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看似前景甚是美好,不过若每天实现靠岸停泊三百艘商船,涉及装卸货品何其多也?南都又如何能够拥有如此恢弘之贸易?”
崇祯现在是不会轻易被骗到了,回想自己在被雷劈之前,几乎天天都被骗,真是不堪回首啊!
三百艘!
天天如此!
那南都得繁华到何等地步啊?
一年贸易总额高达九千万两银子,完全是一座巨型银山啊!
这种只有做梦才会出现的场面,以至于让崇祯都不敢继续往下联想了。
冷静~!
要不然又得落入那逆子事先布置好的圈套里……
被坑过好几次之后,再遇到天上掉银山的好事,崇祯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
“回陛下,殿下说既然已在南都设立北都特产总代理,便须发挥其既定作用,往后江南乃至南方其他地区之经销商,均需前来南都采购货品。北都实施工业化,尚需大量钢铁,除此之外,茶叶、丝布、瓷器等货品均需从南方采购。南都缺煤,可从两淮煤矿经漕运获得。如此一来,商船往来均不会跑空船,便可拉动经济飞速发展。殿下说,如今南都人口不过百万,往后海内平定,百姓安居乐业,南都人口可攀升至四五百万,近乎眼下规模之三四倍。往后北都南运之特产种类将会愈发增多,规模亦会与日俱增,故而实现每天三百船装卸量并不算难。”
刘大好说完之后,连自己都信了,因为太子爷说能办到,便一定能办到。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902章:御駕親征展示
连狗鞑子皇太鸡都被打得屁股尿流,还有甚子事情是太子爷办不到的呢?
某太子解释的内容都是结合南都的状况,从实际出发,并没掺杂多少水分。
只要找好发力点,扬长避短,在配合上较为合适的政令,南都反超江南的其他大城其实并不算太难。
群臣一听,太子的解释倒是很有道理,主要是因为两淮煤矿与马鞍山铁矿的发现,极大程度上刺激了南都的经济发展。
炼铁需要大量的焦炭,两淮煤矿与马鞍山铁矿正好相得益彰,距离又不算太远,而且航运十分的便利。
只要马鞍山依靠冶铁发展起来,那么位于其下游不远处的南都自然是受益匪浅,而且首当其冲。
“工业……化?此为何意?”
崇祯听了半天,大部分内容都听懂了,唯有这个词,一时半会弄不明白。
“回陛下,殿下说,从后年开始,殿下打算在北都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即将以北都作为试点城市,实施科学、规范且呈体系的项目建设,力争做到即可保证当地经济之发展,又能兼顾国防军事之需要。涵盖石油化工、电子通讯、交通运输、服装纺织、饮料食品、生活用品、金融投资、对外贸易、文化创意、教育医疗等诸多方面,并将为北都创造出不下五十万个就业岗位,惠及百万百姓,殿下还说……”
“说甚内容?但说无妨!朕恕你无罪!”
“殿下说第一个五年计划之后,北都之经济总量将超过江南四城,第二个五年计划之后,北都之经济总量将达到南直与浙江之和。”
“……”
刘大好本来没打算说这句,只是一时没管住自己的嘴巴,就顺嘴出溜出来了。
这逆子果然包藏祸心!
打算让朕为其做嫁衣,好坐享其成!
白日做梦!
朕难道会坐以待毙,不会仿效其做个五年计划?
真若如此,朕便亦要做个计划,亦为期五年,待五年之后,让南都与北都比上一比。
即便南都比不过,也可以加上扬州、瓜洲、钱塘三地,不怕比不过区区北都一城。
待朕遣人仿制出电话线,飞艇亦运抵,岂不是北都有的,南都皆已有了?
除了那叫甚子火车之类的物件,江南水网密布,暂不便铺设铁轨之外。
那逆子可令北都转好,江南远离战场,其发展只能比北都更好!
“刘伴伴,可否再详细说明一番?”
工部尚书张慎言竖着耳朵听了半晌,而且还没听够,身为工部尚书,连“工业化”这个词都不懂,那以后或许会令人耻笑。
北廷来的内侍现在都能张嘴言及“五年计划”之类的词语,这怎能不叫人刮目相看啊!
虽说这内侍并非在后邸,而是来自二十四衙门,本事就是衙门里管事的,不但有文化,而且多少也懂些相关内容。
可从刘大好的谈吐来看,南廷这边只恐能拿出手,与其匹敌的内侍便屈指可数了,说不定连五根手指头都凑不齐。
“继续说吧!”
