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qpc精品言情小說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txt-第1397章 石破天驚殺伐起推薦-bw281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攻伐竹节山。”
二郎真君一听,横在膝前的三尖两刃刀刃上纹理骤然亮起光,寒意若实质,丝丝缕缕,缕缕丝丝,扑到人的眉宇间,霜色一片,冰冰冷冷,四下垂落大大小小的文字,交织画面。
英雄聯盟之巔峰對決
叮咚,
我的大饑荒
下一刻,虚空中冥冥里一声轻响,若寒夜山中传来的幽幽钟声,萧杀之气扩散开来,绕于前后左右,隐隐的,染上殷红,那是杀伐后血的味道。
叮咚,叮咚,
天光照下,杀机一道接着一道,如雨线一样,向四下散开,又如孔雀开屏,妖异神秘,湮灭所有。
二郎真君额头上第三只眼,看气机感应后周匝的异象,他一手平身,握住三尖两刃刀,声音沉稳,道,“据我所知,竹节山这个部洲关键节点落在九荒大圣手里。”
“当然。”
观自在大菩萨手一抬,敛裙从莲花宝座上起身,裙裾下清气朵朵盛开,氤氲着金芒,来回跳跃,叮咚作响,仿佛下面有涌泉一样,她来到窗口,看向竹节山方向,在那里,天妖气腾空而起,凝而不散,汇聚成鬼车十个鸟首,自云端垂下,好一会才道,“所以得夺回来!”
观自在大菩萨顿了顿,顶门庆云上大慈大悲之意沉郁,贝叶灵文,来来回回,回回来来,继续说话,道,“真说起来,竹节山的事儿太乙救苦天尊肯定有自己的看法。”
史上最牛帝皇系統
“太乙救苦天尊。”
二郎真君眸光闪烁,他感应着来自于三尖两刃刀上的冷意,他看向站在窗前,人在粼粼飒飒的明光中的观自在大菩萨,念头起伏,一个接着一个。
原本在他看来,随人间界第一个界空融入到西牛贺洲里,特别天庭得宝霄宫势力,一跃成为西牛贺洲中潜势力很强的庞然大物,可能会让梵门焦头烂额,不得不调兵遣将,凝神应对。可他真没有想到,梵门居然另辟蹊径,把投入到西牛贺洲中的势力当做盟友和帮手,来打击九荒大圣鬼车,攻伐其掌握的部洲关键节点!
这样的事儿能成的话,恐怕人间界上浮对西牛贺洲的冲击都会被抵消!
“而且,”
二郎真君攥着三尖两刃刀,低头看着刀刃冷若秋水,飒飒寒意氤氲,真想一想,观自在大菩萨的提议确实石破天惊,可未尝不能成功啊。
其一,来到西牛贺洲的巨无霸势力不少,他们都有上境之力坐镇,有不凡的力量,在同时,他们对于在西牛贺洲的部洲关键节点都有很大的渴望。
其二,虽然各大势力都对梵门在西牛贺洲中一家独大的姿态有所微词,可真要说起来,各大势力和梵门一样,能够归于仙道,他们在以往的关系之近,肯定要超乎妖族之上。仙道联合起来,绞杀妖族,在以往不少见。
其三,具体到竹节山这个部洲关键节点,那就是九荒大圣鬼车得罪太乙救苦天尊太狠了,称得上不共戴天。而太乙救苦天尊在天庭可是帝君之尊,且天庭在西牛贺洲里的势力不小,隐隐的,有冲击第三势力的苗头,天庭真要在西牛贺洲发力,会有很强的杀伤力的!
