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天光蒙蒙亮,文武百官陆陆续续来到承天门前,等着入宫参加今天的朝会,文武百官三人一群、五人一伙的在宫门前谈天说地,并没有人注意到城上的防御之兵比往常多了许多,也没有人留意到箭孔之内排着一支支粗如长矛的弩箭,那些弩箭泛着森然杀机,如一条条藏在洞穴中的足以致命的毒蛇。
正门城楼上,李渊已经恢复了帝王威严。
他居高临下地从楼上俯瞰着向门前聚集而来的文武百官,尽管太过遥远,无法看清哪些人相貌、哪些人到了,可他依然十分认真地细细看着。
“道兴,你有没有看到陈叔达?”李渊头也不回的问着身边一名气宇轩昂的少年将领。
此人是李韶之子、李道宗之弟李道兴,受封为广宁郡王,已是李氏宗亲比较少见的出色子弟了,许多以前被李渊看中的族中俊才,曾在窦琮麾下效命,结果在襄阳谷城县一役,全部当了水中王八的美食,死了个尸骨无存。但李家自李渊的祖父李虎开始,便豪杰辈出,他自己生了八个厉害的儿子,八个儿子又各生又生了很多不凡之子,到李渊这一代,又加以扩大,可是说是人才鼎盛,李渊重用这些宗亲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出自正统军武世家的人将军,比野路子出身的人多了天然上的优势,临敌应变或许不太行,但统兵的水平却占有先天上的优势,只可惜横空杀出个大魔头杨侗,李家到如今,凡是精明一点、能干一点的子弟,都差不多被杀光了,所剩无几的宗亲之中,也只有李渊自己的三个儿子和堂侄李孝恭,余者不是平庸,就是太小,难以担当大任,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李元吉已经让李世民活活烧死,同样不知道自己尚未成年的儿子们,个个都是头角峥嵘的厉害人物,比如说李元嘉、李元景、李元景、李元亨、李元轨……皆是史上留名的人物。
“回禀圣上,陈相国已经到了,正与豆卢相、萧相在一起谈笑。”李道兴目力甚好,在人群之中找到了陈叔达。
“嗯,豆卢宽、萧瑀也来了?”李渊松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看来消息还没泄露出去了。”
李道兴连忙安慰道:“圣上,据禁卫所言,那名黑衣人投信失败以后,虽能隐藏行迹,得以脱身;可是太极宫戒备森严,圣上及时让士兵封锁各道门户,他想从宫内逃出去,却是难如登天,目前应该是缩在某个角落,所以这些人应当还不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
“嗯,道兴所言极是。”李渊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笑意,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神情有些紧张地问:“唐俭、宇文士及到了吗?”
一个面色浮肿、呵欠不断的青年赶紧抢着道:“圣上,他们比陈叔达、萧瑀、豆卢宽等人到得还要早一些。”
此为李渊亲侄李奉慈,其父李湛早逝,幼年得到李渊抚养,从小和李建成、李孝恭、李元吉等人一起长大。但为人游手好闲,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着纨绔子弟的生活。唐朝建立后,封为勃海郡王,家中妓妾数百余人,人人皆是衣罗绮,食必粱肉,朝夕弦歌自娱,骄侈无比,深为李渊所厌恶。
李渊斥道:“你只顾吃喝享乐,置家国大事于不顾,哪认得清朝中大臣?今朕赐尔绢二百匹,可各买经史习读,务为善事!”
“谢圣上。”李奉慈道谢一声,讪讪地闭上了嘴巴。
李渊懒得理会这没出息的家伙,转首道:“道兴你说。”
李道兴仔细确认了一下,对李渊道:“圣上,您要找的人,已经全到了!”
“好、好、好!”李渊到座位上坐下,李又问道:“李神通和李高迁、李开远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圣上!”李道兴拱手道:“淮安王一刻前差人来报,其大军已经埋伏在宫城东北,只等陛下号令即可杀向武担山。”
“嗯。”闭目养神的李渊又问道:“李高迁和李开远呢?”