崇祯也想接着听听,古语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总不能就明白个大概,便开始囫囵吞枣吧?
“是!殿下说,往后北都年处理石油可达百万桶以上,如此可降低油价,并普及新式油灯,惠及千家万户。傍晚之后,家家户户掌灯,城内便可灯火辉煌,更乃繁荣兴盛之状,夜景可远超李唐时期之长安城。殿下还打算在明年为一千位顾客家中安装电话,以便做到互通有无。以后在茶楼、饭馆、客栈等地,均会安装此物,百姓只需少量付费,便可用电话来与他人通话。从明年开始建设北都至延庆段铁路。之后再行将铁轨铺设出关,延伸至漠南金山,力争于五年之内,做到全线贯通。往后漠南金矿所采之矿石,其部落所养之牛羊,不出三天便可运抵北都。若漠南有事,王师亦可搭乘火车,在两天之内抵达战场,坦克、飞艇等重型装备一并运抵,依靠铁路作战,无往不利。殿下说自古有教无类,打算培养十万识字百姓,不分年龄、性别、出身,只要愿意学习,便可进入学校,免费听课读书。”
提起太子爷所作的那些事,刘大好几乎不用照稿念,脑子一会想,便可说出来一堆,水准并不比茶楼里说书的差多少。
“莫非殿下欲与已然投靠东虏的漠南檬古……”
兵部尚书袁继咸忽然打算了这厮的介绍,大明跟檬古可是世仇。
成祖数次北伐未果,加之土木堡之变,时至今日,大明早已无力弹压檬古任何一部了。
与宿敌谈和,这可是最大的禁忌,仅次于与东虏谈和了!
“殿下说漠南檬古在林丹汗死后,出于无奈,才为东虏效力。今我大明日渐好转,开出之条件远超虏酋皇太鸡,便可对其拉拢利诱了。若漠南檬古投靠大明,则等于断虏酋一臂。”
太子爷英明神武,高瞻远瞩,作为内侍,刘大好听明白来龙去脉就行了,不需要做任何询问,有不明白的,便可解释一番,再不明白,那就请对方去找太子爷吧。
“如何拉拢?又如何利诱?莫非是用那金山?”
袁继咸对此事一知半解,实在是难以相信,草原上居然能有金山,别说是他,旁人多半也不会相信此事。
“金山仅为其一,利好远不止于此。殿下说,只要金山一带的部落弃暗投明,便可享受荣华富贵。每年可坐享开采金矿之巨额红利,每家都可分得数十两银子不说,还可享受所养牛羊,悉数被朝廷采购之待遇。殿下欲在大同设立站点,以便重开互市贸易。只要漠南部落听话,往后大明特产,将会源源不断运往关外。”
“檬古如狼,东虏似虎,如此厚待之,岂不是割肉喂狼之计?”
“殿下说,敌我双方今非昔比,往后王师地面有坦克,天空有飞艇,檬古部落依靠马卒绝无胜算可言。更何况其无法搬走金山,金山若搬不走,则檬古部落以不会坐视金山落入我大明之手。战则必败,和则两利,其必然选择与我大明合作。往后若每个部落均能衣食无忧,家家户户皆可得到好处,焉能再次起兵投靠东虏?”
“……”
这番话令袁继咸在一时间都找不到词句来反驳,自己所能想到的事情,太子爷肯定亦能想到,自己想不到,太子爷八成也想到了。
“若檬古部落独占金山,或勾结东虏,联手侵吞,守株待兔,待我大明王师出动,以期野战制胜,朝廷又该当如何?”
兵部右侍郎李日宣的这番话,倒是变相为上司解围了。
“您有所不知,明春之后,倭军会卷土重来,再次登陆辽东。若虏酋皇太鸡率兵攻锦州,则辽东半岛再次不保。若皇太鸡率兵来救,则倭军可乘船转战锦州,北上义州。”
此事刘大好是知道的,被太子授权之后,自然也不怕当众说出来。
即便皇太鸡提前知道了,等十万倭军登陆,其真敢与倭军决一死战?
而且倭军总数远不止十万,十万之后又来十万,届时皇太鸡又该当如何?
“……既然倭军可助我大明一臂之力,为何不出动王师,联合倭军,决战击败东虏?”
李日宣暗笑太子不懂兵法,坐拥如此优势,却不知与皇太鸡决战,未免太过怯战了。
“殿下说自己不打无准备之战,更不打无把握之战。若与东虏决战,则必须有十成把握,不可仿效诸葛亮北伐,无功而返!”
