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bqfn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愛下-第1197章 黑霧讀書-v4lcr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从怀疑凤殊有心欺瞒,到怀疑凤殊根本就不是凤殊,而是一具躯壳,被其他强者鸠占鹊巢,从而借此来接近它和鸿蒙,希望就此掌握契约规则,操纵它们为非作歹,不过是眨眼之间。
就在梦梦因为一念之差即将入-魔-的关键时刻,剑群齐齐发出了铮铮之声。小世界顿时风起云涌,刹那间便黑雾弥漫,朗朗白昼被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所取代。
云枕兽群络绎不绝地接连降落到时光树的枝干上。原本青翠欲滴的绿叶像是约好了那般,成群结队地变黄,甚至发黑,最后飘飘扬扬地从枝头坠落到地面。聚集在主根系附近的霹雳蚁群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在地底深处不安地挤成了一团,触须乱动。
小世界里头的变化外面的人一无所知。然而凤山和凤小七很快便发现了不对劲,脸色大变。
“前辈?发生了什么事?前辈!”
“梦梦,需要我们做什么,你说我们立刻做。”
他们的询问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原本还能够朦朦胧胧看见身影的凤殊,很快便被像是黑幕似的梦梦虚体所遮盖,从球场般大小越收越窄,慢慢地成了人形的蛹状。
“别再收缩了,你在做什么?凤殊会受伤的!停下,梦梦,我叫你停下。你再这样发疯下去,我就,我就……”
凤小七咬唇。
投鼠忌器。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镇定。”
不同于凤小七的剑拔弩张,凤山还算从容,他不远不近地绕着圈观察着凤殊的情况。
“怎么办?凤殊这样下去会死的。”
“不会。如果现在就有死亡的危险,君临肯定会有反应。他没有联系你,就说明没事。”
凤小七愣了愣,赶紧打开个人终端想要去联系君临,但被凤山制止了。
“联系他干什么?别节外生枝。”
“问问君临现在怎么样。这样就可以知道凤殊到底有事没事。”
“不用问他,问我就行。暂时没有危险。你安静。”
凤山接连掏出了好几个东西,然后一层一层地以凤殊为中心而铺开。
“你给她弄这么多重防护罩干什么?”
“少主现在这个情况给任何势力监测到都不是好事。我们无法解释。”
凤小七觉得他这人脑筋真的有问题。
“梦梦不对劲。肯定是梦梦不对劲。”
凤山点开一个接收数据的屏幕,快速地查看了一番各种数据。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他手上拿着的数据探测收集屏是凤家的设计产品,往往只用在战场上,主要是针对虫族所开发的。即便是她,也还没有机会拥有自己独立的份额。
驚悚恐怖鬼故事 我報路長嗟日暮
“是给少主的。我有使用权。”
凤山的视线一直盯着翻滚的数据,眉头越皱越紧。
“情况很不好?”
凤小七也凑过来看。
“怎么会变化的这么厉害?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她说的没错。屏幕上显示收集到的凤殊和她周身十米内的信息都乱七八糟的。
“难道是坏的?你多久没用了?”
“第一次用。”
凤山也怀疑他运气不好碰到了一个坏的产品。
“肯定是坏的。这东西就算是深入虫域,很多地方也可以正常使用。不可能在凤殊身上就……啊,”凤小七愣了愣,突然苦笑起来,“收起来吧,没用。对她的确可能不管用。”
凤山在她的提醒下才想起来凤殊里头还有小世界存在的事实。
國醫貴女 沙漠雪蓮90
碰上小世界这种级别的存在,很多常规的探查手段的确是不起作用的。因为凤殊个人的磁场已经和普通人的磁场完全不一样了。就像是拿一个针对个人或者群体而研发的探测仪器,却被用来去收集一个星球甚至是一个星域的数据,这完全超出了仪器的应有功能。
凤小七蓦地道,“要不要将情况告诉她姐夫?”
