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都是心怀主世界大道光明的人,共同的理想也让他们之间少了些修士之间惯常的争端。
不多时,众人分乘几条渡筏依次开进,其中一条就是那条中型反空间渡筏,由三德操控,上面数十名第一轮次的偷-渡客。
目光划过筏内的修士,有元婴,也有金丹们,其中就有他的孙辈,这是天择人的挣扎,大道变化,变的可不仅仅是道境,变的更是人心!
谁又不想在纪元更迭中找到之间的位置呢?
黑暗中,筏队接近了道标,但三德的一颗心却沉了下去,因为在道标附近,正有十来道身形静静悬立,看起来就像是在欢迎他们,但他知道,这里没人欢迎他们。
稍做沟通,筏队中的元婴尽出,留下几个卫护渡筏,尤其那条倚之破壁的反空间渡筏,其他人都跟他迎了上去!
“黄师兄此来,不知有何见教?宇宙茫茫,上次相见还在数十年前,黄兄风彩依旧,我却是有些老了!”
他的攀交情没有引来对方的善意,作为天择大陆不同国度的修士,双方之间实力相差不小,也是泛泛之交,涉及非核心问题也许还能谈谈,但如果真遇到了麻烦,所谓的数面之缘也就那么回事。
姓黄的修士皱了皱眉,“三德师兄!没成想窃去道标之秘的竟然是你曲国人!如此明目张胆的翻越空间壁垒,真正是无知者无畏,你好大的胆子!”
三德听他来意不善,却是不能发作,人数上自己这边虽然多些,但真正的好手都在主世界那边打前站了,剩下的很多都是战斗力一般的元婴,就更别提还有近百名金丹弟子,对他们来说,能通过谈判解决的问题就一定要和声细语,现在可不是在天择大陆一言不合就动手的环境。
“黄师兄可能有所不知,我们的渡筏和密钥都是通过第三者购买,既不知来源,又未直接下手,何谈盗窃?
通往主世界之路是天择很多修士的心愿,奈何不得其门而入!有关这样的交易也是真真假假,多如牛毛,我们只是其中比较幸运的一批。
黄师兄在此声称密钥来自贵国,我不敢置疑!但我等有自由通行的权利,还请师兄看在大家同为天择一脉的份上,給我们一条出路,也給大家留一些以后见面的情份!”
黄师兄却不为已动,真实的目的他不会说,但这些人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跑出去,还是拉家带口,老老少少的行动,这对他们这个长朔空间出口的影响很大,如果主世界中有大势力关注到这里,岂不就是断了一条出路?
消息和密钥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已经无法查证,但他们却必须堵住这个口子,以免坏了大事。
天择人堵天择人,却把主人甩在一边,也是咄咄怪事。
“我们无意难为你等!但有一点,此路不通!不是我们不讲道理,而是这里的道标密钥就是我们掌握的,现在我改变这里的密钥,你看你们还能继续跨跃到长朔界域么?”
黄师兄取出一物,贴在道标上,稍做调整后以手示意;三德取出自己的小型浮筏,开动了空间通道能量汇聚,结果发现,如果他仍然可以穿越空间壁垒,很可能会一辈子也穿不出去,因为失去了正确的异次元坐标信息,他已经找不到最短的通道了。
脸色铁青,因为这意味着黄道人这一方恐怕真的就是拥有道标密钥的一方!他们的这些东西都是通过曲里拐弯的渠道不知从哪里传出来的!
他想过很多行动失败的原因,却基本都是在考虑主世界修士会如何为难他们,却从未想过为难竟然是出自同为天择大陆的自己人。
“我们购买信息,只为大家的未来,没有冒犯贵国的意思,我们甚至也不知道密钥来自贵国高层;既然都走到了这一步,看在同出一个大陆的面子上,能否放我等一马?我们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这都有点卑躬屈膝了,但三德没别的办法,明知可能性很小,也要试上一试!事情明摆着,黄道人一伙就是跟踪他们的大部队而来,否则无法解释这么巧合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他们太贪心了!都出去了十余人还嫌不够,还想带出更多,被别人察觉也就是再正常不过的结果。
三德唯一奇怪的是,黄师兄一伙阻挡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碍着他们什么事了?离开天择大陆会让大陆少一些负担;进入主世界也和他们没关系,该担心的应该是主世界修士吧?
黄师兄很坚决,“此路不通!非可以徇私之事!三德你也看到了,只要我不把密钥改回来,你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这里过去!
走吧,过去的人我们也不追究,但剩下的这些人却无可能,你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太贪心,明明都过去了还回来做甚?”
三德最后确定,“师兄就一丝通融也不給么?”
黄师兄一哂,“怎么?想抢?嗯,我还可以告诉你,这东西我不会毁了它,因为恢复原密钥还用得上!你们如果自觉有能力,不妨试一试?也让我看看,这么些年过去,曲国修士都有哪些长进?”
三德旁边的修士就有些跃跃欲试,但三德心中很清楚,没希望的!
他这边二十三名元婴,实力参差不齐,对方虽然只有十二人,但个个出自天择大国武候,那可是有半仙镇守的大国,和他们这样元婴当道的小国完全不可比;而且这还不是简单的战斗的问题,还要抢到密钥,最好还要杀人封口,否则留在天择的绝大部分曲国修士都要跟着倒霉,这是根本完不成的任务!
就这么打道回府?他心实不甘!
精品玄幻小說 《劍卒過河》-第1038章 阻止推薦
就在犹豫时,身后有修士喝道:“打又不打,退又不退,我辈出来寻大道,本就是抱着必死之心,有什么好迟疑的?先做过一场,也好过老来后悔!老子为这次旅行把身家都当了个干净,好不容易才凑齐资源买了这条反空间渡筏?难不成就为了来宇宙中兜个圈子?”
说话的是后面临川国的一名元婴,真正的亡命徒,都走到这里了又哪里肯退?当然信奉拳头里出真理的道理,和另外几个临川,石国修士是一涌而上,直截了当的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