李渊刚说到这里,一名旅帅服饰的武官急急忙忙的跑上承天门,站在门口的内侍仔细询问了一番,领着他匆匆走了进来。
“末将刘师立,奉李高迁、李开远将军之命,前来回报圣上,元从禁军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行动。”来将行礼道。
“朕知道了,下去准备吧。”
“末将遵命。”刘师立施礼告退。
李道兴看向李渊,等候着他的旨意。
……
承天门外,前来参朝的官员越来越多,平时这个时候,宫门早已打开,叫官员到朝房茶室等候,而今天的承天门却依旧紧闭,这使许多官员感到诧异,聚在一起议论纷纷着,有人向城楼上不断观望。
这时,天边阳光光线破云而出,正照在金壁辉煌的承天门上,官员们又发现以前钟鼓报鸣声今天也没有,虽然他们没有准确记时之物,不过通过承天门上的光线判断得出钟鼓声的声音已至。
熱門小說 大隋第三世 線上看-第910章:小卒過河頂大將推薦
然而钟鼓之声迟迟未至,这异常的样子,让人不得不多想。
官员们都发现极为不妥的一幕,纷纷拥到宫前,有些官员拍打宫门,向宫中喊话。
优美小說 大隋第三世 碧海思雲-第910章:小卒過河頂大將
……
城楼之上,李道兴又追问了一句:“圣上?”
“元吉还没来吗?”李渊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他也不知为何,方才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李道兴忙道:“回圣上,齐王兄尚未至此。”
“不等他了。”李渊的身形微微震动了一下,沉声道:“开始吧。”
“喏。”
李道兴向门口挥了挥手,老宦官立即把拂尘一扬,两个小内侍向一旁的钟鼓和鼓楼急奔而去。鼓钟司的太监扬声道:“鸣景云钟。”
“当、当、当。”几名内侍扶起撞钟大木,向悬挂在钟楼中的铜钟撞击。
“鸣闻天鼓。”这一刻,鼓钟司大太监有一种千军万马皆有手的豪气。
“咚、咚、咚、咚咚咚咚……”
鼓楼上的内侍也击响了一排大鼓,八个人动作整齐如一,每一槌下去,都给人一种整齐划一的韵律美感。
成都城中各处负责击鼓扬钟的役人早就等了许久,只是承天门迟迟未响,是以只能默默的等待,此时听到承天门已经奏响了钟鼓,顿时满城钟鼓纷纷应和而起,一时间,整个成都城都在钟鼓声回荡声中,这也意味着一天的朝会正式开始了。
也提醒尚未抵达的官员抓紧速度,以免误了点卯应名之时。
门前静候的官员们顿时疑虑顿消,纷纷整理衣冠,排列整齐,准备等候承天门大开,入宫见驾。
也在钟鼓声响之际,埋伏在宫城北侧的左右御林卫,埋伏东夹城太仓、掖庭宫的元从禁军倾巢出动,沿宫城两侧向承天门猛扑过来。而由李神通负责的城外军营之兵也向武担山方向进军。埋伏皇城朱雀门两侧,鸿胪寺、太常寺的士兵则是向北部的承天门压了上来。
随着士兵纷纷出动,文武百官目瞪口呆,一个二个傻了一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到甲胄鲜明的士兵,将相国陈叔达、豆卢宽、萧瑀,以及唐俭、宇文士及一干大臣被捕。很快,承天门前的文武百官就少了许多。
已经晋升为御史中丞的韩志也被吓到了,这种利用“宰牛刀”对朝中文武大动干戈的大场面,他是头一回看到,一时间也被李渊的大手笔惊得张口结舌,心中不由暗想:“圣上和朝中大臣都说我韩志是潜入伪唐的大奸细,照这架势来看,李渊这家伙才是伪唐最大的奸细啊!这明显就是要把伪唐朝廷折腾得上下离心、惶恐不安才甘心。与他这手笔比起来,我真是自愧不如、拍马难敌。不过这家伙太能搞事了,难道就不怕伪唐被他这么活生生的折腾死?”
就在这时,承天门开了一道侧门,一名内侍走了出来,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眼,扬声道:“圣上有旨,宣御史中丞韩志承天门见驾!”
“微臣遵旨!”韩志精神大振,心知他的机会来了,不管李渊是怎么想的,反正对他而言,眼前这起事件都是搞乱伪唐中枢的天赐良机,把守在门前的士兵等韩志入内,立即命人将侧门关闭,并顶上巨大条石。
这一举动,也令韩志意识到伪唐朝廷有了大变,他务必要借此机会将伪唐王朝的中坚力量一网打尽,从而给大隋收复益州开创大好局面。否则,如何对得起打下良好基础的李渊啊?