想到这里,二郎真君不由得站起身来,他头戴三山飞凤帽,身披淡鹅黄甲胄,腰挎弹弓,仪容清俊,双耳垂肩,背后三尖两刃枪,寒光闪闪,他思考了一会,怦然心动,真要成功的话,玉虚宫能够分润竹节山这一个部洲关键节点的一部分权柄,算是在西牛贺洲中真正打开局面了。
观自在大菩萨何等人物,她美眸一转,把二郎真君的神情尽收眼底,嘴角勾了勾,笑容清浅,开口道,“二郎真君在天庭也有天职,方便之时,不妨上天,见一见太乙救苦天尊。”
二郎真君听了,怔了怔,旋即反应过来,这大菩萨邀请自己,还有这么一层意思。
确实是,真说起来,诸天万界的大宗中,要数玉虚宫和天庭的渊源最深,最起码,也是最深的之一。毕竟当年封神大战后,玉虚宫作为胜利者,有不少弟子肉身进天庭,呼风唤雨。甚至有一段时间内,玉虚宫差点成为天庭中的最强势力,反客为主。虽然后来引得帝君忌惮,然后进行手段进行清洗,可毫无疑问,玉虚宫在天庭的影响力任何势力都无法小觑。
“太乙救苦天尊,”
二郎真君又想了想,终于有了决断,点头答应道,“菩萨说的不错,本真君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太乙天尊陛下了,是得拜访一下。”
观自在大菩萨玉颜上的笑容终于盛开,如明珠生晕,像雪树堆霜,美丽不可方物,她轻声道,“真君若有意,即可上天就是。”
二郎真君听了这话,知道眼前这位梵门大菩萨已经施展无上神通屏蔽了天机,他笑着点点头,说一声告辞,然后唤来自己的哮天犬,出了洞府,脚下腾起一朵祥云,托举住身子,驾鹰牵犬,搭弩张弓,纵狂风,霎时过了大海,向天界去了。
观自在大菩萨见二郎真君离开,只余下紫竹林前,叶叶潇洒,水光自外面来,氤氲在上面,如晚霞一般,美轮美奂,她美丽的眸子中的寒气越来越盛,杀机起舞。
“鬼车!”
观自在大菩萨声音低低的,微不可闻,充满着杀机和恨意。
二郎真君背后的玉虚宫并不是决定的势力,但也是重要一环,如果能够成功,那攻伐竹节山的成功率大为提升。
可不管如何,这位梵门大菩萨都准备了杀局,誓必要给向来给自己和梵门捣乱的李元丰的鬼车之身一个彻骨难忘的教训!
天界,天庭。
金水横于四下,澄明如鉴影,被天上的日色一映,团团簇簇像莲花盛开,一朵接着一朵,一朵挨着一朵,一朵压着一朵,不染尘埃,堂皇大气。不时间,有稀稀疏疏的经文坠落下来,和水光一碰,形成倏大倏小的光晕,光明绽放。
整个空间中,金水,莲花,宝灯,明彩,香气,妙音,组合成一幅又一幅绝妙的画面,让人观之忘俗。
太乙救苦天尊披着一身帝君宝衣,腰间束着彩带,佩戴着小印和玉佩,稍一碰撞,就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不见清脆,反而有一种厚重的威严,他见小童把二郎神送出去后,就收回目光,静静地端坐,顶门上庆云高举万盏金灯,璎珞一片。
少顷,只听一声轻响,一颗大星入内,继而一转,四下气机凝若宝轮,星主端坐在里面,眉宇间一片紫青,贵不可言。
再有雷霆紧随其后,耀眼夺目,神霄真王稳稳而下,他今天披着一件便衣,上面绣着五岳真形图,腰间挎着宝刀,英武十分。
两位帝君来了后,各自落座。
三位帝君之身聚集到一起后,整个大殿的天机自然隐去,人所不能够见,不能知,不能与之纠缠。
太乙救苦天尊抬起头,言语清清,把二郎真君前来的事儿讲了一遍后,当仁不让地表达出自己的意见,道,“此事我看可以做一做,打击一下鬼车的嚣张气焰。”
“嗯。”
神霄真王对打击一下鬼车的嚣张气焰是很赞同的,这一段时间来,鬼车仗着他在西牛贺洲中的优势,不断地从天庭捞取好处,提高自己的积累,在同时,对方玄天圣君在天庭如日中天,冲击帝君的势头很盛,已经引得天庭人心翩然而动了。
星君也是这样的想法,他只是提了一句,道,“真武道友有个想法,想要在凤仙郡上发力,毕竟凤仙郡上有我们天庭的根基,真要拿下来,能够用最快的速度掌握在手中。”
封神當雍正穿成紂王 緋缺落
“能够拿下凤仙郡是最好不过。”
