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玛蒂尔达对于马林的变化已经习以为常,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看着马林长了许多的头发,这个大尾巴狐狸笑着给马林梳了头,用匕首做了简单地处理,然后绑了一个漂亮的小马尾,
给自己找了一套合身的衣物,马林带着自家的狐狸姑娘下楼,找到了孟先生。
有了一晚上的休息,这位看起来已经好多了,马林进门的时候看到他已经能够坐在阳台上看朝阳了。
“看起来你好多了,孟先生。”马林走进房间,与孟取义错身而过的时候,被这个姑娘摸了一把小脸蛋。
孟先生看了看马林的新模样,又看了一眼自己女儿的轻薄,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马林先生,你到底是怎么了。”
“血脉觉醒,父系。”马林说到这儿走到了孟先生的面前:“我和我的爱人今天准备去萨加雷焦城看看,一来一回,大概不需要两天。”
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往水果盆钩了一下,一颗苹果随之漂浮起来,自我完成了果皮蜕化之后,它来到了孟先生的面前。
“原来灵能还能如此使用吗。”孟先生接过苹果,发出了宛如发现了新大陆的感叹声。
马林扬了扬眉头:“科技也好,灵能也罢,最重要的是能够改变人类的命运,比如这座城市,当初建造它的人们,肯定不会是为了好看而建立起如此巨大的城市。”坐到了阳台护栏杆上,马林看着走进来的孟取义。
后者看向马林:“看什么看,我今天要照顾父亲。”
“没事的,我的女儿,你可以跟着马林先生去增长见识的。”孟先生老神在地靠到了椅背上。
马林笑了笑,在他的心里,孟家姑娘是那种非常死板的女孩,她认为的事情就不会回头,所以你这个糟老头想的那些有得没有得东西都不会实现的。
“咦,可以吗?”孟取义发出了令马林意外的惊喜鸣叫声,宛如黄鹂鸟一般清脆。
“咦,你也要来?”玛蒂尔达脸上有些不解,她和孟取义不熟,更多地还是从露露那边听说过属于这个泰南女孩的故事。
“咦,你要来啊。”这是马林,对于这姑娘不按牌理出牌,马林有些小小无奈,不过也无所谓吧,反正多一个人也没什么。
然后他看向孟先生。
孟先生目光呆滞,在注意到马林看向他的目光之后,这个中年人瘪起了嘴,那仿佛,仿佛是见到了一只野猪精正在菜田里撒欢的农夫,那种无奈,那种痛苦,那种委屈,仿佛是歌德在当年听到自己女儿要嫁给马林的时候所展出来的伤心无助一模一样。
哭什么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自己种的大白菜,总有一天要命丧野猪精之口。
“父亲,那我跟马林先生走了。”
孟取义回她的房间换了一身适合野外行走的劲装,然后跟在马林身边欢天喜地地与自己的道别。
马林在门口看着这个大男人苦着脸招手送别,在感叹这个老男人演技太过夸张的同时,同时想到了自己的未来。
嗯……没事,马林,你比你的岳父都能打,想必到时候也一定会锤遍那些小野猪精的,有了这一层想法,马林的心情又好多了。
离开使团驻地,马林决定先去见一见汪达首领,如果他能够给我们一个向导就非常完美了——这样的话,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对马林能够不花费任何冤枉路就能够找到几十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起疑心。
到达城中央的首领宫殿时,无肤者的卫士代马林通传,这让马林有机会打量起这座宫殿——其实也只是一个巨大的温室,只不过那些城市大楼上的金属板代替了以前透光的玻璃。
没过一会儿,卫士走了出来,他表示首领在大厅里正在等马林。
马林给这个卫士一瓶药剂,向他表示这是能够治病救人的好东西,然后带着两个姑娘走进了这处行宫。
首领汪达正在晒太阳,说起来,马林感觉活尸的确喜欢阳光。
在离这位首领还有十五步的位置停下,马林清了清嗓子:“阁下,我准备去萨加雷焦城。”
汪达闻言转过身,在看到马林的外表时,这位首领瞪大了眼睛:“马林先生?”,他看着马林,仿佛是见到了令他深为惊讶的存在。
马林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是的,这是我的父系血脉在影响我。”
“父系血脉……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位首领连着说了好几个原来如此,然后他转身:“范恩,去把我的孩子叫过来。”
没过一会儿,一个小小的孩子走了过来。
非常令人意外,马林看着这个几乎和人类没有什么两样的孩子,又看了一眼这位首领。
后者似乎是明白马林的想法,他微笑着伸出手牵住了自己孩子的手,将他带到了马林的面前:“这个孩子,是我与我的爱人所生的,她是人类,因为我的原因,她自愿与我来到这里。”
然后,他又去请来了那位伟大的女性,马林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确认了这位首领没有说错,这是一位传奇战士,岁月虽然在她的身体上造成了大量的伤痕,但她的外表依然并苍老。
在这个世界里,传奇战职者活一两百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好,来自故乡的客人。”这位夫人与马林打了招呼,和她的丈夫一样,她看到马林的第一眼,瞳孔有了非常明显的放大,很显然和她的丈夫汪达一样,见过马林这样模样的人。
“你好,夫人,能够见到一对真心相爱的人,真是幸事,我有些明白您为什么不出现了,我也能够明白。”马林伸出手与这位夫人握手。
活尸的模样并不好看,哪怕汪达先生看起来非常爱干净,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根本就是两个物种,这位汪达先生能够拐带一个传奇战职女性来做他的妻子,真的是……男性的楷模啊。
看到了吗,虽然这位夫人的胳膊比马林现在的腰还粗,看起来只需要一拳就可以跪着求汪达先生别死,但她与他还是真爱啊。
想到这里,马林感觉既然他们见过马林这样的,结合他们之前说的,马林不得不怀疑那位拉菲尔贤者,再加上之前的一些情报,马林不得不将怀疑点放到了自己父亲的身份上。
这具身体的父亲到底是谁?
