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老虎
小說推薦我的母老虎我的母老虎
然后,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从那只手掌中涌出。
顷刻间,就从她的脊背处,流遍全身。
暖洋洋的感觉升起,妙命儿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好像都处在被滋养的情况下。
极为舒服。
舒服的她想发出叫声,连忙压下这种羞耻的感觉,但双眼还是忍不住眯了起来,连反抗的情绪都弱了下去。
无力的咬咬牙,心中轻叹。
罢了,反正也反抗不了。
虎王陛下也是为了我好。
这些思绪升起,流淌着享受情绪的双眸、就彻底闭了起来。
王虎嘴角也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颇为舒畅,就应该这样。
需要想什么理由吗?
根本就不需要,随便给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不就行了,这小家伙难道还能反抗不成?
心中打定了主意,手中撸的动作,做的越发自然、舒服。
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觉撸猫、不,是撸这只小猫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居然不亚于上辈子他查钱时的感受。
总结出来就两个字,上瘾。
这几个月来,他还时常想起来这种感觉。
明明打定了主意,不能这样了,毕竟人家能化为道体,不合适。
但是实力跨越了一个小层次,高兴之下,还是没能忍住。
他发誓,来之前,就是想来看看,这位极为不凡的小猫,究竟怎么样了?
有没有突破到第三境?
撸猫的想法,顶多也就一点。
只是到了这里,见到了对方,他还是小看了这只小猫的魅力。
他居然没能抵挡住。
没能抵挡住,那就不抵挡了,撸就撸吧。
反正憨憨也不知道。
这个念头一起,王虎自然也就没了顾忌,还有种异样的感觉。
刺激。
撸的也是越发舒服。
当然,刚才说的助一臂之力,也不是白说。
王虎的确在用自己的神力,帮助妙命儿温养身体,对她有一定的好处。
足足二十多分钟后,王虎感觉那种舒服的感觉平缓了不少。
心里开始反思。
是要注意了,虽然憨憨不知道,但是他也得克制自己。
毕竟他是有家的好男虎。
万一被发现了,那就不好了。
即使他是问心无愧,清清白白,坦坦荡荡,没有半点歪心思。
就是想撸个猫而已。
但是憨憨可没有那么好说话,外人的心思、眼光,也没有他这么纯洁。
到时闹出了什么事情,都是很正常的。
轻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要改。
不能这样了。
这就是最后一次吧。
撸猫而已,大不了回去撸大宝小宝。
对,就是这样。
暗自打定了主意,念着是最后一次,王虎也不着急了,再多撸一会,反正是最后一次。
转眼,又是十几分钟,妙命儿越发感觉忐忑不安了。
那只温暖的大手,一次又一次在她脊背上抚摸过。
她感觉、虎王陛下、好像、好像是上瘾了般。
虽然知道这不可能,毕竟堂堂虎王陛下,又怎么可能会对这种抚、这种事上瘾?
但她还是本能的有这种感觉。
终于,她忍不住了,强压着羞涩的声音响起:“陛下~!好了吗?”
一向温柔大方、娴静优雅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掩饰不住的娇柔。
王虎一听,没在意别的,只是认真道:“第九次蜕变并不简单,本王再多为你润养一会。”
妙命儿张张嘴,想说陛下你不用浪费力气了,我都试了好几月了,已经不可能了。
但还是没能说出口,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
直接肯定自己不可能完成第九次蜕变了吗?
还是直接拒绝虎王陛下的好意?
两种方式她都不想。
无言以对下,妙命儿只能无奈的、继续享受着这种让她不安的舒服。
同时,强自让自己冷静,不让自己多想。
几分钟后,噗嗤噗嗤扇动着翅膀的青青回来了。
看到王虎,直接双翅僵硬,掉落在地。
小小的眼睛瞪大,似乎不可思议的看着王虎。
王虎嘴角又多了一分笑意,这只小青鸟,倒是挺有趣的。
“陛下。”妙命儿彻底忍不住了,双眸中都是羞涩,身子也再次挣扎了起来。
王虎也不好再勉强,只能手中重重地撸了一次、又一次,好像在做最后的回忆。
十几次后,还是透着一丝不舍,松开了手。
妙命儿立马跳了出去,无端端的,竟是闪过一丝不舍。
但更多的慌乱下,她也没有注意到。
跳离了后,直奔青青。
王虎心中略微叹息一声,最后一次了。
不过虽然不舍,但是以他的心性意志,自然是能够忍得住的。
看向妙命儿,淡定自若道:“不要让本王失望,早日完成第九次蜕变,达到第三境。”
妙命儿侧身对着王虎,勉强安静道:“是,妙命儿一定尽力。”
王虎点了下头,金光闪过、身影消失不见。
那种压迫力随之消失,青青缓了过来,再次飞起来,叽叽喳喳的好奇道:“姐姐,虎王怎么又来了?他来做什么啊?