当他登上承天门,见到的李渊的时候,发现对方神态平静、从容不迫,似乎这一切事件与他毫不相干似的。
李渊那种沉稳与从容,让韩志煞是无语,连忙上前行礼道:“臣韩志,参见圣上。”
“韩卿!”李渊眯着双眼道:“昨天夜里,有人投书东宫,相约于两日后兵变逼宫,企图拥立皇储登基,朕今天抓捕的这些人,都有参与谋反的嫌疑;这些人,朕现在就交给你了。”
“微臣遵旨。”韩志一脸虔诚的行礼。
“这些人只是其中一部分,重要的是如果谋反属实,究竟还有多少人是他们同党。”李渊微微向前倾着身子,加重了语气:“这件事情异常重要!朕不想每天生活在惶恐之中,不想在睡梦中被乱兵攻进朕寝宫,迫朕退位。”
“圣上大可放心,微臣一定会把叛党的所有同谋一律揪出,以让圣上高枕无忧,我大唐社稷稳如泰山。”韩志不动声色的说着,心下却是一阵狂喜:刚才在人群中,他已经见到被抓走的,多为伪唐王朝有能力的人,关键是涉及的人员,还包括了陈叔达、萧瑀、豆卢宽这三位相国,而他们代表着一大群人的利益关系,若是一一扭出,安上谋反之罪,就能假李渊之手将之除去,这样一来,伪唐王朝必将伤筋动骨
“嗯。”李渊点了点头,沉声道:“朕的原则是宁枉毋纵!”
“喏。”韩志明白李渊的心思,这也是他之所愿,当初在主审刘文静一案时,他就扮演了酷吏的角色,借机歼灭了许多李渊看不顺眼的人,这才受封为御史中丞。而这一次,李渊直接点明要“宁枉毋纵”,无疑是给了他一把锋芒毕露的神剑。
“去吧。”李渊挥了挥手,韩志躬着腰一步步退下,直到退出了门口,这才转身离开。
李渊望着韩志离去的背影,出神了一会儿,忽然愤然道:“为何总是有人要背叛朕?刘文静等人,当年不过都是卑微小吏,是朕给了他们机会,是朕让他们由卑贱而显贵,是朕让他们身着朱紫、位极人臣。想不到他们在国难当头,一个二个都想夺朕的江山。这是一群喂不饱的白眼狼,无耻之尤。”
李道兴小心道:“圣上,真相尚未查明,还是等韩中丞审过之后再说。”
“你还小,你不懂的。”李渊摇了摇头,愤怒的说道:“哪会有假?怎么可能会有假?这些年来,他们见我大唐王朝国势不振,巴不得大唐王朝的天早一点坍塌,关陇贵族里的独孤派如此、关陇士族如此、山东士族也是如此,如今,轮到朕一手提拔上来的人了。”
“……”李道兴还是个半大孩子,不知从何安慰这位伤心欲绝的皇帝。
这时,负责缉拿乱臣贼子的检校左武侯将军杜君绰一身戎装,大步走进承天门城楼,行礼道:“圣上,末将已将一干叛党拿下,特来复旨。”
李渊欣然道:“立即把他们押往武川司官邸,交给御史左丞韩志审理。”
杜君绰应道:“末将遵命。”
李渊听说叛党同谋已被抓捕,心弦为之一松,疲倦杳至纷来,起身吩咐道:“回甘露殿。”
“喏。”众人随驾而动。
李渊昨晚先是与尹德妃过了床第生活,入眠不久,就发生了这等大事,他心情忑忑、一夜难眠,等到天亮又急忙急火的安排抓捕事宜,等他回到甘露殿的时候,已是疲惫不堪。
文武百官都被承天门前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好不容易等士兵退走,可皇帝却没有召见他们,他们如没有头的苍蝇,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聚在门前急急议论一番,决定由相国裴寂、兵部尚书赵慈景去见天子,询问事情缘由。
可是他们到了甘露殿的时候,李渊却一个不见,只是让李道兴到皇族子弟出面,向大家通报情况,便到甘露殿后殿安歇养神了。
虽然还有很多事想做、要处理,但毕竟是个快到六十的人了,而且这些年国势不振、内忧外患,高度的忙碌消耗了李渊太多生命力,他现在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只能抓住最紧要的安排安排。
皇帝不上朝、不理政。朝中文武一概不见,但他们却不敢走,若是皇帝召见,而不能及时见驾,说不定要被治个大不敬之罪,于是三三两两的各回皇城,心不在焉的处理着本职政务。
待到形势明朗,人声鼎沸的太极宫慢慢归于平静。因为昨天夜里一番折腾,宫城内也没能够安枕无忧,这时事情终了,除了有职司在身的人,其他人大多呵欠连连的去睡了回笼觉。
太阳初升之时,雾气氤氲的宫城陷入了一派祥和的景象。
