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现在白剑很是头疼,这些奇异的火焰能够吞噬灵力,并且以他们自身的灵力作为燃料来进行燃烧,这一点可谓让人束手无策。
如今他们所能够做的,就是用无比强横的力量将这些如同跗骨之蛆的古怪火焰全部震开,也唯有如此,才能够保证不会被慢慢的蚕食。
越是这么想,白剑的心中就越是着急,并且无奈至极。他向来都喜欢毫无顾忌的出手,将自己最强大的一面不留余力地展现出来。但是这些古怪火焰却让他不能这么做,就难免不能发挥出全力来。
若是不能全力而为,他的剑道锋芒,也必然会因此而大打折扣。
看到对方那一副十分欠揍的模样,而自己却无法冲过去杀一个痛快,这一点也着实让白剑觉得无比憋屈。
没有法子,他只能用个人的实力去抵挡这样的攻势,并且还难以为继。
明珠公主因为又法袍傍身的缘故,所以她也不惧这些火焰,眼神也在各处不断游离,似乎也想要找出一些契机来破解这个阵法。
但是这些又岂能那么容易?这七转怒河阵能够保摩家势力数万年,自然不会那般简单。一时半会儿间就想要看出端倪,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摩邬看着众人那一筹莫展的模样,心中就觉得畅快不已。之前他们是何等的嚣张,但是到了现在,又有什么用处呢?
在他们摩家的最后底牌面前,还不是一样没法子,就算是他们想破脑袋,也不见得能够找得出破解之法来。
从古至今,他们摩家盘踞在怒河一脉之时,这里便就是他们的不败之地。
那些各自站定的武皇们也露出了一丝丝笑意来,这三人先前的悍勇,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现在他们就算是龙,也得规规矩矩的盘着,想要活命,更是要看他们的脸色才行。
一个人的能力再强,那也是十分有限的。在这世界大道的面前,归根结底也不过只是沧海一粟罢了。
大势之下,你再强也难以逆转!
感受着周边那阴寒气息,奇特的灼热之感,让萧扬的眉头更是紧皱在一起。
一时之间他也的确想不出一个稳妥的破解之法来,所以他也难免有些着急了。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丹武毒尊討論-第兩千七百四十六章 無用之探鑒賞
但是要让其就此倒下,那也绝不是可行之事。
忽然间,他意念一转,手中神剑忽然火光大盛,无数的火焰剑气宛如城墙一般,在他的身周不断的盘旋、绞杀。
两者都是火焰,然而属性却是大为不同。但这样的设想和做法,却让萧扬得以松口气。
在如此炙热的烈焰之下,那些阴寒气息,也多多少少都被驱逐开来。虽然难免有着些漏网之鱼,但却也难以撼动他。
能够将这些火焰纷纷隔开,萧扬也松了口气,不至于处处掣肘,难以安心做事。
看到萧扬忽然震开了那些阴寒火焰,顿时摩邬的脸色也为之一沉。
但是却没有太多的诧异,对方能够有着一些应对之法,那也是正常之事。如果他们在这大阵中,表现的如同软柿子一般,恐怕那才叫人失望。
当然,果真那般的话,恐怕他们就连飞云山都过不了,也就更加别说来到怒河,让他们整个摩家势力都为之震动。
“如此,你又能如何?”摩邬说话之时,声音也变得阴沉许多。
摩邬非常清楚,自己眼前的这个少年绝对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物。而且心思也非常缜密,既然对方做好了以身涉险的打算,那么必然是底气十足。
虽然说时间过得越久,对摩邬就越是有利。但是,他也十分清楚,若是让对方当真找出一些端倪的话,恐怕情况也会因此而变得糟糕,甚至是一发不可收拾。
“不能如何。”萧扬淡然一笑,看上去仿佛胸有成竹一般。
另一边,白剑则是痛苦不堪,看着这二人都有着法子防备这火焰,让其无法伤到自己。
反倒是他,依旧束手无策。
人比人、气死人啊。
一个仗着家底深厚,可以拿出一件品阶不俗的法器来护体;而另一个,则是博学多才,会的东西也很多,所以可以找出向抗衡的法门来。
反倒是他白剑,只会练剑。
下一刻,萧扬手中神剑斩出,顿时一道火焰剑气宛如长龙一般,向摩邬冲击而去。
现在萧扬所能够依仗的,也就只有这神剑之威。如果仅凭用火焰强度去争锋,说不得也是一种出路!
看到那如同长龙一般的火焰剑气袭来,摩邬只是冷哼一声,并未在意太多,同样一掌拍出。
这一掌打出之后,顿时掌风如同阴风,鬼哭狼嚎、呼啸不已!
作为这阵法的主导者,摩邬的一举一动,都可牵动这方圆之内的力量,让其为之附从。
火龙一头撞得那掌印震荡不已,但是那散落的阴焰,却将火龙包裹,以极快的速度将其蚕食,如同雪花洒落,却让人觉着阴气森森。
看着那不断洒落的火焰逐渐被同化,成为阴焰,萧扬也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如此看来,想要简单的倚仗雷火神剑的神威将其击溃,那是痴人说梦。
他一人一剑之力,又怎么可能压的过对方手持天时、地利、人和的绝对优势呢?
“不过尔尔罢了。”摩邬十分不屑地说道。
听着这些言语,萧扬却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先前他的做法,也不过是碰一碰运气罢了,看是否能成。
纵然不行,那也没有办法,另谋出路而已。
但是想要谋取出路,也绝不是容易之事。
所以这一场战局,恐怕也会继续僵持下去。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丹武毒尊 線上看-第兩千七百四十六章 無用之探
“有什么能耐就快施展出来,不然待会儿可就没机会了。”摩邬冷笑着说道。
萧扬则是淡然一笑,他也清楚,恐怕摩邬对于这阵法的掌控也不是很熟练,所以才会这么说,用言语来挑衅,以此让他们乱了分寸。
忽然间,白剑的剑出鞘了。
沉寂许久之后,他也再度斩出了一剑,在谁都难以想到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