凤山反问道,“为什么要告诉他?”
的确,告诉阿里奥斯亲王有什么用?如果是为了解决问题,根本就不用舍近求远,帝国的手段如果有效,那还不如直接去联系停在这个星球外太空的爱德加斯汀。
“那要不要告诉君临?”
“刚才不是说了不需要?”
凤山盘腿坐了下来。
凤小七跟着蹲在他边上。
“现在要做什么?”
“等。”
“你怎么能这么淡定?凤殊说不定真的受到了伤害。”
凤小七烦躁地捏起身下的几颗小石子,用力地朝远方掷去。
“如果是受伤,少主其他伙伴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现在应该还在安全范围,我们静观其变就可以了。”
“我总觉得梦梦出事了。”
“如果它出事,少主其他同伴会出现的。”
凤山再一次笃定地安慰她。
凤小七很奇怪他怎么会对凤殊的那些同伴这么有信心。
“你又没见到它们,为什么这么信任它们的能力?”
妃狠傾城:王爺,請吃我! 九寶
一個人的江湖
“因为少主和前辈都很信任它们的能力。”
凤山不假思索地回答,“而且,七小姐注意到没有?两位小少爷可没有出现。如果里面出事了,无论如何都会尽快将两位小少爷送出来的,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按照正常逻辑,肯定不是出不来,而是没有必要出来,这也意味着情况还在可控范围。”
“你这个首席暗卫也太淡定了。我很怀疑我遇到了同样的事情你会是个什么情况。”
“前辈没有和你结契的可能,这意味着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
凤山表示没有可比性。
凤小七眼角抽抽,“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也许搞不好我当了继承人,梦梦就和我结契了呢?”
“少主在还不是少主之前就已经和前辈它们结契了。并不是因为她是继承人,前辈才会和她结契。”
凤山还是知道这里头的顺序的。
妖孽學霸
“有一点你说错了,实际上梦梦和凤殊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结契成功。他们两个都没有和对方结契的想法,梦梦不可能,凤殊是根本不懂,都不知道契约这种事情。”
“这更说明前辈是和少主有缘分,而不是和七小姐你有缘分。”
凤小七闻言翻了一个白眼。
凤山揶揄道,“你现在越来越喜欢翻白眼了。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少主啊。”
凤小七撇嘴,“是,我是真的太喜欢她了,所以才会心疼她怎么碰到了你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追随者。”
他两手一摊,“我倒是希望对少主负一切责任,问题是少主不同意。”
“行了,少来这一套。凤殊不嫌弃,我听见都恶寒。”
凤小七表示她冒出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说真话不想听,说假话又不被允许,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冤枉啊。”
“你能不能说正经点?别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又不是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你可是男人,男人就要顶天立地,受了委屈就受了,叽叽歪歪这么多干什么?平白无故让人小看了你。
现在小看了你就等于是小看了凤殊,小看了凤殊就等于是小看了我们凤家。你能不能长点心,别给凤殊掉链子?”
凤山莞尔。
“换了少主,搞不好就对我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了,七小姐你却是一点一个准。”
凤小七眼角抽抽,她这是被他揶揄蠢?
“这是为了你好,凤山。
按理来说,如果你选择凤殊,你就会自动被安排到我身边来。我还没有首席暗卫,你于情于理也应该跟在我身边才对。不,或者说,更加合理。
虽然你愿意跟着凤殊我也没有意见,甚至还挺开心的,但一想到凤殊对你有点避之不迭,我又觉得是不是当初没有主动争取你,也给凤殊带去了麻烦?