马林一边小心翼翼地隐藏着他的好奇心,一边注意到走过来的这个孩子:“对了,你们的孩子……”“我叫奎托斯。”
这个孩子的声音有些尖锐,这让马林看打量了孩子的母亲一眼。
“是女孩。”母亲的脸上满是慈爱的微笑。
“是可爱的女孩。”父亲的脸上满是喜悦的笑容。
啊,好吧,是奎托丝小姐。
马林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我的孩子是除了我之外最好的猎手,你别看他年纪小,他有他母亲的好天赋。”
虽然马林有些担心,但是汪达首领再三保证,马林让这个小姑娘全力打他一拳。
“会打伤到你的,先生。”这个孩子虽然生活在这座活尸之城,但一口标准的东部王国语还是非常标准的。
玛蒂尔达和孟家姑娘异口同声地扑哧一笑。
“叔叔我是传奇喔。”马林双手叉腰。
这个孩子走到了马林面前,虽然比马林矮了一点点,但她还是摇了摇头:“我的力气很大,一定会伤到你的。”
“是的,马林先生,我的孩子力气很大的。”
马林考虑再三,只能走到一旁,将眼前这个被改造成花瓶基座的路灯基座从钢铁的基底上拔了出来。
好久没有这么做了,马林一连想,一边将这个好几百斤的纯金属基座举了起来——古代人脑袋一定有问题,这么一个基座也要做成纯金属的,脑袋的坑是月球上的大小对吧。
马林一边如此感叹,一边看向这个姑娘:“现在你觉得你还会打伤我吗。”
“原来马林先生真的是传奇啊。”这个姑娘看起来开心极了:“我和爸爸训练的时候,都要小心不打伤他。”
一边说,这个小家伙一边站到了马林刚刚站的位置上:“先生,来吧。”
马林放下了基座与花瓶,大步走到这个孩子之前,伸出手:“往我手心里打一拳。”
于是这个孩子抡起拳头就打了过来。
马林接下了这一拳,感觉到了推力,但也仅此而已……但是对于这个力量来自一个小孩子来说,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您有巨人血脉?”马林看向这位夫人,后者有些娇羞地点了点头。
马林在心底里觉得汪达先生与他的这位夫人应该是在互相成全……挺好的,是真心相爱。
………………
穿戴好装备,马林带着人上了小木船,摇船的也是活尸,这位虽然不会说通用语,但是却能够听懂,这让马林对于活尸的工具人属性有了更深了解——你看这都八个千年了,这些生命听懂命令的属性都还刻在他们的基因里面呢。
哎,都这样了,人类真的没有脸把锅丢在他们身上。
也许有一天在混沌消失之后,人类与活尸会为了生存而互相杀戮,但是在这一刻,这颗行星上的生命都还在挣扎求存,马林没有理由不武装这些选择与混沌开战的他们。
过了河,约定了第二天在这里接他们之后,奎托丝小姑娘走在了最前面——马林给她选了一套软甲,还给了她一把砍刀,是最好的合金钢,面对活尸们手里的这些破铜烂铁有着神器一样的实战效果。
要不是这姑娘不会用枪,马林甚至都想给她一把转轮枪。
不过这样也非常不错了,这小家伙带着马林走了近路——往南差不多三公里的位置有一条古代公路,有些破损,但是最为平坦的道路,平时各部落之间交易,商队都是走这里,所以会引来一些麻烦,比如一些实力强大的猎食者,虽然马林是传奇,但无论如何,人总是害怕自己被人惦记着。
所以这姑娘走了小路——这是信使们使用的小路,更为安全,林间的小路令天空中的精怪没办法进行袭击,而这恰恰是马林目前最为头痛的,毕竟人家能飞,能够从任何位置进行攻击。
至于地面上的精怪……有森林的树木遮挡,它们就算想发动突击也非常困难,何况马林这一队人要是还能够被精怪近身,那真的不用玩了,马林回去找个路灯把自己挂了拉倒。
奎托丝姑娘虽然个子小,但是体质传承自母亲,真的是标准巨人种才能拥有的强壮体质。
这让马林更加好奇,活尸当初马林在大毁灭深潜中看到的的确如人类一般,但这样的人工生命真的和人类没有生殖隔离吗?
这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设定,还是说是在数千年的新式进化中获得的呢?
而且汪达首领也说过,他带着部族过来已经有数十年时间,他的那位夫人一定是在这其间成就传奇的,而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并没有孩子出生,就马林现在拥有的情报来看,应该是因为血脉差距问题,而当汪达首领获得灵能之后,他与她拥有了这个孩子……嗯,难道说,灵能修补了活尸身上的缺陷,这才是解除生殖隔离的原因?
还有自己的血脉,汪达与他的夫人很显然是认识马林这个父系血脉的……难道说,马林这具身体的父亲,真的是那个不知真名是否为拉菲尔的贤者?
那这位贤者为什么要让他的血脉流落在外,是因为他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个身体的身份,真的是一个谜团,父亲是谜团,母亲也是谜团。
想到这里,马林又非常忧郁,因为他想到了他的那些后代们。
他们还是不知道他们的先祖是谁。
但马林想过,如果他自己是在对抗混沌并驱逐他们的战役中战死,并因为一些原因而最终没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那这样的结局,对于自己来说也不是不能接受。
而且……马林绝对不会是那种会接受自己所谓命运的那种人。
想要杀死我?
那可以,但是要先问一问我手里的剑愿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