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
“为何要骗我?”林清婉喘着气,“父亲……父亲到底在哪里?他是在这九华山里吗?”
琉璃静静的看着林清婉,静默不语。
林清婉看着九华山的暮色深处,遥远的九华山山顶之上有一座巨大的高塔,高塔里面远远出现了几点亮光。
神鸟凤凰“咕噜”了一声扑扇着翅膀沿着山道往高塔上飞了过去,林清婉楞了一下,立刻拔腿追了上去。
林清婉跟着神鸟凤凰来到了高塔之上,高塔前面是一座巨大的山庄。
山庄内,整个院落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团锦簇,剔透玲珑。
后院满架粉色的藤花,花架下有一个圆形石桌和四张圆形石凳。
穿过花园,正对面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林清婉追着神鸟凤凰来到了大殿门外。
她轻轻推开了大殿沉重的银色大门,大殿里面黑沉沉的,只有几点遥远的烛光在摇曳,无数帘幕影影绰绰,看上去深不可测。
林清婉呆愣在原地,有点迟疑,然而,神鸟凤凰却突然低下了头,用巨喙不耐烦地推了推她,示意她继续往里面走。
被神鸟凤凰那么一推,林清婉心里骤然恍惚:这个场景,似乎在很久远很久远的以前就出现过一次,但是,她又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过。
摇了摇头,她甩开心里那些胡思乱想,心里百味杂陈,还是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半掩的高塔入口的门走了进去。
沉重的金丝楠木大门被推开,发出“吱呀”一声久远的回响,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刺耳。
“请问……有人吗?父亲……您在这吗?”林清婉小心翼翼的探头进去,开口。
然而,空荡荡的高塔大殿里并没有人回应她的问话,只有祭坛前的灯还在亮着,影影绰绰,哪里有半个人影。
“凤凰,你带我到这里来到底是想告诉我什么?”林清婉不解的站在空荡荡的大殿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神鸟凤凰问道。
神鸟凤凰扑棱了一下翅膀鸣叫了一声,然后突然朝着高塔的塔顶之上飞了上去。
林清婉愣了一下,不明白这只凤凰为何要将自己引到高塔之上,可是一想到它是父亲的坐骑。
也许是父亲让神鸟凤凰带她去高塔之上,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她。
想到这里,林清婉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高塔,召唤出弑天兽也跟着飞到了高塔之上。
高塔之上是一座神庙,神庙的大殿正中间供奉着天玄大陆的创世之神。
神像前灯火辉煌,那是九华山神庙里用来镇山用的琉璃七星灯,传说那琉璃七星灯是南渊国开国帝尊留下来的。
上面七盏琉璃七星灯分别象征了南渊六大开国元老和帝尊之血。
可是,此刻,琉璃七星灯已经点燃,神庙里却空无一人。
林清婉刚刚走到神像前面,七星灯突然转动,然后咔嚓一声。
神像前面那块空地,突然塌陷了下去,然后一座巨大的祭坛从塌陷处升了起来。
那座巨大的祭坛前面有一个巨大的红色的彼岸花灯盏,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缓缓的转动了起来,一片一片的花瓣在虚空中缓缓展开,徐徐绽放开来。
七盏琉璃七星灯,点着七只蜡烛,每一支蜡烛的焰火中心都似乎有什么迥异于灯火的东西在跳跃着。
林清婉骤然感觉到有一股冰冷的寒意,嗖的窜遍了自己的全身,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皱着眉头,凝神去看,却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她看到蜡烛里跳跃东西并不是烛火,而是七缕淡淡的红光,那红光仿佛有生命一般的在跳动着。
那是什么?林清婉整个人呆愣在原地,那七缕红色的光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清婉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七道红色的光,那七道光感应到林清婉的靠近,跳跃的更加的热烈,仿佛是在欢迎她的到来一般。
这些红色的光点莫非认识自己?
想到这里,她骤然抬起头,寂静之中,她看到创世之神的黑眸仿佛动了一下,仿佛正在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
林清婉和神像对视了片刻,刚才还躁动不安的心,突然没来由的沉静了下来。
“婉儿,当你看到眼前的祭坛的时候,你要相信自己,你远远比你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有力量和强大。
你一定可以克制住你体内的魔性,成功的脱胎换骨,彻底的脱离天魔星的宿命。
记住:无论任何时候,任何事情,你都要相信你自己,你要相信只要你自己愿意,无论何时都不会晚,无论何时你都能做到。”
神鸟凤凰落在了林清婉的面前,它的嘴里叼着一面琉璃镜,琉璃镜里浮现出国师君离澈的样子。
他肯定的语气缓缓落入林清婉的耳朵里。
林清婉怔怔的看着从镜子里浮现出来的影像,听着国师君离澈说出的话,看着面前的神像,心里忽然就平静无比。
是吗?只要自己愿意,就永远都可以做到,也永远都赶得及吗?
这一刻,林清婉再也不去想其他的事情,心静如水,在结界里盘膝坐下,坐在了祭坛前面那朵巨大的彼岸花中间。
当她闭上眼睛,凝神静气的盘腿坐在彼岸花灯台中心的时候,开了天目来凝视四周的时候。
突然有一张透明的纸张从神像的手里飞到了她的眼前,纸张上的字,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一个个的从纸上跳了下来。
那些跳动的字符,都是一些林清婉所不认识的字,仔细看去,那些字符竟然都有一双金色的眼睛,仿佛有生命一般的看着她。
林清婉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半晌回不过神来,当她仔细凝视那些字符的时候,那些字符竟然在她的眼前分裂出更多的字符出来。
它们一化十,十化百,转眼之间变得无穷无尽,宛如苍穹中漫天的星辰一般。
那些字符一个挨着一个,仿佛手牵着手一般,飞快的组成一个巨大的圆形。
飞快地在林清婉的头顶上空盘旋起来,然后嗖的一下飞到了林清婉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