要知道,你有权利选择去不去凤殊身边,我当初也是有权利选择要不要将你要过来的。我要是因为失去继承人这个位子,而提出要将你给我作为补偿,相信长辈们也不会有任何意见,所有人都会举双手赞成。”
她并不是因为个人错误而丧失继承人资格的。是因为魂石的突然发力,才会让凤殊直接越过了她成为凤家少主。如果她不情愿,哪怕这有些不合情理,但家族也会照顾她的立场,而给她一分薄面,算是抚慰。
在所有长辈们都愿意照拂她的情况下,凤山是很难拒绝他们的立场,而坚持己见,选择到凤殊身边去,而不是来她身边,依然做她的首席暗卫。
“所以我应该谢谢七小姐你的手下留情。”
凤山朝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如果不是七小姐你的宽宏大量,我一定不会有机会跟着少主。能够得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人作为我终身服役的对象,我真的是福泽深厚。这里面有七小姐你的一份功劳,将来你一定会功德圆满的。”
凤小七嘴角抽抽,这家伙说话听着不像是阴阳怪气,但怎么听就怎么不舒畅。
是感谢,却也是揶揄,是揶揄,却又当真是感谢。
“你的实话真的说出来不动听。”
“我还欠缺锻炼。以后会在少主身上多多实践的。”
凤小七又想抽他一大耳刮子了。
好吧,她还是很庆幸这家伙不是她的首席暗卫,而是凤殊的人。真到了她身边,她可能会天天都恨不得和他打一场。
凤山却突然站了起来。
“怎么了?”
凤小七问完了后知后觉发现有星舰在靠近他们。
是一艘他们没有见过的星舰。大概是发现了他们,所以在百米高空时便停在了上头,没有降落。
然而即便没有降落,这也意味着他们已经进入了星舰的射程范围。
魔法面點師 圓神焰魔
天價婚愛:唐少的終極寵妻
真是糟糕。离开战场才几个月,她的战斗意识就已经退化到这种程度了?
凤小七心里对自己没能及时发现意外来客暗暗着恼。
凤山却只是看了一眼,便没再理会了,就像是看见了一只飞鸟在头顶飞过而已,并没有感到奇怪。
很快,天外来客便驾驶着一台小型飞行器降落在他们百米开外的地面上。
让凤小七吃了一惊的是,首先走出来的人居然是凤昀。他身后跟着出来的是一双大长腿的男人,面貌和爱德加斯汀有着五六分相似,显然是凤殊心心念念要拜访的阿里奥斯亲王。
这样的想法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关九,即便是在对现状糊里糊涂的状态中,依旧按照原主洪怡静想要走的道路上稳步前行。
靠着祖父母与父亲的支持,更为重要的是她自身的意志,关九用自己打猎来的钱,外加三位长辈的一些存款,平平安安的上完了初中。
她相当争气,升中考全市第一名,而且成绩高出第二名将近三十分,这样的成绩不单只轰动了全镇,更是让她所在县教育局的领导们都乐开了花。
她考了这样高的分数,完全就是他们的业绩。如果她高考依旧一路高歌的话,那么别说是县,就是市教育局也会因此受到褒扬。
在前景大好的预测中,县教育局派了专人专车,在镇中学领导的陪同下,亲自到洪家去鼓励关九。
关九不是太明白他们为什么笑成了一朵花,那热情的模样不单只让她有些接受不来,就是洪大柱等人也都是束手束脚得很,丁春花倒是话多得很,只是说着说着总会说到另外两个女儿上头,说她们是如何如何的乖巧懂事,读书工作也都很不错之类。
最后还是一起作陪的洪卫国时不时地接过话茬,才让气氛没有那么尴尬。
当然,以前因为她打猎厉害的缘故,她也挺出名的,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因为成绩好而更加出名了而已。
关九并不在意这些,她放假了也没空,洪大柱夫妇俩一如洪怡静记忆中的那般前后病倒了,幸运的是这一次因为关九特别注意的缘故,两人病得都不如上一回严重,加上及时送院了,所以在药费到位的情况下,前后住院了将近一个月,两人便都痊愈了。
只不过,哪怕用的大多数都是她的奖学金以及打猎赚来的钱,丁春花依旧是拉长了脸,十分的不高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总是对关九呼来喝去不说,对洪爱国也是没个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