神霄真王眸光一瞥,自眼睑上垂下万千雷光,凝若六角垂芒,下悬宝灯,照出西牛贺洲凤仙郡的景象,在那里,天庭的敕令洋洋洒洒,自上而下,贯通内外,已经逐渐形成神灵之土,正是蒸蒸日上的姿态,他想了想,道,“根据梵门的说法,众派联手在梵门的统合之下,驱逐九荒大圣鬼车在竹节山的势力,夺取竹节山这样一个部洲关键节点后,再群而分之。梵门分毫不取,把竹节山让给所有出力的仙道势力,谁出力多谁分的多。”
神霄真王双瞳之中,雷光如狱,映照大千世界,声音在殿中响起,道,“梵门半点不取,听上去很好听,可这分明是置身事外,要把其他参与的仙道各势力挤在一起,进行挑拨。毕竟都是诸天万界的巨无霸势力,都是吃独食惯了的主儿,卧榻之侧,不会容他人鼾睡。”
“言之有理。”
星主用力点点头,梵门可不是善茬,不会平白无故地让其他势力得到好处,从而在西牛贺洲中崛起,他看向太乙救苦天尊,道,“我们得和梵门再谈一谈,如果能成,我们不要竹节山上的权柄,而是增加我们天庭在凤仙郡上的权柄。”
“不会很容易。”
太乙救苦天尊沉吟一会,继而一笑,道,“不过是得好好谈一谈。”
谈判嘛,自然是讨价还价。
再说了,真要围攻九荒大圣鬼车在竹节山这个部洲关键节点上的势力,除去梵门外,天庭会是主力军。天庭的意见和看法,梵门得重视的。
“好了。”
三位帝君有了共识,然后把这个传递给真武大帝。
天庭,勾陈宫。
疏月挂于梧桐上,清冷的光落在叶子上,随时间推移,冷光越积越多,到最后,恍若水珠一般,打着转儿儿,把叶子压得很低,再也承受不住,只听一声轻响,往下坠去。
叮咚,
冷光坠落,落在下面的小池里,甫一碰到水面,瞬间晕开大大小小的涟漪,每一个涟漪里都激射千百的经文,明明只有莹莹一点,可看上去,仿佛每一个都大如山岳,绽放出明辉。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身披大衣,背后妖光一片,鬼车之身展开双翼,发出一声轻鸣,森绿大盛,恍若上古云霄,金火激射,远近可见。天光照下,能够看到,十个鸟首探出,耀着奇异的光彩。
風雲之劍起青城 慕容白一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面上神情严肃,看上去正在思考。他的对面,则是一尊莲花宝座,下面琉璃一片,容月色于其中,明净非凡,不染尘埃,勾陈帝君的身影端坐在上面,看不清面容,只有顶门庆云上托举一宝瓶,自瓶口垂下水光,连连绵绵。
好一会,有人进来,来到李元丰的玄天圣君跟前,将一封手书递上,隐隐的,有浩瀚的伟岸溢出,蕴含着无上的威严。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接过来,展开一看,眉头就是一皱,他想了一会,又把手书合上,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他们几个对我当先锋,碰一碰凤仙郡的事儿不上心。”
勾陈帝君自然知道李元丰口中的他们几个是指的其他四位帝君,他微微直了直身子,宝座之下,似乎下起淅淅沥沥的雨,让月色上蒙上一层轻纱,他声音清亮,开口道,“你的提议我看了,算是让步不小,按照情理来讲,那几位应该会动心。毕竟凤仙郡这样的部洲关键节点非常重要,任何势力都会想要夺取一个。”
輕舟萬重 mo忘
民調局異聞錄後傳 耳東水壽
“嗯。”
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点点头,他的提议不算复杂,就是要和天庭合力,驱逐梵门在西牛贺洲凤仙郡的势力,从而让自己和天庭分润凤仙郡这个部洲关键节点的权柄。至于在利益分配上,天庭绝对会拿的比较多。本来以为是有不小把握的事儿,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自己想得那样。
勾陈帝君看上去置身事外,可他到底是天庭帝君,能够站在帝君的位置上思考,他继续开口说话,分析道,“要么是,那几位认为刚在西牛贺洲中开辟局面,得稳一稳,不要过分刺激梵门。要么是,那几位有了更好的选择,所以抛弃了你的提议,选择了其他人的。”
“选择了其他人的?”
李元丰悚然一惊,坐直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