“如何准备?又如何把握?”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殿下说若不能预先筹措一千万两军饷及一百万石军粮,则大军不可轻动。决战之际,前线断粮,岂不是不战自败?”
“一千万两军饷未免太多矣!”
“殿下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此话不假。若仙界兵器大量装备,朝廷钱粮充足,则王师上下,人人皆为勇夫。反之,人人皆为懦夫尔。殿下还说,谁有不花一千万两巨款便可击败东虏之策,殿下赏银百万两!”
“……”
刘大好最后一句话,直接噎得李日宣无言以对。
“太子欲在开春用兵?”
这次轮到崇祯开口发问了,任何进攻东虏的计划,都会让崇祯感到满意,甭管效果如何,起码不能坐等皇太鸡带着数十万大军再次攻过来。
“殿下对奴婢言及如此!”
这种大事,刘大好也只能知晓自己应该知晓的部分,再深问的话,便要被太子斥责了。做事懂分寸,为官知进退,才是好的高级内侍。
“……”
崇祯听罢若有所思,那逆子此前在信中言及此番御敌耗费不下千万两银子,代价可是不低。
若是开春之后,双方再次鏖战一番,还需如此数量的款子,大明应付起来,便就有些吃力了。
不算粮食消耗,光军饷方面,打一仗便要一千万两银子,当真是贵啊!
崇祯都感觉自己有些扛不住了……
万幸是役打赢了东虏,否则耗费巨资,北都还被东虏攻占,大明便会元气大伤,甚至岌岌可危了。
“殿下说,若开春之役,倭军还能消耗东虏万余人马,则往后可算为常例,周而复始,十次之后,东虏已然无力大举入关!”
对于太子爷的打算,刘大好也基本上弄懂了。
那便是先用倭军顶上,等东虏折损兵马之后,气急败坏,王师再来个以逸待劳。
“殿下可说何时出动王师北伐,收复辽东故土?”
首辅瞿式耜问了群臣都关心的一个问题,想必皇帝也很感兴趣。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回首辅,殿下说五年之内,王师整饬齐备,便可出动北伐!”
这是太子爷的计划,具体如何行事,刘大好当然不知道,不过能伴驾混个功劳就万福金安了。
“五年之内,可有十成把握?”
李日宣还记着之前被变相羞辱的事情,此时必须提一下才行。
“殿下说,只需等待飞艇制造过百艘,坦克过千辆,新式火枪过二十万支,手榴弹过百万枚,且钱粮齐备,便有十成把握矣。”
“……”
崇祯听了倒是感觉如此整饬,确实能有极大把握。
只是这到底是去打仗,还是去烧银子?
弄出一堆耗费极大的新式兵器,得花多少银子啊?
这逆子别的不会,就会四处花钱!
不过貌似只要能打赢,击败皇太鸡,收复辽东故土,倒还是值得的。
等等!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902章:御駕親征看書
这份泼天之功不能让那逆子独吞,届时自己是不是找个机会,御驾亲征?
嗯!
既然有十成把握,将全军统帅换成朕,此番亦是可以率领王师将士击败东虏的!
待自己百年之后,庙号或许会被定为“明武帝”,威名与汉武帝不相上下。
想到这里,崇祯便顿感十分的满足……
五年?
朕还不到四十,决计是可以御驾亲征的!
那逆子纵使要去,也只能伴驾!
休想抢朕的功劳!
再说朕每年给那逆子五百万两银子与五百万石粮食!
如此大礼,那逆子岂能不还礼?
这全军统帅之职,可是拿钱粮换来的,非朕抢夺!
崇祯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而且理直气壮!
“昔日,熊廷弼耗费钱粮无数,以整饬辽东兵马,却最终落得兵败身死之下场!”
李日宣还不忘举个反例,既然远在北都的太子爷听不着,那就无所顾忌了。
“您莫非欲把太子爷比作败军之将?”
内侍最擅长甚子?
那就是无中生有,造瑶中伤,对方还刚好给了刘大好这个口实。
“……自然不是,在下仅是举个范例!”
这种事,李日宣哪敢承认,一旦失去圣眷,只怕会被厂卫抓到北都去献祭了。
“在下笃信殿下可再败虏酋,您若不信,在下愿拿一百两银子与您博弈。在下押殿下取胜,您可押殿下落败,如何呀?”
“你……”
李日宣是很想看太子的笑话的,可这里是奉天殿,皇帝就在上面看着。
谁敢押太子落败,只怕瞬间便会被皇帝归类为贰臣了……