姐姐、你要进行第九次蜕变了吗?姐姐、你好厉害!”
转眼,就恢复了以往活泼好动的性子。
妙命儿笑了笑,嘴上说了几句,心中却是闪过一抹叹息。
第九次蜕变。
她也想,可是·····
脑海中浮现出当初舍去一条命的场景,随即就驱散了。
不管如何,她并不后悔。
只是要让虎王陛下失望了。
眉宇间,多了几分忧愁。
······
另一边,再次动用灵极道行第三层次,还有御风神诀第二层,以最快的速度,王虎赶回了虎王洞。
看憨憨不在家洞中,顿时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然后立马整理情绪、恢复神力。
我坦坦荡荡、问心无愧,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更没对不起憨憨,就是撸了下猫而已。
更何况憨憨也根本不知道。
不需要心虚,没什么可心虚的。
心中慢慢又坚定的想着,情绪平复下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帝白君眉宇间多了几许复杂之意的回到房中。
“白君、你回来了。”
王虎温和亲昵的声音响起。
帝白君随意应了下,没有在意地走到床上,似乎心里还在想着什么。
下一刻,两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轻轻揉了起来。
顿时,些许不快的情绪消散了大半,什么都没说,享受起来。
不是身体的享受,而是一种心情精神上的享受。
王虎一双目光,紧紧盯着憨憨,心中有些不安,憨憨怎么了?
看上去不太高兴啊!
难道知道了?
不可能啊,而且如果知道了,这反应有点小了。
思绪千转,嘴上忍不住试探道:“白君、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高兴?”
帝白君一听,细眉轻扬,那些不快又回来了,声音微扬道:“你觉得我该高兴吗?”
王虎一下子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呼吸都屏住了,双眼瞪大。
足足一秒,嘴角扯出笑容,双眼眨了下、不解道:“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还明知故问?”帝白君不悦的扭头瞪了一眼王虎。
王虎一口气再次堵在胸中,淡定的回视憨憨双眸,没有丝毫的闪避,坦然、无比的坦然。
嘴上则是露出苦笑,不明所以道:“不是、到底是怎么了?我知道什么了?”
边说,手上边揉的更起劲了。
帝白君轻哼一声,双眸中浮现出危险的气息,目光如剑,极为锋芒,一字一字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王虎双眼微凝,双手轻颤,心中再也忍不住狂呼。
怎么可能?
憨憨怎么可能知道?
她怎么知道的?
没道理啊。
心里惊涛骇浪,表面上越发的无奈:“白君、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
死不承认。
坚定无比的四个字浮现,他不相信憨憨有证据。
只要没证据,我就死不承认,以我的口才,肯定能蒙混过去。
对,就是死不承认。
帝白君又重重冷哼一声,嫌弃的冷傲道:“别以为你做的那点事我不知道,只是我懒得计较而已。”
说完,在王虎心中一沉的情况下,又扭过头去,冷冷道:“你经常在我指点灵霜、苏灵的时候,前来偷看,以为能瞒得过我?哼。”
王虎一颗跳到嗓子眼里的心,愣住了,双眼忍不住一怔。
然后就以非人的反应能力恢复过来,暗自狠狠松了口气,面容上有些闪躲之意,颇为不好意思道:“白君、我就是随便看看,没其它心思。”
帝白君一副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的冷傲模样,微微抬起小下巴,傲娇道:“我知道你没,才懒得理会你。”
同时,心中不断冷哼,这个混蛋,还真经常在远处偷看。
混蛋,还好我聪明,诈出来了。
不行,下次要换个地方,不能再让这混蛋偷看。
这次也不能轻饶他。
帝白君正想着惩罚办法,已经放下心的王虎已经先发制人。
双手从后面抱了过去,宠溺道:“白君,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着灵霜、苏灵占据我家媳妇这么长时间,有些不高兴,才去看看你的。”
“那就能偷看了?”帝白君不快道。
王虎脸色一正,一本正经道:“我那不是偷看,我就是想时刻看看我家媳妇,然后顺便看看我家媳妇、到底是怎么指点那两笨蛋的?”
(今天还是先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