就在这看似祥和的气氛之中,太极宫北大门玄武门却有了动静。
……
一般来说,皇宫的布局都是沿着南北向轴线对称排列,分为外朝、内廷两部分。外朝是皇帝听取朝政、举行宴会的宫殿和官署,内廷则是皇帝和后妃的寝宫和花园,是帝王后妃起居游憩的场所。而最关健的是外朝位于皇宫南部,内廷则处在皇宫北部。因此皇宫城墙北面诸门就对内廷的安全起着主要的作用,这其中作为北面正门的玄武门,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控制了玄武门便可以纵兵入内,以少量精兵控制内廷,而控制了内廷也就可以控制皇帝,从而一朝中枢,继而延伸到整个国家。
当初杨侗杀入关中之时,便是通过大兴宫的玄武门杀入瓮城,再由玄重门进入宫城,对李渊来了一个斩首行动,结果是一把大火将宫城烧了个干净,顺便还把李渊的皇子皇女和嫔妃抓了一大半,若非是杨侗觉得李渊还有使用价值,先行纵火制造混乱,恐怕李渊也在那场斩首行动中成了俘虏。
而到后来,李渊为了夺回关中,凝关陇贵族、山东士族的死士为己用,企图效仿杨侗,将他杀死在大兴宫内;为了引走隋军士兵,动用了数万名死士从正面攻打朱雀门,而窦琮、裴律师则带着一支精兵从背后的玄武门杀入大兴宫,若是将杨侗杀死,潜伏在扶风的窦抗军便会夺取大散关,放唐军入关,而潜伏在北地郡的冯立军则截断关中与雍北的联系,然而杨侗事先得悉,来了个将计就计,把这些潜伏在关中大地的敌方势力一网打尽,取得了稳定关中的决定性大胜,致使李渊藏在关中的势力消耗殆尽。
成都城的太极宫也是坐北朝南、前朝后寝的格局,玄武门一旦失守,则内廷失宁,所以玄武门的守将皆为皇帝心腹亲信,吃过一次亏的李渊,自然也将玄武门视为重中之重,其所任命的守将乃是敬君弘。
敬君弘早在李渊还是太原留守之时,就已投奔于他,在李唐平定魏刀儿等战役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之后李渊于晋阳起兵,他又在占领并州、关中的大小之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因功被李渊封为骠骑将军,还获得了黔昌侯爵位。
能将玄武门这个门大门交给敬君弘,足以证明李渊对敬君弘的信任。担任敬君弘副将的中郎将吕世衡也同样是李渊的心腹。
然而李渊所不知道的是,这两人早就被李世民收买了。
李渊信任这两人不假,但是他的位子实在太高太高了,接触的都是达官显贵、宰相大员,以至于忽略这两个小人物。
小人物是人,也要生存、也有野望。
敬君弘、吕世衡最初,的确对李渊的信任感恩戴德,然而李渊忽略他们太久了,当他们见到同僚,甚至以前的属下的地位都比他们高,自然不甘心当个守门的。他们也想晋升、也想当高高在上的大将。
但是李渊却把他们忘记了,导致这么多年下来,他们还是个守门的,不满的情绪早已在心头滋生,也是抱着这份不甘,以及对李渊的失望,面对李世民的拉拢,两人毫无抵抗之力,早先就在殷开山的拉拢之下,暗中投靠了在战争中结下战友情谊的李世民,成了李世民潜伏在李渊身旁的杀招。
当两人得知李世民将要秘密杀回成都城的消息之后,便默默等待着时机。
早在两天前,李世民已经派出殷开山与他们取得了联系,说是李世民会设法将京城军队引开,然后再从玄武门入宫,控制内廷。
敬君弘、吕世衡闻讯,便按照殷开山的安排默默准备着,经过他们步步调整,李渊的其他心腹之将皆被他们安排在今天轮休,然后悄悄将李世民的兵安插进了军中。其他人均知敬君弘、吕世衡是皇帝的亲信,也没丝毫怀疑,就去城中享受难得的休假时光去了。
就在昨夜后半夜,两人在得到李渊紧闭玄武门、不许任命令不久,便知道事情开始了。紧接着皇城那边就发生了大动荡,皇帝竟然真如预料那般将军队都调走了。整个宫城,只有他们屯营兵在镇坐,这与李世民所说的所说的计划环环相扣、一来一往,竟尔是天衣无缝。
待到李世民带着数百名精兵出现在城下,已经将守军换成心腹或是李世民之军的敬君弘、吕世衡,毫不犹豫打开门户,将李世民和他的人马无声无息迎入宫中。之后又将玄武门、玄重门关死,防止其他大军前来夺门。
——————
恳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