!”
其它六座雕像上各自飞出一道意识体,落到向闲鱼身边。
“干嘛呀?”
“你又闲的没事干?”
“呼~呼~”
向闲鱼:“安静!帮我想想这个祭坛像什么东西。我觉得自己快找到华点了。”
分身们闻言都低下头,看着下方的祭坛。
“我知道像什么了!”贝蒙斯坦一挥翅膀,喊道:“这不就像个祭坛吗!”
向闲鱼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我……这就吖的是个祭坛!还像个毛线啊!我说这个祭坛像别的什么东西啊!”
贝蒙斯坦低下头继续观察:“噢,你不早说。”
“不过,确实很像啊,我总觉得在哪见过。”伊卡尔斯手掌握拳,轻轻敲击脑袋,回忆着到底哪件物品和祭坛相似。
巴拉巴:“比武擂台?”
汉扎基兰:“双层蛋糕?”
分身们你一句我一句开始乱猜,正在睡觉的西格拉斯被吵醒了。
“吵死了……嗷呜~”西格拉斯看着下面的祭坛,好半晌才抱怨道:“不就像个破圆形按钮吗,猜老半天猜不出来。”
“按钮?”
向闲鱼顿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难怪觉得好熟悉,但到底不是不是,还得试下才知道。
“我试试。”
向闲鱼用意识强行按压中间凸起的石台,但是纹丝不动。
伊卡尔斯:“按不动,猜错了。”
巴拉巴:“按理说,意识空间是随主人意愿呈现的,要不你靠想象?”
这个道理我也知道,但是没用,不然刚才我就靠这样找到锁的位置了。
向闲鱼早就想到了,但是唯独这个祭坛就像被固定在那里了,好似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
“等等,让我好好想想……”
他将目前为止的几个重点排列起来,假线索,像按钮的祭坛,雷德王的石像……
“难道是这样?”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向闲鱼控制着雷德王的石像,放在祭坛中央位置。
因为是意识的化身,所以石像并不重,甚至还没刚才按压的力道重。
石像稳稳立在中央位置,过了几秒,凸起的石台缓缓下沉。
向闲鱼无语地扶额:“居然是这样,我可真会玩。”
“应该说脑回路真清奇,像个蛇精病……”伊卡尔斯立马接上话,发动吐槽。
向闲鱼面色发黑,强行把他们都给赶回去:“去去去!都给我回去!这叫机智!”
将分身都给赶回去后,向闲鱼落到祭坛上,走到中心位置。
凸起部分下沉,祭坛中心就出现个两米直径的洞口,里面漆黑一片。
国家神秘事件调查组 爆笑阿稀
“不是锁吗?为什么是个洞?”
“不知道,我知道的仅限于锁在祭坛这里。其余的,一概不知。”
向闲鱼喃喃道:“这样啊,不过既然是我设置的,对自己肯定没危险。”
有危险也不怕,这只是他的部分意识,大不了舍弃就好了。
“对了,还有钥匙。”在要跳进去前,向闲鱼突然想起钥匙没拿。
一把半透明钥匙凭空出现落入他的手中,向闲鱼看着黑色洞口,轻轻跃起。
在他进入后,雷德王石像飞回原来位置,洞口消失,内圈圆台上升。
无边的黑暗中,向闲鱼一直向下坠落,身下好似无底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